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201章 华丽的落幕

第二百零一章 华丽的落幕

有随侍武则天达十六年之久,堪称其影子的上官婉儿出面喊话,有武则天贴身男宠张昌宗当众自承弑君之事,万骑禁卫军心摇动之下再难对高举勤王大旗的府军做出有效抵御。

一阵混『乱』过后,『潮』水般的府军便已涌入天子寝宫所在的这一片院落,而后经过一番调整部署,勤王兵马将这一整片宫城最为核心的地域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

一时之间,无数宫灯与火把集中高举,明红的灯火耀亮了整片天际。至此,顺利完成合围的数千勤王将士渐次安静下来,最终竟至落针可闻,几千双眼睛从前方庄严大气而又幽深沧桑的殿阁中收回目光,最终着落到缓缓走到队伍最前方的三人身上。

三人中靠右站着的那人身形矮壮,一身甲胄『色』如暗血,其人左手按刀,满是横肉的脸上虬须如针,其全身透出的森冷杀意十步之外已清晰可感。

中间那人是个身量高挑贵气『逼』人的女子,其人肌肤细腻、艳胜桃李,一双承继自其母的凤目因激动和内心的念头太多而显得璀璨夺目,飘忽深邃。内廷自凝池上吹来的夜风刮起她背上那袭大红风氅,衣袂烈烈作响的同时,亦『露』出了风氅下长刀的一角。

便是这惊鸿一现的长刀一角,透『露』了女子心中早已沸腾咆哮的野望,以及平息这灼人野望所需的淋漓鲜血。

三人中唯有站在左侧的那个年轻男子神『色』最为复杂,目睹重兵合围成功后,他如释重负的轻叹一声后,目光便再不曾着落在眼前据说是武三思与狄仁杰等重臣所在之地,而是透过点点成片的宫灯与火把,落向了稍远处的那一座院落。

那里正是圣天子的寝息之地。身量颀长、纵然刺骨的夜风也压不住其勃勃英气的年轻男子就这样久久的遥望着天子寝宫,适才在与禁军搏杀的阵前也不曾稍有犹豫退让的眼神此刻却是充满了无尽的哀伤。

这如陈年老酒般的哀伤表现的并不激烈,却是深远绵长,带着浓浓的历史风云,饮一口便足以醉一生。

“唐松”

太平的声音很低。因为心太火热,竟使其声音里带上了浓浓的颤音。

唐松从远处的天子寝宫收回目光,将那无尽的哀伤沉进心底最深处作为此生最可珍贵的收藏。而后目光锐利的迎向了太平。

太平虽在与唐松说话。但眼睛却没看他。只是死死盯住面前的这几处殿阁。“现在杀进去当怎么杀?里面的人……”

言至此处,太平蓦然提手,向下狠狠的比划了一个下切的动作,“鸡犬不留”

她此言方出。其左侧那满脸横肉,须如钢针的甲胄将军应声拔刀,“铿”的腰刀离鞘长鸣之声如厉鬼尖啸,摄人心魄,在这血腥的宫廷静夜传出极远极远。

随着这一柄将刀斜举向天。数千府军同时出刀,五千柄制式钢刀的血刃在宫灯火把的映照下寒芒暴起,刹那间无边杀意如天际风雷,喷薄而出。

这是出兵之初太平就一再问及的问题,到现在重兵合围之势已成后再也拖延不下去了。

此时的太平已被胸中野望灼烧的痛苦不堪,逆冲的气血甚至染红了她那本该是艳媚的双眼。

看着已经化身为母狼的太平,唐松深知对于他而言,此刻人生中最大的危险已经不是武三思。而是身边的太平了。长长的一声叹息后低语道:“你所谋太大。但惜乎在朝堂和地方的根基却太过浅薄,以有限浅薄之根基欲擎天下九鼎之重,何其难也?这一场杀戮下去,屠尽政敌的同时亦是自造绝路,最终能否登上至尊之位还在两可之间,即便能顺利登基。亦将面临数年,数十年。甚至是穷你一生也无法平息的连绵叛『乱』,这样的皇帝真是你想要的?”

