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200章 再生变化

第二百章 再生变化

武三思等人谋划已定,正在踌躇满志之时忽闻府军已进内宫,且正在逼近中,顿时相顾骇然,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他们怎么进来的?”

“是自德猷门而入”

听到这话,武三思立时看向了袁文博,袁文博则是以手抚额,愧悔连连,“疏忽了,真是疏忽了”

洛阳宫城占地甚广,光是外宫城就有十道门户,德猷门是其中最不显眼的一个。16kbook小说网盖因此门之内乃是宫城的含嘉仓城,简单来说就是一大仓库,若非碰上罕见的大饥荒,根本无人会注意到宫城的这个犄角旮旯,素日守在这里的也都是内宫中最没有地位的那些个老弱病残宫人们。

这是一个被疏忽了许多年,也

习惯被疏忽的地方,作为此地通向外界的门户,德猷门常年紧锁,基本就没有开门的时候。久而久之,既然从无人于此间通行,那守卫也就省了,历来都是由距此最近的龙光门值守巡看巡看,除非战争爆发,洛阳被围城,否则这种情况怕是改变不了了。

但谁能

府军居然就从此地进了宫中?其实细想的话,这也怪不了袁文博,洛阳宫城太大,而他手下的人却又太少,要想以有限的人手将偌大的宫城封锁的水泄不通,怎么可能?

这时武三思手下一心腹蓦然出声道:“宫中有内奸”

武三思狠狠盯了这官一眼,这不是废话吗,没有内应,那常年不开的德猷门还能自己打开不成?但他现在已顾不得呵斥这庸官,满心满念只有一个想法—战还是不战?

“府军来的有多少人?”

“宋校尉适才攀高瞭望敌情,府军入宫者当不下五千余”

听到这个数字,袁文博脸色再变,虽然他手下的人马不下两千余,且禁军的战斗力远胜府军,但他这两千人要分守内宫各处要紧关节。能抽调出来参战的至多五百余,以一搏十,这仗还怎么打?

怪只怪这些府军来的时间实在太要命。时机卡的太好。若是再晚些时候,他一旦拿到兵符,只需再调来两千禁军,这五千府军何足惧哉?

袁文博将当下的情形简单叙说完毕。静候武三思决断。

猛然从天上掉下来,且还是掉进了一个藏着吃人猛兽的深水潭,这就是武三思此刻的感受,但于他而言,战与不战之间

没有选择余地了。

“为何不战?”武三思恨声道:“内宫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文博,你即刻抽调人手一宫一殿的拒敌,此事安排好后,即刻往建安王府取兵符,调兵来援”

袁文博不愧禁军出身,尽管敌我悬殊如此之大,他也没有半点畏难之态。领命之后当即转身便去。武三思目送他去后。刻意和煦脸色向手下党羽温言劝慰,然则,任他如何口灿莲花,许多党羽脸上

有了掩饰不住的惶惶之态,这与适才的群情振奋,以为天下唾手可得实有天壤之别。

目睹此状。一丝不祥的预感悄然浮上武三思心头,但他强撑着脸色不变的遣散了众党羽。着他们各按计划行事。一时间,众人做鸟兽散。唯有宗楚客不曾离去。

不等武三思发问,宗楚客先已走过来,“今晚若天佑我王,武氏宗室除了倾力支持王爷已无其他选择余地,下官联络宗室的任务晚一步倒也无碍,反倒是这内宫之中更为要紧”

心神不宁的武三思此时也需要有人陪在身边,是以闻言之后也没催他走,两人便沉默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并没有让他们等多久,外面已有喊杀之声隐隐传来,听到声音距离此地尚远,武三思心中安定了些。

此后之情势正如他所料,内宫地形复杂,府军虽然人多,但展开困难,优势兵力难以发挥,兼且禁军实在锋锐,是以那喊杀之声便一直僵持在初起之地。

默默听了许久后,武三思心中大定,转身笑谓宗楚客曰:“以此进境,府军若想冲到天子寝宫,非天明不可得也,到那时,文博早已领军来援”

言至此处,武三思自负的一笑,“况乃某更有阻敌妙策,只是顾念这巍峨宫城建造不易,顾念宫人性命不忍为罢了”

宗楚客心中对他打的什么主意清清楚楚,只是脸上却故作茫然状,“梁王计将安出?”

