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91章 孰可忍孰不可忍!

第九十一章孰可忍孰不可忍!

上官婉儿重回春明园时,正是园中最为热闹的时候。

随着天气起驾回宫,朝廷赐宴新进士的程序也已经走完。此时的春明园中除了水殿附近最核心区域外,其它绵延近十里的园区已尽数对百姓开放。如潮的人流涌进园中,愈发将这春深正美的春明园衬的花团锦簇,热闹到不堪的地步。

好时节、好天气、好风物、好热闹,这几样组合在一起,原本最是能让处身其间的人有一个好心情的。

晒着暖暖的太阳,看着曲径两边的依依杨柳、艳艳牡丹。本该有个好心情的上官婉儿却低落了情绪。

偶一回头看到春明湖对面踏青的百姓们扶老携幼的情景,尤其是看到那小夫妻恩爱赏花的情景时,上官婉儿虽不至于不敢看,但情绪却难免益发的低落。

就在前几天,她刚刚过完了三十岁的生日。

自襁褓之中就进入宫廷,十四岁一飞冲天,十六年来日日常伴君侧。世人只看到了她天子私人,无限尊荣的一面;又有谁真正留意过她一年年坐叹青春流逝、红颜空老的闺怨。

三十岁了

在这个时代,对于女人来说,三十岁是个多么可怕的年龄啊

上官婉儿是个很美的女人

有“诗秤”之称的上官婉儿天赋才情,长于文学,凡长于文学者心思多细腻敏感,心思多细腻敏感者往往多情,上官婉儿也不例外。

上官婉儿也是个多情的女人

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美丽且又多情的女人却常年隐于深宫之中,将那惊世的颜色付于冰冷孤寂的大殿红墙,青春尚不曾绽放,便已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凋零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又有谁能真正理解这一颗深锁深藏,却又寂寞难耐的美人心

女人终究是女人,即便是霸气无双、御极天下的圣神皇帝也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感受到孤单,不时说一些让女人听了也面红耳赤的内帷私话,不时召进冯小宝或者沈南G一解深宫寂寞。遑论她上官婉儿,更年轻却从不曾私密接触过男子的上官婉儿?

不管是《古诗十九首》的“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还是《燕歌行》的“明月皎皎找我床,星汉溪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上官婉儿都曾深深的读过,并也曾如一切怀春少女般深深的期许憧憬过。

期许过一段甜蜜的情事,憧憬过一个风流的郎君。

一年年的期许,一岁岁的憧憬,一年年的失望

似乎只是一眨眼……她就已经三十岁了

圣神皇帝现在该是派人去传召冯小宝或者沈南G了吧,以往这样的时刻里,她也总是会被谴开……心思偶一转到这里,上官婉儿便愈发觉得四周的绝美*光实在是太可厌了。

由冯小宝、沈南G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唐松,继而又想到了当日在皇城宣仁门城头上看到的那一幕。

刀刃枪锋之前,昂然迈步逼近。圣神皇帝适才在天子车驾中的话极有可能只是仅仅会与她言说的玩笑私话,但无论她那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似唐松这样刚烈的性子,又怎会甘于去做冯小宝那般的男宠?

一念至此,上官婉儿的心情居然莫名的好了些。

水殿内正是一片喧哗热闹,有曼妙歌舞,有御酒美食,复有大好*光,权贵们也偷得浮生半日闲,饮酒寻欢好不快意。

见上官婉儿去而复回,仍然留在水殿内的权贵们纷纷起身寒暄问候。

上官婉儿熟练的应对着这一切,他没有刻意提到或是问到唐松,却在随意的寒暄之间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听说唐松早已出殿之后,她也松了口气。

草草却又丝毫不显的应付了权贵们之后,上官婉儿也随之出了水殿。

此时她已无事,按说已可回宫复命。但上官婉儿却没有回去的想法。即便身份特殊如她,若无圣神皇帝的御命也难得出宫一次,更难得像今天这般松闲的没什么大事。

所以即便心情颇是不好,上官婉儿依然并不急着回宫,出了水殿后随意向殿外值守的禁军探问了一下唐松,原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想法。却没想到今天水殿中唯一的白身人唐松实在太乍眼,是以那禁军居然知道他的去向。

