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90章 对唐松的安排;孰美?

第九十章 对唐松的安排;孰美?

已重回御座的武则天略抬手压了压,制止了第十个要出来反对为唐松授官的权囘贵,“卿等之意,朕已知之,勿需再多言了!功不掩过,此言甚善”

武则天此言一出,御座下的唐松身子一顿,儒袖掩盖住的手猛然攥在了一起,因其太用力,前端的指节都已隐隐泛白。

满殿权囘贵听闻此言,则是面显欢然。

便在这时,续又听武则天说道:“然则唐松这士子确有几分才华,若放之草泽未免可惜。有其才,犯大过,终究还是少年人读书不成、读书不精之故。既如此,朕便从众卿之所请不授其官,令其入崇文馆读书可也!如此,既不负朝廷有功必赏之明,复能彰朝廷重才惜才之意”

这定论一出,权囘贵们脸上刚刚露出的欢然之色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唐之崇父馆设于宫城,是太宗皇帝最早设立的一处机构,其设立之初的目的是为了安置给太子侍讲的那些个知名文人。发展到后来,渐渐成为唐代级别最高的贵囘族学校。

唐制规定:“崇文馆生二十人,以皇族中缌麻以上亲,皇太后、皇后大功以上亲,宰相及散官一品功臣,身食实封者,京官职事从三品中书黄门侍郎之子为之”除此之外,崇父馆也是宫囘内秘籍图书校理之处,是一个大型的皇家图书馆。

就不说崇文馆学生名额有多珍稀难得,入其中读书有多艰难。权囘贵们但凡明眼些的都能看出,圣神皇帝这哪里是要唐松去读书,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儿把唐松弄到自己身边罢了!

不比三省六部这些衙门都设在皇城,崇父馆可是设于宫城之内的!

圣神皇帝的确没给唐松授官,即便是入了崇父馆唐松依旧是白身士子的身份,但问题如”这可是在皇帝身边的白身士子啊!

这情形就如同上官婉儿,论说起来现在的上官婉儿也只是个宫女的身份,但普天之下满朝父武谁敢真把她当成普通宫女看待?当然,此时的唐松与上官婉儿不可同日而语但问题是权囘贵们实在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

要说圣神皇帝用人,很多时候是不枸一格的很!唐松一旦占据住这个有利位置,后面真的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面对这等处断,郑子仪并那几个奋勇进言反对给唐松授官的权囘贵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如此不如前面便遂了圣神皇帝的心意授予唐松一个官职,反正以唐松的年纪资历,所授官职断然不会太高,正八品就是顶天了。待其官职授予之后,再进言将他放往偏远州县任职,从此天高皇帝远,可不比现在强多了!

悔之无及的众权囘贵还想进言,但话不曾出口便被武则天给挡住了”此事朕意已决卿等无需多言”

几十年来武则天乾纲独断政由己出已成习惯。议事过程中她会任由群臣自囘由发言,讨论,甚至是激辩而不加阻止,但等其听完各种意见,而后再做出决断并宣之于口成为敕令之后,便绝不容臣子们再随意置疑她的决断。

权囘贵们都知道圣神皇帝这个习惯,明白她既已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再强行阻拦后果就实在是大不妙了。而为了一个唐松惹得圣神皇帝大怒,进而祸及自身又实在有些得不偿失,是以纷纷禁口不言。

随着他们各自退回位次关于唐松的安置问题也随之尘埃落定!

该走的程序走到了,该办的事情也办完了。武则天就没再多留,起身在众权囘贵的恭送中摆驾回宫。

圣神皇帝一走,就到了新进士游园,进而选出两名探花使遍访神都名园采寻名花的环节了,这也是新进士们任由百姓观瞻,夸功名显荣耀,最为热闹的环节。

唐松却没留下来继续凑这热闹,送走武则天后,他便在众权囘贵们复杂之极的注目中孤身一人径自出殿去了。

出了水殿之后,唐松也不曾就回赁处。而是随意的沿着园中大路边的一条小径向景色深幽处走去。

转眼之间,从襄州入神都已经快一年了。其间屡经波折,甚至两度将自身置于生死一线之间,最终在付出巨夫代价之后搏得了眼下这一个结果。

科举终究是没考上,却做了一回主考官;主考官都做了,但又没能真正的当上官,转过头又变成了士林学子。

本想进宫城做太乐丞,结果太乐丞没做上,宫城却实实在在进去了。细数他入京以来的经历之曲折,身份变化之离奇。真是一言难尽。

近一年的努力终于有了个尘埃落定的结果,偏偏这结果又与最初的设想差异很大,唐松此时的心情之复杂可想可知,他需要一个人单独的走一走,静一静,理一理

就在唐松独做静思之游时,圣神皇帝辚辚的车驾中也正说到他这个襄州白身士子。

阔大如屋,舒适堂皇的天子车驾中。斜靠在七宝**的武则天边随意的轻拂着床边的鹤首香炉,边浅笑言道”看看刚才弘文殿中的情形,这个唐松年纪不大,得罪人的本事却着实不小”

