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章 天叱大陆

第二章 神圣大陆

天空阴沉,雨点稀淋淋的下着,一个破落的院子中,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小女孩端着一个水盆匆匆走着。小女孩身上的衣服打满了补丁,一头乌发很自然的垂落下来,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沾着灰尘,长的很可爱。只是此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睛通红通红的,身上更是沾了不少雨水。

小女孩前方是一栋简陋的土房子,黄泥糊成的土墙,茅草和泥巴糊成的屋顶,墙上的泥土在雨水冲刷下不断的顺水流下。

小女孩端着水盆来到一扇木门前,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然后尽力放慢手脚走进去。

屋子内光线极为阴暗,而在屋子的木**,一名身上血迹斑斑的少年正躺在**,这少年显然受了极重的创伤,已然奄奄一息。

看着少年凄惨的样子,小女孩柔长的睫毛一颤,晶莹的泪珠不由自主的滚落了下来,只是她竭力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她用打着补丁的袖子抹了抹眼泪,将水盆轻轻搁在床边,双目注视着少年,她嘴唇微微颤抖,小声呜咽道:“哥哥,你一定要醒过来,你是爹娘最疼爱的儿子,是小柔最喜欢的哥哥,没有你,爹娘怎么办,小柔怎么办。哥哥,为了爹娘,为了小柔,你一定要醒过来……”

一边轻声的呼唤着,她一边从水盆中取出一块破旧却不失干净的湿布巾,动作柔缓地为少年擦拭起脸庞来。

在她无比细心的擦拭下,少年脸上的污渍渐渐被清除,少年的脸庞菱角分明,透着健康的小麦色,只是这张原本还算俊朗的脸,此时却是鼻青脸肿。

这让小女孩心中更是一疼,在她心中,哥哥一直以来就像大树一样护着他,但当昨天哥哥昏迷着被父亲抱回来时,她感到自己的世界都有些崩溃。

“哥哥还昏迷着,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然哥哥就得不到最好的照顾,爹娘重手重脚的,一定会弄疼哥哥。”正是这样的信念,让她一直倔强的支撑着。

小女孩微微抽了抽可爱的鼻子,将湿布巾放回水中,她伸手解开少年的衣服,准备给少年清洗身体。然而就在她将少年的衣服解开时,小手却是猛的停顿下来,身躯更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白羽、地球、导师、大学周凝、上古药剂研究项目……陈扬、望山村、大夏帝国、圣者……”两股不同的记忆在白羽意识中交汇,白羽只觉脑海混乱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他蓦地睁开双眼,他的目光先是极为涣散,旋即渐渐凝聚起来。

“怎么可能?”望着上方那灰中带黑的屋顶,白羽眼神一阵呆滞,心中充满难以置信:“自己不是死了么?怎么还能看见东西?”

滴答滴答,突然间白羽感觉有清凉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脸上,不禁侧目看去。这一看他更是愣住了,只见一个脸蛋脏兮兮却依然遮不住可爱俏丽的小女孩,正呆呆的看着自己,泪珠不断的滑落。

他立刻意识到,脸上那微凉的东西,正是这小女孩的眼泪,只是这小女孩是谁?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女孩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泪珠大颗大颗的流下,一时间仿佛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白羽顿时就产生一种心酸的感觉,尽管不认识这个小女孩,但他的心灵却被深深的触动了,一股浓浓的亲切感充满他的心间,让他觉得鼻子变得酸酸。

“哥!”终于,小女孩情不自禁的抓住白羽的手,抽噎着大声喊道。

随着小女孩的一声蕴含极浓亲情的呼喊,白羽的脑海顿时有雷霆炸响,大量的记忆涌入他的意识中。

从脑海中新出现的那些记忆中,他得知一个极其不可思议却不可否认的事实,他灵魂的已经穿越了。

这一刻,草木还是草木,尘埃还是尘埃,这个世界也没有改变,唯独不同的是陈扬。世界如河流,陈扬则如一条破空而来的鱼,随着他的成长,这条河流必然会发生不一样的改变。

当然,现在陈扬对这些根本无暇去想,他的脑海中两股记忆正飞快的融合。他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年,名叫陈扬,居住在大夏帝国西南偏远小村望山村。陈扬父亲陈柱是名木匠,母亲王小荷,而眼前这名十三岁的可爱小女孩正是他的妹妹陈柔。

现在的他已经不在地球,这是一个叫做神圣大陆的神奇之地,大陆上以修炼圣力为主,修炼圣力的修炼者被称为圣者。

神圣大陆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在无数代人类的发展下,圣力的修炼已经繁盛之极。

经过一代代的传承,圣术修炼已经出现了完整的修炼体系,圣者等级也有着严格的划分,分别元圣、玄圣、灵圣、地圣、天圣、宗圣、涅圣、皇圣和传奇圣尊。

圣者九轮,分别为元轮、玄轮、灵轮、地轮、天轮、空轮、涅轮、荒轮和禁轮。每增加一轮,圣者的实力都会得到蜕变,故而不同境界的强者,其实力也有着巨大差异。

当然,在成为正式圣者前,还必须经历圣徒的修炼阶段,圣徒十品,不少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突破圣徒的最终瓶颈,这样的人一辈子只能做一个普通人。

修炼圣力者只有在突破圣徒十品后,才能凝聚本命圣轮,成为一名真正的圣者。

只是虽然白羽想了解更多的信息,然而这具身体主人从小在偏僻山村生长,记忆中所知的东西太少。

“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在陈扬沉浸在脑海中那大量的记忆中时,床边的陈柔看到陈扬眼神竟变得呆滞起来,不由大惊失色。

陈柔的声音立刻让陈扬回过神来,看到妹妹那惊慌的样子,他心中充满了怜惜,连忙笑了笑:“小柔,哥没事。”他前世自幼父母双亡,家中没有一个亲人,但是这一世他不仅有了父母,还有了一个如此可爱的妹妹,这让对亲情渴望之极的他倍加珍惜这一切。此时他心中的那种和前世永别的悲伤,也被妹妹无形间化解了不少。

“哥,你吓死我了。”陈柔抽泣道,不过看到陈扬那温和的笑意,她很快破涕为笑,抹了抹泪道:“哥,等等,爹娘还不知你醒了,他们要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说完也不等陈扬阻止,她连忙转身跑到门口,对外大喊道:“爹,娘,快来啊,哥醒了。”

感受到妹妹那发自内心的喜悦,陈扬也忍不住咧嘴一笑,但是他立刻就倒吸口冷气,这一笑牵动他嘴角的伤口,引发一阵抽痛。

“扬儿,杨儿。”不到片刻陈扬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略带颤抖的惊喜呼唤,紧接着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神色激动的跑了进来。

“娘。”母亲对儿子的无尽关爱这一刻显露无疑,陈扬的眼神也为之融化,那种母子相连的情感让很自然的就喊出声。

“我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母亲王小荷疾步走到陈扬身边,一双蕴含无限关爱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陈扬,然后轻轻的将陈扬揽入她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