循着禁军指引的方向,上官婉儿也踏上了唐松之前走过的那条大路边的小径。

能不能找到唐松并不重要,上官婉儿只是需要给自己找个幌子,找一个继续留在春明园,沾一沾人间烟火气,静静漫步想想心事的理由。

比邻水殿的这一片是春明园的核心区,并不对百姓们开放,只有与宴的权贵与新进士们可以自由通达。正因为如此,这一片区域比起其它地方的热闹也就显得分外幽静。

这份幽静正合了上官婉儿的心情,优美的景色中缓缓漫步,任幽幽的思绪自由飞翔。

这一刻的上官婉儿暂时却又彻底的忘掉了那些血腥的朝争与权斗,这一刻的她只是个普通的踏青女子。

不知走了多久,上官婉儿偶一抬头却看到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正是她欲寻不寻的唐松。

在这样大好的*光中幽静了许久,突然遇到这么一个熟悉认识的人,特殊环境,特殊天气,特殊心境下的上官婉儿心头居然泛上了一丝小惊喜。

她正要开口招呼时,听到脚步声的唐松先自转过身来,却不曾开口说话,以明朗一笑打招呼的同时,做了个噤声的示意。

弄什么玄虚?

上官婉儿正自疑惑的时候,唐松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

随后,唐松的一个动作简直让上官婉儿惊呆了

蹑手蹑脚而来的唐松居然就这么……就这么拉起了她的手……她那只三十年来从不曾被任何一个男子碰过的手。

唐松拉起她的手时动作实在太自然,自然到让正疑惑其举动的上官婉儿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娇嫩的小手儿便被另一只宽润修长的男人的手给包裹住了。

虽然绝不至于是什么如遭电击般的感受,但唐松的这次拉手确实对上官婉儿触动挺大。

美若明月般的脸上猛然一寒,霎时之间上官婉儿便已将刚才的闺怨心思尽数收起,十六年间蓄养起的凛冽气势陡然散发出来。

可惜,她的这种改变唐松丝毫都没注意到,因为唐松的眼睛乃至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另外一个地方。

上官婉儿刚一抽手,不曾回头的唐松用极低的声音促声道:“别动,千万别动”

说完,依旧将注意力放在另一处地方的唐松便拉起上官婉儿蹑手蹑脚的向前方那棵浓密的桃树后走去。

眼见唐松并不是有意冒犯于她,上官婉儿的脸色好了许多。继而又对唐松的行为十分好奇。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

不生气也罢,好奇也罢。只是,上官婉儿对于唐松紧紧拉着她的手实在有些不习惯。

然则不等她再次抽手出来,人已被唐松拉着向前走去。

三十年来,第一次,上官婉儿被牵着手走在一个男子身后。

不过只有几步路的功夫,两人便走到了那株浓密的桃树后。待两人都隐身起来后,唐松轻轻的吁了一口气,也松开了拉着上官婉儿的手。

上官婉儿顺势收回了手,学着唐松的样子小心拨开身前的桃枝向外看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桃李园,深春时节,树树桃李竞相开放,或艳红或璀璨的桃花李花在灿烂春阳的照耀下迸发出无尽的春意与妍美。放眼望去,入目所及皆是如霞如霰,其美姿美色实已到了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偶有春风吹来,片片桃李随风飞起,浑然为这一片无边美景增添了几分梦幻般的色彩。

太美了目睹如此静寂无声却又动人心魄的自然之美,上官婉儿心底赞叹之余,竟莫名的想起了诗经《桃夭》篇中动人的句子: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触景生情,脑海中自然而然的便浮现出了这样的诗句。但等上官婉儿回醒过来时,脸上却蓦然一红。

那家女子不多情,那家女子不怀春?怪之怪这春深的季节,怪之怪这明媚的天气,怪之怪这芳菲的桃李,怪之怪他……那鲁莽的一牵手。

这一刻,脸上起了淡淡红晕的上官婉儿就如九天玄女跌落凡尘,那带着丝丝烟火气息的姿容之美,就连她身畔脸畔的夭夭桃花也为之黯然失色。

收摄住纷乱到有些迷乱的思绪,上官婉儿便看到这株桃树前方不远处正有一个身穿新进士服的士子在低头徘徊沉吟。

这士子徘徊沉吟之间不时的抬头看看远处,那里正有一个须发皆白的皓首老人在一株桃树前忙碌着什么。

那老人当是负责管理这片园子的,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小女孩儿活泼可爱,有着极其动人的娇憨美态,尤其是她那头发,乌黑顺泽,充满着无限的生机。

