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89章 授官,一片反对

第八十九章 授官,一片反对(加更,求月票)

贺知章带领贡生们向唐松行宗二拜的座师之礼后,方才起身向苏味道走去。

那礼部负责引导新进士的官员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一出不合乎“礼”的举动,深深的瞅了贺知章一眼,随后又刻意放慢脚步与身后的新进士们耳语交代了些什么。随即,便见新进士队伍的阵列有了稍稍的微调。

堪堪等新进士们向脸色僵硬、臊红未退的苏味道行礼完毕。就见一个身形高大的太监挽着一条鸽蛋般粗细,乌黑发亮的长鞭走了进来。

长鞭击破空气,发出清脆的爆鸣声。

九次静殿鞭声响过之后,顿时有丹陛大乐洋洋而起,其间新进士们快速各归其座,唐松随着殿中的权贵们一起起身。

洋洋的丹陛大乐声中,圣神女帝武则天从殿后左侧龙步而出,在政事堂诸相公的簇拥下登上了设于九级台阶之上的御座。

待诏上官婉儿如影随形,侍立于御座的侧后方,随时听候召唤。

其后便是一连串繁琐的礼仪,唐松等人拜见天子毕。礼部司官又引领众新进士再次叩拜天子,并高声唱诵新进士之名,达于帝听。

圣神皇帝少不得要说几句勉励新进士的话,继而便是给新进士们赐御酒三盏。新进士满饮后再次大礼拜谢皇恩。

一整趟程序走下来,待新进士们重回其座。

政事堂相公引众人向天子三献酒之后,今天的盛宴才算正式开始。

至此,水殿内的气氛算是彻底的轻松活跃了起来,武则天偶尔会向殿中某人赐酒或邀饮。与会者之间也是觥筹交错。

酒过三巡,眼见着就该到上舞乐,赐宴进入**的时候,却听御座上云板三响,水殿中顿时安静下来。

在满殿所有人的注视中,武则天手执九龙金樽从御座上站了趄来“科考选才乃国家之抡才大典,轻忽不得。朕闻此次皇榜一出,士庶咸服,乃有‘龙虎榜,之誉。闻是语朕心甚慰,罚过赏功,过必罚,功亦必赏,今科两位主考且上前来”

闻言,唐松放下手中酒樽从位次上从容起身,略整了整青柃儒服,又正了正头上戴的士子冠深呼吸一口气后一路走到了御座正下方在苏味道身后半步处站定。

前次在宫城小堂唐松虽然到了武则天面前,但因有帘幕阻隔,是以并不曾见面,更无半句言语交会。

此刻尽管心中好奇的要死,但这场合实在不对,唐松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低头站着。

武则天的声音并不是狠测亮清脆的那种,反而是低沉里带着些沙哑,这种音色若放在后世的美艳少妇身上就是典型的性感。但在这一代女帝身上特殊的身份再配上这少见的音色。就愈发使她的话语多了凝重的威压。

唐松刚刚站好,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抬起头来”

因为地势的缘故,唐松抬头平视后,只看到面前的台阶及武则天的半个身子,若想一窥这位女帝的全貌势必要仰头才成。

但在这种场合做出这种举动是极其不智的,不说武则天会不会觉得被冒犯。唐松真要这么做了,单是一侧站着的殿中侍御史就必不会放过他。

天子临朝,御史台殿院必会派遣殿中侍御史随从,以纠劾百官风纪。

便从下半身来看,武则天身量颇高,完全将那摆幅很长的明黄色九龙皇袍给撑了起来,身子稍稍一动,黄袍展动之间,其上的精细绣龙便如活过来一般极有气势。

唐松以低就高,看不到武则天的面貌。但武则天却是居高临下将唐松看了个清清楚楚。

片刻之后,武则天再度开口,这回说的便是封赏之事了。第一个被提到的自然便是苏味道,除了一些个物质上的赏赐外,这位模棱手获得的最大利益便是进为凤阁侍郎。

武则天对苏味道的封赏刚一宣布,水殿中顿时起了哄哄的私语之声。

所谓凤阁侍郎其实就是中书侍郎的别称,也就是崔师怀刚刚腾出的那个要害官职。

三省六部制的三省中,中书省专管执行,权力极大。中书侍郎又是中书省内仅次于中书令的佐贰之臣,实在是个让无数人眼热的好位子啊!更重要的是这个位子距离政事堂几乎就只有一步之遥,从前朝高宗时算起,近二十年来做了中书侍郎却未曾入政事堂的仅有崔师怀一人而已。

崔师怀刚把这个位子腾出来不到五天,就被圣神皇帝给了苏味道,这说明什么?难倒在圣神皇帝心中,苏味道已经是预备宰相了?

