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存亡

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存亡

一个出诗文集,一个出诗词集,唐松与八老乃至四世家的又一轮争锋在贡院外的酒肆斗诗之后,终于有了结果。

继迷思园诗会之后,唐松凭借着一首首绝妙神品的诗词再次领先一局,于地位上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气势上却是半点不落下风。

斗诗得胜,又逢太平没有再来捣乱,唐松难得的轻松了几日,但这样的好时光实在太短,转眼间便有皇城各部寺监发来公文,要将清心庄中的教谕们召回衙门办事。

仅仅大半天时间,十几份公文接踵而至,份份催命,若真按照这些公文的要求行事,清心庄中教谕顿时便要十不存一,还办什么通科学校?

为怕乱了人心,唐松将这些公文悉数按下,这一天就在山雨欲来的气氛中过去。

第二天早晨,唐松起身梳洗过后推开雕花木窗,边看着窗外风雨如晦的天气,边再次在心中琢磨起那些公文的应对之道。

这一上午他都没出门,时交正午时,房门就被于东军从外面给推开了。

于东军行事历来小心周全,每见唐松不管是公事房还是内寝,必定是叩门而问,像眼下这样直接推门而入还是第一遭,“大人,出事了……”

唐松跟着于东军前往北院,远远的就听到前方传来一片喧哗之声,声声句句嚷嚷的都是要走的话语。

听到这喧哗声,近来言行力求温文有礼的于东军也忍不住了,“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还给着足以养家糊口的年俸请他们来读书,就这还闹腾要走这些个落魄文人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有昨天那些催命公文打底,唐松此时且还镇静,“闹着要走的就是那些落魄文人?”

“是!书读的越多越没良心小商贾行出身的反例没一个参与其中……”

“你昨日说通科学子访客大增,被访的可也是这些落魄文人们?”

于东军点了点头……“是”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安置落魄文人的北院门口,里面学子聚集,闹腾的正厉害。

院中的落魄文人们鲜明的分成了两派,一派六七十人嚷嚷着要走,并不时鼓动他人。另一派却是眼神迟疑,面色犹豫的拿不定主意。

这些落魄文人身边还有不少闻讯赶来的小商贾行出身学子,正不住力劝,看样子分明是想要平息这场喧闹。

唐松走到院门口时并没急着进去,也没急着开口,先看了看学子周遭站着的那些教谕们。

以他们的身份,此时正该发挥作用劝服闹腾要走的学子才对,但这些教谕却并无此举动,只是旁观着小商贾行出身学子们的努力,脸上同样是一副迟疑为难的表情。

这时已有学子注意到了唐松,原本喧闹不堪的北院内很快的安静下来。

这些日子的夫毕竟没有白费,唐松在清心庄,在这些学子们心中多多少少总算建立起了一些威信。目睹此状,一边站着的于东军心底悄悄吁出了一口气。

唐松走进北院,院中学子自然分作了三个部分,落魄文人中闹腾着要走的是一部,迟疑犹豫的一部,小商贾行出身的则是另一部。

唐松走到了那些闹腾要走的落魄文人面前,“林宇,又是你!某又或是清心庄究竟有什么地方亏待了你?竟使你视此地如龙潭虎必欲走之而后快……”

身材高瘦的林宇正是当日初来清心庄便嚷嚷着要去的那人,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脸色明显红润了不少,至少已经看不到菜色。此时与唐松当面,只一对视之间便低下了头,“自入清心庄以来,公子待我等实宽厚,我等亦心存感念。此番欲去非关公子,实是通科有违正道,焉有明知行为非道而从之邪?公子你便放我们去了吧……”

林宇说完,身后站着的那些人纷纷接口,“公子,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就放我们去吧!”

任这些人接口的多,声音也大,唐松只是看着林宇,“这几日来访你的可是崔卢李郑四家子弟?他们许了你什么?”

忽闻此一问,林宇一愣,片刻之后才摇头否认。

“是你不愿承认,还是四家子弟不让你说?”

林宇不肯回答,只是嚷嚷着要走。至此,唐松摇摇头也不再说什么,这时一边站着的于东军迈步上前,冷着脸沉声道:“林宇,莫非你忘了签画文书不成?”

林宇面对唐松时态度还算和顺,此时见于东军站了出来,又说起这话,顿时也冷厉起来,“某签的那文书是为到十八商行,而非清心庄。是以尔那文书做不得准,便是到了衙门,依旧是我等占理。于管事,你还是速速放了我等免得闹到公堂上大家脸上须都不好看……”

“你说做不得准就做不得准?”于东军嗤然一笑,“便先不说那数十倍的赔付,尔等不满两年便要去,此前支领的一半年俸及这些日子的吃穿住用又该怎么算?”

