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二十九章 我有金屋脱困

一百二十九章 我有金屋,脱困

太平性豪奢,凡所用之物无不力求精美,这乘座驾更是如此。

唐松被那两个大汉夹持着塞进车中,身后传来“啪”的一声轻响,车门就此闭锁住了。

这哪里是什么马车?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小房子。地上铺着厚厚的波斯毯,马车四壁皆以锦绸包裹,睹之真是金碧辉煌。

车内一壁处设有锦榻,榻之两侧各站有一个妇人,年纪都在四十上下,满脸横肉,膀大腰圆,虽只是妇人,但看她们那胳膊竟是比唐松的腿都粗。

眼神在车内一扫,待看清楚锦榻上女子的面容后,唐松怒道:“是你?你真是疯了”

莫名其妙的当街被人抢进车中,此刻唐松的心情要是能好起来才是怪事了。是以说话时的语气态度就极其不逊。他话刚出口,便听锦榻左侧那蛮妇一声喝道:“公主驾前焉敢如何放肆,大胆”

这蛮妇人长的如肉山一般,这一声喝起来更是响声如雷,口中说着,手上已顺势抄起了锦榻后放着的一柄花杖,虽曰花杖,外面也着实包裹着一层彩帛,但这杖实在太粗,包裹的彩帛又实在太薄,这一杖若是打实了,不死也要褪层皮。

“退下”此时锦榻上的太平早已去了那遮蔽容颜的雕胡帽,半依半躺面带笑容的看着满脸恼色的唐松,“你看着是个文弱书生,次次跑的却快。如此也就怪不得我了”

这锦榻上的女子居然就是上次在清心庄推门撞了他鼻子的那个,却没想到那个疯女人居然就是太平。

锦榻后的蛮妇虽被喝退,但满是横肉的脸上,两只凶眼却恶狠狠的盯着唐松。

看清楚眼前这阵势后,唐松也不再一味发怒,敛了敛脸上的恼色后前行几步,自在锦榻边寻了一张锦凳坐下,“公主位尊势大,某这白身士子也抗拒不得。抢就抢了吧,敢问公主抢了我来是为何事?”

闻唐松一再说到“抢”字,太平不由得笑出声来。

这时代绝大多数女子笑起来时总会因为“笑不露齿”而有所掩饰,但太平的一旦笑起来却是毫不遮掩,极其肆意。

笑过之后,身子微颤的太平注目唐松悠悠声道:“前次我那迷思园诗会被你搅了,惹得我被人好一番笑话。念在你曲子词作的着实不错,为惜才计,我也就不与你计较了。我府上正好缺这么一个文辞之臣,你来吧”

唐松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通科上,哪有心情做什么文辞之臣,“公主府中属官皆是朝廷任命的官员,某却是一介白身,怎能进公主府?”

“没有官身你就做我的门客,放心吧,我断不会亏待了你,你的俸禄所得至少不会比那些皇城的五品官儿们差了”略顿一顿后,太平眼神一挑。

闻言,唐松沉吟不答,其间几次抬头看了看那两个堪比壮汉的胖大妇人。

太平聪明,立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遂向后摆了摆手,“你们退下吧”

“公主……”

“他不过一文弱书生罢了,退下”太平脸色微沉,那两个胖大妇人顿时不敢再多言,躬身一礼后到外边车辕去了。

随着车门关闭,一时间这小房子般的香车内就只剩了太平与唐松两人。

即便是车窗极大,车窗帘幕也是由望之轻薄无物的亳州轻容制成,车内的光线比之外边终究还是暗了些,这就使得车内的光线有些朦胧起来。

静谧的香车内,朦胧的光线中,太平看着锦榻边面容有些模糊的唐松神思幽幽。就在这具香车内,她曾无数次与薛绍共同出行,他也总是喜欢坐在那个位置,若没有什么事情时也不会多说话。

恍然之间,似乎又回到了数年之前。太平脸上的神情未变,但心底却是油然生出了一股空到极处的凄凉。

自从那个中秋之夜见到唐松以来,年纪并不大的太平居然如上了年纪的老人般,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心神就转向了回忆。

那是怎样不堪回首,却又令人难以忘怀的回忆啊

因着这碎片般的回忆,在锦榻上半依半躺,看来无比倦怠慵懒的太平声音更低沉沙哑了些,“俸禄之余,你若听话能让我满意,异日还你一个官身也不是什么难事”

“噢,公主真是好慷慨,不过,公主这般将我抢来,真就只是让我做一个文辞之臣?”唐松说话间站起身来,径直坐到了锦榻上。

香车内的锦榻并不大,唐松一坐过来,两人之间顿时就没了距离,太平半蜷曲着的腿甚至紧贴在了唐松背上。

太平没躲没让,但脸色却陡然冷下来,“你要做什么?”

