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95章 引爆

第211章 接还是不接?

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点,这厚厚一大堆竹纹纸上记着的居然全都是旅途见闻。某月某日行经某地,沿途所见田野墒情如何,禾稼长势如何,百姓穿戴如何,墟市繁荣情况如何,盐价如何,铁价如何……等等等等。

回到自己的房间,唐松坐定之后便将从水晶那里拿来的竹纹纸取了细看。

一连翻看了许多张竹纹纸,上面居然全都是这些东西。且是记载的越来越细,简直就跟流水账一样,只让唐松看的眼睛发涩,头昏脑胀。 但看的多了,倒也慢慢看出些门道来。比如这些记载初时还很凌乱,明显是看到什么就记什么,但到后来时渐渐的就已经有了顺序。再比如前面只是干巴巴的记载,与别的记录之间毫无关联。但越到后来,水晶已开始有意识的将两地不同的记录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并据分析的结果初步得出不同地方官员执政能力优劣的判断。强支着眼皮看到最后时,竹纹纸上对旱情的描述越来越多,显然今年入冬之后的天旱绝非仅仅只是洛阳周边才有的情况。

看到纸张上所记的许多地方百姓对旱灾的担忧,以及那些个隐隐预示着明年可能是大旱之年的民间俗谚,唐松不由得又想起了此前狄仁杰的担忧。 与后世不同的是,在这个生产力水平有限的年代,灾荒之年可是实实在在要饿死人的,灾情愈重饿死的人也就会愈多。一想到灾民大批饿死。甚至会出现两脚羊、易子而食的情景时,唐松心中也难免为之一紧,只要是人就没谁愿意看到这般的惨状。应对灾荒,尤其是大灾荒终究还是要靠朝廷。想到这里。唐松心中的隐忧倒是放松了不少。

毕竟如今的朝廷虽然皇帝不给力,但执掌政事堂的狄仁杰却是一代名臣,他既看重百姓,又有丰富的执政经验与能力,更重要的是已经有了可能遇到灾荒的心理准备与未雨绸缪之举,如此想来的话,即便明年真是灾年,情形当也不至于太坏吧?隐忧既去。 唐松便又将心思收到了这些竹纹纸,收回到了水晶身上。竹纹纸上记着的这些东西琐碎而枯燥,莫说这时代的女子,便是绝大多数男人也会因为无趣而对此兴趣缺缺。水晶作为一个走出自闭症并不太久的年轻女孩子。

又不是那种在其位必须谋其政的官员,怎会对这些别人避之不及的事情如此兴致盎然?是她的兴趣爱好太古怪?还是因为之前在山中道观禁闭的太久,所以她对十丈红尘中普通百姓们的烟火人生份外兴趣浓厚?又或者是她骨子里的生性就是对这些感兴趣?思量了一会儿却没个确定答案。 此时水晶不在面前,唐松再看看手中这一厚叠竹纹纸,心中油然生出许多怜惜来。想想这丫头的身世。想想她成长的过程,真是不容易啊!中午在家吃过饭,唐松下午准时去了秘书监。

这鬼地方清闲的很,清闲到就连他这个二把手的秘书少监也没有多少正经公务要办。在硕大的公事房里转了一圈儿后。他便到了秘书监下辖的著作局。著作局虽然是常设机构,但里面固定的人员其实并不多。除非是遇到朝廷要修史这样的大事。此地才会真正热闹起来。但一等修史结束,抽调出来的人要么升官。 要么返回原衙门,此地便会再次冷清下来。唐朝立国已近百年,为前朝大规模修史的事情早已完成。著作局其实已经冷清许久了,现在仍然常驻此地的就只有两个规模大些的写作班子。

一个是杜审言领衔的《姓氏录》修改队伍;另外一个自然就是由姚崇掌总的新官员考功标准拟写班子。这两件都是大事,也都是唐松异常上心之事。所以自他出任新职以来无论是人员调配还是物资供应,可谓是倾尽秘书监的资源来支持这两套写作班子的运作,如此以来就使这两套班子的所有参与人员士气大振,皇朝更迭后的惶惶人心也迅速安定下来,工作进度倒是比以前更快了。 到杜审言那里转了转,而后又与姚崇、宋璟会和商议讨论了一些新遇到的问题后,唐松领了新的任务回到自己的公事房。

不过他倒没有急着开始干活,而是先给远在扬州的陈一哲等清音文社首领们写信,邀约他们于近日到京一叙。经过这么长时间,《清音弘文双月刊》的编辑权也该做个区分与了断了。文学的那一块唐松无意插手,也不会损害清音文社的利益。但他有意新增的那一些个版块,其编辑权必须控制在自己手中。如此以来的话,再将《清音弘文双月刊》这样一份如今已逐渐被天下士林接受,并享有全国性影响力的刊物再放在扬州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想来想去,这皇城秘书监的著作局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只是将来这些大多来自江南的编辑们需不需要改变身份,是为他们请官转化为官身?还是依旧使他们保持白身的身份?此外,《清音弘文双月刊》转入京中之后,为了保证其刊物的发布与传播更为高效,对士林乃至整个天下的影响力更大更快,如何才能在兵部主管的水陆驿传体系中弄出一条专线来?这些都是问题,未雨绸缪,现在就该解决了,否则真到一日要发挥作用时,就难以给力了。写完这几封字斟句酌的信笺后,唐松一并给弘文印设在江南与北地的负责人也去了信,邀约他们各自带上能离得开的属下分社掌柜于年终时候到洛阳一聚。