“你说个数我等还你就是……”林宇气势昂扬的一说完,身后那六七十人顿时附和起来,“还你即刻还你……”

这些个落魄文人本就是因为衣食难继才会应募,实是穷的叮当响的,怎么现在却都有钱了!事已至此,已经是再明白不过的了,于东军微微侧身看了唐松一眼。

唐松缓缓将这六十七人看了一遍,其目光所到之处,不少人都低下头去。正在他要开。说话时,杂役领着贺知章走了过来。

眼见贺知章一脸的急色,唐松向于东军打了个眼色后转身迎住了贺知章。

“大人,事急矣”贺知章引着唐松避了几步到僻静处后疾声说了起来。

今天上午素来秩序井然的国子监如同清心庄一般突然的喧腾热闹起来。八老开坛讲完“正道”的内容回到驿馆之后,国子监内听讲学的士子们却没有散去的迹象。许多人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说的都是“正道”的内容。

原本还只是学理上的切磋讨论,但说着说着当话题转到清心庄及唐松身上时,切磋讨论突然就激变成了火药味十足的声讨。

声讨清心庄祸乱士林,声讨唐松祸乱人,心。

要言“正道”,正当其时也!

一片激烈的声讨声中,先就有学子群聚着到了京兆衙门,击鼓请见要求京兆大尹取缔祸乱士林的清心庄并缉拿唐松以正人心。

初始时这些学子还少,不过百多人,但很快国子学生就越聚越多,随着许多从京畿道远处州县来听八老讲学的士子们加入其中其声势愈发壮大,竟是将京兆衙门外的道路都堵了个严实。

京兆衙门早得了内宫的吩咐要关照好清心庄,这种情况下那京兆大尹自然不能答应国子学生的要求,但眼前这形势也容不得他用强,只能一边敷衍着这些激愤的国子学生,一边速速向皇城报信。

然则不等他的信使到达皇城,见他只是敷衍的国子学生们已经按捺不住,不知谁先发了一声喊越聚越多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的从京兆衙门直向清心庄扑来。

“大人我适才来时他们已经出了城门来此不远了……”贺知章刚把情况绍介完毕,身后不远处的北院中聒噪声又大了起来。

唐松转身过去,就见身后远处有一大片教谕聚集。

见唐松望过来,那些教谕们便都走上前来,躬身一礼后便有人叹声道:“公子,这两日多有人来催促我等返衙,本司上官有命我等实不得不从俯请公子成全……”

“此事容后再议”内忧外患一起发作,此刻唐松根本没时间跟这些人说话一并连北院也不去了,疾步走到前院。

唤来杂役一番吩咐,唐松正忙活的时候,那些一心求去的落魄文人已经冲破于东军的拦阻也到了前院,就连教谕们也跟了过来。

林宇等人聒噪不休,只是要去。教谕们虽然不说话,但意思却也明显的很。

杂役们飞奔而去后,唐松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这场景,脸上渐渐失了血色。

只是片刻沉吟后,唐松冷声开言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想走的都走!东军,且就在此地结算,俟结算清楚即刻放他们走。此外,派人传话给剩余的学子,有愿走的某一个不留“

于东军闻言讶然的看了唐松一眼后默默的应了。

随着唐松一声令下,硕大的前院一角摆起了五张书几,于东军安排了人当场结算起来。

约莫两三柱香夫后,结算还没有结束,远处已隐隐有喧哗的声音传来,唐松走到清心庄门口,远远便见庄前的道路尽头有一片黑影如乌云般滚滚逼近。

扭头向后看看,庄内侧门处还没有什么动静。

那片黑影渐行渐近,黑压压的人群在官道土蔓延出数里远近,粗观其人数当不下三四千之多。

三四千人集群而来,其声势之大,气势之壮真是骇人之极,恰如惊涛巨浪拍向了清心庄。

集群未至,声音先到,数千人呼喝“正道”之声连在一起,真是声震四野,也使那人群的气势更为膨胀惊人。

呼喝震天,人群如雨,目睹此状,清心庄正门处门房杂役们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慌恐怖之色。庄内尚存的通科学子们闻声不约而同的向前院聚集。

“公子,又多了数十个聒噪欲去的学子“于东军看着清心庄外越逼越近的盛大人群,脸色发白,声音也随之小了许多。

“真有些树倒猢狲撒的架势了……”唐松不曾回头,摆了摆手“似这等人留也无益了,要走的都走一个都不拦着……”

自清心庄建立之初,于东军就被借调到了此处,眼下庄中的一切都是他与唐松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目睹自创建之初就多灾多难的清心庄前几日刚刚站稳脚跟转眼就又是一片树倒猢枷散的景象,他那心中也着实是不好受的很。

“公子,这……”于东军这话还不曾说完,脸上陡然绽放出一片惊喜,“禁卫出动了,公子,这下好了禁军出动了……”

庄门处,在此驻守的两队禁卫行云流水的展开阵型,仅仅片刻夫就已展布完毕恰将清心庄正门遮护的严严实实。与此同时,京兆衙门派驻于此的一班十二个皂服红裹肚公差也随之出动。