言至此处。唐松伸手扳过太平的肩膀,强使她那充血的双眸迎住自己的眼睛,厉声低语道:“此刻后退一步,你可稳获匡扶社稷的勤王首功;但一步向前,便是万丈不测之深渊。一朝事败身死,你可准备好了?一朝兵连祸结,你可准备好了?一朝这如画江山狼烟处处,复归隋末『乱』世凄凉,你可准备好了?一朝背负万世骂名永受唾弃轻贱,你可准备好了?”

太平陷入了要使其狂暴的艰难抉择,粉嫩如春日娇花般的唇生生被咬出血来,“母皇当年……”

唐松根本不给她半点侥幸的余地,摇着太平的肩膀,声音虽低,却愈厉愈疾,“你母皇一代人杰,登基之前实际已『操』柄大政垂三十年,历经三十年准备,依然难免李贞豫州起兵、李冲博州起兵、徐敬业扬州起兵反叛之事,何况汝乎?李令月,还不速醒!”

就在太平陷入天人交战的『迷』『乱』,就在又一场血腥杀戮或许马上就将上演,就在唐松面临着穿越以来最大危机的瞬间,“吱呀”一声响动传来,前面配殿的门户从内向外缓缓开启。

这扇开启的门吸引了所有府军的目光,从里面走出来的却不是众人以为的武三思,而是方今政事堂首辅狄仁杰。

狄仁杰完全无视那五千柄森寒长刀组成的刀丛,在府军前方面对着太平公主三人站定后,打开手中的明黄诏书高声诵读起来,诏书里面的文字虽然有些骈四骊六使得许多普通军士无法全部听懂,但其基本意思却是谁都明白。

圣天子临终前传位于庐陵王李显了,也即是说方今天下又有了新的皇帝。

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撼,但对于这些最普通的府军而言,既然是狄仁杰捧出的明黄大诏,既然这份诏书的内容是从他口中诵出,那么就不可能是假的。

就如同当日在宫城城门处孤身一人面对禁军刀锋也无法阻挡的贡生洪流一样,狄仁杰凭借数十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积累起的名望使一件本来很复杂的事情变得异常简单。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有些人不说话则已,一旦开口说了,别人——至少是这些民间百姓出身的府军便会坚信不疑。

举世滔滔,天下官员十数万。能做到这一点的也仅只狄仁杰与陆元方两人而已。

眼见府军们开始口口相传这个消息,唐松心头一块巨石放下,狄仁杰出现的太是时候了。

随着狄仁杰的出现与诏书的宣读。府军已是军心摇动,刚才没冲进去杀戮,现在再下令已是晚了。就不说别人,你让这些府军去杀他们心中奉为神明一般的狄仁杰。此令刚发,大军马上就会哗变。

这在客观上就等于是狄仁杰帮着太平做了一个决定,退一步权且隐忍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也直接关联着唐松的生死。

他今晚与太平一起行动,两人的关系太近了。太平真要屠刀下去,其后果唐松也必须跟着承当,而这实在是承担不起啊!

然则,唐松心头的松快只维持了短短几秒,蓦然想到一事时,心陡然又沉了下去。

狄仁杰宣读的这份诏书怎么来的?

武则天根本无意让李显继位,再结合此前内宫的情况,这份伪诏就只能是出自武三思之手。而其如此作为自然是见大势已去后的保命之举。

一念至此。唐松对武三思更多了几分凛惕,分明看他已是山穷水尽,转眼却让他弄出了这样柳暗花明的局面,这厮机变的太快,把握机会的能力也太强,万万留不得。

唐松自然不知武三思这最后的一手保命绝招其实是出自宗楚客的神来之笔。这个前高宗朝的进士有着古之谋士遇事时惯常“未虑胜,先虑败”的好习惯。所以他在被武三思召进宫之初。就明确提出要将庐陵王李显也矫诏传进宫来,而后为武三思拟写伪诏时。一并多准备了一张。

