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8章 赔罪

第十八章 赔罪

在众人匪夷所思的目光中,张铁那庞大的身躯如同巨弹般飞了出去,最后轰然撞在一堵土墙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而造成这一切的罗安却似拍了一只苍蝇般,神色平淡的散去手掌上的土黄色气体,若仔细注意的话,还可以发现他手掌上同时散去的还有些神秘的纹落。

“记住,有些人不是你招惹得起的。”罗安冷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张铁,语带不屑道。

亲眼目睹如此惊人的一幕,陈扬那一直平静的心境变得波澜起伏,他已经可以肯定,罗安定非常人,一个普通人绝对无法做到这些。

“罗前辈,你是圣者?”陈扬深深的吸了口气,双眸幽光闪动,凝视着罗安道。

罗安转身看向陈扬,脸上的冷厉神色顿时散去,重新浮现那人温和的笑意,说道:“圣者?不,我的实力还没有资格做一个圣者,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三品圣士罢了。”

闻言,周围的村民们一个个都震惊不已,即便是村长脸上也露出了敬畏的神色。圣者是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虽然罗安不是真正的圣者,但对于村民们来说,即便是圣士,其强大也不是他们可以惹得起的。

陈扬的心神也再度为之一震,他终于明白为何吴德如此敬畏罗安,原来罗安不仅仅是香料铺掌柜,还是一个圣士。圣士虽然不是圣者,但吴德是陈扬在这个世上接触的第一个修炼圣力者,其强大已然让陈扬惊讶。

“三品圣士,仅仅是三品圣士便如此强大,那真正的圣者呢?”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陈扬的双眸中第一次露出了灼热的光芒,罗安所展示的实力让他无比向往,他渴望成为一个圣者!

“小家伙,圣者的强大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仿佛洞彻了陈扬的想法,罗安深深的看了陈扬一眼,不过他并没有多说,对身后招了招手道:“把东西带上来吧!”

随着罗安的召唤,一个面貌憨厚的青年扛着两个包走了出来,老老实实的站在罗安身边。

陈扬目光诧异的扫过那两个包,有些疑惑道:“这是?”

“这你小家伙,难道忘了上次你上次的委托?”看到陈扬满脸的不解,罗安笑了笑道。

陈扬顿时明白过来,这些东西原来就是自己托罗安去镇里帮自己家人购买的东西,心中也不由一喜,对罗安的好感也多了几分。这罗安将自己这种无关紧要的托付都谨记在心,不管他为何这样对自己,这份心自己必须谨记。

在罗安吩咐下,那憨厚青年将两个包裹扛入陈家院子,当父母和陈柔看到包裹中的衣物和烟酒后,眼中都流露出欣喜和自豪之色。尽管他们很喜欢这些东西,但他们在意更多的是陈扬对家人的那份孝心和关心。

瞧着罗安和陈扬之间的熟络,在场村民目瞪口呆,心中暗惊,这陈家的小兔崽子,何时变得如此能耐,竟能结识圣士这等高高在上的人物!

张铁在经历剧痛后也完全清醒过来,眼前所见更是让他心神颤栗,他现在才明白招惹了多么可怕的人,闯了多大的祸,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战战兢兢的身影从罗安身后走了出来,一脸尴尬和畏惧的行至陈扬身前。

陈扬微微一愣,当他看清来人时,却是眉头一皱,来者竟是吴德那个无良院长,对此人他可以厌恶至极,当即冷笑道:“吴德,你来这干嘛?”

陈柱和王小柔也同样露出不悦之色,难道这吴德把自己的儿子都驱逐出私塾还不够,还要上门来侮辱一番?

见到陈扬脸上的厌恶之色,吴德心中暗暗叫苦,只是他现在知道陈扬不是他可以得罪的,只能赔笑道:“陈扬,今日之事实在是老师的不是,现在老师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特来请你重回私塾。”

吴德此话一出,周围众人纷纷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吴德在村中的威信也不小,可以说仅次于村长,但现在他居然给陈扬这个小子当众道歉?

陈柱和王小柔神色间也有些惊愕,他们本以为吴德前来时不怀好意的,不料竟是来道歉赔罪的,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一旁的罗安看到吴德这番举动,眼中却是掠过一抹嘲讽冷笑,在他看来,这吴德完全是咎由自取,学生中有陈扬这般不凡的少年,非凡不去好好栽培,反而倍加刁难,目光实在太过短浅。

罗安那一闪而逝的嘲讽神色并未瞒过陈扬的眼睛,他略微沉吟便明白此中定有缘由,虽然他不知吴德前后反差如此之大的具体原因,但也能猜测到,这并非是吴德真的悔过,而是罗安必定和吴德说了什么。

脑海中将这一切都想通了,陈扬更是不愿给吴德有什么好脸色,此人可是没有少给自己罪受,不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吴院长,你这是在给我道歉赔罪?”

吴德的表情顿时变得难堪起来,毕竟当众给自己的学生道歉,而且还被学生一语点破,今后他的威严将不复存在,甚至会成为村子中村民的笑柄。

奈何想到玄玉宗那个庞然大物,他便觉得内心直哆嗦,不得忍耐住内心怒气,强笑道:“正是如此,陈扬,老师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希望你能既往不咎。”

“老师?”陈扬嘴角微翘,神色一沉,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身为私塾老师的身份,在昨天你无故驱逐我时,你怎么就想不起来你是老师呢?”

见自己如此低声下气,陈扬却丝毫不给面子,吴德也有些恼羞成怒,面庞上一阵青一阵白,最终再也无法忍受地大声说道:“陈扬,不管如何,我还是你老师,你是我学生,我作为老师既然已经道歉,你身为学生岂能如此对我?”

陈扬眉尖不经意地挑了挑,脸上的不屑和嘲讽毫不遮掩,丝毫不留情的看着吴德道:“别给我开口老师,闭口老师的,自你将我驱逐后,你我之间便不再有半个铜板的圣生关系,所以以后请不要在我面前自称老师。吴德,我告诉你,做我的老师,你还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