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章 治病

第三章 治病

母亲的动作轻柔如水,虽然陈扬身上带着伤势但却不感觉很痛,他轻靠在母亲的怀中,母亲身上那清新好闻的草木味道,让他眼眶顿时变得通红。此时他的确有种想哭的冲动,前世的他从未享受过这种令人心醉的母性关爱,他甚至有些害怕,害怕这是一场梦,等梦醒来后他便发现自己身在地狱。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陈扬抬目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有些木讷的中年汉子从院子中奔了进来。

“很好,扬儿,你娘可是担心死了,如果不是我阻止,她已经跑去和张保家婆娘拼命了。”中年汉子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即便如此,他眼中的激动和喜悦之色却依然无法遮掩。

目光落在这个农村汉子身上,陈扬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坚定起来,暗道:“爹,你原来的儿子已经死了,不过,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

他强忍着伤口的痛,微笑道:“爹娘,你们放心吧,你们的儿子命硬得很,即便地狱也不敢收。”

陈扬的表现让屋内其他人都有些惊讶,他们发现,经过这一难,陈扬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若是以往的陈扬,在受到如此巨大的委屈后,即便能够忍耐,但也绝对无法做到如此坦然。

陈柱脸上浮现欣慰之色,叹道:“果然是祸福相依,我儿经此一难,终于长大了。”

然而就在这时,屋内突然响起“嘭”的一声,陈扬和父母朝连忙侧目看去,只见陈柔竟突地晕倒在地,一家人见此不由大惊失色。

原来陈柔从昨天起便对陈扬的伤势担忧不已,一直没有间歇的照顾陈扬,而今天更是在外面淋了雨,心神消耗过度加上淋雨,这导致她感冒昏迷。

“小柔。”王小荷一脸的紧张惊慌,连忙走到陈柔身边将她扶起,此时陈柔紧闭双眸,脸色微红,已经昏迷了。

陈柱同样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他担心陈柔,但他毕竟只是个老实本分的木匠,遭遇此突变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娘,你先将小柔身上的湿衣服换掉,然后把她扶上床。”陈扬却是及时反应过来,前世作为优秀药剂学生的他,在处理事情上较为果断。此刻他一眼就看出陈柔的针状,知道绝对不能拖延,否则小病就会拖成大病。

听到陈扬的话,王小荷也反应过来,当即抱着陈柔走到屋子右边的一块帘子后,开始替陈柔换衣服。

陈柱此时也回过神来,但脸上尽是担忧,家里本来就贫穷,昨天给陈扬用药就让家里负债,如今陈柔又病了,家里的情况会变得更糟。

陈扬自然明白陈柱所想,身体略微坐起,半靠在床头,对陈柱道:“爹,我行动有些不便,您去取纸和笔来。”

陈柱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陈扬,可在接触到儿子那不容置疑的目光后,他没有多问,立即取来纸笔。

虽说陈扬不是医师,但以他在药剂学上的造诣,治疗个感冒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接过纸笔没有多犹豫,立刻在上面写了起来:“苍术、藿香、枳壳、重皮、半夏、陈皮和菖蒲一钱,大腹皮子两钱,生姜两片,天麦冬、白毛根、玉竹、甘草、黄芪、白术和大枣若干,用水煎。”这个药方是他根据陈柔的病情和家里的情况所写,里面的药材都很普通,大多都可以在村子后的森林里找到,这样才不会给家里造成太大负担。

写完后他便把药方递给父亲,说道:“爹,准备上面所写的药,然后给小柔服用。”

陈柱茫然不解的接过药方,等他看到上面的字后,不由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扬道:“杨儿,这是?”他虽然没读过书,但也认得几个字,自然看得出这些大多是药材。

“这是我开的药方,现在小柔病情还不重,只要及时服用,很快就会痊愈。”陈扬说完后才一愣,之前他出于药剂师的本能和对妹妹的关心,下意识的说起药方,此时他才想起,他原本只是个木匠的儿子,居然会治病,这在别人看人未免太奇怪的。

果然,陈柱拿着丹方的手抖了抖,瞪大眼睛问道:“杨儿,你怎么知道治病?这可关系你妹妹的身体甚至性命,万万开不得玩笑。”

陈柱的反应让陈扬摇头苦笑,心中一动,一脸认真道:“爹,小柔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拿她的性命开玩笑。这是我在私塾念书时无意间看到的药方,那时我清楚的记了下来,绝不会有错的。”

陈扬的解释让陈柱面色微缓,但依然有些不放心道:“既然如此,那你便给你爹我解说一下。”

陈柱很清楚若自己不说清楚,父亲是不会随意相信自己的,眼中透露自信,缓缓说道:“妹妹自昨日起便照顾我,心神一直紧张,导致心神疲劳,所以我开了天麦冬、白毛根、玉竹、甘草、黄芪、白术和大枣若干,这些可以给妹妹补神。而心神疲劳过度让妹妹身体体质变弱,加上淋雨,使得湿邪束于肌表,湿浊中阻,肠胃气滞。所以治以苍术、半夏运脾燥湿,藿香芳香化浊,厚朴、枳壳、陈皮行气宽中,以助湿邪之化除,更配生姜外达以逐在表里之湿邪。防湿郁化热,入黄苓、赤苓以清热渗湿。”

陈柱虽然不能完全听懂陈扬的话,但觉得陈扬此时神态和村子郎中治病时极为相似,而且他平日也相信这位儿子的谨慎,当即放下心来。同时他心中涌现欣慰自豪之意,自己的儿子不仅是长大了,还真正的出息了。

“好了,爹,快去吧,妹妹的病可拖不得。”陈扬却是担心陈柱多问,连忙将他打发走。

想到陈柔的病,陈柱脸上又被忧色覆盖,点了点头便急忙朝外走去。

陈扬药方中的药材,家中大部分有储备,其余没有的也不值多少钱,在郎中那很快就买到了。

令陈柱和王小荷惊喜万分的是,在服用陈扬开的药后,病情竟真的恢复得极快,第二天就醒了过来。对此陈柱极为高兴,还刻意去祖宗灵牌前叩拜,大呼祖宗有灵,我儿出息了,让陈扬哭笑不得。

————————

麻烦各位看官看了顺便收藏一下!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