恰恰就是这个当时看似多余的后手准备,给了武三思翻云覆雨最后一次变化的机会。

知道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对于唐松而言都不重要了,此刻他的心中就只想着一件事,一件必须在今晚要做的事情。

这时,身边的太平长出了一口气,里面有不甘,更多的是纠结过后的如释重负。

唐松也没理会她,只是紧盯着配殿的殿门。

继狄仁杰之后,庐陵王李显夫『妇』走了出来,再后面跟着神情呆滞的建安王武攸宜。

等武攸宜身后那人也磨磨蹭蹭的走出昏暗的配殿时,唐松的眼神猛然一缩。

武三思终于出现了。

武三思一出现,有认得他的当即便高叫出声,这一叫破之后立时群情哗然。脸『色』惶然的武三思将身子紧紧往李显夫『妇』身后缩去。

目睹此状,唐松先向狄仁杰看了过去,这位首辅相公当初就是以审案时的明断无私而名动天下的,此刻有他当面,就是可兹借用来杀武三思最好的一把快刀。

念完诏书之后,狄仁杰就立在配殿前一言不发,眼皮也不知何时耷拉了下来,似是遇到什么不愿见不忍见之事而闭上了眼睛一般。与此同时,他脸上与脖颈间的皮肤都褶皱松弛的厉害。

简而言之,此刻的狄仁杰有着说不尽的苍老疲惫之态,在唐松的眼中,甚至就连他那标志『性』的挺拔腰板似乎也弯了不少。

虽然此刻的狄仁杰实是可资用来杀武三思的一把利刀,但当唐松细睹了他的形容之后,不知为何被莫名生出的悲凉给泡软了心,竟是再不忍出言『逼』这个此时注定是痛苦无比的老人了。

收回目光后,唐松转身从府军人群中拉出了被捆的如粽子般的张昌宗。他的这个举动使得配殿前的喧哗渐次安静下来。

拖着张昌宗走到狄仁杰与李显等人面前后,唐松一脚将之踹翻在地,而后冷冷声道:“说”

张昌宗神情呆滞的将此前在内宫禁卫面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从武三思交代他动手时的威胁利诱到后来行动的细节,竟是无一遗漏。

随着他的诉说,周遭愈发安静的落针可闻,狄仁杰眼睛闭的更紧,武三思往李显夫『妇』身后藏的更深,庐陵王妃韦氏的眼角也跳动不已,不知在盘算着什么主意。

不等张昌宗说完,旁边已有府军军士高声喊杀,一呼百应。杀声震天。

对此,已经经历过一遭的张昌宗只若未闻,等喊杀声结束之后。复又接着把该说的悉数说尽。

这时喊杀声又起,且是指名道姓要杀张昌宗与武三思。

待这一波喊杀声小下去之后,唐松向庐陵王李显拱手一礼,“武三思以子侄弑姑母。以人臣弑君王,忠孝大义尽丧其手,如此丧心病狂之辈,不死待何?俯请我王钧令,诛此不忠不孝之逆贼以安军心。以正民心”

李显口中喏诺不能言,眼睛自然而然的看向了身侧的庐陵王妃韦氏。

以一女子之身被这么多人注视,韦氏却没有半点不适之态,“若果真做出这等事来,不拘是谁,皆天厌之,天诛之!张昌宗,你既称宗室重臣梁王指使你弑君。可将出证物来。若是多的没有,便是片纸寸言亦可”

张昌宗茫然抬头。韦氏却是愈发的和颜悦『色』,“或者此物机密,你不曾随身携带?无妨,只要你说出一个地处,我便请勤王义师派人去取。证据一至,即刻斩梁王于众军当面”

“我没有证据。这等事他又怎会留下证据?”

