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74章 一剑封喉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一剑封喉

瑶光殿内除了上官婉儿及一些宫人之外,并无一个穿官衣者,显然这是一次针对唐松一人的召见——

既是如此,已有大半年未见的武则天就没坐在殿内为她专设的御座上,而是让人在靠着凝碧池的窗下摆了一张民间常见的竹夫人,整个人轻松随意的躺在上面。

见唐松进来,武则天也未起身,依旧半躺着,只是略举起手招了招,“行礼就免了,且到这儿来,容朕好生看看你”

听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淡淡却又明显的喜悦之意,再看到她如此随意里又透着些亲近的招呼,唐松顿时心下大定,知道她这是对自己的任务完成情况甚是满意,看来,这一回的厚赏必定是跑不掉了。

一路直到唐时名竹夫人,其实就是后世的竹凉床前,唐松这才站定身子,提足了精气神儿坦然面对武则天的打量。

尽管他强忍着,但那两处刀伤毕竟不是白给的,这一路昂然直行后,脸上的表情尚能控制,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沁出的汗珠却是控制不住也遮挡不了的。

上上下下将干净利落,风神如玉的唐松好几番打量后,武则天将满含着毫不掩饰欣赏之色的眼神落在了唐松额头的汗珠上,“你这个唐松啊,什么都好,就是这强梁性子还要改改,朕既允了你可乘肩舆入殿,又何必自苦如此?”

说完,武则天微微侧头过去看了看正在给她捏着肩臂的那人,继而又将目光落回到唐松身上。这情形分明是在将两人暗做比较。

其实不只是她,自唐松进殿之后,那些个当值侍奉的宫人们虽然不敢抬头明目张胆的瞧,但私下里却都在尽量用着眼神的余光做着同样的比较——一边是去年常常进宫。眉目俊挺,风神如玉的唐松;另一个则是近来常伴帝侧,面如莲花,肤色如玉的张六郎,二人之间,孰美?

自张昌宗进宫以来,这个问题就被提出,虽然张昌宗占据着绝对优势。但力挺唐松的也很有一些,是以两派一直暗地里争议不休,无形中帮苦闷的宫人们打发了许多无聊空虚的时光。

争论之所以一直不休,就是因为张昌宗进宫时唐松已经离京而去。两人之间没有放在一起硬碰硬比较的机会,今天这个时候终于到了,这些个当值的宫人们又怎能忍耐得住?

武则天将两人看完之后,指了指那正低头为他按摩肩臂的人向唐松笑问道:“这是朕新收的内侍张六郎,听婉儿说。宫中早在议论你与他孰美之事,待得知你今日要进宫,甚至还有些个宫人为此下了搏戏,赌一输赢。唐松。现今你自己说说,你与六郎。孰美?”

唐松自进殿以来注意力便都在武则天身上,兼且那张昌宗一直在低头为武则天按摩。是以根本就注意到他。

此时闻问,遂向正抬起头来的张昌宗看去。

刚才亲眼目睹武则天对唐松如此随意亲近后,此时抬起头来的张昌宗眼睛里有着近乎不加掩饰的嫉妒与敌意,但他碰上的却是唐松含笑点头后和煦的眼神。

自己敌意满脸,别人却是如沐春风,这让张昌宗反应不过来,猛然愣了一下。

唐松自然知道他嫉妒敌意的由来,不过他对此却是毫不挂怀,这面首之位请我我都不干的,何至于?向张昌宗云淡风轻的一笑后,便细细打量起这个堪称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男宠来。

张昌宗与他一样也是颀长的身形,身高尤有过之;再说五官的话,其精美处更是将唐松甩出八条街去,至少唐松自己是这么认定的;最妖孽的是那一身皮肤,真不愧肤色如玉之赞,把唐松后世今生所有见过的人都算上,不管男女,竟是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的,看来唯有等“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杨贵妃横空出世之后,才能有稳压住他的人吧。

男人长成这个样子,真是,真真是令人发指啊!跟眼前这张昌宗比起来,后世里那些著名的花美男真心是弱爆了,这才是真正的花美男哪。难怪他能被赞誉为再世潘安,难怪其能成为古今第一男宠,这自身条件真是好的逆天到妖孽的地步了。

他在打量张昌宗,张昌宗也在打量着他,看着看着忽然开口道:“唐公子面圣之心未免太切,以至于出门时竟然忘了敷粉吗?”

他这一问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分明是在讥笑唐松太黑,还透着明显的嫉妒之意。

听到这话,原因虽然不一样,但武则天与在稍远处侍立的上官婉儿不约而同的都蹙了蹙眉头。

“某天生肤色便黑,然则却从不敷粉”唐松洒然一笑,又对张昌宗和煦的颔首微礼之后向着武则天说道:“张内侍之美实已到了巧夺造化,独占天地灵秀的地步,在下不过就是一普通人,如何能比?”

