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9章 强者为尊

第十九章 强者为尊

尽管陈扬来到这个世界不足一个月,但他从未如此厌恶过这样一个人,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天来吴德对他态度极为恶劣,更重要的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残留记忆。

在死去的陈扬记忆中,他得知吴德的品行是何等的败坏,曾经有不少穷学生在私塾中被人打伤打残,吴德非但不训斥那些打人的,反而对那些被打的穷学生多加刁难,甚至会以种种理由将之驱逐。

死去的陈扬生前在私塾就受到不少欺负,吴德对此一概无视,而且只要陈扬有所反抗,他便会多加训斥,在吴德心中,穷鬼就被富人欺压是天经地义的。

直至后来陈扬被张虎打的重伤,吴德也毫不在意,若非白羽灵魂的到来,现在陈扬定然已经在坟墓中了。

这样卑劣的老师,让陈扬如何原谅,让他如何能忍受!故而现在他没有给吴德半分面子,反而狠狠打击他,让他难堪。

吴德的脸涨红之极,一直以来,虽然他的品行不佳,但整个望山村只有一个私塾,只有他一个老师,望山村的孩子们想要读书就必须通过他,所以他在村子里从未受过侮辱。

然而现在,陈扬如此不留情面的嘲讽他,让他颜面尽失,一时间,他不由气得浑身发抖,剧烈喘息道:“你,你……”

“望山村有你这种老师,简直就是村子的耻辱,你这样的人只会将村子的后代教坏,在我看来,宁愿少一个老师,也不要多一个超级败类!”还没等吴德将话说出口,陈扬冷冷的打断他,声若寒潭道:“不过事关私塾,这是村子的大事,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但现在你在我家门口,这里的一切我可以做主。吴德,这里不欢迎你,滚吧!”

罗安双目微微眯起,看向陈扬的眼神透着异样的韵味,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高看这个少年,现在却发现,这个少年比他想的还要厉害。这个少年不但沉稳从容,而且从他对吴德的姿态可以看出,他还极其果断,恩怨分明。

在他此刻的心中,陈扬根本不像一个偏僻山村的少年,反而像一个有着丰富经历的智者。只是无论如何罗安也想不到,陈扬的灵魂实则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前世的陈扬自由贫穷,作为一个孤儿,他要上学并且一直到大学毕业,要经历何等的艰辛磨难可想而知。陈扬的心志和智慧,早已在前世十多年的磨砺中变得超脱凡人,他拥有一颗睿智沧桑不失温和的处世之心。

陈扬之所以如此对吴德,不单是因为吴德此人太过恶劣,还因他很清楚吴德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否则他绝不会如此,他很明白如何趋利避害同时不失本心。

吴德脸庞一阵抽搐,他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甚至他现在心中还有一些恐惧,这个陈扬可是和玄玉宗宗主夫人有关系的人,他如此恨自己,若他要报复自己,那自己该怎么办?

不过不管如何,他已经没脸再呆在这里了,在无数人的目光下,他灰溜溜的离开了。

漠然的瞥了眼吴德狼狈离去的身影,即便厌恶对方,陈扬也没打算再去和这种人计较,他并不是什么圣人,心中不会有那种普通少年才会有的所谓惩奸除恶的热血正义。

而且现在他也没有那种可以主宰别人命运的实力,他不会狂妄自大,吴德如此忌惮他,是因为罗安和一些他不知道的原因。当然,吴德也只是个卑鄙的小人,对他并没有什么威胁,所以只要吴德不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愿浪费太多时间在这种人身上。

陈扬的家人更是有些嗔目结舌,上午他们还在惦记陈扬被私塾驱逐之时,却不料下午就发生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吴德被陈扬不留情面的大骂一顿,最终被骂得狼狈逃离。

陈柱那有些木讷呆滞的目光也变得炯亮起来,心中充满了自豪,这就是我陈柱的儿子,他全然忘记了,自己不久前还因为陈扬被私塾驱逐而加以训斥。

陈扬没有多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他转身冷冷的看向张铁,一步一步的朝着张铁走去。对于亲人朋友,他会尽一切力量去守护,而对于伤害自己亲人朋友的人,他则会竭力回击。张铁竟敢这样对自己的父亲,陈扬无法饶恕他。

看着渐渐逼近自己的陈扬,张铁眼神变得越来越恐惧,不知为何,这少年眼中的冰冷,竟让他感觉到骇然和心悸。

陈扬在张铁身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张铁,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酷的冷笑,一字一字地说道:“你今天所作一切,会给你带来一场噩梦!”

村长生怕陈扬会冲动的杀死张铁,望山村虽然偏僻,但也自有规矩,在场聚集了不少村民,若陈扬在这杀人那将会变得铁证如山,这样陈扬必须遭到村规的处罚。

但是他很清楚陈扬如今身份不同了,只得连忙走了出来,微笑着劝慰道:“陈小侄,张铁所行之事的确让人愤怒,我身为村长等会必会根据村规严重处罚他。罗掌柜从小镇远道而来,陈小侄岂能怠慢客人!”

“必会根据村规严重处罚?”陈扬心中冷冷一笑,若非罗安前来找自己,让村长看到自己的潜力,恐怕自己被打死这村长也不会管。

“这个世界终归是强者的世界,所谓的规矩是为强者服务的,一切本凭实力说话!”经历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陈扬对于这个世界的法则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不过他虽然不会饶恕张铁,但自然不会傻到在众目睽睽下杀人,当即温和一笑:“冤家宜解不宜结,村长放心,陈扬不会让您为难的!”

“好个冤家宜解不宜结,此话精辟之极,道出了我辈为人处世之原则呐!”罗安朗声一笑,他如今越看陈扬越觉得满意,这个少年的心智和手腕,比起他这个中年也丝毫不弱。这样的人,将来即便无法成为强者,在其他领域上也必会有一番成就。

“罗掌柜说的没错,即便是我活了这么大把岁数也说不出这等话,当真是英雄出少年!”村长满脸堆笑,附和着称赞道,接着他转身看向张铁的几名随从,冷哼道:“还不把张铁抬回去。”

张铁的几名随从早就被吓得浑身直哆嗦了,听到村长的话当即一阵激灵,四人慌忙抬着张铁的身体飞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