“没有证据”韦氏蹙起了好看的远山眉,愁声道:“如此倒是棘手了。梁王国之重臣,若擅杀之将置国法朝纲于何地?再则,圣人生前对梁王之宠爱可谓天下皆知,这等情形下,梁王岂能生出弑君之心?若无明证而先杀之,恐难让世人服膺哪”

韦氏这番话娓娓道来,紧扣纲纪国法,世情人心,竟是毫无破绽可寻。眼见着她就要顺势领武三思脱此大劫,而将弑君之罪全然着落到张昌宗身上时,唐松上前一步,“某有武三思弑其兄武承嗣之罪证,来呀,带于氏”

今晚对那五千普通的府军而言,抓住张昌宗并最终杀掉他,这趟进宫勤王之举也就算能交代过去了,韦氏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如此。但对唐松来说,今趟进宫未能阻止武则天被弑已是大失败,若武三思再逃过去,那就是彻头彻尾的一败涂地了。

所以,普通的府军士兵可以让,他却决不能让。

于氏便是武承嗣最宠爱的小妾,亦是毒杀他的直接执行人。因此番入宫目标直指武三思,是以唐松与太平动手时便将她一并带了过来。

对此,脸『色』刚刚平缓下来的武三思没有半点紧张,甚至还带着无限的恨意讥诮的瞥了唐松一眼。

唐松时刻注意着他,自然看到了这一瞥,也自然明白他这一瞥的意思,纵然武承嗣的宠妾被拉出来又如何?只要韦氏肯庇护他,依旧可以用刚才那一套无明证便不能擅杀国之大臣的说辞作为推脱。

恰如张昌宗所言,像阴谋毒杀武承嗣这样的事情,他武三思怎么可能留下明证?

只是他能明白的关节唐松自然也能想到。

就在府军从人群深处带于氏上前时,唐松又缓缓上前了一小步,拉近与韦氏的距离后低声疾道:“武三思用心狠毒,野心更大,此等人岂是真正甘于久居人下之辈?值此武氏宗族与朝中武党实力丝毫未损之时将之放虎归山,王妃就不怕他异日反噬?”

韦氏眉头一挑,她身后的武三思却是面『色』急变。

唐松趁热打铁,步步进『逼』,“而今有五千勤王兵马通闻狄公宣读诏书,庐陵王登基称制已成定局,武三思留之还有何益?若是王妃为此后的稳定朝堂计,建安王岂非是更佳人选?”

韦氏眉头再动,武三思却是惊惶之『色』溢于言表,盖因唐松此言实实击中了他的软肋,庐陵王登基已成定局,复有建安王武攸宜可以替代他来做武氏宗亲与朝中武党的安抚工作,他能为李显与韦氏做的事情已经做尽,再没了利用价值却只剩威胁的人留之何益?

这时,旁边一直不曾开言的李显忽然低声『插』了一句,“梁王乃亲家公,若坐实了他的罪名,其嫡子武崇训必难免罪,如此,安乐岂非未婚先寡,声名尽丧?”

李显其人与弟弟李旦一样,做皇帝虽然差劲的很,但却极重亲情。他们『性』格中的这种特质也是李显为帝时。韦后与安乐公主能够为所欲为,以及李旦为帝时太平能够为所欲为的重要原因。

安乐郡主乃李显与韦妃之幼女,生于两人流放房州途中。其时条件异常艰苦,以至于李显只能脱下自己的衣服来包裹婴儿,安乐因此有了小名李裹儿。也源自于此,李显夫『妇』都对这个女儿心存愧疚。加之十余年的囚禁生涯中,这个女儿给李显带来了许多欢乐,是以愈发宠爱。有这么个背景在,他此刻『插』言说出这番话来还真是合其『性』格。

但他这一『插』言却让唐松不知该说什么了。对韦妃能动之以利害,对他呢?

