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0章 交易

第十章 交易

陈扬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他没有去解释十里香的事,挥了挥手道:“还是赶紧去上课吧,否则迟到的话,你没事,我可就要倒霉了。”

李凡听了果然没有再为难陈扬,毕竟他很清楚,他迟到没关系,但陈扬一旦迟到,吴德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陈扬。

两人并肩进入学堂中,只见吴德正手捧一卷书籍,端坐的在讲台上,看到陈扬后没有说话,但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陈扬和李凡也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这让吴德的神色更是冷淡和不快。

在陈扬二人做好不久后,门口走入一个少年,看到陈扬时目光中透出怨毒之色。

而吴德见到这少年却是一脸的笑意,很温和的说道:“张虎你的伤好了。”

“院长好。”张虎收回投向陈扬的目光,客气的对吴德打了个招呼,往自己位置上走去。不过他刻意往陈扬身边经过时,在陈扬耳边阴鸷地低声道:“小杂碎,那天的仇小爷我记住了,你等瞧!”

陈扬闻言心头也窜起一丝火气,口头没有理会张虎,暗暗则冷笑,张虎,你若再惹我,我必让你自食恶果。

倒是一旁的李凡看了有些不爽,来到陈扬身边道:“木头,刚才张虎那小子说什么了?他居然还敢惹你,你一定记得告诉我。”

陈扬不想在私塾无端生事,更不想依靠别人解决这种小麻烦,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我只想在私塾里好好读书,其他事莫要多管。”

看到陈扬一幅不想不惹事的样子,李凡无奈一叹,若陈扬不愿生事,他也不好强出头,只得退回自己的位置。

而此时一直未说话的吴德故作威压的咳嗽一声,学堂中的学生们顿时齐齐安静下来,上课就此开始了。

不过课程进行不到一半,吴德突然朝窗外看了一眼,旋即对着下方众人道:“今日课程到此,你们自习的自习,下课的自行下课。”

吴德起身疾步朝外走去,学堂内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学生们大都下课离开私塾,整个学堂很快变得空旷起来。

唯有陈扬仍旧坐在位置上,眼中光芒闪动,此前在吴德朝外看时,他也从窗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罗氏香料铺掌柜罗安。他已经可以猜测出,吴德之所以离开,必定是去和罗安相谈。

“木头,你怎么还不走?”李凡本要离去,可见到陈扬还在,不由停在门口诧异的看向陈扬。

陈扬依旧坐在位置上没动,对李凡摆了摆手,笑道:“我还有些事要想清楚,你自己先走吧。”

李凡见他态度坚决,并非是玩笑之语,也没再劝便走了。

在私塾内众学生们完全离去后,陈扬仔细观察四周一番,右手按了按怀中的丁兰草和香囊,深吸口气便朝院长书房走去。

院长书房房门半开半闭着,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吴德正和罗安在里面谈话。此时罗安的神色很是不好看,吴德更是一脸尴尬和歉然,见此陈扬嘴角微微一卷,露出一抹笑意,两人的表情让他可以肯定,吴德必定没有找到丁兰草。

陈扬十指交错转了转,旋即走到书房门口,伸手轻轻敲了敲房门,然后便静立在门口等待着。

听到门口的敲门声,房内二人立即停止谈话,吴德皱起眉头来到门口,当看到门外的陈扬时,他的脸色蓦地变得极为难看,怒喝道:“你来这里干嘛?”

对吴德的怒喝,陈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神色不变道:“学生来这里是为了拜访罗掌柜。”

陈扬那淡漠的神情让吴德心中更是怒意横生,伸手指着远处,嘲讽着冷笑道:“你这个乡野小子也配找罗掌柜,给我马上离开。”

陈扬心中对这吴德也是厌恶之极,但他今日所行之事对他极为重要,他没有理会吴德的话,对门口拱了拱手道:“晚辈陈扬,拜见罗掌柜。”

吴德顿时怒极而笑,正准备斥骂陈扬,却听罗掌柜开口道:“吴兄,既然这位小友来找我,不妨让他进来。”

吴德可以斥骂陈扬,但对罗安的话却不敢随意反驳,只得强压住怒火,冷冷道:“罗掌柜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这等小人计较,进去吧。”

陈扬看了不看吴德一眼,微微拂了拂袖子,绕过吴德身体走入房中,来到吴德身边。

吴德坐在一张红木所制的椅子上,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扬道:“说吧,你找我有何事?”

陈扬笑而未语,从怀中将丁兰草取了出来,说道:“罗掌柜,你是否在找此物?”

“丁兰草?”吴德目光倏地一凝,紧接着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他来这里为的就是丁兰草,本来此前已经不抱希望了,但现在却突然峰回路转,竟让他看到了丁兰草。

但不远处的吴德神情却是瞬间变得铁青,他未料到,自己没有找到丁兰草,居然被这个乡野小子找到了。想到那三个金币与自己无缘,反而将被这个他一向看不起的穷学生得到,他简直气得想吐血。

对吴德虚伪势力的院长,陈扬可以说极其厌恶,此时看到吴德表情,他心中只觉觉快意无比。

他脸上笑容更胜,右手托着丁兰草,说道:“三日前晚辈听闻掌柜需要丁兰草,后来在森林中伐木时无意看到此草,故而如今将它取来。”

“好,好!”吴德心中狂喜不已,此单生意其实事关罗氏香料铺的生存发展,因为要这香料的顾客来头太大,他根本得罪不起,否则他也不会来望山村这样的小村子寻找。

他举起茶杯喝了口茶,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微笑道:“既然你找到了丁兰草,我自然不会亏待。”说罢他将手中茶杯放下,旋即从怀中掏出三个金币,看了看陈扬:“这三个金币就是你的了。”

陈扬并未接过三个金币,而是笑了笑道:“不急,晚辈再给罗掌柜看一物。”

罗安双目中露出诧异之色,这才慎重的观察起陈扬来,他原本只道陈扬是个运气好点的村民,三个金币足够让对方惊喜万分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他发现陈扬神色竟是一片平静,这让他觉得这个少年很不一般。

若是此前陈扬要给他看东西,他必定没什么兴趣,但现在他反倒被陈扬勾起了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