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68章 那一天,终于到了

第六十八章 那一天,终于到了(求收求推)

数千人聚集的贡院里落针可闻,考官们走动时特意放轻的脚步声都能如夏日惊雷般传出很远很远。

初拿到题目时唐松心中还忐忑不已,及至看到那最重要的诗题以及其对韵脚的限定时,唐松何止是心神大定?简直就要忍不住的仰天长啸了。

苍天有眼哪,此次进京以来的诸多不顺,谋取乡贡生名额的艰难都在这一刻给出了补偿!

唐朝进士科考试中所考之诗的体裁固定为律诗,除了体裁外,且对试题和押韵也都有着严格的规定。论说起来,这一次进士科“湘灵鼓瑟”的诗题其实并不好作,一般士子拿到这个题目百分之百是要头疼不已的。

唐松之所以兴奋到想要仰天长啸的地步,就在于这个极其险僻的诗题他是见过的。

高考考场上突然碰到一道分值高到能影响将来录取结果,却又极难的题目,偏偏这道题目你之前曾在很生僻的资料上看到并做过,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那当然是……

爽飞了!

三百年唐朝,定制举行的科举至少也有两百多年。但在这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在除了李白之外几乎所有旗帜诗人都参加过的进士科考场上却罕有名篇佳作。原因就在于这种考诗的方法规定太死,诗人们又太紧张,所以难有佳作也就很正常了。

但万事总有例外,尽管这极低概率的例外是凤毛翎角般的存在,但终究还是有的。

杜甫没有在进士科的考场上留下足可传世的经典名作,王维没有,孟浩然没有,高适、岑参、白居易、元稹、李商隐、杜牧等等都没有。但有一个人却正是凭借着考场上的一首科考诗扬名诗坛,并最终登上了其所处时代的诗坛巅峰。

尽管他后来又写过很多诗,其中也有不少好诗,但终其一生,这首在考场上写出来的科举诗仍然被公认为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这人便是唐大历时期当之无愧的试坛领袖,位居大历十才子之首的钱起钱仲文。

他参加的那场考试中,给出的诗题就是《湘灵鼓瑟》

时空错乱也罢,蝴蝶翅膀也罢。总之这道本应该在中唐时才会出现的考试诗题居然提前出现,还堪堪被唐松碰上了。

苍天有眼!

以堪称三百年唐朝诗歌史上最巅峰的“科考诗”来迎战这次科举,这要是还考不中……那简直就是没天理了!

这样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虽然考试还远远没有结束,唐松心中已是笃定无疑。

心情大好,在这个无比紧张的考场上,在所有士子们都埋头苦思,不敢稍有分神的考场上,唐松甚至放下了手中的羊毫细笔,抬起头向北方的天空投去了带有温暖笑容的悠远一瞥。

那里是宫城之所在!

柳眉小丫头,等着,哥哥我已应约而来!

相比于唐朝之后的科举,乃至于后世的高考,这时的考试时间算是最短的,早进晚出,仅仅只有一天……再加一夜。

唐松走出监管严密的贡院时,初春的夕阳尚不曾完全落尽。

“三条烛尽钟初动,七转丹成鼎未开。残月渐低人扰扰,未知谁是谪仙才?”

礼部令:“士子有日间答卷未竟者,准予燃烛三条”回头看看贡院,再看看考篮里不曾动过的那三条蜡烛,唐松安闲的笑了笑,今晚贡院里的那些个士子们怕是多要做竟夜之思了。

之前闭关禁足多达数月之久,此刻既已考完。唐松便彻底将这事扔到了脑后,强拉着极不愿出门的水晶在洛阳城内外疯玩了好几天。

因是要出门四处乱串,而流云裙少女那张脸,还有那双清澈到点尘不染的孔雀眼又实在让人有些不好接受,为了不在神都街头祸国殃民,唐松便循着上次的先例让水晶换上了那身青衣小帽。

依旧是帽子怎么戴都不正,过一会儿必定歪歪斜斜。依旧是丑丑的妆容。本该是处于最爱美年纪的水晶对此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似乎脑子里压根儿就没有女孩子要漂亮的概念,又似乎这张脸就不是她的,任着唐松死命往丑里折腾。

打扮停当,唐松满意了之后,就毫不负责任的牵着水晶城内城外的乱逛起来。

先逛城外,名满天下的龙门石窟必然是要去瞻仰一番的,此外虽然现在还不是踏青的好时节,但号称老子炼丹处、以及天下葬地最佳的邙山也少不得上去走走。

水晶走得动就走,走不动了就拽拽唐松的衣角,这时唐松就会停步俯身,背起小丫头后再继续走。

逛完城外逛城内,热闹的南北二市当然是要去的,白马寺也不能少喽;各种特色吃食,尤其是各国胡人们开设的食肆那也是一定要去吃吃的,吃完一家又一家;大唐十大名酒自然也不能漏了,喝完一瓯又一瓯。这次第,真是怎一个爽字了得呀!

科考完后能有唐松这般心境,能像他这样疯玩儿的毕竟是少。

其他那些个乡贡生们此刻多是心中忐忑而又急迫。尤其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放榜之期一天天临近却又没到时,真是折磨的人吃喝无味,寝息难安。归根结底,科举的结果对这时代的读书人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中,便能一飞冲天,一步迈入大唐官、良、贱三阶层中的“官人”阶层,自此衣食无忧,华堂美妾,说不尽的人生风流。

不中!虽说不会遭遇苏秦当年说秦失败,狼狈归家时“嫂不为炊,妻不下织,父母不以为子”的待遇,但左邻右舍,亲戚乡党那里的暗嘲明讽也实在不好受啊。

更让人寒心的是,一日不中,谁知道这样的磋磨还得持续多久?什么时候才能有出头之日?

一年又一年的赶考,一次又一次满怀期望后的绝望,这样的心路历程不啻于十八层炼狱,真是能把人折磨到发疯的。

因为这些缘故,如今的洛阳士林都充满了躁动不安的气息。这些日子里,神都那些个乡贡生们喜欢聚集的酒肆中,酒浆卖的分外快,越是性烈的酒就卖的越快。

就在乡贡生们惶惶不安的焦躁中,在那个堪称最漫长的夜晚终于过去,天际露出鱼肚白时,放榜的日子终于到了!

这天早晨起来,唐松梳洗完刻意换上了一袭不曾穿过的月白新儒服后,方才出门汇入浩浩荡荡的乡贡生洪流,向贡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