这一幕使得清心庄内人心大定,门房杂役们的脸色从容了很多,庄内那些小商贾行出身的通科学子们甚或发出了一片欢呼声就连一些个刚刚走到结算处欲去的学子也再次迟疑犹豫起来。

承平多年,衙门尤其是军队的权威早已深入人心。但门口处的唐松却没有半点放松,扭头回去看了一眼,身后依旧没什么动静。

唐松的脸色愈发的低沉了些,但他的身子却不曾有分毫动摇后退。

不是不知道退,不是不知道跑,实在是不能跑,也不能退。

这一退,清心庄可就真是树倒猢狲散了……清心庄也就完了。作为朝廷通科取士的根基,清心庄一完,明年二月的通科取材也就完了,此前所有花费的心血也势必随之毁于一旦。

若真是这样的结局,此前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黑压压的人群越走越近,那震天的喧腾声将整个清心庄都笼罩了进去,最终,这支以国子学生为主,夹杂着诸多北地士子的队伍终于逼近到了清心庄前。

刀出鞘,弓上弦,禁卫整齐划一的动作使得清心庄前陡然腾起一片冷冽的杀气,在刀弓齐鸣的清吟声里,那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终于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

看到人群停了下来,公差班头胡老七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着脸,手按腰刀快步上前,厉声叱喝众学子们速速散去。

他的声音方一落下,便见对面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年近弱冠的国子学生扬声道:“胡叔,我等今日是为正道,为大义而来,与前几遭贡生们闹皇城实不可同日而语,还望胡叔上顺天心,下体民意莫要阻拦……”

这声音刚罢,人群里随即又走出了几个国子学生,张口闭口把那“胡叔”叫的比蜜都甜,口中边叫着胡老七,边还不断向另外十一个公差寒暄喊话。

看到这些国子学生,胡老七并他手下的公差们顿时面色发苦,盖因这些人都是京兆衙门中各位官员家的子弟,他们的父兄在衙门里至不济的也是一曹参军,都是有职司品秩的流内官。

跟这些人的父兄比起来,他们这些不入流的公差小吏算得了什么?就不说情分,他们又怎敢对这些人下手?

这边向胡老七等人的喊话未停,那边人群里又涌出来一些人冲着禁卫们喊上了话。

禁军从东北边塞奉调回京已经四年,武则天对这些禁军素来恩重,四年间有大批禁军将门子弟入了国子监,此刻这些子弟一叫起来,顿时便让那些禁卫们乱了心神。

虽说是铁一般的粗糙汉子,但越是这样的汉子就越是重情,此时此刻,却让他们如何向军中袍泽子弟,向上官子弟下手?

京兆衙门子弟也罢,禁卫将门子弟也罢,排众而出渐渐集成了一个群体,一边喊着叫着,一边步步上前。在他们身后,尚有无数国子学生高声的自报着家门向公差禁卫喊话。

国子学生比不得外地道州进京赶考的乡贡生,但凡能入国子监的家中多多少少总有些根底,这一报出家门,不提那些个禁卫,胡老七等京兆衙门的公差们先就顶不住了。

伤不起,真的是伤不起啊,这些蜂拥而来的国子学生任是在他们手中伤了哪一个,将来都是无穷无尽的祸患。

国子学生步步前进,胡老七缓缓后退,边退边还高声喝道:“兄弟们,收刀”

公差们一退,压迫着禁卫们也跟着步步后退。随着他们这一退,庄外人群中爆发出一片震天的欢呼声,国子学生们稍稍一挫的气势顿时腾腾勃勃的高涨起来。

数千人高呼进逼,卷起的声势真是呵气成云,催面如割。清心庄中人顿时脸色再变,一些个办完结算的通科学子们不待再去收拾行囊,拔脚便往庄外奔去。

一人拔脚,众人响应,转眼之间,就连那没办完结算的通科学子也随之蜂拥而出,其间有性急的嫌面前的书几碍事,抬脚就将书几踹翻在地。当此之时,清心庄内的景象就像群山雪崩,刹那之间就溃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尽管有上官婉儿那六个捉生将出身的远方族亲团团相护,唐松依旧被蜂拥奔出的通科学子挤的左摇右晃,悬悬欲坠。

身侧于东军抢步上前,探首见庄外并无大军出动的景象,哀叹一声后扯住唐松的臂膀高声道:“公子,事已不可为,走吧”

蜂拥奔出的通科学子与外面的国子学生里应外合,将公差与禁军组成的防线彻底冲散冲乱,眼见清心庄内突然爆发了内乱,庄外人群中的欢呼声再次激昂而起,同样年轻气盛的国子学生们的热血被彻底点燃,人群就如溃堤的洪水开始狂暴的躁动。

距离庄门越近,人群的狂暴躁动就愈烈,至此,这数千人已再不可控,与这滔天大潮相比,唐松等人实在太少,清心庄也实在太小,小到连一丝阻挡之力都没有。

大势已成,大潮已起,等这洪流涌进之后,清心庄必成吝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