既然请了弘文印社的诸位,那扬州安宜县通科学堂的负责人于东军等自然也少不了。既然都是忙。索性就趁着今年的年节将麾下势力做一个大整合吧。如此既是增加了感情与团结,也更有利于各方以后的联动与战斗力的发挥。等这些信俱都写完,皇城的散衙钟声已经敲过许久了。唐松活动着酸麻的手腕回到家,刚进正房就发现气氛不对。这些日子一直因过度兴奋而面色亢红的唐达仁黑沉着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旁边的唐缘也是眉头紧锁。“愁眉苦脸的干什么?怎么了?”见唐松回来,唐缘也就有了主心骨,脸色总算是松快了些。

边过来为弟弟倒茶,边小声将事情原委给说了。原来就在唐松下午到衙门去后,也不知怎地,府上突然不断的来人。要说这个也没什么,毕竟客走旺家门,唐家这些日子还真是有些习惯门庭若市的景象了。但问题是今天下午来的这些人明显跟之前不同。各式各样的好话说完之后,目的却都一模一样。都是什么小女蒲柳之姿,实在没有侍奉襄阳侯的福分,前时之高攀实在是不自量力。这些日子一直惴惴难安,因此特来恳请唐家退还小女的红贴,婚事之说不敢再提云云。

这样一下午下来,虽然不至于所有的红贴都已退还,但那些个最中唐达仁父女心意。出身最好的官宦家闺阁却几乎是无一幸免。自家儿子与兄弟前两天还是香饽饽,转眼却成了这般模样。却让一门心思光耀唐家门楣的唐达仁情何以堪?又让唐缘如何高兴的起来?这又是那个地方出了幺蛾子。唐松知道这反常的举动背后必定是有原因,但现在却不明了问题的根源,遂也只能笑着安慰两人。“这些红贴早晚都是要退的,如今他们自己来取倒还省了咱们的麻烦。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你们还真怕我娶不着媳妇不成?”退还别人的红帖与别人主动上门索回能一样吗?这中间的区别实是天高地远,所以唐松这番安慰的话就没能起到任何作用。屋里的气氛还是闷沉的很。良久之后,唐达仁蓦然重重一拍身边的案几,“今天下午郑家送来的那个女子就留下了,年前婚事一定要办”发狠赌气的说完这番话后,唐达仁就背起手气冲冲的回了房间。留下唐松莫名其妙,“那个郑家送来了什么女子?”唐缘拍了拍额头,“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罪过罪过,真是怠慢人家姑娘了,你且在此等着”快步出去之后不多久,唐缘就又重新走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高挑,容光逼人的少女。

这少女与柳眉、上官婉儿、太平乃至水晶等唐松身边走的亲近些的女人都不一样,从容貌到体态,再到她周身散发出的那种神态气质,活脱脱就是古代神品仕女图的真人版。看着这么一个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少女,唐松微微蹙了蹙眉,又怕惊吓着这位容貌举止,一行一步都精致到近乎完美的女子,是以眉头一蹙即舒,温言说道:“你是锦绣绸缎庄郑掌柜家的女公子吧?这半日倒是委屈你了!令尊的一些话只是玩笑之言,切不可当真以免误了你的终身,且在我家随意用些便餐,待餐罢就让家姐送你回去吧”女子闻言,莲步轻移上前福身一礼道:“奴奴小字窈娘,此来尊府虽是由阿爷护送而至,然则确是出自奴奴自身心意。

奴奴自忖容貌粗陋,身份低微,唯愿侍立书房为郡侯抚纸磨墨,则余愿足矣”这还遇上个发烧友,真是要命啊!郑胖子这不是添乱嘛。唐松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窈娘面前,“你容貌绝美,气韵亦堪称上佳,若能择一良人必被视若珍宝,如此琴瑟和谐岂非上佳之选?我虽有几分薄名,但那都是虚的,当不得真。更不值得你如此委屈自己为奴为婢。听我一句,你若是真喜欢《珠玉集》,就更该离我远些,如此对你对我都好”窈娘闻言低下头去,露出一段白生生如凝脂般的颈项,没再说话。

也绝无退走之意,如此以来,她的意思也就明显的很了。唐松真是无奈,只能冷下心来。“你父亲送你来此的缘由远非你想的那般简单,难倒你真就愿意做一个商贾贸易般的筹码?”这话若是放在后世,十个女子中至少有九个必定是不肯的。孰料窈娘闻言竟没有半点气恼神色,声音依旧是清脆好听,“阿爷生我养我,奴奴若能有以为报,自然是甘心情愿”至此唐松也是彻底没办法了。便在这时,唐缘走上前来伸手揽住了窈娘的肩臂白了唐松一眼道:“这般如花似玉的妹妹别家是求也求不到的。

