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六十章 太平来访

一百六十章 太平来访

张旭家的老门子见这做男装打扮的女子专度不凡,跟来的从人亦是锐利劲健,当下不敢怠慢,1小心迎住之后却对她要见的人毫无印象。

“唐松?”老门子想了又想,摇头道:“好叫贵客得知,府中实没有唐松,便是姓唐的也无一个”

女子闻言微一蹙眉,那老门子莫名的就是心中一紧。好在这个看来势头奇大的女子很快就哑然而笑“既然如此,唤上官黎出来见我”

也不投名刺,也不说请见,女子这颐指气使的态度其实颇不礼貌,老门子却没跟她计较这些“敢问尊客名讳,如何通传?”

“你让他出来就是,我自与他说”女子摆摆手,老门子张张嘴后唯唯而去。

没有多长时间,女子就看到张府侧门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外走来。其人容貌俊tǐng,弱冠的年纪却偏偏在这春深时节穿着一袭上了年纪人才喜好的道衣常服。道衣尚轻适,难免有些袍宽袖博,好在来人身量够高,穿着这样一身不仅没显得牵绊,反倒颇有些飘逸的的味。

深春时节来人缓步而来,面容清俊,博袖飘飘,当真有几分萧萧肃肃,爽朗轻举的风仪。

很快来人就看到了她,脚下的步子立时顿了顿,随后快步而来。

“你怎么来了?”太平面对面的迎着唐松,数月不见,化这面容愈发长的开了,眉宇间弱冠年纪残存的最后一丝稚nèn之sè已完全褪尽。

似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这个少年成名的唐松居然就长成男人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太平说着话,人已转身向张府外青石铺成的长街走去“人言苏州好风物,且游览一番后再说正事不迟,走吧”走了两步却没听到脚步声,太平双眉一紧回过身来“怎么?还要我请不成?”

她这话音刚落,随在她身后的那四个目光锐利,身形劲健的护卫齐刷刷向唐松看去,作势yù动。

神都街头曾被强抢,母暴龙就是母暴龙,唐松转身回去向老门子交代了几句后悠悠走到了太平鼻边“我来苏州虽已有了些时日,但琐事缠身却也不曾好好逛过,今日能得公主把臂同游,幸甚至哉!”太平挥挥手,护卫往街中四散,若非刻意留意实难看出什么端倪。

唐代女着男服乃是风尚所在,实在算不得惹眼,这四个护卫一散去之后,两人也就不那么醒目了,唐松浅浅一笑,引着太平走进了一片吴依软语之中。

苏州乃著名的水城,有东南水都之称。唐松缓释了心情慢步行去,但见沿途河道纵横,密如蛛网,百姓所居多是前门沿街,后门临河。河道两侧遍植垂柳,青青柳sè倒影水中,水光柳sè如烟如幻,恰与两侧民居的红楼辉映成趣,复有河道上造型各异的玲珑小桥可为远景。

走在河边麻石铺成的斜街上,听着身畔四处传来的温软吴语,看着眼前的水光柳sè、红楼小桥,唐松的心情不知不觉间放松到了极处,苏州,果然是苏州,风吹到这里似乎都轻柔下来,眼前所见,身之所感,皆是如诗如画,熏人yù醉。

太平自幼长于长安,近年长居洛阳,皆是北地名城,习惯了长安洛阳的大气雄浑之后,乍一走进这风轻水软、精致如画的苏州,似乎xìng子也染上了些江南的气息“早闻苏州美名,今日一见,却比美名更美,这一趟倒是来的值了”这时彻底放松了心情的唐松也不去想别的事情,闻言清浅笑道:“是啊,吴中好风景,风景无朝晚。晓sè万家烟,春声五月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到了江南却不来苏州一游确是可惜了”

环境的影响真的很大,此刻的太平如唐松一般没有什么说正事的心思,且是心情极佳“你说的倒是极好,也走的乏了,可有什么好歇脚去处?”回头一看,可不是嘛,两人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漫步极远。唐松来苏州虽然有一些时日了,但因日日忙碌其实并不曾细游,自然也谈不上熟悉,闻问,好一番思量后抚掌道:“美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在这苏州,乘一叶扁舟坐饮春竹酒便是歇脚的最好去处”

口中说着,唐松已向前方两条河道汇聚的曲桥寻去,如其所料,曲桥下果然停着一艘乌篷小舟,上有船娘含笑揖客。

这船娘已是徐娘半老年纪,但姿sè倒是不差,更有肌肤胜雪,让人看着赏心悦目,想来年轻时必是十分颜sè的美人无疑。

唐松迈步上船后见船上晃晃悠悠的,遂转身伸出手去,太平看了他一眼,搭着他上了船。

乌篷船内空间并不大,两人也没有入里间闷着,就在船舱空出放着的小几边趺坐下来,身子挨着身子贴的极紧。

太平似是有些不适,但瞥了唐松一眼,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后也就面sè如常的安坐下来,船娘解了缆绳,笑问尊客yù往何处。一并报了几处游览的路径。

听到“寒山寺”三字时,唐松当即便道:“就是这里”

那船娘看了看天sè,浅笑着软语道:“这辰光若是去了寒山寺,只怕晚上便回不得了,若是夜泊,尊客可无碍?”