武三思仰天大笑三声,尽展睥睨天下之雄姿后方才以咬金断铁般的声调蹦出了一个字,“火”

宗楚客作恍然大悟状,抚掌而赞道:“只要保得这天子寝宫不失,外面火势一起,那些作乱的府军必定寸步难行!梁王好计,梁王好仁心”

武三思再振长笑,孰料他这笑声未歇,外面的喊杀声却突然小了下来,仅仅片刻之后便已悄然不闻。

这突然的变故让武三思心里猛然“咯噔”一下,长笑就此戛然而止,一连急咳了好几声后,才忙忙摆手道:“叔敖,速去看看究竟为何战事猝停?”

宗楚客略一迟疑之后还是去了,武三思再也呆不住,也跟在宗楚客身后向适才喊杀声密集处走去,但不等走近,却又迟疑着不肯再上前,最后索性就停在了那里。

没过多久,宗楚客便疾步而回,神色甚是仓惶。武三思从暗影中出来叫住他后才知,打着勤王之师的五千府军队伍里多了上官婉儿与张昌宗两人。

而后,上官婉儿向正凭借地利拼死抵御的禁卫喊话,直言他梁王弑君谋逆,亦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法子,竟让张昌宗在阵前自承了他受指使弑杀天子之事。

张昌宗的自承一出,禁卫立时哗然,军心再难稳定,现在别说抵抗了,只怕稍后杀将

亦是极有可能。

听完这番缘由,武三思脸色灰败,纵然站立亦难。当今的万骑禁军乃是武则天登基之前从东北边塞上千挑万选的精锐之师,这支万骑精锐因武则天而成军,武则天给予了他们前所未有的荣耀与信任,以及物资钱粮上的厚待。是以这支军队对武则天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今晚就连武三思最初也没

他会有弑杀武则天的念头与举动,那些禁卫自然更不知道了。他们只是秉承上司袁文博的命令封锁内宫而已,根本就非自愿加入谋逆,这也是之前武三思闯进武则天寝宫时不敢让外面那几个值守禁卫一同进来的根本原因。

简而言之一句话。武三思从决定弑杀武则天的那一刻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瞒着禁军的。

而今这一层被挑破后,只怕第一个要杀他的便是万骑禁卫了。

事情发展至此,彷徨无计的武三思后悔于适才为什么没放火的同时。已是万念俱灰,眼瞅着站都站不稳了。

就在他身子将要委顿于地时,宗楚客抢前一步搀住了他,“梁王勿忧,情势至此。天命虽已不可得,但性命可尽保无虞矣”

武三思双眼中猛然迸出一团火光,人还没站稳,先已双手紧紧抓住了宗楚客的双臂,“事情果有转机耶?先生计将安出?先生救我!”

宗楚客自袖中掏出一物给武三思看过,复又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后,武三思浑然又活了过来,“速去。速去”说话间两人便向来路疾步而去。

不一时。两人便到了囚禁庐陵王李显的偏殿,武三思心急之下猛然推门而入,只将殿中在昏暗烛火照耀下愈发显得脸色苍白的李显吓的猛一哆嗦,身子当即便躲入了一个年约四旬的美妇人身后。

这时有门口值守禁卫来言,此前奉命去请庐陵王李显时,庐陵王妃执意随行。李显亦是哭求,并言王妃不随行誓不上车驾。无奈之下,便将两人一起迎了过来。

武三思此时那里还顾忌得这些。点点头便命那禁卫出去,而后又亲自回身关闭了配殿的门户。

关好门转过身来,武三思看到李显虽勉强稳坐,但身子的颤抖却是遮也遮不住,反倒是她旁边的庐陵王妃韦氏面无表情坐的端端正正,至少在其脸上看不出半点惊慌之色。

漏液相召,一入宫就被关进这么间昏暗的配殿,外有禁军看守,复又遭自己突然推门而入。这样的遭遇放到谁身上只怕都难免惊慌,这个女人却能不动声色至此。

饶是武三思现在如丧家犬入穷巷,仍不免为庐陵王妃的静气与胆量所折,心底暗自道了一句:“这个女人不简单!”