实在是因为张昌宗的确长的太美,所以唐松这两句赞语确实是发自真心,他称赞时的这份真心不仅是武则天、上官婉儿及那些个宫人们听出来了,就连张昌宗自己也听出来了,站在武则天身后的他第一次对唐松笑了笑,尽管笑的很勉强,但毕竟算是露了个笑容。

上官婉儿看看张昌宗,看看唐松,然后又看了看武则天,她那看向三人的眼睛里先后闪过几分轻嘲,几分浓浓的爱意,几分拼命想掩饰也掩饰不住的骄傲。随后稍稍低下头去,嘴角却扬起一个如春光般明媚的小笑容。

这一刻,三十岁的上官婉儿恍然便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独自享受着一个秘密的小幸福。

“噢!从你唐松口中居然听到了自承不如人的话,这还真是难得”武则天说完。又看了张昌宗一眼后微微叹了口气,突然之间她对两人孰美的话题已是意兴阑珊,摆摆手道:“唐松与婉儿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去吧”

“陛下。小臣还没按完……”

“嗯?”武则天脸色沉了沉后终究还是没说什么,伸出手去在张昌宗脸上摸了摸,然后轻轻一拍,“去吧,等朕说完政事,再唤你进来伺候”

这几摸一拍安抚住了张昌宗,他也随着那些宫人向外退去,将要出殿门时。似有意似无意的回头看了唐松一眼。

这些人都退去后,武则天从竹夫人上起来,再看向唐松时虽然依旧轻松安闲,但脸上已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谑笑神情。“北地旧族之事你处理的甚好,比朕预想的更好,能将四世家子弟顺利清理出朝堂,那些好以门第自矜者能有今日之结局,你居功至伟。如今再做一件事。朕当日交予你的任务就可做结了”

惊天大案都已经上演了,结局已定,还要做什么事?“陛下请言”

“朕有意修订《姓氏录》”

听武则天提到这个,唐松恍然而悟。同时也不免自责既然要限制打压四世家和北地旧族,怎么会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前太宗朝的贞观六年。李世民为了打压北地旧世族势力,加强皇权巩固统治。以及复辟关陇军事旧贵族,遂采纳大臣魏征的建议,下令吏部尚书高士廉、御史大夫韦挺、中书侍郎岑文本等人负责修订《氏族志》,虽然其间颇历曲折并数易其稿,但最终这本《氏族志》得以颁行天下。

这次修订《氏族志》的根本目的就在于提高李氏皇族地位、扶植庶族地主,打压北地旧世族势力并巩固皇权。从最后的结果看,效果的确是有,但跟太宗皇帝最初的预期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就在这次《氏族志》修订约三十年后,随着武则在前高宗朝掌控了实权,前太宗朝官方刊定的《氏族志》就有些不合时宜了,且不说这本书是为李唐皇室提高地位张目的,要命的是在这本《氏族志》里面武氏根本就没入高门之列。这与武则天之父武士Υ竽静纳痰某錾碛凶胖苯庸叵担毕竟在这个时代商人即便再有钱,社会地位也高不起来。

武则天常因其父武士δ静纳痰某錾碓馊顺苄Γ尤其是那些自矜门第者。这既让武则天心里一直憋着火,客观上也不利于她未来图谋大位的计划。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前朝高宗显庆元年,武则天在陆续杀戮贬黜了一大批李唐皇族和不肯附已的关陇集团大臣,同时大力拔擢出身较低层或投靠武氏集团的人担任要职彻底掌控朝政之后。下令组建了一个由礼部侍郎孔志、著作郎杨仁卿等十二人组成的豪华写作班子,开始对太宗朝的《氏族志》翻案。

前后历时四年,终于在显庆四年,一本新的《姓氏录》新鲜出炉,在这本武则天版的《氏族志》里,除了延续打压北地旧族的编订方针之外,还大力提高了武氏的地位,将之与李唐皇室并列,与此同时为笼络军方,也大范围提升了现役中级以上武官们的姓氏地位。

应当说这本《姓氏录》很好的贯彻了武则天的意志,但可惜的是颁行之后却遭到一片抵制和耻笑,北地旧族直呼其为“勋格”,在他们的影响下,天下间诸多士人都已被录入《姓氏录》为耻。虽然武则天强力推行,单从实际效果看,这次《姓氏录》的修订可谓大败亏输,甚至让武氏的商贾出身益发为人所笑。

时隔近三十年后,此时在四世家与北地旧族一蹶不振之时,武则天旧事重提,生性好强为当年的失败翻案只是一个方面。以唐松想来,她更重要的目的是希望借这次《姓氏录》的修订向正处于落水狗状态的北地旧族发出致命一击,即在北地旧族民间口碑最为衰弱之时,再以官方定案的方式将他们彻底从高门的位置上打下去。

毕竟不管是《姓氏录》也好,《氏族志》也罢,其编订上“尚官”都是一个重要的标准,简而言之就是哪一个家族子弟正在当官的多,官当得大。其在《姓氏录》中的地位自然就高,官本位的王朝时代嘛,这是绕不过去的。换了谁来这个原则都不可偏废。

现如今四世家在官场的势力几乎被清扫一空,就是有留下的又多是五品以下。现在修《姓氏录》,这四家的结果还有说吗?

