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92章 你真敢?

第九十二章 你真敢?

庄海山与柳叶的小小酒肆门前,那个作为活店招的金发波斯胡姬不见了,酒肆里空空的没有一个客人,而这种时辰本该是酒客很多的时候才对,他两人进来也没有一个酒保小二过来招呼。

上官婉儿看了看唐松,唐松皱了皱眉头。

便在这时,酒肆大堂后面的帘幕掀开,庄海山走了进来。只见他低着头一脸的愁容,分明心思深重,就连站在堂中的唐松两人也没看见。

“海山,出什么事了?”唐松的发问惊醒了心神不属的庄海山。

庄海山看到唐松,脸上雳出一抹喜色来。继而又注意到旁边站着的上官婉儿,一瞥之间就溜开了眼神儿,居然有些不敢直视。

见庄海山有些吞吞吐吐的,素来知道他脾性的唐松遂挥挥手道:“罢了,唤柳叶出来说话。你去备酒,一并准备几样洁净清素的时令果菜上来”

庄海山转身去了,唐松带着歉意向上官婉儿一笑道:“这人名叫庄海山。六岁上父母双亡后便被家父收留,自小与我一起长大,实是情同兄弟的。所以才带了你来他这酒肆,本想饮个痛快,不成想这又出了什么事。真是不巧得很”

唐松说的含蓄,但话里的意思却也明白:我这儿有事,怕是陪不了你了,你要有事情就先走。

难得出来一趟,又有空闲时间,现在回去,这一趟可不就白跑了?再则,现在回去能有什么事儿?

闻言,上官婉儿没说要走。抬头猗小酒肆内部细细打量了一番,“这地方倒也干净”说完,她也没有去楼上雅阁的意思,便在就近一处靠窗的座头上坐了下来。

见她如此,唐松也就没再多说什么。笑了笑后在她的对面坐了。

不一会儿,肚子微微挺起,怀着身孕的柳叶走了出来。就是她这么个泼辣性子,见到上官婉儿时眼神也有些游离,声音也自觉不自觉的小了许多。

柳叶爽利,见礼坐下之后便把事情原委给说了。

其实事情也简单,就是前两天有人来说要接下这个酒肆。庄海山与柳叶背井离乡,在神都就靠着这一月小店过活,自然是不愿意的。加之那人开的价钱又委实太低了些,于是当即就拒绝了那人。

那人倒也没说什么,笑笑就走了。随后可就了不得了,先是地方上的里正登门,继而管着南市的坊市官,乃至京兆衙门的一个衙役都头陆续上了门,说的内容就是一个,让庄海山与柳叶把这酒肆转手给最初那人。

这几人说的好听点儿是劝,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就是逼,根本没给庄海山两口子留半点拒绝罅余地。

庄海山与柳叶两个外乡人如何扛得住这么多地头蛇?尽管心中万分不情愿,思来想去也不得不从啊。他们点头之后,双方约定的便是今天来办契约交剧。

因是如此,昨天南市闭市的时候,庄海山两口子一并就将那胡姬与酒保等人都给辞了,就等着今天将酒肆交出去。

柳叶说完,抬头看了看唐松,“我原本是想去找少爷拿个主意的。奈何他不让去,说少爷现在麻烦够多了,咱就别再去添堵”

这时庄海山正好踹了酒菜送上来,听到柳叶这话,又看到唐松脸色沉肃的样子,边布酒布菜边强笑道:“少爷你也别生气犯难,要说这酒肆的生意真是不好做,天天起早睡晚的,还得见人就陪笑脸儿。我们也正不想做了。此时能有人接倒是好事儿,

这酒肆原本的生意不好,直到最近几个“刚才慢慢有了起色,其间庄海山两口子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辛劳,唐松都是清清楚楚的,自然能听出庄海山话语中的言不由衷。

“强买强卖!可知道是那买主是那家的?”

说话的依然是柳叶,“那天来的买家倒没露出什么。倒是后来京兆衙门那个都头集过一回,说是梁王府”

柳叶此害一出,适才一直静静听着没有任何表示的上官婉儿神色动了动,看了唐松一眼。

闻言,唐松笑了笑,“梁王是谁?能看得上你们这月只有两间雅阁的小店?连这样的小酒肆都能瞧进眼里,这买家也就可想而知了!就是再打梁王府的旗号也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

说完,唐松扭头过去,“海山,取笔墨来。我写好状子后你就直接去京兆衙门”

