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75章 赏赐

第一百七十五章 赏赐

等着盼着,终于到论功行赏的时候了,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猛一听到这句话时唐松嘴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发干。

“在下一介白身,当日能得陛下耳提面命委以重任,此已为殊荣。其后虽以微劳而略有小成,然身为武周子民效力天子实为份所当然耳,陛下能记得这区区小功已是高恩厚德,焉敢再求赏赐”

“噢!你果真不要赏赐?”

看到武则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唐松果断改口,觍颜笑道:“尊者赐,不敢辞。既然陛下一定要赏,便请将上官待诏赐予在下如何?”

此言一出,整个瑶光殿内落针可闻。武则天将唐松笑嘻嘻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后也微笑起来,“婉儿,他可是指名要你,你意如何呀?”

上官婉儿在冷宫之中长大,长伴武则天身侧十六年培养出的镇静功夫在这一刻完美呈现出来,尽管心底惊涛骇浪,脸上的神情却是八风不动,甚至还嗔怪的瞅了唐松一眼,“竟拿臣女如此取笑,唐松敢如此倒是给陛下宠坏的!陛下想是不知道他如今在士林民间的声名大到何等地步,啧啧,不知多少待字闺阁的小姐们手捧《珠玉词》念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日夜盼着见他一面,好圆一圆才子佳人的美梦。他这般风流人物焉能真看得上臣女这比她大十余岁的?”

“他这是拿着臣女打花胡哨,因是知道陛下断不可能将臣女与他。就想着有此一拒之后,他再求出什么赏赐来时,陛下就不好再次拒绝了。其这番心思可不就是陛下所说的‘才思敏捷’嘛”

上官婉儿说完之后,武则天是少见的开怀大笑。手指唐松道:“朕今天是有心赏你,你若再插科打诨,需就怪不得朕改主意了”

到此时唐松也明白今天这个冒险是无功而还了,尽管心下黯然的很,脸上却还得配合上官婉儿的说辞与武则天的看法保持着一副插科打诨似的笑容,“到此时方才确定陛下是要真心赏我,那在下就觍颜求一个弘文印社,万望陛下御准”

“婉儿。还真让你说着了,他果然是所图甚大呀!良田美宅,金银珠玉,只要你开口朕必不驳你。但弘文印社……”

武则天踱着步子转了好一会儿,又将唐松看了好几遍后才缓缓声道“罢了,朕也不做这小家子气,给你就是,只是朕也有两条”

弘文印社虽是唐松一手操办起来的。但钱却是出自扬州市舶司,其实就是出自内库,更直接的说就是出自武则天。

在唐代开印社本就是个极花钱的商贾行当,更别说弘文印社这等的规模了。短短时间里弘文印社能走到现今的规模,那完全是拿流水一般的银钱铺出来的。可以说若非有武则天在背后买单,就是唐松再有本事也断然到不了今天的地步。

所以归根结底。弘文印社还是武则天的,只要这个事实不变,也就意味着弘文印社随时可能有变数,譬如若是有一天武则天突然派一个人来要接替他主持弘文印社,到那时怎么办?

给?还是不给?

这次张口要弘文印社,唐松真正的着眼点其实在于印社的主导权,最起码的底线是他不能被随意换掉。倒没敢想武则天真能把内宫投入了这么多钱的印社整个给他,心里早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所以对武则天要提条件也就能安然接受了,“那两条?请陛下明示”

“第一,内库在弘文印社上投了多少银钱你需一文不少的还

,一日未还清,弘文印社便仍算不得你的,如何?”

“这是自然,在下记住了”

“第二,弘文印刷每次开版,不拘是印各类书卷还是那《清音弘文双月刊》,均需送呈十份往内宫记档,你可记住了?”

虽然是问话,但武则天没等唐松回答先已侧身对上官婉儿道:“这两件事都交给你了,第一条尽可容他慢慢还,倒是第二条你要盯紧些”

“臣女遵旨”

这怕是中国最早的印刷品检查制度了吧?尽管心中腹诽,唐松又哪里敢说出口来,只能躬身答应。

“内库流水般的淌出钱粮却是给你创下这么大一份家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若非是你这个弘文印社跟其它印社皆有不同让朕看不明白,若非朕有意想看看你使尽浑身解数后最终要弄出个什么来,又能弄出个什么来,朕岂会与你如此儿戏?”

“满意,满意。在下真是感恩不尽”

武则天笑着摆了摆手,“朕等着看就是。此外,你伤势如何了?”

莫非要说刺杀案?唐松指了指额头上一直没断过的白毛汗,“不敢欺瞒陛下,要想如常行走,恐怕还得养上一段日子”

“那就再给你一个月的辰光养伤。其间不得离开京城,俟一月期满之后,你便往皇城寻陆卿。四世家之事

了断,以后你该做些什么,尽遵陆卿的安排就是”

又有什么新任务了?为什么要去找陆元方?

