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六十一章 香艳危机

一百六十一章 香艳危机

天sè渐晚,船娘送来了精心烹制的鱼羹与鱼肉靡,唐松与太平默契的没有再说什么,品着鱼羹吃着晚饭。

唐时食肉的习俗是北羊南鱼,北方人惯吃羊而南方人惯食鱼,船娘用心之下晚饭其实做的极精致,但从小在北地长大的太平却委实不惯于鱼肉靡的味道,只是啜了小半碗鱼羹也就罢了。倒是唐松吃的极其欢畅,喝了两碗鱼羹又吃了两碗鱼肉糜之后才尽兴而罢龘。

吃完时天sè已黑了下来,远处天际隐见一弯如钩的弦月缓缓升起,船娘燃起河灯,笑问尊客晚上在何处歇宿,唐松指了指船舱,那船娘看了看女作男装的太平抿chún一笑,自往舱中铺叠chuáng被。

船娘收拾罢,收了唐松给的船钱后自上岸寻地方歇宿去了,只留了一个船工在船尾守夜。

随着船娘船工等人相继结伴而去,这个泊有五六艘乌篷船的小港汊变的异常安静下来,唐松小口呷着未经温烫的青竹酒,向太平有一句没一句道:“夜泊佛寺之下,倒让我想起昔日道左偶遇的两位颠僧来”

静夜之中不大的声音在小港汊中居然传的tǐng远,太平知道这是切入正题前的闲话,也就没接他的话茬,唐松对此不以为意顾自道:“那二僧形容不整,状如疯癫,某行经路过时恰闻一僧向另一僧问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太平双眉一扬,“问得好”

“是啊,某亦觉得问得好,是以收紧马缰,听那另一僧答曰:‘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时间虽已过去年余,这两僧的形容也早已模糊不清,但这一番对答却时时浮上心头,再难忘怀了”

朦胧月sè下,太平冷冷一笑,“是真记不得了?那两僧就是你吧,你才多大年纪?经历了几许世事?胡诌得两句闲话后就想来点化我?笑话”

太平正说到这里,旁边的乌篷船中突然响起一声佛号,佛号宣完,便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妙哉斯言,还有甚诀可以躲得?”

淡淡月sè中,另一侧的乌篷船上有一老僧双手合什立于船头,一身纳衣,一双寿眉被河风吹的飘飘轻举,唐松却不看他,只是向着太平朗声道:“身穿素袄,淡饭求饱。补破遮寒,万事随缘。有人来骂,我只说好,有人来打,我自睡倒。唾在面上,随他自干,我省力气,他无烦恼。好个争名利,须把荒郊伴。我看世上人,都是精扯淡,劝君即回头,省却一生忧”

太平脸上的冷笑愈盛,倒是那老僧静静听完后一合什躬身,“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在静夜中传出极远。

宣完佛号,老僧自回舱安坐念佛。太平目注唐松,“自你当日入神都以来,时时争,事事争,现在却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想到历史中太平最终的结局命运,唐松幽幽一声叹息,“我信与不信不重要,倒是希望公主能信上一些”

“且陪我上岸走走”太平说完,当先起身而去。唐松跟在她的身后走上河岸,见河面上已有水气腾起,淡淡的水气在朦胧月sè的照射下营造出一片如烟如幻的景象。

上岸沿着河道走了一会儿后便远离开了那小港汊,“我来苏州可不是听你胡诌论佛的,赏玩了景致之后也该说正事了”

声音低沉中带一点沙沙的暗哑,有一种强烈的压迫xìng,至此,太平已经不再是漫游苏州的那个太平,神都的她又回来了,“关于弘文印社,洛阳锦绣绸缎庄的郑胖子都跟你说了吧?”

唐松收摄住心情,“是,不过他当初的投入只是用在扬州及苏杭二州的弘文印社开办上,公主买了他的,这三州印社自然有你一半。不过当初我与他约定在先,虽说一人一半,但主事之权却在我,这一点还请公主体谅”

“三州,就这三个印社能济什么事?也值得我亲来一趟?”月sè水气之中,太平的声音有着一种自然流lù的气势,“你将弘文印社开遍江南所费多少我心中也有个底,这都是出自内宫的吧?”