周承唐制,实行的政事堂多宰相制度,当今政事堂领衔的是仍然在白马寺清心的文昌差相武承嗣,眼瞅着这政事堂里又该多一位相公了。

让一个素来不做事,众所周知的“模棱手”得了如此好位置,也难免水殿中许多有志此位的权贵心中不平衡。

但也有聪明人从这个任命中察觉出了玄虚。苏味道之所以能得到如此大的彩头,或者正是因为他的不做事,好控制。

这分明是圣神皇帝要加强对中书省的控制,苏味道不过只是个幌子罢了。联想到当今的中书令便是文昌左相武承嗣,再联想到这短短数年时间里武承嗣先封王、接着出掌中书省,进而拜相并成为首辅相公的经历……,这些个聪明的权贵们果断的不再往下延伸去想了。

封赏完苏味道,接着便是贡院那些新补入的流内品秩官。

同苏味道一样,对他们的赏赐也极厚。看到这架势,权贵们看向唐松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

这些权贵都是深知武则天的人,知道这位圣神皇帝历来手辣,这种辣不仅表现在罚过上能下,敢下毒手;同样表现在赏功上舍得下全文字O重手。一旦某个人真正做好了某件事入了她的法眼,那真是不吝高官厚爵、千金田亩之赏。其赏赐之重往往让被赏赐人都觉得诚惶诚恐,继而死心塌地。

罚必狠,赏必重。这既与武则天的心胸气魄一脉相承,也是她以女子之身操天下权柄必需的权术手段。

知道她这脾性,再有苏味道和贡院流内品秩官的先例在前,圣神皇帝断然不会厚此薄彼,那对唐松的赏儿”还轻的了吗?

心思到此,水殿内诸权贵纷纷皱眉,随即便有了相互之间的眼色住还。

赏完苏味道及贡院诸流内品秩官之后,就该到唐松这个白身人了。

不等御座上的圣神皇帝开口宣赏,便见殿内左侧的位次处走出一人高声奏道:“陛下欲赏唐松之功,不妨厚币,唯授字万万不可”

众人一看,出来奏事的乃是官居从三品的银青光禄大夫、秘书监郑子仪。此人出身于荥阳郑氏,正是与博陵崔、范阳卢等并称的四大世家之一。

闻言,武则天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她却没有立刻开口说话。这时,位居水殿右侧最前的狄仁杰站了出来。

“郑监此言差异,襄州唐松在此次朝廷重开的科考中居功甚大,亦证明其才堪大用,似这等人正该授予官职以尽其才,焉能放之草泽,以伤圣天子识人之明?”

武承嗣被武则天禁足于白马寺后,当今的政事堂便是以狄仁杰为尊。然则即便是他开了。,那郑子仪依然没有退让的意思。

“唐松固然有功,但功不掩过。其于前次科考中大闹贡院、震动天下。这固然与时任岳宋两主考弊情有关,但唐松不向有司申诉,不经有司明辨曲直便蛊惑贡生暴乱的行径委实狂悖!而今若朝廷再授其美官,则让天下士子做何想法?”

郑子仪这么一说,狄仁杰也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居官多年最看重的便是朝廷法度,偏偏前次唐松的行为也实在是有违朝廷法度。

受了冤屈却不经有司申诉、明断。

若然如此,还要大理寺,要各级官衙有何用?

若人人效仿如此行径,必然招致天下大乱,还要《大唐律》有何用?

眼见郑子仪一奏便准确击中了唐松的要害,使得狄仁杰也难答话。水殿中众权贵纷纷应和,短短时间里便站出来了七八人之多,皆言唐松赏功可以,但万不能授官。

除这七八人之外,更多的权贵还有跃跃欲试之意。就等着前面的人说完,自己立刻起来补上。

一时之间,整个水殿内充斥的都是反对唐松授官之声。

这样的时刻!作为当事人,又是白身人的唐松是没有插话余地的,他只能静等着最后的结果。

相对于反对者的阵营之强大,支持为唐松授官的几乎没有。唯一站出来的狄仁杰还因为自己对律法的看重被郑子仪堵住了。。

御座上的武则天一如那日小堂中的表现一样,臣子们说话争辩时她毫无半点要开口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听着。

终于,到第九个权贵站出来反对,却无一人支持唐松时,静听了许久的武则天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