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96章 命悬一线

第211章 接还是不接?好在有娇叱之声在前,加之唐松此前迭遭险境反应度毕竟提高了不少,突然出现的马鞭子度虽快,却被他险而又险的避过,差之毫厘的顺着肩头滑下去“好啊,你竟然敢躲?”随着愈发恼怒的声音响起,又是一鞭朝着刚刚转过身的唐松抽来是个人遭遇这样的事情后心里都得冒火,唐松此刻也不例外,再次避过之后,待那鞭子去势已尽时,顺势就将鞭梢抄在了手中猛力一拽舞弄马鞭的只是个女子,还在为唐松敢躲她的抽打而恼怒,力气有限加之反应不及,吃此猛力一拽,鞭子未曾脱手的她向前一个踉跄,虽然不曾摔倒,但却是再也站不稳了这时手中的马鞭已被唐松夺去,不等气的发晕的她从踉跄中稳住身子,蓦然便觉臀后屁股上一阵疼痛唐松这一下抽的可不轻,好在严冬天气穿得厚没有伤着皮肉,但那火辣辣的疼痛却是免不了刚才的一切来得太快,唐松抽完一鞭子消了些气后才顾得上细看这行凶的女子此女年纪不大,头戴着一顶下有翻毛顶部圆尖的皮帽,帽子细而圆的尖端缀着一枚堪称极品的海东明珠身上穿的衣裳虽是由价逾黄金的单丝罗缝制,但样式却全然是胡裙式样脚上穿着一双前端细高翘起的胡靴,靴子遍身都压着金线,靴尖上缀着一对与胡帽顶端一样品相的海东大珠唐人心态开放,敢于微笑着接受一切外来文化这表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具体到京城和服饰穿戴上,便是有一群官宦贵族家的女子以尚胡俗为美,妆容与服饰上尽皆如此,这可谓是当时引领着大唐时尚走向的一群人这些人也就被俗称为“慕胡女”只看这女子的穿戴,就是个再典型不过的慕胡女了,一般而言,这样的女子生性往往叛逆这些个念头只是电石火花般一闪而过,随即手拿着鞭子的唐松便微微皱了皱眉头慕胡女没什么,但这个女子能有这一身装束,别的不说,只看她那三颗海东珠其身份就必定简单不了刚才那一鞭子倒是抽的有些孟浪了便在这时,那气疯了心的女子站稳身子后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尖尖十指直往唐松脸上招呼唐松躲了几回,见那女子却毫无收手的架势且是越战越猛,越来越疯索性双手一展马鞭将她舞弄过来的双手绕腕子给缠住了双手被缚后那女子毫无顾忌的荡开胡裙抬腿就踢,唐松挡得快,两条腿结结实实撞在一起,女子用力太大顿时就觉小腿迎面骨上一阵剧痛手脚皆已无用,至此这女子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双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冲着旁边看傻了眼刚刚要走近前来的当值宫人们吼道:“狗奴才,你们都想死不成还不上来帮手”“本侯在此,谁敢妄动”一声怒喝之后心底邪火蓬蓬乱冒的唐松伸手就要去扯女子胡裙腰间的挞尾,准备先将这个刁蛮的母老虎捆住之后再说话便在这时韦播“住手”的声音传来,唐松侧身看去,一并就见到了当日宫变之夜有一面之缘的韦贵妃韦播摆手挥退了那些宫人之后一路直接走到了两人中间,用身体将两人分隔开来唐松丢了马鞭向正缓步走来的韦贵妃拱手一礼,“臣秘书少监唐松见过贵妃娘娘”韦贵妃看了看唐松,又看了看在韦播的阻挡下犹自挣扎不休的女子后,脸上居然浮现出一缕极淡的笑意,“小女生性顽劣,冒犯处还望郡侯勿怪显扬,你且领郡侯入内奉茶,我稍后便至”至此,女子的身份也已揭明正是那个生于李显流放途中,并随着李显夫妇一起过了十几年流放生涯,在软禁中长大的安乐郡主李裹儿如今随着李显登基为帝,她的身份亦是水涨船高,前不久已由郡主晋位为公主——终李显一朝可谓是占尽天下宠爱的公主有韦贵妃亲自出马,安乐公主尽管万般不愿,仍旧是被弄走了韦播领着唐松边向里走边苦笑道:“安乐自小受了不少苦,圣人与贵妃怜惜她就份外宠溺些,时间久了,她这性子……呵呵,唐松你莫在意,莫要与她计较”“她是公主,我敢计较什么?”