想到这里,唐松不由的感叹自己终究还是太嫩,若论玩权术,跟武则天之间的差距真是不可以道里计呀!自己这一年多时时琢磨着怎么对付四世家,武则天看似没怎么理会,但这最后一刻稍一出手,立时就是一剑封喉。直接斩断了四世家的根。

偏偏她这一招儿使出来别人还真说不出什么。把权术手段玩到这等出神入化的地步,唐松今天可实打实是学了一手儿。

“陛下高瞻远瞩,在下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唐松这一句颂圣可是出自赤诚,半点拍马屁的敷衍都没有。

只看这态度武则天也知道唐松已彻底明白了她的深意。笑了笑以示对其心思灵动的赞赏,“此事一旦做起来,这‘类例’上倒不得不好生斟酌”

所谓“类例”,在这里其实就是编选原则,或者编选标准的问题。天下间那么多人,那么多姓氏,究竟以什么为原则标准将这些姓氏分出高下来?这个确定不好,那这书也就不用做了。

武则天之所以如此谨慎。实是三十年前那次《姓氏录》的失败让她心有余悸,自古至今做这种事情有两个固有的原则。一曰“尚姓”,二曰“尚官”。既是要打压原有的大姓高门,那“尚姓”这个原则就是不能用,但若纯用“尚官”……前次的《姓氏录》就是因为如此而被人耻笑为“勋格”的。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整个对四世家一剑封喉的工作就没法正式展开。

臣子在天子面前走神本是属于君前失仪,碰上皇帝心情不好,拖出去打三十小杖也是没问题的。但武则天对唐松此刻陷入沉思却是毫无不快,缓缓踱步到窗边欣赏起外面凝碧池的景色来。

沉思中的唐松忽然开始缓缓走动起来,这是他从后世带来的毛病,在深思什么问题时不喜欢坐着闷想,武则天见他如此,一笑之后又扭头过去。

上官婉儿则是彻底无语了,这个小男人哪……真是个异数,似乎从第一次面圣开始,满朝这么多臣子里边,就只有他能在武则天面前如此轻松,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在她面前站着的是个皇帝,又或者他知道这是皇帝,却没把皇帝当成“天之子”

说来也是怪,偏偏武则天对这样的唐松还真挺包容的,甚至似乎还有……一丝丝欣赏。

不过再细想想,历来唐松在武则天面前虽然放松,倒的确没有一次真正逾矩的地方,或许这才是陛下能包容他如此态度的根本原因吧。

放松而不逾矩,在天子面前要做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何其难也?一念至此,上官婉儿竟是有些看不透唐松了。

唐松自然不知道上官婉儿的这些小心思,在瑶光殿里缓步转了近一柱香功夫后,他猛然抬起头来,“陛下,若以尚官为主,尚德为辅如何?”

“噢?”武则天转过身来,“何为尚德?”

“似孔孟这样的圣贤,可谓德披古今,其直系血裔在《姓氏录》中的地位总不能太低吧?”

“二圣皆已距今远矣……”不等唐松解说,上官婉儿的疑惑先被武则天给打断了,“这是他当日领贡生们闯皇城时用过的老手段了,欲以已逝先贤压活人耶,可对?”

以死人压活人,这样的招数都能被武则天眨眼间看穿,唐松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

上官婉儿也不是白痴,“但自三代以来圣贤颇不在少数啊?”

闻问,唐松浅浅一笑,“只要儒家先贤就尽够了,至于在这些先贤里怎么选择,还需结合其直系后裔在本朝的任官实际再做定断”

武则天沉思了一会儿后,缓缓点了点头。

唐松续又说道:“除此之外,本朝在任官员中,若有德高为天下共称而位阶稍低者,亦需在《姓氏录》中厚加照拂。譬如狄公,陆相等人,在民间已积口碑多年,若是他们的位次太低,难免百姓心中不服啊”

听唐松提到狄仁杰,上官婉儿瞥了武则天一眼,却看不出她脸上有什么神情变化。

唐松说完,武则天没怎么思索直接道:“‘尚德’之言似为可行,既可增《姓氏录》服膺天下之效,亦有借此教化天下之用,算得是良策了。你能在这短短辰光里想到这些,可称才思敏捷也!此事你细细思量之后,章奏上来容朕再思之”

眼见武则天似有把修订《姓氏录》的事情也安排到自己身上的意思,唐松忙进言道:“陛下欲行此大事,在下倒有一主持人选推荐”

唐松素来不是怕事的人,只是这事太磨人,而且百分之九十的可能还会出力不讨好,现在不躲,届时真落到头上可就悔之晚矣了。

不过他这点儿小心思岂能瞒住武则天,“重修《姓氏录》乃是代朝廷勘定天下姓氏,如此大事非重臣不足以当之,你尽可放心就是”

闻言,唐松干干的一笑,“陛下明鉴万里,能察秋毫之微,在下拜服”

这一次,武则天与上官婉儿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带着脸上未尽的笑意,武则天注目唐松,“三五十年间四世家当可无碍矣,唐松,说吧,你想让朕赏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