李显说完。韦妃却不曾答他,虽然她也没对唐松说什么,但却深深的瞥了一眼。

之前是因为武三思尚有利用价值,韦妃才会保他,而后情势发展太快,武三思的价值消逝的也太快,只是韦妃一时没有意识到罢了,所以有唐松这两句点拨就足够了。

同样。韦妃此刻虽然没说话。但对于唐松而言,有此心有灵犀的一眼也尽够了。

回了一道明了的眼神后,唐松转身向太平身侧退去。

过了这许久,太平狂『乱』的心终于慢慢开始平复,见唐松靠近,一声冷哼后低语道:“你与那贱人说了什么?哼。眉来眼去好不惬意?”

唐松懒得理她,只是将手垂放在了太平的腰间。

其时于氏已被押至李显等人面前跪下。如张昌宗般开始诉说受武三思指使毒害武承嗣的经过。

此时的武三思浑如热锅上的蚂蚁,唐松此前在韦妃面前的诛心之言让他惶惶难安。但随后李显的那番话却又给了他些许安慰。

至此,武三思在今晚又一次走到了生死的边缘,只是他却再也没有办法,也没有党羽能替他扭转局面了。

未久,于氏已将前因后果悉数道出,这一回,众府军都将目光投注到了韦妃脸上,看她要如何说话。

但出乎府军们意料之外的是,这一遭韦妃一言未发,紧闭着双唇的脸上有着无尽的悲悯。

就是这时,就在这时,唐松猛然拔出太平腰间的长刀直向武三思冲去,“杀兄弑君,似尔这等猪狗不如之辈,不如胡为?”

距离稍远,武三思又一直紧张于生死之事,反应倒是快,唐松前两刀居然都被他躲了过去。

但到第三刀时,武三思的好运气终于用尽,这一刀虽然不足以致命,却结结实实砍在了他的左臂上,入肉极深,刀一拔出,血即刻就飙『射』出来。

武三思一边闪躲,一边口中哀嚎不已;李显早已举袖掩面,口中荷荷却说不出囫囵话来;至于狄仁杰,几度欲言,但最终那话却说不出口。

反倒是那些府军们的情绪陡然热烈起来,喊杀之声此起彼伏,而这足以震动宫城的喊杀之声亦将武三思那许多绝不该被人听到的嘶喊彻底淹没。

就在五千府军与当今天下最有权势之人的集体注目下,唐松一刀一刀追杀着武三思。

一刀两刀,武三思中刀越来越多,渐渐的所有人都已看出,唐松是在用绝不熟稔的刀法努力避开武三思的要害,他根本就没想一刀杀人!

他竟是要在这宫城之内,众目睽睽之下虐杀武三思!

武三思在本能的驱策下奔逃,身中近十刀之后又在唐松的有意驱赶下往府军一处而去。

其时,武三思早已眼神涣散,血流如注,若非他求生之心太烈,或者说若非他不是太过于怕死,此刻早已坚持不住了。

就在武三思被驱逐到那处府军之前时,唐松收刀一声高喊,“大哥,给五哥报仇”

府军中“唰”的应声窜出一条双眼充血的汉子,正是上官谨,他手中长刀在握,直奔武三思而去。

此后就是一场令人作呕的虐杀秀,上官谨将满腔的恨意都融入了手中的长刀,亦将一个边塞捉生将的刀法展示的淋漓尽致,一刀快似一刀,每一刀下去都会生生带走武三思身上一片鲜活的血肉,给其带来最大最深的痛苦的同时又不至于夺其『性』命。

暗夜,宫城,在无数宫灯与火把的照耀下,在数千人的瞩目下,上官谨将虐杀的疯狂展示到了极致,原本声震宫城的喊杀声已然停止,武三思的声带已经破裂,惨到呼疼都已无声。

终于,狄仁杰再也忍不住了,酱紫着脸『色』沉声喝道:“够了!”

唐松应声上前,重重一刀斩下了武三思的头颅,而后轻轻拍了拍上官谨的肩膀,“大哥,够了!”

当日上官明死时都不曾流过一滴泪的上官谨看着武三思被砍掉的头颅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