唐松心下疑惑,待要再问,武则天先摆了摆手温言道:“你伤势尚未大好,不宜在此多留,且回去养伤吧。陆卿那里无需多想,届时你自然知道”

说完,武则天便令上官婉儿安排肩舆,送唐松出宫。

至此,唐松也不便多留,依旧坐了来时的肩舆出宫去了。这次陛见的过程中,武则天一字未曾提及刺杀案之事,唐松也没问一字。

隐隐间唐松甚至觉得刚才武则天之所以迟疑了一下后仍是将弘文印社赐给了他,十有**就是

了刺杀案。

这或许是另一种方式的补偿?

上官婉儿并没有如以前那般送他一程并说说话,而是唐松刚一走便自回了瑶光殿中。

上官婉儿

时正见着武则天站在窗前。莲步上前循着武则天的目光看去,正好见着唐松所乘的肩舆远远消失在凝碧池畔一片垂柳掩映中。

对此,上官婉儿只若未见,去了一边亲手给武则天奉上一盏香茗。边递着茶盏边随意着笑容道:“今天唐松进了宫,也与张内侍见了面,此时不知宫人们的搏戏该热闹成什么样子了”

武则天边小口的呷着茶水边笑骂了一句,“这些混账行子!”

“着实混账”上官婉儿也跟着笑,“只是臣女也是好奇,陛下以为唐松与张内侍孰美?”

平日里政事处理完毕后,若是武则天心情又好的话,倒是很喜欢跟上官婉儿说一说这些八卦话题。但也仅限于她两人之间,且绝不涉及朝中重臣。这是多年的惯例了,所以上官婉儿此时有此一问并不显得突兀。

回答她的是武则天的一声叹息,“世间事难有两全者。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啊!”

武则天虽然不曾明言,但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

……

且不说武则天与上官婉儿又八卦了些什么女人话题,唐松乘着肩舆一路出宫,在侧门处换乘马车时听那值守的禁卫提到今天是休沐日,顿时心中一动。

唐时没有星期天和周末的概念。皇城及各地官衙遵循的是每上班十天便放假一天的休息制度,放假的这一天就被称为“休沐日”,取休息沐浴之意。

唐松上了马车便吩咐御者前往陆元方府。

骑马随行护卫的四个公差相互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后,什么都没有多说。

虽然无官无品却蒙天子恩召。进了宫居然还能坐肩舆,刚从宫里出来马上就要去当朝次相府。饶是这四个临时被派来的公差知道唐松不简单,却也没

他不简单到了如此地步。到这个时候一切唯唐松马首是瞻而已。他们是什么也不会多说了。

休沐日陆元方并不曾出外,但也没有闲着。直到唐松被领进书房后,他才从一叠厚厚的公文上抬起头来。

这一见面少不得又要说一阵儿伤势的事情,由伤势说到刺杀案,陆元方对于京兆衙门至今无法破案怒形于色,再三向唐松重申,此案他必当过问到底。

对此,唐松感激之余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件事情说完,陆元方提到另一件事时明显高兴了不少,“前日接到象先来书,其间言及你那通科学堂近来颇有起色,吾心甚慰”

说到这个唐松也是高兴,他原本还担心因为弘文印社扩张抽调的人手太多会导致通科学堂生员严重不足,孰料前几日于东军来信中说,最近不仅已有人主动上门求学,且数量还一日比一日多。

唐松高兴之余难免疑惑,细看了信中解释之后才明白,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居然是拜弘文印社之赐。

弘文印社在江南崛起的太快,影响力也足够大,而弘文印社各分社所有主事头目都是出自通科学堂的消息慢慢也就传扬开了,这也就使得通科学堂凭空增添了十分吸引力。

最初主动找到通科学堂要求入学的十来个孩子,全都是印社在各地雇佣的那些个伙计们的儿子,这些人也没想着要让自家孩子考什么功名,只是盼着他们能在此地学上两年后依旧能在弘文印社里谋上个差事,异日没准儿也能混上个分社掌柜的前程,毕竟弘文的大扩张和人手缺乏在内部已是人尽皆知之事,多好的机会呀!

有了打头儿的,后面自然就越来越多,来求学的无一例外都是贫家子弟,也都是抱着最实用的学东西找差事的目的而来,对此于东军心里还有些不踏实,来信中颇有忐忑之言,唐松却是大欢喜,不管怎么说,总算不用再去骗学生了,这就是通科发展的巨大一步。

至于学生们现在是抱什么目的而来根本就不重要,人都是会变的,通科本身自然也就会给他们带来变化。

将这事说了一回后,唐松主动提及了正题。听他说完,陆元方难得的笑了笑,“既然陛下

言及此事,仆也就不瞒你了。前几日仆已荐举你入仕,陛下恩准了,等你伤势养好之后就该正式分发了”

听到这话,唐松心里猛然咯噔一下,要入仕做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