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三十章 风波再起

一百三十章 风波再起

一百三十章风波再起

唐松跳车的举动惊动了车辕上的仆妇与护卫,当他们忙不迭的打开车门进去时,就看到太平被捆成粽子扔在锦榻上的情景。

目睹此状,这几个仆妇与护卫不约而同的眼神猛然一缩,简直不敢相信此刻看到的竟然会是真的。

这可是太平,一个占尽宠爱的天下第一公主,似眼前这样的场景别说看了,就是想都想不到啊。

那个看来如文弱书生般的唐松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愣怔了一会儿后,那两个冲在最前面的健壮仆妇才反应过来,快步上前手忙脚乱的将太平从捆缚中解脱出来。而那些深知自己主子脾性的护卫们不待吩咐,转身就要下车去将那胆大包天的唐松给抓回来。

“回来去查,关于那唐松的一切都给我一丝不漏的查出来”

“那……现在……”

“唐松的事自有我来安排,你们按吩咐去查就是”护卫走后,太平拿起那两根挞尾及那方汗巾子在手中掂弄了好一会儿后才递给了仆妇,“这三样物事小心的收好了,后面自有用回去的时候”

就在太平被捆成粽子的时刻,洛阳驿馆中也是好生热闹。

今日恰逢崔元综的公事少,是以他离开政事堂的时间也就比平日早了许多。出皇城之后他并没有回府,而是命驾到了八老居住的神都驿馆。

他到时八老今日的讲学已经完毕,其中五老已在郑知礼的陪同下去往了马老三的酒肆,崔元综遂就在驿馆中停下来陪着不曾去的三老说话。

依照崔元综的性子实在不是个善于闲聊的,但他身份特殊,作为崔卢李郑四家二十余年来的第一位政事堂相公,能做出此刻这样的姿态,就让那三老心中受用的很。

是以崔元综虽然话少,反倒是三老说的多,但屋里的气氛却也是和乐融融,其间,陆续有在朝中任官的四家子弟赶来,不多时的功夫,这里居然就有了小聚会的气象。

正在四家子弟来的越多,驿馆内这个院落最热闹的时候,门房来报,言说五老回来了。

闻报,崔元综率先起身,领着四家子弟浩浩荡荡的迎到了院门口,但面对这这般热闹的阵势,五老却是面色铁青的径直回了房,就连他这位相公也没招呼一声,且是入房之后就没再出来,任那家子弟去请,都是碰的灰头土脸。

出事了

“知礼,你来”热热闹闹的出迎变得一片冰凉,崔元综招呼了郑知礼一声后转身回了正堂,后面那些个四家子弟默默的跟了进去。

正堂内,同样是一脸青灰的郑知礼将酒肆内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随着他的叙说,满堂四家子弟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尤其是当郑知礼说完最后一幕屏风倒地的景象后,四家子弟就如同被人劈面抽了一耳光,年轻些的脸上当即就火辣辣的了。

八老是崔卢李郑四家共同的老祖宗,此前因八老重车进京的威势,四家子弟享尽了无限荣耀,一并还有多人,包括郑知礼在内皆是加官进品。可以说此时在京中,八老就是四家的旗帜,也是四家的脸面。

而今这五位老祖宗遭遇此事,尴尬被当众扒下裤子的又何止是他五人?整个四家子弟无一不感同身受。

郑知礼方一说完,正堂内顿时就是一片的群情激愤。

郑知礼伸手压住众人,向崔元综那里靠了靠身子,“崔相,再这样下去真是不成了”

其实不用他说,崔元综也知道再任由情势如此发展真是不行了。

八老其实就是整个四家的缩影,四家在北地士林之所以享有如此大的影响力,靠的就是数百年积累下来的声名,这声名就是声势,也是四家最有力的依仗之一。

以前四家也有过声名上的危机,但凭借着坚实深厚的人才积累,四家一一度过了这些危机,并使声名愈发的响亮,以至于北地闻四家之名而心悦拜服。

而今从襄州天生出一个怪胎唐松,自遇到他一来,四家之声名可谓是迭遭打击,由崔莅到崔,再由郑知礼到如今的五老,若任由这种情势再恶化下去,身为四家二十余年来的第一位相公,不说对别人,便是自家老祖宗那里都没法交代了。