听到这话,韦播便知他心气未平,伸手过来拍了拍唐松的肩膀安慰道:“此事说到根子上还是因武三思那奸贼而起你揭穿了他的逆谋并当众诛杀,他那一家子自然也就保不住了,其嫡长子武崇训也随之身死而安乐此前又曾大张旗鼓与武崇训定了婚,此事可谓天下皆知,如今人还没过门就……安乐摊上这事也着实难受总之要怪就怪武三思那逆贼,你就莫要再气恼了”言至此处,韦播摇摇头不解道:“安乐前些日子就在不断收集你的消息,且是收集的极细致琐碎,连我都问到了若只是为了找你出气,又何须如此?怪哉,真是怪哉,也不知她究竟在想什么?”韦播与唐松说话时,韦贵妃也刚刚安抚住女儿,“前些日子天天搜寻唐松消息的是你,现在见面了喊打喊杀的还是你,裹儿,你这心思真是连娘都猜不透了”“搜集他的消息正是为了报仇若不是他,武三思父子就不会死,我也不会……”说到这里,安乐蓦然一脚踹翻了旁边的一株灯树,引发稀里哗啦一阵乱响话虽然没说完,但借由此动作却将她的意思完全表达出来了对于她这样的举动,韦贵妃已是见多不怪但口中却无半点放松,“就是没有唐松,武三思父子也必须死,这个怪不到他头上你若搜集他的消息只是为了出气又何需搜集的如此细致?别说他入京以来的一举一动,就连他在襄州的过往也不放过,只为出口气就花费这许多心思,裹儿,这可不像你能做出来的事”“说什么‘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只看他的《珠玉集》该是何等温柔深情,却没料到见面时却是如此凶蛮”闻言韦贵妃探手过去轻轻抚了抚安乐的秀发对这个女儿她确实是心有愧疚的,生于流放途中也就罢了,关键是她从襁褓中居然都是在房州的软禁中度过的,直到半年之前才第一次走出那个深宅大院十几年间她看到的始终是那一片小小的四方天空稍稍懂事之后还要为生死跟着担惊受怕在这个过程中,她能接触到能给她解忧消闷的东西实在太少,除了斗草、秋千等闺阁女戏之外也就只剩曲乐歌舞了软禁之中词太少,旧曲便是再好,听的多了也腻烦由此也就可以理解安乐初得《珠玉集》时的惊喜了日日玩赏之下,其中许多的篇目句子已是烂熟于心安乐将《珠玉集》中的句子信口拈来,听在韦贵妃耳中却是倍觉心酸,因为这代表着一段长达十余年的艰难苦恨岁月一段让她永不愿再回首的记忆见母亲不说话,安乐复又恨恨声道:“可恨他刚才为什么要躲?让我抽几鞭子消了心中气恼自然也就不再计较此事了我还真能抽死他不成?”听到这话,韦贵妃忍不住的笑了“若是他见了你之后便肯任打任骂,我怕你打过骂过之后怕是要失望男人若没有几根硬骨头,又那里是真男人?”闻言,安乐脑海中莫名的闪现出一个过往十几年来异常熟悉的画面房州,终年四门紧闭的院落里,他的父亲因为害怕而缩在母亲怀中瑟瑟发抖,痛哭流涕一想到这个,安乐心中就自然涌现出熟悉至极的厌恶之情来韦贵妃伸手将女儿揽进了怀中,柔声道:“唐松的事情你尽已知晓,如今是连人都亲见了,倒无需为娘再多说什么了如今放眼四望,确已没有比他合适的驸马人选你若下嫁于她,不仅再无人会因武崇训之事取笑于你,裹儿你还会成为天下无数女子嫉妒羡慕的对象,一扫前耻不过是转眼间事罢了此外,这唐松眼光、能力与心性俱是上佳之选,亦可成为娘的得力臂助,如此岂非两全其美?”安乐在韦贵妃怀中扭来扭去,想要强说些什么时,伸手摸到刚才被唐松抽了一鞭,现在仍隐隐作疼的屁股后,终究是什么都没再说了只是身子愈发扭动的厉害韦贵妃对安乐知之甚深,见状也就没再继续说什么,只是脸上笑容欢然任安乐撒了一会儿娇后,韦贵妃松开了她向外走去堪堪到了门口时,却听身后女儿说道:“前些日子往他家送红贴的贱人恁多……”“你打听这个也是为了找他出气?”