庄海山还不曾接话,便听门口处一个声音响起道:“呦,这是谁呀,好大的口气,居然连梁王府都敢瞧不到眼里了?某跟你们好说好商量那是给你们面皮,你这厮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唐松转身,见说话的是个刚走进酒肆的三角眼胖子。胖子身边还跟着几人,一个满脸油滑,却穿着百姓衣衫的中年当是里正。另一个穿着青色官衣的当是坊官儿,至于那个皂服红裹肚不消说就是什么衙役都头了。

“那天要来买酒肆的就是他。”其实不用庄海山提醒,唐松也明白了。

那三角眼胖子进了酒肆之后,浑浊的眼神先是瞟了瞟柳叶,上一趟来时他对这个俊俏的小娘子可是印象很深哪。

眼神一瞥上柳叶,随即就转到了一边稳坐着的上官婉儿身上。

一看到上官婉儿,胖子那双不大的三角眼顿时溜溜的大了一圈。

上官婉儿没什么动作,更不曾说话。只是迎着胖子的眼神儿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就让胖子盯着上官婉儿的眼神顿时游离开去,眼神儿不由自主的移开之后,那胖子心底才开始嘀咕,邪性,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大娘子实在是邪性!

这胖子毕竟不是那种酒囊饭袋到极点的人物,知道要先办正事儿。

但就因为上官婉儿刚才那一眼,使得他心里莫名又多了三分火气,“行了,也别废话了,三位中人也都来了,这O~O就写文契签书画押吧”

唐松从座头上转过身来,却不曾站起,看着胖子轻浅一笑道:“这月酒肆虽小,在这南市占的位置却好,生意又刚刚好起来,眼瞅着正是要下金蛋的时候,如何能卖?罢了,我这还有客人,你们这就回吧”

说完,唐松也不再看那胖子,转身过来拎起酒瓯给上官婉儿满斟了一樽热热的酒浆。他身后,那胖子闻言勃然作色…好,好!这还真有不把梁王府放在眼里的。今天这月酒肆,某还就买定了”

胖子说完,向身边跟来的三人点了个眼色“有些事儿你三位在这儿倒不方便了”

他这声音挺大丝毫没有要避讳酒肆中人的意思。唐松一边拿着酒瓯给自己斟酒一边头也不回的淡笑着道:“梁王某自然是敬重的。但你算个什么东西,梁王是你爹还是你祖宗?这就敢狗仗人势,张口闭口拿梁王府来吓人”

上官婉儿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从胖子进来的那一刻起,她其实就一直在等,等唐松向她开口。

连她都不认识,上官婉儿心里也就有了底,这胖子即便是梁王府的,地位也高不到哪儿去。所以这么点子小事儿也根本入不得她眼里。

与眼前这点子眨眨眼皮的小事儿比起来上官婉儿更关心,或者说更有兴趣的是,唐松什么时候向她开口求援?

如果他要求援又会怎么说?怎么做?

想想皇城宣仁门上看到的那一幕,一个性情如此刚烈的人若是求起人来应该是很有意思的吧?

但她兴趣盎然等着的东西始终没有出现。

听唐松说出这番话来,那胖子反而什么都不说了。脸上冷冷笑着,只是催那一并同来的三人快走。与此同时,随着他一招手,酒肆外等候着的五六个健壮下人顿时涌了进来。

“今天这场酒终究是喝不成了,扫兴“唐松放下酒樽,将声音压的极低向庄海山嘱咐道:“你去库房,且待这些人在外边一动手,便即将所有的油瓮酒瓮都给砸了”

庄海山与柳叶愕然,就连上官婉儿也不解的看着唐松。

唐松淡淡一笑,极轻极低的声音道:“然后……,再给我放一把火”

庄海山与柳叶陡然色变,不过庄海山却是什么都没再问,答应一声后就这么去了。他绕着另一边走,又是往酒肆后面走,紧盯着唐松的胖子并那几个家丁就没拦他,那胖子甚至还冷笑了一下。

至此,上官婉儿也安然不住了,眉头一竖,“你疯了!这里可是南市”

南市乃是整个洛阳南城的商贾贸易集中之地,这个坊市不住人,有的便是一家连着一家,膦次栉比的商铺店铺。这时代的建筑均为木质结构,这一把火若真是借着酒劲儿油劲儿爆起来,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上官婉儿不相信唐松连这点都想不到。

“放心吧,此坊不是百姓家宅聚集之地。又是大白夭的,火起之后众人避散烧不死人的,不过是烧些房子店铺罢了。就算火借风势将整个南市付之一炬,梁王府家大业大的,自然赔得起,