静静将两人打量了一会儿后,武三思蓦然拜俯于地,一丝不苟的行起了参拜天子时才会用到的大礼。

这一下,庐陵王李显彻底是傻了,那庐陵王妃拉起他避往一侧以示不敢僭越受此大礼,“亲家公欲戏耍我夫妇耶?”

庐陵王妃的声音有着与年龄不太匹配的清脆,甚是动听。

直到这时,武三思才想起来,原来他与庐陵王还算得是儿女亲家,此前武则天曾亲自下令,将庐陵王的小女儿安乐郡主许给了他的嫡长子武崇训。

一念至此,武三思心思愈定,恭恭敬敬的行完了三叩九拜大礼之后,方才沉声道:“昨日晚间,圣人钦定前梁王武承嗣之子武延基为嗣君,此事,建安王武攸宜、政事堂首辅狄仁杰与臣均可为见证”

李显面色茫然,显然是不明白武三思说的这些与他这个大礼有什么关系。庐陵王妃双眼中却闪过一抹璀璨的光华,“噢?”

武三思直挺挺着身子继续道:“后,内宫侍御张昌宗狂性大发,忽行悖逆之事,下毒不成后悍然以香炉将圣天子击杀于寝宫御榻之上”

“啊?”

“啊!”

武三思此言一出,恰如一声九天狂雷在昏暗的配殿中轰响,李显摇摇欲坠,庐陵王妃亦再难自持,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瞬间猛睁到了极致,“亲家公此言……当真!陛下……驾……驾崩了!”

武三思却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来消化这个惊天的消息,继续说道:“臣对家侄武延基知之甚深,此子实非天子良才。惊闻圣天子驾崩的噩耗,臣即刻奔往天子寝宫,于寝宫之中发现此诏”

说话间,武三思从左袖中取出了一份明黄诏书双手捧起。

李显还没有从刚才那个惊天的消息中回过魂来,庐陵王妃伸手接过诏书,只略略一看,便即气血逆冲而上,脸上的两颊间平白多了一层粉腻。人言观美人当在月下。灯下,花下,配殿昏暗的灯光下。面呈粉红的庐陵王妃当真是丽色逼人。

诏书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将庐陵王李显夸了几句后,言明他为嗣君人选,异日接掌天下。

这份诏书从用料到上面加盖的天子之印皆是货真价实。

不能再真了!

庐陵王妃将这份梦寐以求了十多年的诏书看了又看之后,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这时她自然

了这份诏书背后的玄虚。

武三思之前刚说武则天

确立武延基为嗣君,此事还有狄仁杰与建安王为见证,转眼之间却又拿出了这份李显为嗣君的诏书,且此时武则天

驾崩。这就意味着李显可以即刻称帝为君。

前后如此矛盾,里面的猫腻还用说嘛?这一切都着落在眼前这个武三思身上了。

就在这时,武三思再次拜俯下去,宏声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圣天子猝然驾崩,当此非常之时,宜行非常之事,臣武三思恭请我皇陛下谨遵先皇遗诏。顺天应人。登基称制”

武三思的声音在昏暗的配殿中回响深远,终于醒过神来的李显脸色激动,但庐陵王妃却将那份诏书轻飘飘扔回到了武三思面前的地上,“我家王爷何德何能?我看这九五尊位还是亲家公来坐更稳当些”

依然拜俯于地的武三思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以示不敢闻此言,“方今内宫中有禁卫与府军听信谣诼之言。以为张昌宗弑君之事乃出自于臣之指使,臣全命尚不可得。安敢觊觎君位?只求我皇明鉴万里,知臣一片赤诚忠心。苟全臣之性命于乱军之手,如此则永念天恩,世世不忘”

此言一出,李显以手指向武三思,骇然声道:“母皇竟是丧于汝手?”