“公主知道?”

太平傲然一笑,“这笔钱我都出了,但将宫中的账目走平,从此与内宫再无瓜葛,这事自然也是我来办。待办好之后,整个弘文印社分你三成,亦交由你来主事经营,你以为如何?”

“公主好气魄!”唐松笑了,“只是如此以来,我岂不就成了公主手下的大掌柜?”

不待太平说什么,唐松摇摇头淡淡声道:“多谢公主厚爱,只是我对做什么大掌柜实无兴趣”

太平猛然转身,双眼紧盯住唐松。

朦胧的月sè下,唐松迎着太平锐利的眼神轻浅而笑,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闪躲退让。

“一文铜钱不出便能尽分三成,这三成一年就是多少利水你比我清楚,这都不答应,唐松,你未免太贪而不知足了”

“若只是为钱?当初又何必要办这费力不讨好的印社?既在扬州,还有比海商贸易更赚钱的营生?”唐松不再看太平,迈步继续向前,边走边道:“以钱度人,公主未免将天下人都瞧的小了!就是公主自己要买弘文印社,难倒真是为了钱?”

“好”太平的声音愈发暗哑了,“现在给你三成不要,到什么都没有时你可别后悔?”

唐松脚步不曾暂停,连声音都没有半点变化,闲谈般道:“若真有那一日,我定当早早卷了铺盖走人,绝不会碍了公主的眼”

唐松如此表现让太平脸sè微变,“弘文印社是出自母皇之意?”

这时忽有钟声破空而来,在这静夜里显得份外空灵悠远,唐松向太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停步而听,听得几声后连眼睛也微微闭合起来,纯以心耳感受着让后人醉了千年的寒山寺夜半钟声。

看到他这mō样,太平真是忍了又忍,才勉强忍住。

钟做三十六响,直到最后一声响过之后唐松才睁开眼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一趟到苏州再无憾矣!夜sè已深,公主便回船安歇吧,我自往枫桥镇投宿就是”

“你……好……”太平一招手,那四个一直远远跟着的护卫顿时拥上前来,二话不说就将唐松控制住抬到了河边。

此时唐松真是悔死,早知道这女人有暴力倾向,为什么没把上官谨一起带来。

太平指着河水,“丢下去之后,今天我要不让你上来,你可真就上不来了”

这娘们真是个疯子!

“说,弘文印社的创办是否出自母皇授意?”

“公主这么聪明还要我说?”

此前唐松的表现很成功,已让太平心底有了结论,此刻再经这明显带着服软语调的话一说,太平益发确信了。

确认之后太平一时倒没了主意,那是她的母亲不错,却也是皇帝,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吃的皇帝。

但若真就这样罢了她又实在不甘心!心情烦躁起来的太平再看唐松,越看越是不舒服,手一挥,那四个护卫手上猛一使劲,就此将唐松扔到了河里。

唐松却没想到她真能做得出来,猛然落河不免手忙脚乱,吃了两口水,扑腾了好一会儿后才勉强在齐xiōng高的河水中站住了身子。

看到这一天来一直是萧萧肃肃颇有名士风度的唐松如此狼狈样子,太平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心里的烦躁倒是消散了不少。

她笑的快活,唐松却是出离愤怒了,“李令月,你他娘就是个疯子”

那四个脸sè大变的护卫正要下水却被太平给制止了,自己走到河边看着落汤鸡一样的唐松笑吟吟道:“你他娘?唐松,你是在骂我的母皇?”

这时节唐松那还顾得了那么多,边破口大骂脚下边慢慢向河边蹭去。

从小到大太平还真没这么被人骂过,不过她也真是邪气,这么被唐松一句句疯子的骂着,不仅不恼反而脸上还一直带着吟吟的笑。

还别说,这一招就是管用,她越是如此,唐松心里越是憋闷的厉害,像被人打了一记窝心拳后要还手却找不到人一样。

反过来,唐松越是恼的厉害,太平笑容越盛,到最后时竟已是笑颜如花,在朦胧的月sè与水雾中倍显妖艳。

就在太平妖笑最盛的时候,在河中缓缓蹭了好一截儿的唐松蓦然前扑。

虽然已经蹭到齐腰深的浅水处,但河水阻力毕竟太大,严重影响了行动能力,加之太平退的又快,唐松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从自己手上溜走。