花开正盛的桃李,皓首白须的老人,娇憨动人的少女,这一幕真是让人无限遐思。

老人正自忙碌,小女孩儿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两人都不曾注意到身后桃树掩映之间的士子。正自沉浸的士子也不曾注意到藏于桃树后的唐松与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正自看到这里时,耳畔传来唐松的低语:“这士子分明是要做诗了,诗缘情而绮糜,他这番动于景,发于心,我料其吟出来的必是上佳之作若是咱们这时候惊了他的诗思,实是有伤风雅的大罪过”

他刚才如此的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居然就是为了这个?

从朵朵桃花中侧过脸来,上官婉儿看了看紧紧盯着那士子的唐松,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此时的他与那天在宣仁门城头看到的他给重合起来。

原来这个少年除了刚烈之外,居然还有如此明朗澄澈的一面

一瞥之间,上官婉儿面对别人时早已锻造的无比坚硬的心居然柔柔的软了一下儿。

唐松没心思理会上官婉儿的这些想法,他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个士子身上。

后世学了六年文学,研究了四年诗词。看到的都是书本上的,还从不曾亲眼见过这些绝美的诗篇词作是怎么被创作出来的,这未尝不是一个大遗憾,而今这个遗憾就要被填补起来了。

毫无来由,但唐松心中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士子吟出的必定会是诗歌史上的经典名作,而他这个后世里靠翻弄经典混饭吃的人就将亲眼见证一首经典的诞生。

没有唐松后世那种经历的人很难理解他此刻的兴奋与紧张,但他这种兴奋却是实实在在的。

就在这时,沉吟徘徊了许久的士子终于在芳菲桃李下吟出了第一句:“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听到这两句诗,唐松全身激动的几乎要颤栗起来。

神哪,后世沉迷此道十年,乃至最终过劳死在了这个上面。苍天有眼,终于让我亲眼见证了文学史。

就只为这一刻,这一穿也值了

过度兴奋的唐松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兴奋,他不能喊,不能叫,不能中断这文学史上经典的一刻。但他的情绪又太激动,必须要宣泄出来。

最终,狂喜中的唐松就像后世那些看球看疯了的球迷一样,**之下两个完全陌生的球迷也能来个毫不涉及男女私情的拥抱。

于是……唐松就紧紧的拥抱了上官婉儿

因为兴奋太甚,这拥抱就太紧,紧到脸贴脸的地步。

再遭突然袭击,上官婉儿完全僵硬了,与唐松的脸紧贴着的左脸上温度骤升。

孰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上官婉儿再到爆发边缘的时候,宣泄了一把兴奋的唐松已经主动的放开了她,复又双眼灼灼的盯向了那个士子。

他甚至都没看要发飙的上官婉儿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很专注,很兴奋,也很澄澈,澄澈到了纯粹的地步。

十六年常伴武则天,上官婉儿不仅锻炼出一颗坚硬的心,也炼就出一双明辨的眼。

但此刻,她那善辨人心的双眼却失灵了。

她看不出唐松有刻意冒犯的意思,一丝一毫,一星一点都看不出

如果唐松是刻意冒犯之后又伪装出这般样子的话,那他就太无耻了,一个刚烈却又不乏风流雅思的少年怎么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于是,上官婉儿很少见的为难了。

这已经蓄足气势的“飙”究竟还发不发?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就在她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那凛冽的气势便已开始慢慢消散下去。

这株浓密的桃树前,同样完全沉浸于诗之世界的士子浑然忘我,一旦吟出了第一句,后面便是文思泉涌: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好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为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那士子一口气吟到这里后却猛然卡住了,似乎所有想好的句子都不够精警,都难以完美的表达他的情思。

他这一卡住,正听得如痴如醉的唐松顿时急了,不能停,千万不能停,一旦有个万一,那将是多大的遗憾哪

士子沉思,唐松着急。正在这时,林外远处依稀有隐隐的脚步声传来。

完了,完了,这一来个人打扰,没准儿这首绝世名篇就毁了。

关心则乱,至此,唐松再也等不急忍不住了,微微拨开身前的桃枝,以极轻极飘忽的声音轻轻续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他刻意用上那种很没有存在感,如风一般飘忽的声音。刚一说完,便即掩上了桃枝。

