隐相

第39章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第三十九章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正在金宗庆脸上烧的火辣辣,内心又纠结不已的时候,唐松却已走到金刺史及方别驾座前,“但当乘扁舟,酒瓮仍相随。烽-火-中-文-网或彻三弄笛,或成数联诗。自然莹心骨,何用神仙为?都言这泛舟出游乃神仙般快意之事,学生原也是为此快意而来,却不曾想吃这江风一吹竟是遍体生寒,说不得只能先行告辞,还请两位大人谅之!”。

唐松说完施了一礼后也不待答话,转身便就去了。此时江风徐来,吹动儒衫飘飘,上面的佩珂隐隐发出叮叮之声,间杂着朝阳的金光,漫天飞舞的水鸟,那一步步远去的高挑身影真有说不出的出尘清逸。

该走的赖着不肯走,最不该走的反而走了,且走的如此洒脱。这一留一走之间,金宗庆愣是成了最好的背景,反衬出唐松洒然的名士气度。

唐松没对金宗庆与牛承之说一句话,甚至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却用一个最简单的动作狠狠往他们脸上掴了一巴掌。

但对于其他那些此前跟着起哄的士子们来说,唐松此举实是为当前的场面搭了个台阶,走时话也说的漂亮。但饶是如此也让这些个襄州士林菁华们羞臊不已。

“江风吹的遍体生寒?”,在场的人谁不是精通赋比兴,最擅长不尽之意,尽在言外的?这“江风”到底是什么风?大家心照了吧!

金刺史今天真是有些被震动了,待唐松走出好几步之后才想着应该将他留下来,刚刚抬起手要说话时却被一边的方别驾给止住了,“便让他去吧,今天的诗会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嘛”。

金刺史听明白了方别驾的言外之意,今天这诗会可谓是士林瞩目,无论如何都得有始有终的办完。从这个角度来说唐松走了竟是好事,否则他若真留下来,有哪“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压着,后面的人可还怎么提笔写诗?又该怎么品评?

若是襄州首县的许县令在此,必然要感慨这唐松简直就是诗文会的杀手,凡是他参加的诗文会,后面注定将是草草收场的结局。

就算他已经轻轻的走了,今天的诗会依旧逃不脱这个结局。

唐松不曾回顾,一路下了打花橹,走在湿润江风扑面而来的码头上他悠悠叹出了一口长气,心里有着莫可明说的惆怅。

不是为了金宗庆,也不是为了那些个自视为诗仙诗圣目无余子的士子。他只是……对这种诗文会,乃至于因此而对整个大唐……有些失望罢了!却又因着心里的这种失望生出丝丝缕缕的惆怅来。

走着,想着,沉浸在这样的心绪中许久许久,直到进入襄州南门,融入哪一派熙熙攘攘的市井景象中后,唐松才觉得心底的那一抹酸酸的凉意渐次散尽。尤其是当他走过襄州最大的万客来酒肆门前,看到那个金发碧眼桃腮却又穿着一身唐裙的风流胡姬活店招时,脸上终于现出一抹明朗的笑容。

哎!怪不得别人,怪只怪盛世的唐朝太恢弘璀璨,怪只怪他据史书将这个黄金般的王朝想的太完美。唐朝的诗,诗的唐朝,连带着他对诗歌般王朝里的文人诗客们也想的太完美,却从不曾想过,豪放飘逸的李白毕竟只有一个,清谈高雅的王维也只有一个,其他的诗人毕竟不是他们,无论是诗才,还是那份足与盛世唐朝珠联璧合的心胸气宇。

归根结底,这惆怅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想通了念头也就通达了,不过唐松却没想着现在要回家。如果他这时候敢回去,唐达仁那老头癫狂起来能把房子给拆喽,他也不想让柳眉担心以至于影响到今晚的龙华高会。

放慢了脚步悠悠的走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古老长街上,唐松带着一种时空旅行者的心态,慢慢的欣赏着那些店招,那些店招下进进出出的男人女人,心中自有一种诗情画意的沧桑韵味。

最终在万客来酒肆吃过断中的午饭,又迁延了一阵儿后这才便步回到家中。到家之后为防老头儿堵他,唐松钻到房中闩了门就是一番好睡。

等他睡起来梳洗罢即刻就带着盛装的柳眉出了门,也不等唐达仁他们同行,一任急着知道今日诗会情形的老头儿搓手顿脚也绝不多留一刻。

身后隐隐传来老头儿欲求不满后气急败坏的呼喝,“孽子,真真是孽子啊”

龙华会有着极久远的历史,据说其最早的原形是渔人们自设的交易墟市,而后经多年发展渐次成为襄州不是节日却比一般节日更热闹的民间盛会。

此会虽是挂着州衙主办的牌子,其实却是由州城内各个行会具体承办。又因襄州是傍汉江立城,龙华会的前身又是由吃水上饭的渔民发起,所以这此会还承担着一个极重要极神圣的隐形职能——祭龙神。

唐时之襄州乃南船北马汇集之地,加之此间又是天下知名的漆器之都,地方繁盛富饶可想而知,面对这一年一度最具地方特色又是纯民间的盛会,各行会真是用尽心思,力求热闹红火,繁花锦簇。

既要祭龙神,龙华会的会址自然是选在水上。早在会前数日,渔业行会便已调集舟船,结络彩舰,在江边之静水处搭起高逾数丈的演舞台。演舞台对面的江边两侧则是一长溜的看台,专供州县衙门主官及各部曹参军们携家而观。

城中乃至于左近州县赶来凑热闹的豪商富户们也不甘落后,自搭看台以安顿家眷。且是这些个豪商富户们好攀比,那看台一个比一个修的气派,一个比一个妆饰的华美。更有那一等巧思的直接启用或是租赁别家的大船妆饰成花船争奇斗艳。

总而言之,这一天半的龙华会实是襄州百姓的狂欢日,“凡襄州士庶,南北汇聚之客,尽得预焉”。

面对这样倾城而出的狂欢,尽管唐松与柳眉出来的早,人少都年轻走着爽利,却也挤出了满头大汗才到的汉水江边的会场。

天还不曾黑,这一处回水静谧的江边已是人头涌动,唐松送着柳眉到了为表演者准备的密棚外。

柳眉摘下带着一圈覆面轻纱的雕胡帽,露出一张红扑扑娇媚的脸蛋。

“今晚不过就是图个乐子,你执意要参加,尽管把你这些年练出的本事表现出来就足够了”。

唐松伸手过去把柳眉鬓角的一丝乱发捋顺了,动作轻柔而自然。收回手时,见这小脸蛋实在是红扑扑苹果般的可爱,遂又忍不住的捏了一下。

嗯,手感的确不错,滑滑的感觉很像穿越前刚从树下摘下来还带着露水的红富士,而且还多了弹性。“至于其它那些有的没的别想太多,你说那银碗儿拿回来有什么用?卖吧遭人闲话,不卖留着干嘛,捧着吃饭都压手”

柳眉低下头去,明显是让唐松给弄害羞了,这可是有多少人看着的地方啊,“那银碗……可是多少人都想要”。

“呸,咱不稀罕”,退后一步看了看柳眉,很顺眼,很漂亮,唐松摆摆手,“嗯,去吧”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没收的赶紧收了吧,没投的赶紧投了吧!多谢多谢!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特别提示:

推荐阅读:

字母分类:

本站所收录作品隐相最新章节来源于网络,部分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玄幻为您提供- 、 、 、 等小说在线阅读! ,

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

当然,您一定不会奢侈每天您的

,尽情投给水叶子会让您更快获得更多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