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0章 挑战

第四十章 挑战

满场再次寂静下来,周围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陈扬,那些目光中包含不可思议。

所有人都没想到,陈扬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出言辱骂李默,而且骂得如此难听粗鄙,竟将陈默说成是野狗。

李默,那可是四品巅峰圣徒,在整个玄玉宗年轻一辈中都算得上是一威名不小高手,眼前却被陈扬这个昔日众人眼中的废物辱骂。

李默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双目中骤然间凶光毕露,死死地盯着陈扬,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我从来不习惯把说过话说第二遍。”既然已经和李默结仇,陈扬自然不必再在乎他的感受,上下打量李默一番,冷笑道:“我说的是野狗,难道和你有关系?”

“小杂碎!”李默嘴角微微抽搐,若非顾忌一边的夏清影,他真想立即打死眼前这个可恶的少年。可想到夏清影的实力和身份,他只能忍下这份杀意,怒笑道:“好,好得很,对你这种废物我也不和你多说,是个男人就和我一战。不过我看你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一辈子也只敢躲在女人裤裆里。”

闻言,陈扬双眸微微眯起,黑瞳中冷光闪动,既然你要找死,那也怪不得我了。

夏清影俏脸上神色一沉,冷声道:“李默,你若要战,便与我一战如何?你莫非是怕我一个女子?”

被夏清影言语挤兑,李默不由一滞,他自然不会和夏清影决斗,他根本没有把握战胜夏清影,而且他也要顾忌夏清影在宗内中的影响力。和夏清影决斗,败了,他颜面无存,胜了,他也没有好处。

然而这时,陈扬却出人预料的站了出来,冷冷地看着李默道:“李默,你当真要与我一战?”

听得陈扬的话,李默不禁一愣,旋即眼神微眯,嘲笑道:“当然,你可敢?”

“李默,你不觉得你太无耻了么?”夏清影恼怒的望着李默,讥讽道:“你一个四品巅峰圣徒,也好意思对陈扬出手?”

李默讪讪一笑,此事他的确不占理,即便周围的围观者们对此也是暗暗鄙视,虽然他们中很多人不喜欢陈扬,可李默这等行径,让他们对李默的好感也大失。

“好,李默,我接受你的挑战。”可便众人以陈扬会拒绝时,他却斩钉截铁的回道,声音充满不容置疑的语气。

“陈扬,你……”夏清影有些焦急的看向陈扬,她很想说,修为相差太大,哪怕你战斗经验丰富些也是没有作用的。

不过陈扬没有让她说完,微笑着摆了摆手阻止了她的话,目光冰冷的盯着李默,道:“不过,我们就这样决斗,未免太无趣了。”

“嗯?”李默心头一惊,他此前也没想到陈扬真会答应,现在看陈扬居然还有些得寸进尺,当即暗暗冷笑起来。

“这个废物,不知有什么凭仗?不过不管如何,他和我差距太大,我要击败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既然他找死,也怪不得我了。”

李默心中念头转动,随后眉头斜着一挑,冷然一笑:“你欲如何?”

“不如你我添点彩头,若你输了,我不要你其他什么,只需你,嘿嘿,在我面前磕三个响头,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不如我,怎么样?”陈扬舔了舔嘴唇,语出惊人道。

咔嚓!陈扬的话彻底激怒了李默,他竟是将脚下的一块石板给直接踩断了,对陈扬他已经恨到骨子里,决心一定要让陈扬受到最大的羞辱。

“陈扬。”这两个字一个一个的从李默口中挤出,他眼神森然的盯着陈扬:“既然你要自取其辱,我这个做圣兄的,岂能不成全你。到时你输了,我也只需你在我面前叩头,且今后遇到我,都必须卑躬屈膝。而且我也不欺你,你我之战,就定在一个月后。”

“哈哈哈,好,李默,一个月后再见分晓吧!”陈扬大声一笑,旋即毫不犹豫的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我陈扬身具禁脉,得继无名之法,若连李默这样的小障碍都无法渡过,往后还谈何成为强者!”谁都不知道,离去的陈扬,此刻心中想的是这样一番念头。

望着陈扬那洒脱远去的背影,在场却没有人认为他洒脱,众人皆暗想,即便战胜了赵峰,可他也顶多就是圣徒二品,就这样的实力,居然敢接受李默的挑战,还定下彩头,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在陈扬离去不久后,夏清影玉颜上脸色一阵变化,最后出于一些她自己也说不清的原因,贝齿轻轻咬了咬嘴唇,竟朝着陈扬追去。

夏清影身如魅影,很快就追上了陈扬,她拦在屋子门口,寒着脸的对陈扬道:“陈扬,你可不要冲动,你现在的实力和李默还有很大的差距,他和他战斗,根本没有什么胜算。”

夏清影脸色虽然冰冷,但话语间的焦急担心陈扬却是可以清晰感受到,他对夏清影温和的笑了笑,右手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道:“我并没有冲动,我现在很冷静,你放心,我既然这样说了,便自有打算。”

夏清影自幼便很少与同龄男子接触,陈扬这番举动让精致的脸上掠过一抹绯红,心中暗啐道:“这家伙,胆子怎么变得越来越大了?”她自己却没有注意到,她对陈扬的动作似乎并没有什么排斥。

此时她也没有去深思这些,瞧着陈扬脸上的坚定神情,她知道无法改变这个少年的注意,犹豫片刻后,伸手从怀中取出一颗碧色的丹药,凝声道:“这是聚灵丹,你修炼时将它服下,对你会有一定帮助。”

碧色光滑的丹药散发着淡淡的药香,聚灵丹,尽管只是不入品的丹药,但在这世上,只要是丹药就很珍贵。别说是圣徒,就是普通的圣者都拿不出丹药来,若非夏清影父亲是玄玉宗宗主,元境九品巅峰圣者,她也绝对无法拥有丹药。丹药的珍贵由此可想而知,而此刻,夏清影竟把这丹药给了自己。

望着夏清影那清秀可人的俏脸,陈扬眼眸中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不过夏清影看出了他那不可动摇的决心,他也从夏清影脸上看到了不容拒绝的坚定。而且他现在的确很需要这丹药,虽然他看似爽朗,可对一月后的战斗未必有必胜把握,所以他没有故作推迟,慎重的接过这枚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