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章 望山村

第四章 望山村

望山村地处夏帝国西南,南面是一望无际的森林,西面临山,北面临河,唯一的出口便是东面,极为偏僻。不过望山村的规模并不小,整个村子有上千户人,闭塞的地势使得使得村子与外联系不易,村民们大多与世无争。

天色破晓,村庄中炊烟袅袅,村子里外村民们大多已经起床了,有人将家禽放出笼子出去觅食,有人带着农具下地干活,整个村子充满生机。

陈扬在院子中劈着柴,柔和的初阳光线倾落在他身上,汗水不断从他的额头流下,在阳光下滴落地面。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月了,伤势基本恢复了,前世生活艰辛的他便一直自己照顾自己,所以做起力气活来并不吃力。

左边木匠屋中不断传来削木声,这是父亲陈柱在干木活,陈家自祖上以来便是木匠,而父亲的木技即便陈扬也不得不佩服。

母亲王小荷正在院子旁的菜圃里劳作,母亲可是村子里有名的美人,这使得一些经过的村民们不时吹吹口哨。当然这并不是调戏,望山村的村民们大多纯朴,所以对于其他村民的表现,陈柱时不时的露出自豪之色,毕竟这可是自己的老婆。

而陈柔则在厨房里准备早餐,山村里的孩子自立较早,不管是陈扬还是陈柔,在五岁多时就会干家务活了。

“爹娘,哥哥,吃饭了。”陈柔那脆若铃铛般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家里的早饭很简单,四碗白米粥,两碟罗卜咸菜。看到这陈扬心中更是一酸,他自己倒能忍受,他不忍心的是父母,尤其是妹妹陈柔。

本来以父亲的木活手艺不至于无法养家糊口,但是陈扬的爷爷在死前得了一场重病,不仅将家里的积蓄花光,还让家里欠了不小的债,所以家里到现在一直很拮据。

吃饭的时候,父亲陈柱看了眼陈扬,道:“杨儿,你已经离开私塾半个月了,现在你身体已经痊愈了,明天你就继续去上私塾吧。”

一旁的王小荷听到陈柱的话,顿时就急道:“柱子,这怎么行,杨儿就是在私塾里被人打伤的,这要回去又受人欺负怎么办?”

陈柱沉默了一会,沉声道:“哼,我陈柱的儿子,决不能当孬种,若是怕别人欺负就躲在家里,那以后干脆就不要娶媳妇了。”

闻言,王小荷眼睛一红,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用一种委屈的目光看向陈柱,美人的优势是巨大的,以往只要王小荷一用这招,不管是什么陈柱都会答应。但是这一次,陈柱却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撇过头不去看王小荷。

看到王小荷那略带少女气的举动,陈扬暗笑不已,若是以往的陈扬或许还会考虑,但是他不会,前世的他不管是什么事情,从来就没有退缩过,他笑了笑道:“爹,娘,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明天就去私塾。”

陈柱和王小荷顿时诧异的看向陈扬,陈柱高兴不已,而王小荷则着急的对陈扬使眼色。

陈扬端起碗,将碗中剩余的白米粥一口喝掉,放下碗后说道:“爹娘,陈家的后代,怎么可能会永远让人欺负。”私塾是他必须要去的,因为那里是他现在了解这个世界的唯一地方。而且,他回私塾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了结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心愿。这具身体原主人之所以死亡,是因为在私塾里遭受一名为张虎的少年殴打,现在既然他成为了陈扬,那这仇他不得不报。

饭后陈扬便来到木匠房,木匠房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木具还有木工艺品,这些大多出自父亲之手,当然也有少部分是陈扬制作的。

陈扬慢慢的端详着这些木具和木雕,心中升起一股亲切舒适之意,这具身体原主人从三岁多起就和父亲学习木活,至今已有十二年。

陈扬将一块木板取来放在一张木桌上,然后熟练的拿起刨子将木块刨平。右手轻缓的在平滑的木板面拂过,左手取过一把木尺,陈扬开始仔细的测量起来。

测量完毕后,陈扬用木锯将木板锯成半丈长,三尺宽,紧接着便用小刀细细雕刻起来。

在陈扬雕刻时,陈柱缓缓的走入屋中,他没有打断陈扬,自己在一旁制作起木笼来。

“扬儿,你的身体没事了?”陈柱脸上浮现不自然的表情,微微犹豫道。身为父亲,他为儿子的长大而欣慰,但同样面对儿子他也有些惭愧,他这个为父的在无法让家庭走出困境,在儿子被打时也只能忍气吞声,女儿生病时更是要依靠儿子解决。

陈扬暗暗一叹,他很明白陈柱此刻的心思,对此他能够理解,父亲只是一个老实的木匠,没有什么大的愿望,只求全家平安,子女出息。

“没事了,虽然还没有完全痊愈,但伤口已经长好,行动也没有什么问题。”陈扬温和的笑了笑,他知道父亲最近也肯定不好受,但父亲却默默的忍耐下来,这样的父亲不说让他敬佩,可至少不会让他生出责怪之意。

陈柱闻言顿时放下心来,他手中拿起一根木条,继续道:“扬儿,明天你回私塾,一定要好好读书,虽说我陈家人不必怕别人,但也不要主动去招惹是非。”

陈扬目光没有离开木板,微笑道:“爹,我会的。”

陈柱点了点头,收回目光,将木条穿入未完成的木笼中,说道:“扬儿,你爷爷很早身体就不太好,所以爹没读过什么书,也没多少文化。但是我的儿子却不能像我这样,你好好念书,将来可以去镇里念书,我儿子的前途,不能局限在这村子里。”

陈扬目中闪过一丝暖意,父亲虽然没什么文化,但眼光却并不短视。他手中动作微微一顿,目光透过门口看向远方,语气坚定地说道:“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终有一天是要走出去的。”虽然目前的现状让他不得不困于这个村子,但他的灵魂毕竟是白羽,他不可能永远将自己禁锢在这个偏僻的山村。

“我不仅会走出这个村子,终有一天,我还会在神圣大陆崭露头角。”陈扬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对儿子的懂事明理陈柱很是满意高兴,脸上难得的浮现笑容:“我这一辈子最自豪的就是娶了你娘,她当年可是村里的一朵花,但她却偏偏选上我,而且不计较贫穷,一直和我吃苦,还生下了你和小柔……”

“好了好了,看你唠唠叨叨,你儿子不在乎,我还烦了。”这时母亲王小荷走了过来,打断了父亲的话。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