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67章 风潮涌动,科考开始

第六十七章 风潮涌动,科考开始

礼部乡贡生补录名单一出,对于唐松而言便是大事底定,剩下的这些时间里他便只需安心备考就是。

亲自往宣仁门看过名单做了确认,随后又应欣喜来贺的庄海山夫妇之邀往酒肆痛饮了一回后,唐松便正式禁足,专心于后花园精舍中埋头读书习琴。

每日诵诗习赋之余,唐松放下书卷,于精舍中或随水晶习琴,或听水晶鸣琴。手持酒盏,看着窗内窗外的明月、竹影、读书灯,看着那透窗而过的清风微微拂动衣襟,总有今夕何夕,恍然似入聊斋世界的幻觉。

他这边红袖鸣琴夜读书,那边各地赴京士子们依旧是络绎不绝的赶往神都,在这些士子中自然是少不了襄州金宗庆三人的。

三人结伴来京赴考,乍入神都,也为这都城的繁华所慑。加之行前老子爷的谆谆教诲告诫毕竟不曾全忘,是以三人也就收敛了在襄州的纨绔行径,老老实实在北城找了客舍住下。

随后两天便是跑礼部,寻贡院,一并还要拜会一下在京城的襄州籍官员名士们。得益于家世,这些个在京的官员名士们也不能太不给家乡父母官面子,是以这三人行卷什么的可比当日的唐松顺畅多了。

几天跑下来,对当下的洛阳士林稍有了解之后。三人也就自然而然的知道了唐松那如日中天般的声名。

对此,三人又羡又妒,同时也幸灾乐祸不已。

唐松声名再响亮,但他终究是狠狠的得罪了宋学士。报应啊报应,如今朝廷竟派了宋学士来帮办考务。这下儿那唐呆子可是扎扎实实撞到铁板上了。未必他这个破落户家庭出身的人还能巴结上那正印主考的岳郎中不成?

一边对唐松羡慕嫉妒恨,一边带着长随小厮办该办的事情。如此这般将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三人在客舍又好生休息了一天后,金宗庆与黄继来找着机会,撇开牛承志来拜宋之问。

这些日子里宋之问的学士府可谓是门庭若市。来送行卷的,来攀老乡的,来碰运气的士子们蜂拥而来,饶是学士府门房里紧急增拨了三个下人,依旧是忙的脚不沾地。

从中进士至今十多年的时间里,宋之问家门前就没这么热闹过。

因是早有武三思的交代在前,所以金宗庆两人顺利的见到了如今炙手可热的宋学士。

宋之问的和煦温言使两人颇有些受宠若惊。

叙过旅途艰难,入京安置,宋之问又劝勉了两人几句之后便以极其清淡随意的口气提到了唐松。

金宗庆两人虽然纨绔却都不笨。自然便将所知的唐松情况一一道来,尤其是在“书中自有黄金屋”及“公堂争讼”两事上重点着墨,绘声绘色。

随后,金宗庆又重点补充了汉江之游中唐松那句“我既在此,你们还写什么诗”的“狂妄”!

听着他们争先恐后的诉说,宋之问脸上依旧是初见面时那种和煦中带着距离的淡然神情,但其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便不得而知了。烽&火*中$文@网

两人说完,巴巴的看着宋之问。不料宋学士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却什么都没说。

金宗庆自觉得上次的汉江之游上被唐松羞辱太狠,眼下既然有报仇的机会自然就不肯轻易放过。眼见宋之问不说话,等了一会儿后,他终究是忍不住的轻声探问了一句,“这唐松的种种作为实为士林之耻,学生忝为士子,当有揭露其面目以正士林风气之责,未知学士以为如何?”

听到这话,宋之问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尔等士子间的事,秉持正心去做就是,何须问我?”

金宗庆一愣,但其脑子转得快,随即便明白过来,忙起身向宋之问行礼告罪,“学生知错了”

“嗯”宋之问深深的看了金宗庆一眼。话题一转,恢复淡而随意的语调感慨起了时令,“秋风虽起,但离明年春暖花开时候还是有些日子啊”

感慨完后,宋之问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起身送客。

走出学士府大门后,金宗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相较于他,黄继来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些,遂出言发问。

金宗庆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含笑反问道:“每年的科考是在什么时候?”