韦贵妃没回头的调笑了女儿一句后才沉声道:“既然打听到这个,怎么就没打听到从昨天下午开始那些人就又都往唐家索回红贴了裹儿你尽管放心,你想要的,谁都别想抢”说完,韦贵妃便出门而去与宫变那夜相比,唐松只觉今天的韦贵妃份外不同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不仅没有半点计较的意思,且是眼神举止远远越了一个贵妃对臣子表达好感的极限,那热情,那和煦简直就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如沐春风之感拒绝了韦播的帮忙,韦贵妃亲自持瓯给唐松续了一遍茶水后温言说道:“前次虽因狄仁杰执意阻拦,使你未能接任礼部主司郎中之位,但你倒也不必为此气馁秘书监虽然是个清水寒素的衙门,但你职事官的品秩总算借此上了一大步,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且安心在那里熬熬资历,待时机一至自有大用你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实情唐松自然不会挑破,韦贵妃能如此认为恰是最理想的状态此时万言万当不如一缄,他也就什么都没说,起身拱手致礼作谢韦贵妃笑着压了压手示意他不必多礼,待他重坐下之后方才看似极随意的说道:“唐松你与镇国太平公主关系甚笃嘛”闻言,唐松也没多辩解什么,只是用如常的语调将宫变那夜他逃进太平公主府之前的经过备细说了一遍,等说完之后又浅浅一笑道:“彼时臣下除了强闯太平公主府之外实已无路可走此后一力鼓动公主起兵勤王也是因为深忌武三思,恐其一旦得势,臣下并家族便当死无地矣至于最终能成事全仗天佑细说起来,当夜的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至于与镇国公主关系甚笃,臣下倒是求之不得只是不知公主作何想法”听完此言,韦贵妃笑笑随即转了话题问起唐松的家事来,聊了一会儿家常,以唐缘的名义赐下一大堆锦缎及胭脂水粉等物后便着唐松离去这一趟入宫真让唐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出宫时一路寻思,这一趟韦贵妃的传召真是云山雾罩,竟没有一件实在事情同来的韦播却没有一同出宫,目送他退下之后,韦播向韦贵妃问道:“姐你为何没提及结亲之事?”“他刚与裹儿来了那么一场,随后便言结亲时机妥否?他是个心性硬的,若当场拒绝出来,岂非为事情平添了波折?”韦播闻言点点头“臣弟关注此子已久,这唐松实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才与裹儿亦是良配,若错过了委实可惜”韦贵妃笑笑“与其横生波折,不如直取中军,异日明堂之上一道诏书径直赐婚可也天子赐婚的荣耀,裹儿又是如此身份与容貌,难倒还委屈了他不成?”……此后数日唐松按时上衙散衙,看似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其实一直密切关注着上官婉儿出宫之事就在韦贵妃传召后的第四日下午,确定的消息终于到了,准放上官婉儿出宫,总领玉宁公主府事虽然不是完全放为自由之身,但以上官婉儿特殊的情况而言,能做到这一步实已是到了极限也正是从这件事上可以明显看出,狄仁杰等依旧大权在握,稳压住韦氏一党这个消息让唐松心情大好,散衙回家之后便命置酒,酒菜刚刚摆上,却见门房领着锦绣绸缎庄的郑胖子走了进来“赶得好不如赶得巧”郑胖子没半点客气的坐下,边叫唤着要酒樽,边拎起酒瓯给唐松满斟上唐松端起酒樽小口呷着,嘴里笑说道:“你把窈娘送过来也有五六天了,今天才来,可真沉得住气”“我还怕你委屈了她不成?怎么样,如今你也亲见了她的容貌品性,当日在沈大娘子面前我没骗你”郑胖子笑的脸上浮肉乱颤,“这是内宅,也不需避讳什么,快把窈娘叫出来让我见见,离了这几天还真是怪想的”眼见郑胖子咋呼着就要叫人,唐松伸手按住了他的臂膀,“稍后让你看个够,先说正事,你可素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还能干什么?