见崔元综脸色沉凝下来,卢明伦心底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怪之怪那唐松每一所出必是惊世之作,任四家人多势众,却在最擅长的文斗上却怎么也压不住他,奈何,奈何啊

四家号为诗书传家,如今却在诗之一途被人压的喘不过气来,这……这不仅是让天下人耻笑,更是祖宗蒙羞,愧对先人哪

在这一条上翻不过身来,欲重振四家声威,彻底压住唐松又谈何容易?

就在卢明伦彷徨无解的时候,正堂中传出一声轻咳,崔元综沉声道:“空言无益,尔等虽分属不同职司,不同衙门,却同属四家子弟。多的也无需某再多言,前些日子交代你们的事情这就做起来吧”

此言一出正堂内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振,众子弟还要再说什么时,崔元综摆了摆手,“这就开始,去吧”

众子弟无言退散,正堂里便只留下了郑知礼、卢明伦等不多的几人。

卢明伦走到崔元综身边坐下,“崔相,正如你前些时所言,无论通科还是清心庄皆是经过陛下首肯的,而今我等如此行事,定为天子所忌”

“某本不欲如此,然情势至此已伤及我四家之根本,也就容不得我等再无动于衷了。两害相权取其轻,君子有所不为却也有所必为”崔元综冷冷一笑,使得他整个人看来更加的冷硬,“通科也好,清心庄也罢,细察其由来,无一不是冲着我士族的根基处用力,若一味容让下去,不啻于养虎为患。通科也还罢了,清心庄与唐松这次就一并了结了吧”

“崔相说的是,了结了清心庄与唐松,那通科自然也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名虽存而实亡矣,实是一举三得”

看了看接话的郑知礼,卢明伦脸色凝重的点点头。

“此事二位少兄多操些心”崔元综站起身来,“既然要做,就要让人看看,四世家除了声名,还有不容任何人低估的实力。行事麻利些,清心庄之事就速战速决吧,惟其如此,后面的麻烦反倒会越少”

卢明伦与郑知礼等人起身相应,崔元综向几人点点头后,便出房去了。

……

随着发生在马老三酒肆中的斗诗之事沸沸扬扬的传开,继迷思园诗会后第二次争端中,唐松再次完胜。

相较于这次的结果,士林乃至民间更关注的其实是另一件事情:以一人之力挑战八老,独抗四大世家,唐松不仅没有像许多人想象中的那般迅速陨落,反而一胜又胜。这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真在眼前上演了,感叹于唐松强悍的同时,许多人心里也开始生出一个此前从未有过的念头。

八老声名的确是大,但……

举世皆言崔卢李郑乃士林华选,人才鼎盛,但这么大四个号称诗书传家的家族,怎么就连一个襄州来的寒门白身士子都比不过?难倒四家的盛名真是……言过其实了

再细数唐松与四世家的历次争端以及结局,四世家似乎也没强大到想象中那样不可撼动的地步

如果说上次在迷思园诗会中,唐松放言要挑战八老,力抗四士族只是个笑话,那么随着这一遭斗诗结果的传开,唐松身为士族挑战人的身份已逐渐获得士林更多人的认可,至少那面旗帜他是真真正正的立起来了。

受此次斗诗结果的刺激,那本与四家诗集同日出炉的诗词集也骤然间暴得大名,继第一天放出三百本诗词集后,雕版印社在随后的两天又接连放出了多达数百本的诗词集,这等速度在当世真堪称是奇迹了,然则尽管如此,依旧是远远不能满足需要。

等不到雕版印社中的诗词集,心急的士子们就开始从别处借了传抄起来,恍然之间,恰如数百年前左思《三都赋》问世时的情景,因着这本诗词集,神都士林间竟然有些洛阳纸贵的味道了。

先是迷思园诗会,继而这回斗诗的结果又传回了清心庄,庄内通科学子们对待唐松的态度也开始变化起来,那些落魄士子们面对唐松时虽然不至于上演惊天大逆转,但确实有一部分人的不屑与敌意已开始松动。