“夜泊最好”唐松轻挥袍袖“速去,速去”如此随意的唐松是太平从未见过的,也是她收集的那些资料中所没有的。看着随行的护卫上了另一艘乌篷船后,太平也就没多言什么,任唐松拿了主意。

寒山寺来回路远,再看两位客人的气度,这实是一桩难得的好生意,船娘自然欢喜。向船后招呼了一声后,便有浆声轻响,乌篷船带着圈圈涟漪向前行奔。

坐着悠悠的乌篷船上,看着两边柳sè红楼、斜街曲桥的美景,间或伸手下去掬一掬河中碧水,其间又有船娘呈来的春竹酒可为助兴,这滋味真是怎一个闲适惬意。

经阅门出苏州城,一路游玩,恰在向晚时分,乌篷船到了寒山寺下,泊在一处停有五六艘客船的小河港中。

船至寒山寺下,唐松却没有要上山访寺的意思,那船娘以为他二人是觉着此时太晚也就没在意,停好船后重整酒菜,且取来琵琶歌唱助兴,唱的恰是出自《珠玉集》的《玉楼春》:东城渐觉风光好,毅皱bō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huā间留晚照。

美酒美人,琵琶轻歌,一曲听罢唐松整个人都似融进了春日江南的无边美景之中,边侧身向外掬着水边懒洋洋道:“世人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浮生苦短,得享受时就该得意尽欢,又何必要争来斗去,奔走不歇,却将人生弄得个本末倒置”太平眼神一亮,看去时唐松只是侧身向她,实难判断他这句是别有所指还是真的无心感慨。这时却听那刚收了琵琶的船娘笑着道:“这位小官人说的清爽,人生苦短又何必要争来争去?”

唐松回过身看责太平清淡一笑。

正是这一眼让太平确定下来,唐松刚才那番话分明就是暗指她的。

只是今天的心情实在是好,周围的景sè也实在太美,太平心下也不愿坏了这一切,遂只是清冷而笑“不奔不走,不争不斗何得尽欢?譬如这位周大娘子,单是头上戴的这支簪子便不下三十贯钱,能戴的起这样的簪子也算小有身家,能在家享福尽欢了,又何必甘为船娘日日奔走河上。说清爽话谁不会?做到的又有几人?”“这位尊客好眼力”船娘苦笑了一声后倒是叙起了自己的身世,她倒也不避讳,直言自己乃是青楼出身,当年也是做过镇楼大娘子的,二十年前与一年轻公子定情赎身,可惜欢聚太短,仅仅数月之后,那公子便要动身北赴长安,行前两人依依不舍,约定至多两年必回,届时依旧在那柳荫下的板桥相会,从此永无分离。

然而那年轻公子这一去就是二十年,至今仍不曾回来“二十年来城中颇有变动,我住的也不是旧时地方,他若回来必定是寻不到了,但那板桥却依然是旧时模样,只要他回来必定就能见到”二十年的时间太久,船娘再说起此事时已是语调平淡,但其间的执着深情却让人思之惊心,听完,唐松收了脸上的笑意起身向周大娘子拱手行了一礼。

船娘见状忙不迭的还礼“当不起,1小官人使不得”

“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情人桥上别,更无消息到今朝!”唐松幽幽一叹“单凭周大娘子这一份坚守,便是什么礼都尽受得起了”

太平也为船娘的故事与执着而sè动,眉宇中神情渺远,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松问了那情郎的名字后极陌生,断不是他认识的人,遂就没再多说什么引人伤怀的话,只是在心底记住了这个名字。其时天sè渐晚,船娘告退了去准备晚饭,一时前舱里变得非常安静。

安静了好一会儿后,太平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唐松“刚才你向那船娘行礼时一脸与我心有戚戚焉的神情,莫非你也有那远方等待之人?”

唐松从远处青山上收回目光,迎着太平的眼神诚恳声道:“我知道你来寻我是为了什么。公主已是富贵之极,何不弃了争斗之心尊享人生之乐?”这句话含含糊糊的似是刺中了太平心中从不曾对任何人显lù过的野望,悠游山水中慵懒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紧紧的盯住了唐松,想要看透他是否真的知道了自己现在最不愿让人知道的心思。

见她如此,唐松心底自嘲的一笑,想的太简单了,若是太平那么好劝,她也就不是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