你倒好!阿爷也是极喜欢窈娘的,此事便由我做主,人留下了!便如她所言先在你书房中抚纸弄墨就好”说完,唐缘也不给唐松再说话的机会。牵着窈娘便出了正房。目送两人出门之后,唐松回到座位上伸手轻叩着身边的高脚茶几,窈娘若真在家中扎下根来,他唐松也就算与天下有数的大富商锦绣绸缎庄郑家紧紧绑在了一起。这种紧密的捆绑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郑胖子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以他的性格料来近日必有所求。而且所求必定不会小,他会求什么?自己届时又当如何自处?郑胖子与唐松的关系毕竟不同,窈娘亦是初见,唐松又不是那等容易被女色所迷之人。

是以第一反应难免有这些对利害的权衡与考量。此后唐松又三度往寻唐缘,希望她将窈娘送回去。前两次是窈娘听见执意不肯,第三次却是被唐达仁给跳脚骂了回来。眼瞅着形势不大妙。他老爷子就指着窈娘做年前成婚最后的保底了,焉肯让人走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转眼便到了宵禁封闭坊门的时间,这时节便是窈娘想要回去也是走不了了。第二天早晨,唐松刚刚起身打开门,便见窈娘端着铜盆及一应梳洗用具走了进来。而后她便自然而然的服侍着唐松开始梳洗,自然的让人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说来也是让人不明白,窈娘这等大富之家出身的女子不知从那儿学到了一身内房本事,从梳洗到而后的帮忙更换官衣,点点滴滴小琐碎活儿都做的行云流水,如同她的容貌举止一般,精致到了让人无可挑剔的地步。撇开别的因素不说,若只单论这份舒坦的话,今早的经历居然是唐松穿越以来前所未有。对此,唐松既没有刻意冷淡也没有特别的热情,想做就做吧,想来大富出身的窈娘必定坚持不了多少时候,只盼着她坚持不住时肯自己回去就是再好不过了。一切打点停当之后,唐松便出门上衙。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散衙钟声敲过之后,唐松刚走到尚书省大门口处,却被一个内廷的宫人给截住了,言说韦贵妃有请。前庐陵王妃在李显登基之后却一直未能如愿晋位皇后,但因为内宫中品秩仅次于皇后的四贵妃中其她三位俱都空置,所以她这唯一的贵妃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宫中位阶最高的内命妇。以她的身份若要召见任何一个外命妇进宫都无问题,但是召见臣子嘛……可就着实显得有些刺眼了。尤其是在问清楚这次召见还是未经天子的单独召见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就在唐松略生踌躇要不要去时,刚由尚书省下到礼部任官不多久的韦播走了过来,拉着他便向宫城走去。既有韦播同行,唐松也就不再忌讳什么,施施然入了宫城。到了韦妃所居的那一片宫殿群外,身为外戚的韦播先一步与通报的宫人一起进去了,留下唐松在外等候传召。堪堪就在韦播刚走未久,上官婉儿从里面走了出来,唐松见之大喜,遂满面欢容的迎了上去,“宫中的事情忙的如何了?你什么时候能出宫?”闻问,上官婉儿勉力一笑,“如今韦贵妃有意让我继续留在宫中助她料理内宫事务,这出宫……只怕是难了”韦妃要继续用你?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唐松还真是有些不敢相信,上官婉儿可是武则天的铁杆心腹,韦妃怎么还会继续用他?但细一寻思,其中倒还真有些道理。

韦贵妃其人所图谋者大,又岂会为小小的宫城所拘?如此以来也就更没心思放在六宫的治理上了,偏偏这内宫中琐碎事务极多,她若不愿意亲自管,那就必定少不了一个能替她做起这些事情的人。而这样的女人除了上官婉儿,一时之间还真是找不着。上官婉儿是武则天的铁杆心腹不假,但如今武则天已死她也就自然变成了一个孤臣,偏偏因为上官仪的缘故品秩还低。一个三十年都在深宫、深晓宫中一切、且又品秩低下的孤臣,在内宫中到哪里去找比上官婉儿更好用的人?能走出这一步出人意来的好棋来,这韦贵妃倒还真是不简单。

想明白之后唐松也再无废话,直接就把水晶的事情说了,说完一并交代道:“有狄公与李相在,这次实是你出宫的最佳良机,万万不可错过”上官婉儿面露喜色,轻轻点头。这时又有宫人来找她,不舍的看了唐松一眼后她便匆匆去了。至此,唐松心情大好。虽一人在此枯等也不觉焦躁。就在上官婉儿刚走不久,唐松正闲看内宫建筑时,旁边蓦然传来一声娇叱,“你就是唐松?梁王父子便是死于你手?”随着娇叱之声,一条突然出现的马鞭子劈头盖脸向唐松抽来。

p。

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