落魄士子们都已出现松动,那些小商贾行出身的通科学子更是多从心底里接受了唐松。

要才有才,要胆有胆,跟着他还有光明的前途等着,这样的头儿真是想想都提气,小商贾行出身的通科学子本就对唐松没什么排斥之心,借着这一回的声势接受起来也就容易了很多。

随着通科学子们对唐松的认同越来越多,前次迷思园诗会后出现的凝聚力现在也开始逐渐生发,总而言之,自唐松坑蒙拐骗的在一片骂声中建立起清心庄通科学校以来,现在实是到了状况最好的地步。

因是如此,唐松的心情难免也随之好了很多。除此之外,还有一件让他如释重负的事情,那便是前几天将太平捆成粽子之后,预想中的麻烦却没有来,太平似乎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尽管唐松当日回到清心庄后便将消息通报了上官婉儿,一并将她那六个捉生将出身的族亲也带在身边,可谓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但太平的没举动还是让唐松轻松了不少。

毕竟那是个属蝎子的,又妖又疯的女人,且不说招不招惹的起,现在的唐松那里有时间和心思在她身上虚耗?

清心庄渐渐入了正轨,太平也没再来捣乱,两好凑一好,遂也就使唐松难得的放松了下来,每天巡看各科的学舍时,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实在没能持续太长时间,这天上午,就在唐松顶着深秋时节难得一见的好日头出了公事房准备去巡看学舍时,主管着清心庄一应杂事的大总管于东军从后面走近前来,“公子,有些不对啊”

唐松停住了悠闲的步子转过身来,“出什么事了?”

“也没出什么事,就是感觉有些不对”于东军伸手一让,示意边走边说,“这两天要求请假出庄的人越来越多了,不仅如此,来庄中寻人的外客也比平日多了一倍不止,且这里边有很多人虽然穿着常服,但从其言行举止来看,却十有**是出自官身”

于东军虽然不曾做过官,但从锦绣绸缎庄出身的他却见过太多的官,他既然这么说了,唐松就绝不会怀疑他的眼力。

这还的确是有些奇怪,“这些个官身人来找通科学子作甚?”

“这些访客来见的并非普通学子,多是庄中的那些教谕”

“教谕?”口中重复着这两个字,唐松感觉到不对了。

通科学子突然间大量请假外出,又不断有官身人隐藏了身份来见教谕们,这都是反常的举动,所谓事物反常必有妖异,一念至此,唐松当即问道:“这两日八老有何举动?”

“八老依旧在国子监讲学,并无异常之处”

“嗯,讲的是什么题目?”

“今天讲的是‘三纲’,据其宣示,明日要讲的乃是‘正道’”

“正道?”听到这两个字,唐松心头就是一凛。不等他再问什么,就见一个杂役快步送来了一份工部的文书。

唐松接过文书,见里面的言辞倒也和顺,说的是年底将至,工部各司事务繁忙,因请予以配合,将此前从工部借出充为清心庄教谕的人员放还,且等忙过年底,明岁自当再谴他们来庄中效力云云。

还不等这份公文看完,杂役就又送来了大理寺的公文。

以这两份公文起首,诸多不相干的衙门就像约好了一样,各家公文如流水般不断的送进了清心庄,就这大半天的功夫,唐松接到的公文就不下十数份之多。措辞虽有不同,但内容却是一模一样,都说年关将至,事务繁忙,因此要征召此前被唐松抽走的那些教谕们回衙办事,务请清心庄配合为要。

一份接着一份,份份催命

若唐松真依照这些不同衙门的不同公文所说的那样放了人,清心庄能剩下的教谕将是十不存一,老师都没了,这学校还怎么办?

没找到好的应对办法之前,唐松先就将这些公文给压了下来。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晨起来后,不等唐松梳洗罢,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更大的麻烦已是接踵而来。

清心庄的情况刚刚好转,唐松刚过了两天好日子,转眼就再次陷入了疾风暴雨之中。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