这人都在郡侯府呆了五六天了,我总该来问问婚事的章程安排”“这个先不急”唐松摆摆手,给郑胖子斟上酒,“今天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又有什么为难之事了?”郑胖子刚刚落到酒樽上的手猛然一颤,抬眼定定的看着唐松唐松迎住他的眼神似笑非笑两人对视良久后,郑胖子低头端起酒樽一饮而尽后呵呵一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罢了,兄弟面前老哥哥也就实话实说了我想牵头联络天下各地的大绸缎布帛商组织一个总行会,此事务请兄弟你伸伸援手使我得偿所愿”唐代商贾行中行会的权力非常大,对行内的同业有着近乎强制性的约束力郑胖子一边干着将锦绣绸缎庄“连锁化”的事情,一边筹谋组建全国性的总行会,其野心之大至此已是昭然若揭但问题是唐代的行会多局限于一城一地,还没有全国性行会的先例而要干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朝廷给予官面上的支持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说实话,唐松真的很欣赏郑胖子,欣赏他处事的手段欣赏他的眼光与心胸此人其实真算得上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商贾了,尤其是这份有心缔造商业帝国的气魄,恰与盛唐昂扬奋进的时代气质相吻合唐松摇晃着手中的酒樽,摇头道:“你想组建如此大规模的行会,单是这交通问题便无法解决,同业遍布四方,来洛阳会议一次路上少则三两月,长则大半载再好的事情也给耽误干净了”“让各家都派个人常驻京城总会,日常联络与消息往还借助兵部驿传就是,若是再紧急的,用上加急羽书就是一天六百里,换马不换人,有什么消息不能极传到的?只要肯舍钱,兵部能办这等事的人多了”说到这里,郑胖子嘿嘿的笑声听来份外奸猾“再则,老哥哥干的这个行当是撵着季节走的,每年大多数时候都是循例而已,哪有那么多急事给耽误”听了这话唐松才知道是自己想当然了他以后世信息流动的度来比照当下,那肯定是行不通的其实任何一个时代商贾贸易行业的发展与信息传递的度本就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而信息传递的快慢对于商贾贸易双方中的卖家与买家是一致的在当前这个商业并非异常发达的时代采用郑胖子所言的方式,再利用上当世信息传递最为快捷的兵部驿传体系,他要搞的这个总行会虽然难免仍有笨重及调度不灵之嫌,但确实也可勉强一试了“你这么大的胃口找我又有何用?我不是已经替你引荐过镇国太平公主了,此事若想成功,非她出马不可”郑胖子闻言搓着肥手又是嘿嘿一笑,“老哥哥这不就是来请兄弟你帮着向公主说项的此事太大,我这脸面不够啊,便是公主勉强答应,她开出的价码我也怕受不了跟公主殿下的胃口比起来,我这身板子实在太瘦了”这话已经非常直白了,郑胖子就是来请唐松做中间人,既帮着他说动太平,又要帮着她在太平面前压价的否则这么大的事情,依太平的胃口还真能开个天价出来,她一旦开了口,郑胖子还敢不接着?见唐松听完后久久不语,郑胖子将身子凑近了些,伸出一只手指道:“老哥哥也断没有让兄弟你白帮忙的道理,此事若成,我每年给你这个数”“一百万贯,这可真不是小数目了”唐松伸手过去将郑胖子伸出的那只手指给摁了回去就在郑胖子脸色微变之时,唐松沉声道:“此事我答应了,公主面前必定尽心尽力此外,你的钱我一文不取”郑胖子猛然瞪大了眼睛,唐松故自继续说道:“你放心,我没想着要算计你什么,只是此事一过,当初通科学堂与弘文印社创立之初时你帮我的那份交情也就算还清了说过此事之后,我倒是想问你一句话”今晚的唐松太直白了,直白到让郑胖子都无法适应了,随之他以往总结出的那套与唐松打交道的方式也就完全不管用了,屏息凝神问道:“问什么?”