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9章 争锋相对

第三十九章 争锋相对

这青光蕴含着浓烈的木系能量,而从那木系能量中,陈扬更是感应到了强大得杀伤力。

强行止住自己对赵峰的杀心,陈扬毫不犹豫的后退,而先是见到赵峰的圣术,此刻这木系圣术的威力再度让他震惊,他心中对于圣术的修炼也强烈渴望起来。

“若是我将羽雷掌修炼成,不知会有多大的威力?”陈扬脑海中飞快的掠过这个念头,紧接着便不再多想,转身朝那青光袭来方向看去。

在数丈外的石道上,一个身材修长,发髻间插着一根玉簪,神色间不乏傲慢的青年站在那,正带着些许怒意看着陈扬。

“李默!”看到这青年,夏清影眉头微皱,语气冷淡地说了句,她已看出李默来者不善,但对方只是阻止陈扬对赵峰下手,并未伤及陈扬,她也不好出头。

陈扬眸子中瞳光微动,略带疑惑的望着此人,对这李默他并不熟悉。不过看到对方那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神色更是充满冷意,这让他对此人也没有半分好感。

“陈扬,这是李圣兄,吴长老有两名亲传弟子,赵峰是吴长老的二弟子,而李圣兄便是吴长老的大弟子,修为已达到圣徒四品巅峰。”见陈扬面露疑惑,夏清影立刻在他耳边小声解释道。

陈扬心中顿时一凛,怪不得这人对自己神色不善,且对方的实力让他忌惮不已,他很有自知之名,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和对方抗衡。

李默不急不慢的走到叶九身前一丈处止住脚步,下巴微挑,眉头略扬,冷冷道:“你叫陈扬吧?”

瞧这李默以这样趾高气扬的姿态面对自己,陈扬心中一阵冷笑,虽说他现在修为不如此人,但拥有无名雷诀,他自信迟早能追赶上对方。

此刻陈扬干脆沉默不语的看着他,他倒想看看,这人究竟要如何找自己的麻烦。

见陈扬没有回话,李默的脸色也略微一沉,厉色斥道:“你和赵峰是同门,而你竟对同门圣兄下如此重的手,你眼里还没有宗门?”

你算什么玩意,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陈扬心里暗暗冷笑,他前世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一尺,我欺人一丈。

这李默对自己显然不怀好意,自己也没有必要对它恭让,当即陈扬目光炯炯的盯向李默,冷笑道:“李圣兄,我对赵峰出手,原因是在场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先是他挑衅在前,我被迫反抗,后来他更是动用圣术来对付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外门弟子。李圣兄,我倒想问问,难道在你眼里,只允许赵峰杀死我,不允许我教训一下他?”

李默闻言神色一变,他未想到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居然敢和他顶嘴,而且对方话他根本无法正面反驳,当即目光一寒,怒极而笑道:“哼,伶牙俐齿,我倒要看看,你的实力是不是和你的嘴皮子一样力量!”

话音方落,李默竟是不再给陈扬说话的机会,左手在右手上飞快拂过,几道纹落立即出现在其手掌上。这一幕让不少人暗暗心惊,李默刻画纹落的速度,比起赵峰来说不知快了多少倍。

一股木系气浪猛地从李默手掌中爆发而出,瞬息化成一道木刺,呼啸着朝陈扬激射过去。

“不好,这李默,一语不合,竟敢直接对我出手!”感应到那比赵峰所施“烈火焚”可怕得太多的气息,陈扬心中一凛,他心知肚明,凭借他现在的实力,绝对无法抵挡这一招。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晶莹的白光带着浓烈的寒气从陈扬身侧飞过,直接就迎上了李默施展出来的木刺。

“砰!”木刺和那白光在空中撞击在一起,刹那间爆炸开来,猛烈的狂暴力量瞬间激起磅礴的气浪,周围的靠得近些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

四品巅峰圣徒李默的攻击,竟被人轻易化解,众人无不心惊,而让人更吃惊的是,出手之人居然是夏清影。

陈扬内心同样吃惊不已,虽说和夏清影相处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少女竟有如此强大得实力。

见自己的攻击被阻,李默的神色变得极为难看,只是通过此前的一击他便清楚,出手阻挡他的夏清影,实力绝不会比他低,甚至有可能更高。毕竟是他先出手,夏清影后抵挡,而即便这样夏清影还是完全抵住了他的攻击。

““夏清影,你什么意思?”李默神色间充满阴沉,恼怒地看着陈扬身边的夏清影道。

一时间,人们顿时纷纷看向夏清影,只见夏清影此刻眸子间寒意逼人,白皙的右手上寒气恰好散去。

“李默。”她口中先是冷冷吐出两个字,接着目光冷冷的凝视李默片刻,沉声道:“陈扬只不过初入圣徒境界不久,而你却是四品巅峰圣徒,你刚才那一击,难道是想残害同门?”

听到夏清影的话,李默也是一阵郁闷,此前他怒而出手,的确没有考虑到后果,所以现在竟是无言以对。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夏清影,陈扬暗暗苦笑,只觉郁闷无比,自己竟沦落到要靠女人保护的境地。不过想到夏清影这个冰山美女为自己出头,他心中也微微一暖,若非是她,这一击对他足以致命。

“李默么?”他垂了垂眼睑,心中轻声念道,黑色的瞳孔浮现极强的杀意。

“李默,你身为长老弟子,今后行事最好以身作侧,否则将来真的犯下什么大逆不道的过错,谁也保不了你。”夏清影可没在乎李默的面子,毫不留情的说道。

李默向来高傲,被夏清影一番训斥如何能不怒,可考虑夏清影的身份,而且他之前的确行为不当,他不好反驳夏清影的话,当下只得将怒火完全转向陈扬:“陈扬,你一个男人,难道只敢躲在女人背后?”

虽然李默的实力很高,可听到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自己,陈扬从来都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心头怒火一起,当即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不屑道:“哪来的野狗,跑到在这里乱吠,真他妈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