眼见庄海山已经顺利出了大堂前往后面的酒肆,唐松也就没再刻意压低声音。这月酒肆本就小,大堂能有多大?是以他这番话自然就是满店皆闻。

刚走到门边儿的坊官儿及那皂服红裹肚儿顿时定住了身子,那一脸油滑的里正脚下一个趔趄后骇然转过身来,脸都吓白了。

胖子死死的盯着唐松,缓缓抬起手来,分明是要安排随来的那几个家丁去制止庄海山。

直到现在唐松依然坐着,只是微微侧了侧身子向那胖子浅浅一笑道:“等他们过去已经晚了。我那兄弟或者原没准备放火,他们这一去可就什么都不好说了。别急,好好想想,啊!那可是几十瓮的酒和油”

三角眼胖子分明已经举到半空中的手无论如何挥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唐松站起来走到了胖子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声道:“这家酒肆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我若不愿卖,谁也别想抢,就是烧成一堆灰,心…还是我的”

胖子已经快被气疯了,咬着下槽骨嘶声道:“我就不信你真敢在南市放火”

唐松依旧是浅浅的笑容,“噢!那你就试试”

此前唐松一直坐着,身子也是背对着三角眼胖子几人。是以胖子并那坊官儿等人就不曾完整的看过他的脸。

及至此刻清清楚楚完完整整的看到人之后坊官儿、里正并三角眼胖子还没什么。那个皂服红裹肚儿的衙役都头却是脸上猛然一紧,整个头皮开始阵阵发炸。

第一次科考后贡生大暴乱,京兆尹衙门的所有公差俱都被抽调到了长街。这管着三班二十四个衙役的都头自然也不例外。

只要那天寺过长街的人就不可能不对唐松印象深刻,这都头尤其如此盖因当时的衙役都是守住长街一边的,他可是亲眼目睹唐松领着队伍从自己马前经过,又亲眼目睹了唐松以赤手空拳的血肉之身逼向刀刃枪锋的的那一幕。

之前他或许还跟那三角眼胖子一样,真不相信有人敢在南市放火。

但等到此刻看清楚说出这话的人是唐松之后,这都头却再没了半点怀疑!

这家伙连死都不怕,再跟这样的人赌狠,岂不是找死?

整个头皮都在发麻的皂服红裹肚都头三步并做两步抢上前来,一把将铁了心的三角眼胖子复又举起的手给死死摁了下去。

三角眼胖子真是气疯了“张都头?”

那姓的都头打了个哈哈“我来给诸位绍介一下这位便是近来名动神都的襄州唐松”

见那胖子怒火攻心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张都头边在心底暗骂,边哈哈着补充了一句,“也就是前次领着贡生们进皇城面圣的那位”

此言一出,胖子一方来的人脸色再次立变。

张都头说完这话后,继续打着哈哈向唐松道:“误会,误会,至于要买这酒肆什么的不过是丁管家的玩笑罢了,都是误会!”

这时,那坊官儿并里正也都凑了过来一个将三角眼胖子往外拉,一个附和着张都头的话,向着唐松连称误会不已。

不等那里正将三角眼胖子拉出酒肆,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儿马嘶之声,继而便有甲页撞击声响起,随后,便见十多个甲胄齐全的禁军军士在一个校尉的带领下急步而入。

校尉一招手,身后的禁军顿时便将三角眼胖子等人死死押住。就连穿着官衣的坊官儿和那皂服红裹肚的公差都没放过。

遭此变故,三角眼胖子忙高声道:“某是梁王府的,挞尾上就有腰牌!”

那校尉看都没看他,脚步铿锵的径直到了上官婉儿座前,宏声道:“万骑当值校尉燕海东拜见上官待诏”

普天之下还能有几个上官待诏?

恰扣一道晴天霹雳在酒肆中炸响,除了唐松与那些禁军之外,酒肆中的其他人完全懵了,就连柳叶也因为经营酒肆而清楚的知道上官婉儿的身份,是以一听这话,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茫茫然的看看上官婉儿,又扭头去看看唐松。

天爷爷啊,这…这究竟是怎么了。这么个顶天的人物儿怎么就跟着少爷跑到这家酒肆了?