就在失望到极点的时候,突然感觉手中一紧,却是太平人虽然退的快,但穿着的男装儒服下摆宽大,让唐松差之毫厘的抓住了其中的一副衣角。

这时节唐松打死也不会放了,手中向着紧处一扯,退步中本就站立不稳的太平顿时被他拉的重心摇晃,半斜着身子掉进了河里。

就在她挣扎时,唐松早卡住了她的脖子向岸上道:“你们四个谁敢下来,可别怪我手辣”

那四个护卫真是被这一变故给惊住了,醒过神后就往前奔,显然是不相信唐松真敢对太平如何。

他们身子刚动,唐松干净利索的将犹在挣扎的太平按进了水里,同时拖着她往深水处退去。

唐松一下狠手,那四个护卫如被施了定身术般猛然停住了,月sè下一个个脸sè发白,太平真要有个三长两短,身为贴身护卫的他们诛九族都是轻的,即便他们不相信唐松真敢对公主如何,但实在是不敢赌,赌不起啊!

他们停住,唐松也就将人从水里拎了起来,惊hún未定的太平一边吐着水,一边咳嗽着断续道:“唐松,我必诛你九族”

她聒噪的太厉害,唐松手一沉,又将她按进了水里,不过时间倒是不长。但这一下,只让岸上四护卫脸sè更青了。

“我唐家是大族,人多,好生生在哪里等着你去诛,不过先要过了今晚再说……”唐松正发狠说到这里时,就觉身上传来一片温软滑腻,话语顿时猛然一滞,不仅是他,正在挣扎的太平也停住了挣扎。

深春初夏时节人自然就穿的轻薄,唐松又是一袭宽松的道衣,那道衣尚轻适,只在腋下用一布条系着,落水后一番扑腾早就敞了怀,里面上品亳州轻容的内纱衣本就以轻薄著称,这一沾水浑如没穿一样。

好死不死的是太平偏偏穿的也是宽松的襕衫男服,挞尾一松,再一jī烈挣扎之后,情形就如唐松一mō一样了。

更要命的是她内里所穿同样是亳州轻容制成的内衫,作为贡物,品级自然更高,沾水之后也就愈发轻薄通透。

当此之时,四护卫虽因夜sè朦胧及河水掩盖而看不清楚,但紧紧缠在一起的唐松与太平却是心知肚明,两个人已经是赤luǒ纠缠了。

甚至唐松一低头就能清清楚楚看到贴在他腹前的那两团巍巍粉腻。

这一回没让唐松再按,停住了挣扎的太平自觉的又往河水中沉了沉。

这一刻若是有刀,太平早将唐松给捅死一万遍了,“还不放开我?”

唐松松开手,太平在水中裹住外衫向岸边退去,刚退出两步,唐松已追过来重又将她紧紧控制住。

这一回太平真是要疯了,柳眉倒竖,“放开”

唐松看着岸上脸sè发青,紧张到极点的四护卫,“现在放你我必死无疑,放什么放”

太平彻底疯了,咬牙之声都清晰可闻,低声如母暴龙般嘶吼道:“手!”

啊,唐松低头一看,顿时尴尬无比,刚才控制太平太急,落在她左xiōng上的右手委实放的不是个地方。

唐松将手挪开,恨声道:“且让他们走远些,我再与你说话”

这时节,两人之间实在太暧昧,且是打了一个极不好解开的死结,太平深呼吸了两口气后向岸上摆手示意。

到四护卫千不情万不愿的退到河岸另一侧的树林中后,唐松深吐了一口气。这一刻他真是悔死了,别的就不说,刚才干嘛要扯她?这一扯就扯成了个要命的大麻烦哪。

不放太平是不行的,总不能一直将她按在河里;放吧,其结果光想想就不寒而栗。

饶是唐松也算得上心思灵动,此时也彻底乱了方寸,放与不放间实有千万难。

虽说怀里搂着个春衫湿透且又妖媚到极点的熟龘女,唐松却没有一丝暧昧的感觉,今夜yīn差阳错的一切使他遭遇了穿越以来最大危机,一个看似香艳的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