“而今你是经由我与镇国太平公主府搭上了线,若有一日,我发现与公主走不到一条道上时,你又当如何自处?是随我?还是随她?”唐松的声音轻轻淡淡的,但听着郑胖子耳中却让他的呼吸猛然一挫,而后出气声都大了不少,“这怎么可能?你与公主……”“我并无与公主分道之心,只是世事无常,哪有什么不可能之事?郑掌柜,我是拿你当真朋友,所以才把这话问在前边,你可也要想清楚了再答我,这一言既出,可就再没有回头路好走了”郑胖子的出气声愈发急促,想要端酒樽,手却抖动的有些厉害最后他索性弃了,整个人如泥塑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唐松既没催他,没劝诱他什么,只是小口的呷着酒静静等候许久之后,郑胖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迎着唐松的眸子道:“此事太大,郡侯你得容我三思”而今正是太平公主势力大膨胀的时候,与她相比唐松可就差的太远了在这等情况下郑胖子不肯轻易表态,反倒为可信唐松放下酒樽笑着点点头,“这是当然”至此,郑胖子再也无心吃酒,也没了看女儿的心思,起身告辞“把窈娘带回去”郑胖子闻言转身,唐松神色不变,“如今你既做出了投靠公主府的举动,再将女儿嫁予我为妾,我若是镇国太平公主,对你这般四处含糊不清的举动也不会高兴的窈娘是个好姑娘,就让她过她该过的日子,简单平安就是福对了,带窈娘走之前先到我家老爷子那里去一下,就说是你自己改了主意”郑胖子无言的点点头后去了,与来时高涨的情绪相比,此时他的脚步愈显沉重对此,唐松没再说什么安慰话语商贾做到他郑胖子这个地步已经无法避开朝堂政治了,所谓高处不胜寒,每上一个台阶就意味着可供其腾挪圆转的余地越窄,现实就是如此,安慰又有什么用?看来今晚因上官婉儿的好消息引发的这场独酌注定是无法进行到底了,郑胖子刚走不多久,刚才两人念叨着的太平公主居然就穿着一身男装到了她如此突兀而来,传递的是一个与唐松切身相关的消息就在今天下午散衙前,天子李显传召了政事堂诸相,在说完明天朝会的相关事宜后,他居然突然提起了安乐公主的赐婚之事,且指明的赐婚对象就是唐松唐松手中一松,酒樽掉落下去,淋漓的酒水顿时在那名贵的波斯地毡上印出了大大一圈酒痕,“我?”太平压根没搭理他等了一会儿,从极度惊讶中回过神来的唐松才想着问道:”那政事堂诸位相公是如何回应的?”“狄仁杰岂肯让你做安乐的驸马,武崇训尸骨未寒,她安乐就想另嫁他人明显是与礼不合,有这么好的说辞在,狄仁杰与李昭德岂能不用?”见唐松如释重负,太平冷冷一笑,“你别高兴的太早,狄李等人虽然不赞同你去做安乐的驸马,但话头一转,却将你安排给了玉宁,嘿嘿,唐松你还真是招人喜欢哪,兴许过不了几天,本公主再见你时就该称一声妹婿了”玉宁公主便是水晶的封号,听到这个消息,唐松真是头都要炸了太平左右扫了扫见房中无人后索性到了唐松身边坐下,伸手拧住唐松腰间的一块软肉转起圈儿来,口中咬牙切齿道:“一姑一侄两位公主二女争夫,这仗有得一打,倒是唐松你究竟要选谁呀?”腰间剧痛,但因太平拧的太紧又无法挣脱,唐松急了,愤然道:“我想娶你,你愿嫁吗?”这话说的太平心中猛然一咯噔,趁此机会唐松总算脱离了魔爪“看来我这婚不结还真是不行了,放心,此事我自有应对之法”不知怎的,太平突然意兴阑珊起来,居然没再追问唐松究竟要娶谁抄起酒瓯无言的喝了起来待一瓯酒尽后她起身便走,走到门口时忽又转过身来恶狠狠道:“三日之后去龙门山泡温泉,你若是不去,老娘生拆了你这宅子”)隐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