那不远处的士子闻言脸上陡然起了一层泛着光辉的惊喜,继而愕然的往唐松与上官婉儿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

他当然是什么也没看见。士子诧然,继而若有所悟般向空一拜,随后,一度中断的诗句便如清溪流泉般汩汩而出,再无断绝: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禄池台开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上官婉儿原还为唐松的那一个拥抱分神。但当她的注意力随着唐松的两句提醒转移到士子吟诵的歌诗本身时,便自然而然的沉入了这首有着惊人感染力的名篇中。

尤其是全诗结尾的四句,更是让上官婉儿无限悲思,难以自拔,因为这四句与她的人生经历实在太贴合了。

人生中的美好如此短暂,青春的美貌女子转眼便化为白发老妇。昔日歌舞繁盛的宫殿,最终也将化为一片夕阳晚照的断壁残垣,唯有落寞的雀鸟在此发出声声悲鸣。

上官婉儿文学天赋与才华极高,但越是这种人就越容易沉入名篇营造出的诗境难以自拔。

林外脚步声越来越响,随即一个同样穿着新进士服的士子高声道:“庭芝,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冷冷清清的,快走,他们都等着你”

桃花树前那刚刚吟完全篇的士子边答应着边兴奋道:“季真兄,吾得神助,又成一首好诗,此诗一出,必将遍传神都”

这士子边兴奋的吆喝,边快步出了桃李林。

看到那两个士子去远,唐松再也忍不住的大笑出声,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笑完,转过身来,却见上官婉儿神情有些不对。

唐松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上官婉儿从入境中清醒过来。她一清醒之后,顿时便将那异常的神情尽数收了,脸上又是月白风清,跟平时一般无二,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

只是看到唐松如此高兴,上官婉儿终究还是问了一句,“此诗确乎是好,但诗意甚悲,何至于让你欢喜如此?”

唐松闻言,笑意不减,反问道:“你说这诗美吗?”

这是个很白痴的问题,上官婉儿根本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诗中说世间之美难以久持,总是转眼即逝。越是如此,咱们便越当珍惜眼前之美,尽情享受眼前之美,而不是哀叹美之必逝。今日偶听此一美诗,岂不快哉正该享受才是,怎能悲悲戚戚”

珍惜?享受?譬如那韶华青春?

上官婉儿不曾说什么,唐松先已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昂扬声道:“人生得意须尽欢,闻此妙诗,焉能无酒,走走走,我请你痛饮一回”

饮酒需要好心境,好环境,唐松自然不会回水殿。

料理完新进士赐宴后,今天便没有什么要紧政事了,看武则天的意思八成是要招男宠的,也不需上官婉儿在身边侍奉。

难得清闲,难得出宫的上官婉儿遂就跟着唐松出了春明园。

春明园外停着许多追着人潮来的赶脚儿,唐松雇了一辆最新最好的轩车,带着上官婉儿直回洛都,一路入南城,直奔庄海山与柳叶所开的酒肆。

沿途中,同处于一个车厢中的两人倒是很少说话,上官婉儿挑起轩车车窗帘幕新鲜的向外探看。任是一些很普通的东西也能引起她的好奇,那模样真与初到洛阳时的唐松颇有几分相似。

南市是整个洛阳南城几十坊区集中的商贾贸易之地,其间的热闹与人流的拥挤可想而知。

别说如此热闹的南市,就连与宫城同在北城,比这里冷清些的北市上官婉儿也没去过。

乍一下车走进这拥挤的人潮,第一遭走进百姓生活的上官婉儿还真有些不适应,几度被人磕碰。

便在这时,唐松的手伸了过来。有前面两次的教训,上官婉儿顺利的避过了。

对此,唐松也不以为意,依旧隔着袖子拉住了上官婉儿的手腕,轻轻一带,便将她带到了自己身侧,随即身子前移,将拥挤人潮中的上官婉儿遮蔽到了自己身后。

他这举动做的很自然,但看在上官婉儿眼中后,却默默的放弃了准备挣脱收回手腕的举动。

一路走着看着逛着,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庄海山与柳叶只有两个雅阁的小小酒肆里。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