“二月初啊”

“现在距离明年二月实在是还有些时候啊”,金宗庆笑着叹了一句后,便不再言说,当先向客舍走去。烽!火_中!文~网

……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赴京士子越来越多,神都洛阳越来越热闹,秋去冬来,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唐松隐于精舍之中,琴书为伴。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转眼间新桃换旧符,却是除夕佳日到了。

除夕逢大雪,整个神都银装素裹,清美绝伦。

在这样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就连水晶也不得不回家,这丫头走时强拗着要让唐松随她同去。但唐松终究不是如她那般在不知世务中长大,这时节无论哪个家庭也不会真心欢迎一个陌生人的。所以他就坚拒了水晶的要求,并帮着那些奴仆丫头们将水晶哄了回去。

水晶刚走,庄海山与柳叶便联袂登门,来请唐松一起去过年。

除夕日毕竟不适合一个人呆着,唐松欣然前往,并一连在庄海山家住了七日。有他们两人及那个迷糊丫鬟在,唐松穿越之后的第一个新年过的也并不寂寞。

初八日,尽管庄海山夫妻一再挽留着让过完上元节再回去,唐松依旧还是回到了赁处。

还有一个月便是科考之期了,作为后世考试达人的唐松深知冲刺的重要性,是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恍然又回到了后世高考前的那段岁月。毕竟后世一直是搞这个的,他也并不以此为苦,真真沉进去之后,每每有所收获之时,反而快然于心。

三天上元节期间,洛阳城可谓是举城狂欢,唐松依旧守着青灯黄卷,怡然自乐。正月十七日,水晶回来了。与此同时,随着科考临近而气氛紧绷的洛阳士林间开始慢慢传递出关于唐松的一些新消息。

去岁,襄州唐松先是如彗星般崛起。待礼部公布了乡贡生补录名单后,其人又用崛起时同样的速度深藏起来,真是起落之间飘忽不定。

说实话,士林间这么多年里还真没遇见过如此行事的人物,是以士子们对这个甚少被人所见的唐松极感兴趣。许多人更将其评为今科取中的热门人选。

因是如此,关于唐松的这些新消息便迅速传播开来。

“书中自有黄金屋”这首诗几天间便已在士林人尽皆知,甚或还传进了皇城之中。

襄州唐松因为其姐与人争讼之事也很快传开,但最喜欢听这事儿的却是市井百姓。对此事的评价也一如襄州时一样,士林中一个看法,坊间普通百姓们又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看法。

但要说最轰动,引起议论最多的却是唐松在汉江之游时说的那句话:

“我既在此,你们还写什么诗?”

此言方一传开,当真是士林骚然,神都震动。

时隔数月之后,唐松再度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只不过前一次是他主动走上潮头,而这一次却是硬生生被人推上去的。

当潜心准备考试的唐松知道这股风潮时,距离科考之期已不足五日。

面对这种事情本就很难有绝好的应对方法,遑论时间还这么短?此时就是要做些什么也来不及了。在如此关节的时刻纠缠于这样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会乱了心态,影响到马上就要到来的科考,一番静心思虑过后,唐松果断决定不予理会。

考试终究是要看卷面的,考场上表现不好,即便能把这风潮消弭下去又有何用?

考场上表现的好,便是这风潮再烈又有什么用?

唐松在意的只是这次科考,以及科考后的那个太乐丞官职。至于士林风评,还是那句话:

任你如何评说,任你如何看我,我自是我!

便在这股针对着唐松的风潮演化到最烈时,科考之期到了。

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早晨,唐松像其他几千考生一样,提着装有笔墨纸砚、饭食饮水以及三条蜡烛的考篮来到了贡院门外。

随即在经过一系列的查验之后,唐松时隔一千三百年再次走进了高考的考场。

只不过,这一回的高考是唐朝版的。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特别提示:

推荐阅读:

字母分类:

本站所收录作品隐相最新章节来源于网络,部分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玄幻为您提供- 、 、 、 等小说在线阅读! ,

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

当然,您一定不会奢侈每天您的

,尽情投给水叶子会让您更快获得更多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