站在七宝床一侧的上官婉儿闻言,也忍不住笑了笑,“他做的那些事情想不得罪人也不成!尤其是这重开科考,陛下神来之笔谴了他去做主考,他若敢存有半点不得罪人的心思,现在只怕早已下了诏狱了”

“说的有理。”武则天端起面前的刑窑贡品白瓷茶盏浅呷了一口。”科举是为朝廷选才,终究也是为朕选才。他不想得罪别人就要得罪朕,朕岂能容他?只没想到这么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人儿居然能将如此难事给漂漂亮亮的办下来了”

”陛下所言极是。这一次重开科考取中的新进士诗文臣女也曾看过,若对比前些科,确实当得上龙虎榜之誉”

武则天的坐姿越发随意,闻言摆摆手道:“唐松之功不在于取了这一科那些个新进士。朕看重的是他那一整套缜密到几无漏洞可寻的科考章程。有这一套章程在,只要考官任用得力,以天下寒门士子之多,那一科选不出人才来?”

不管武则天是有意还是无意提到的”寒门”两字,上官婉儿听到这话后都明智的没有再接言。寒门与世家之争的话题太敏感,即便是她也不敢轻易涉足其中。

从当初进宫侍奉前朝太宗皇帝,再到如今登基为圣神皇帝。从十几岁到现在,武则天的经历几乎就是一部与门阀贵囘族斗争的历史。

武则天虽然出身于官宦之家,其父官位也甚高。但就因其父木材商人的出身而被那些门阀贵囘族所轻贱。直到九年前唐初名将李劫之孙,英国公徐敬业谋反时,武则天的这出身还被骆宾王写进了《讨武檄文》中夫加讥嘲。

不管是出于个人感情还是出于政治需要,武则天对门问贵囘族都没有什么好感。与门阀贵囘族的斗争与妥协也始终存在。

这种斗争太残酷,太血腥,斗争双方的力量又都是太强大。等闲之人根本染指不得,稍有不慎就是顷刻覆亡的结局,饶是上官婉儿也不敢涉足其中。

见上官婉儿如此,武则天知道她的心思,却也没说什么。反倒是整个人更轻松慵懒了,“罢了,这样的好时节老说这些个政务也委实是辜负了大好春光”

一听此言,上官婉儿轻松了不少。她知道此刻的武则天心情很不错,接下来就该说说闲话闲事了。

她预料的不错,但武则天说出的话题却太过于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婉儿,以你之见,那唐松与冯小宝相比,孰美?”

冯小宝又名薛怀义,乃是陪伴了武则天数年之久的男宠,现为白马寺住持。这样的事情朝臣中知遒的都极多,更别说上官婉儿了。不过武则天也从没想过要瞒她。

这一问却是让上官婉儿难答的很,想了片刻后才道:“二人难比”

武则天笑了。”是,小宝粗囘鲁无文,唐松士子出身,又确有才华,两人诚然不好比。那依你之见,唐松与沈南谬相比,孰美?”

沈南谬本是一御医,最近才成为武则天新的男宠。这人是世代医家出身,书自然是读过的,人也是公认的白脸型美男子。

上官婉儿略一沉吟之后,又道:“二人难比”

听此言,武则天稍停了停之后侧过身来指了指上官婉儿,笑道:“你这个鬼丫头。倒是有些心思”

上官婉儿笑回遒:“陛下圣明,薛左卫与沈御医可解陛下之孤寂。那唐松有胆有才,将来或可解陛下政事之忧。两类人用途不同,如何可比?”

武则天听了这番言语没多评说什么,片刻后道:“婉儿你这就回去,且看看唐松别被那些个他得罪下的权囘贵给生吃了。待其入崇丈馆之后你也多留意些,这个小人儿还是值得好好调囘教一番的,若是早早被人毁了未免可惜”

官婉儿答应之后摇了摇牟中的那只金铃,天子车驾随即应声而停。

她正要下车时,却听身后武则天随意慵懒的声音传来道:“唐松美则美矣,惜乎肤色黑了些。罢了,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