武三思刚刚抬起的头又深埋下去,“臣不敢!”

庐陵王妃瞥了李显一眼,将他后面的话生生逼回去后才轻描淡写道:“王爷虽信誓旦旦此诏乃出自圣人遗命,然则将至武延基于何地耶?政事堂狄公、禁军武王爷可是俱知他方为嗣君人选的”

“武延基何德何能,敢为君父?”武三思站起身来,咬牙向殿外喝道:“带武延基”

仅仅片刻功夫后,富贵清俊的武延基就被两个禁卫押送了进来,武三思顺手自一禁卫身上抽出一柄制式腰刀后,方才命两人关好殿门离去。

武延基浑然不知武三思在其身后的这一动作,此时的他正温文尔雅的向庐陵王李显夫妇见礼,口称“岳父,岳母大人”

也是在这时,武三思才想起来,不仅是他的儿子武崇训与李显之女安乐郡主订了亲。眼前这个侄儿武延基未过门的媳妇正是李显另一个大些的女儿永泰郡主。

只不过他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安乐郡主是眼前这位庐陵王妃亲生,而永泰郡主则不是。

因久未剪烛芯,配殿中的烛火愈发昏暗,幽幽的摇曳不停,这样的烛火使得武三思微微扭曲的脸更显狰狞,就在武延基躬身行礼完毕将要直起身子时,一道寒光从他身后直接捅入了胸腹,因用力太大,那血流不止的刀刃生生穿透了武延基整个年轻单薄的身体。

武延基愕然转身,无辜的双眼中满是无尽的茫然与痛苦,“王叔……你……”

此时此刻,即便是武三思也无法直视侄子的这双眼睛,偏头之间奋力回刀,当长长的刀刃完全抽离出来后,武延基体内的鲜血在压力下顿时激射而出,溅在武三思身上,脚下,血迹斑斑,直令人不忍目睹。

那一句疑问终于没能问完,武延基便如离枝的秋叶带着满眼的无辜与疑惑,静美的消逝在皇宫这个阴森昏暗的配殿中。

受此血腥场面的刺激,以袖颜面的李显惊怖之症再次发作,全身如筛糠般抖个不停,庐陵王妃却是眉毛眨也没眨的看着这场配殿刺杀,或许她早已知道会有这场刺杀,她根本就是在等着这场刺杀,是以此刻的她才能如此沉静。

“当”的一声撂开手中染血的长刀,武三思再次拜俯于地,就拜倒在侄子血泊中的身体旁边,“方今武延基已死于乱军之手,建安王武攸宜与臣下份属宗亲,他那里的事情自有臣下来办,保证不会有一丝一毫不利于新朝的流言传出。便是陛下登基之后,武氏宗族及朝野武党臣下也尽可安抚得。至于政事堂狄公那里,陛下登基为帝岂非其多年夙愿?”

自前朝高宗时武则天以皇后身份主政以来,便不断培植武氏宗亲以为臂助,多年积累下来,武氏在朝野的

实在不容小觑,而朝堂中的武党更是任何人都难以忽视的一股庞大政治

。今晚武则天与武延基死的如此离奇,若没有得力的人选来安抚,武氏宗亲与朝中的武党即便只是为自安自保也得大闹起来。

而若论安抚这两批人,自武承嗣死后,还能有比武三思更合适的吗?

这些念头在庐陵王妃脑海中一闪而过,最终她拉着李显走到武三思身前亲热的将其扶起,“咱们原是一家人,以后借重处亦多,亲家公何需如此拘礼?”

闻言,武三思心口憋闷已久的那口气终于长长的吐了出来,庐陵王妃低头看着脚侧的那纸诏书,再看看武延基淋漓的鲜血,唇边无声的绽放出一个笑容来。

映着诏书的明黄与淋漓的血色,庐陵王妃在昏暗灯火中的这一笑惊心动魄、倾国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