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9章 十里香

第九章 十里香

黄昏已远,夕阳的余晖渐渐被夜幕吞噬,炊烟袅袅的村子里,不时地传几声狗吠鸡鸣。

陈扬往日从不晚归,而今日却是近天黑才回家,在吃晚饭时,自是免不了被父母询问几句。幸好父母并不知学校发生的事,陈扬随便用一些理由糊弄过去。若是以往陈扬少不了被父亲陈柱教训,但自陈扬伤愈后,整个变得沉稳懂事多了,所以陈柱也没有多说,只是让陈扬做事注意分寸。

晚饭后,陈扬没有迟疑,连忙进入木匠屋中。木匠屋中虽然没有什么珍贵的设备,但制作香料还是没有大问题。

陈扬将丁兰草和肉豆蔻全部取出,取来干净的瓷钵和木棍,将丁兰草和肉豆蔻捣成粉末。

他的行为自然引来家人注意,父母和妹妹全部疑惑的看着他,他们觉得今日陈扬一直透着古怪,先是晚归,吃晚饭后更是莫名其妙的捣鼓些让人不解的东西。

陈扬并没有解释,只是神秘的笑道:“爹娘,等我做完后你们就会知道我弄的是什么。”

将丁兰草和肉豆蔻捣成粉末后,他让陈柔从厨房取一些生蜜过来,陈柔眨了眨柔长的睫毛,应了声便朝厨房小跑过去。

陈柔将生蜜取来后,陈扬把生蜜倒入瓷钵中,将生蜜和丁兰草与肉豆蔻的粉末拌匀。做完这些后,陈扬神色更是凝重起来,将瓷钵驾于火炉之上,聚精会神的控制起炉火来。

这一步是最为关键的,陈扬不敢有丝毫分心,否则一个失误就会使得整个制作失败。随着火炉中火焰不断的燃烧,不久后瓷钵中的原料终于沸腾起来,一股淡雅清新的香味顿时从中传出。

陈扬父母和妹妹皆瞪大了眼睛,他们心中已经隐约能猜到陈扬在做什么,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陈扬并未分心,双眸紧紧的盯着瓷钵,直到瓷钵中原料沸腾了十次,他当机立断关闭火炉。

随后陈扬取来准备好的布料和蜡,将瓷钵彻底密封,这才长长吐了口气。十里香前期已经完成,接下来只需将瓷钵密封一段时间,最后再烘烤成干粉就完全成功了。当然,本来密封至少要七天时间,如此才能让香料达到最佳效果,但是他只剩三天时间,只能密封三天了。

看到陈扬做完事情,陈柱这才开口问道:“扬儿,这是?”

陈扬将密封的瓷钵搁在中间的木桌上,转身看向家人,笑了笑道:“爹娘,想必之前的香味你们也闻到了,我制作的东西正是香料。”

闻言,陈柱连忙充满匪夷所思之色,而王小荷和陈柔虽然也震惊,但更多的是自豪和欣喜。

“扬儿,你何时学会制香料了?”这由不得陈柱不吃惊,陈家世代是木匠,陈扬也从没有出过望山村,他实在想不到陈扬是在哪里学的制香料。

在制作香料前,陈扬便这一切考虑好了,他眉尖微挑,语气中充满自信道:“爹,书中自有世界,这些都是我从书中看来的,说到底还得感谢您,若不是当初你执意让我上私塾,我无论如何也学不到这些。”

陈扬的话让陈柱心中释然,那有些木讷的脸上也浮现一抹笑意,他欣慰的看着陈扬道:“我虽未上过私塾,但却知道一个道理,只有用了心才能从所学事物中领悟出新东西,如今看来你读书的确下了功夫,对你我现在才算是真正放心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王小荷充满了自豪,她轻扬着下巴,笑吟吟道:“那当然,也不看是谁的儿子。”

陈柱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又看了看陈扬满脸的笑容,板了板说道:“小荷,你别夸他,再夸他,这兔崽子尾巴还不翘上天去!”

奈何陈柱的威严对王小荷没有丁点威慑力,她白了陈柱一眼:“我可没有说错,要不然怎么私塾里学员那么多,为什么其他人做不出香料,偏偏我儿子就能行。”

本来就老实木讷的陈柱,在王小荷的话语攻势下顿时无话可说,只得讪讪的闭上嘴巴。

陈柱那有些狼狈可怜的模样,那受贯他训斥的陈柔情不自禁的扑哧笑了起来,陈柱虽然忍住了,但脸上同样充满同情和笑意。

威严尽失的陈柱再也呆不下去,冷哼一声后,连忙转身走了。

时间匆匆,三天一晃而过。

清晨,薄薄的白色雾气在村子中弥漫,凉风吹拂而过,带动雾气在空中卷动起来。

此时朝阳尚未升起,陈扬却早早就起来了,今日罗氏香料铺的掌柜罗安将来私塾,他必须在去私塾前将香料准备好。

他来到木匠屋中,目光落在中央木桌的瓷钵上,紧紧握了握拳。随后他没有再迟疑,将密封香料的瓷钵正式开封,紧接着便用炉火烘烤香料。

在炉火烘烤下,瓷钵中香料蕴含的水汽飞快的蒸发,到最后完全化为干燥的粉末。

看着瓷钵中完全制好的“十里香”,陈扬眸子中闪动着绚烂的瞳光,他知道,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真正踏出的第一步。

将瓷钵中的“十里香”粉末全部细心的装入一个香囊中,陈扬将之放在鼻下嗅了嗅,闻着那熟悉的清雅香味,他之前心中的忐忑一扫而空。这香味虽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但是他相信这足以打动罗安了,即便到时罗安没眼光,这丁兰草也可以为他赚取三个金币。

陈扬用完早饭后,心中带着一丝期待和激动朝着私塾走去,他并不像其他村民,他的灵魂并不是望山村土生土长的。既然灵魂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他很渴望离开这个巴掌大的小村,去外面那更广袤的世界见识更多的精彩。

刚进私塾门口,陈扬便看到了李凡,李凡也看到了他,欣喜的对陈扬招了招手道:“木头,你今天来得可晚。”

“胖子,你也不早。”陈扬不急不慢的走到李凡身边,笑着道。

李凡很随意的搂着陈扬的肩膀,毫不在意道:“我一向来得晚,倒是你这个勤快的家伙,今天倒是破例,咦,什么味道?”说着李凡凑到陈扬身上使劲的嗅了嗅,诧异道:“不对劲不对劲,陈扬,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陈扬暗暗苦笑,他没想到自己已经将十里香包得够好了,却还是无法隔绝它的香味。

“这是香料。”李凡猛的抬头盯着陈扬,一脸的怪异说道:“不得了了,你这个木头怎么会用这种女人用的东西,还是你准备送给哪个姑娘?”

——————

求收藏推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