此前一直不曾开口的上官婉儿终于说话了,“你们有心了。不过这才多大点事儿,他们四人还不够?何至于惊动你们闹出这么大的阵仗”

那校尉是个全说话的,“巡查安定地方亦是万骑职责所在。便不为上官待诏,此间有了纠葛某等也该来看看的”

禁军万骑除了拱卫宫城之外,一并与另一支禁军一样每天派有不同的小队在城中当值巡查,安定地方。一小队五十人,由队正统领,眼前这校尉该就是在附近巡查的队正了。

“如此就好。”上官婉儿神色淡淡的,“这些人都放了吧”

坊官儿等人刚刚喜形于色,便见上官婉儿看着他与那都头道:“尔等一为官一为吏,自有本管上司。你二人出酒肆之后即刻去见本管上司,将适才之事禀明,如此处断自有他们做主。三日后我会派人去问信儿”

这处罩M可真比什么都狠哪!然则不等这两人求情,便被禁军强押了出去。

上官婉儿将目光投向了那三角眼胖子,胖子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梁王素来爱民,又是何等尊贵身份,岂会做出这等事情!你这厮好大胆,竟敢胡乱冒充。来呀,将这七个大胆恶奴押往梁王府,交由王府长史处断”

听到这话,刚才跋扈不可一世的三角眼胖子直接瘫了下去。

上官婉儿一摆手,禁军便将人拎了出去,小酒肆内顿时空阔了许多。

最后看了一眼那满脸油滑的里正,上官婉儿话都没多说,直接道:“送往京兆衙门,路上若稍有异动,打死勿论”

轻描淡写之间处理了这几人,上官婉儿一并将禁军谴了回去,之后扭头向窗外说了一句,“进来吧”

片刻之后,酒肆门口应声走进了四个穿着普通百姓衣衫的汉子。

“以后遇事不得再这般大惊小怪的。”上官婉儿皱着眉头说完,四人凛然而遵,“罢了,你们也不用再随在外面,坐平吃几盏酒”

上官婉儿让坐,他们便整整齐齐的坐了,始终不曾说话。

“柳叶,上酒菜”唐松一声招呼,柳叶才从茫茫然的状态中醒过神儿来,离了座儿便向厨下走去。

走不两步,却又猛然回过身来,硬着身子向上官婉儿福身行了一礼。随后转身忙忙的走了。

唐松施施然走回座头,看着上官婉儿一笑道:“这酒接着饮?”

“上楼吧,上官婉儿说着,人已起身向楼上的雅阁走去。

唐松笑笑,拿过庄海山适才放在一边的托盘将酒菜收进去后,端着上了楼上的雅阁。

酒肆外,校尉收拢了队伍,分派了人去做上官婉儿交代的事情后,便带着其他的禁军军士上马继续巡查。

开始时距离小酒肆尚近,那些个没能进入酒肆内的禁军便都憋着不说话。但等队伍走的稍远些,这些急性子的厮杀汉便再也忍不住了。

“头心…你倒是说说呀”

一午开口,其他的顿时七嘴八舌的跟了上来

“说说”

“快说说,上官待诏漂亮不漂亮”

那校尉开始时还一直抻着,及至整个队形都要乱了时,他才狠狠的憋出了一句,“漂亮,简直漂亮的不是个人”

众禁军军士也知道他们这位队正说话的调调儿,但凡他能冒出这样的话来,就说明那传说中的上官待诏确实是漂亮到他都说不清楚的地步了。

这得是多漂亮啊!

就在军汉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校尉转过身来低喝了一句,“闭嘴,这是能随意议论的人嘛”

众禁军闻言,迅即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那校尉又低声交代了一句,“今个儿回营之后见着其他兄弟都帮着传个话,以后再巡查到南市时多去那家小酒肆关照关照”

此言一出,后面的军士们纷纷应了

上了小酒肆楼上的雅阁,这回是真正的清静下来了,唐松端起适才斟好的酒浆邀饮道:“能亲眼目睹上官待诏的风采,便值痛饮三樽”说完,仰头之间便将樽中酒饮尽。

上官婉儿没理会唐松的邀饮,端起酒樽只是小小的呷了一口。

唐松往樽中斟满了酒后,看向上官婉儿道:“上次在宫城你问我‘值吗?”我直言相告。今日你我又在春明园同闻绝妙好诗,此可谓大缘法!因此我才带你来此痛饮。适才酒虽然没喝成,但我这心中却是以知音待你,你却与我藏着掖着,现在喝酒也不爽利,真是好没意思!”

尽管上官婉儿适才稍稍小露了一把峥嵘,尽管柳叶被上官婉儿弄的都手足无措了,但此刻唐松与上官婉儿说话时依然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既不刻意谦卑下去,也不刻意傲气,就这么平平淡淡如对友邻的态度里,却有着一种这时代堪称罕见的平等。

你是人,我也是人!

上官婉儿从没遇到过这样跟她说话的,静听唐松说完后,她居然也是一仰头,便将满樽的酒浆痛饮下去。

饮完放下酒樽后,上官婉儿紧盯着正给他斟酒的唐松,缓缓却又异常清晰道:“你真想不到我身边会有随扈之人?适才那狗奴才要动了手,你真敢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