唐松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微微俯下身子,双眼紧盯住了太平的眼睛,“我若不愿到你府上去做那什么文辞之臣,不知公主又将如何?”

此时香车中这一对男女的姿势真是暧昧极了,若是换了别家女子必定不自在到了极处,甚或什么激烈的动作都能做出来。但太平却是半点避让的意思都没有,脸上甚至还笑了,“我不喜欢听人拒绝,这也不是搏戏,还能容你选择。你若不应,也就不用走了。我自有金屋以藏之”

这果然是那个太平啊

香车中,唐松长吐了一口气,而后居然就此伸出手抚上了太平的脸。

他的手很轻柔,柔的就像三月的春风,恰与新婚之夜薛绍那份诚惶诚恐一般无二。

太平从不怕男人,所以唐松这看来极冒失的举动却没惊着她,相反,她还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看他如何收场?看他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香车中的这一幕暧昧到了极点,却与**没什么关系,更像是一场搏戏,一场抢与被抢,强迫与脱离的搏戏。

在这场搏戏中,唐松的行为很出人意外,惟其如此,太平才会如此安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等着他黔驴技穷的那一刻。

到那个时候,这个唐松就再也跑不了了。

身为公主,一个占尽天下宠爱,自小叛逆放纵的公主,太平已经料定唐松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了。这一次依旧会像以前的无数次那样,凡是她想得到的就一定能到手。

至于此刻唐松怪异之极,胆大包天的举动,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越是如此,太平就越有耐心,仔细的等,仔细的看,这一刻,她心中那如附骨之蛆的空虚早已彻底不见了踪影,反倒有一份刺激与兴奋悄然的生发出来。

唐松的手指点在了太平的额头上,随即顺着她的额头划过眉心,划过鼻翼,最终停留在了红唇上。

太平又笑了,笑声低沉沙哑,笑容飘忽轻佻,她吃定了唐松的手指绝不敢再往下游走,手停住的那一刻就是他黔驴技穷的时候。

唐松的手果然没再往下走,她只是分开手来捏住了太平的面颊。

轻柔的如情人的抚摸顿时成了一把重压的钳子,太平猛觉面颊一疼,不由自主的张开嘴来。然则不等她口中发出声音,唐松另一只手已闪电般的按了下来,恰将那方随身带着的汗巾塞进了太平口中。

一旦动起来,唐松的速度便快的惊人,刚堵住太平的嘴,手上便已扯下了腰间的挞尾,一穿一绕便将太平的双手与那纤细的腰肢捆在了一起。

做完这些,半点不停的扯下了太平男装腰间的另一条挞尾。

所谓挞尾就是后世的腰带,用来捆人真是再方便不过了,从他突然发难到现在不过片刻功夫,太平万万想不到这世人竟然还有人敢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她更想不到做出这等举动的竟然会是面前这个已被她看死为黔驴技穷,最终只能乖乖听话的白身少年。

等太平反应过来时嘴已被堵上,双手已被捆缚。但她如何甘心双腿再被捆上?眼见唐松抽了她的挞尾向下移去,顿时就拼命的挣扎起来。

两遭里没套上,唐松自被抢上马车就一直强压着的火气终于爆发出来,双手一抄将锦榻上的太平翻身过去,而后整个人就坐在了她的腿上,死死的将她给压住了。

将太平双腿也捆住之后,唐松下了锦榻复又将她翻了过来。

真被捆结实之后,太平反倒不挣扎了,也没有徒劳无功嘶喊什么的,静静的躺在锦榻上冷冷的看着唐松。

先自在香车中倒了一盏茶水吃下去后,唐松才又回到锦榻边坐下来。迎着太平的眼神正肃脸色沉稳声道:“如今我所有心思都在通科上,实在做不得公主的文辞之臣,更没时间去住公主的金屋。做出如此不恭之举,纯属不得已,公主体谅吧。迷思园与清心庄只是一墙之隔,公主若是真喜欢那些曲子词,不妨命人拿了题目来寻我便是,若真能有好词,自当奉上以尽公主之欢。”

太平自然是什么都说不出的,唐松略停了一下后,接着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若是公主不肯体谅,那某也就只能尽力拼他个鱼死网破了”

说完这些,唐松也不再多言,起身到了车窗处。

在车窗边站了一会儿后,他就踩着脚边的锦凳飞身跳了出去,踉跄落地之后,抢过路边那人散牵着的健马后翻身而上,一路出城直往清心庄狂奔而去。。.。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