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6章 藏品阁

第四十六章 藏品阁

云卷云舒,繁茂的绿枝遮住石子小路,和煦的阳光透过枝叶缝隙,轻轻地洒落在地面。

在一名姓方的执事带领下,陈扬沿着山腰西面的一条曲道朝着林子深处走去。一路上树木繁密,草长莺飞,时有一些宗门圈养的蛮兽在林木中窜动。经过几道弯后,抵达石子小路尽头,前方终于豁然开朗。

方圆千丈的空地,在空地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分三层,高达十余丈的阁楼,阁楼一层正中大门门匾上刻着三个大字“藏品阁”。

抬头望着那青木所建的阁楼,陈扬微微呼了一口气,右手手指紧紧握了握,在这阁楼中,他将挑选到属于自己另外一门的圣术。

藏品阁门口站着两名守卫,当方执事和陈扬出现时,两名守卫的目光若利刃般扫过二人。

在守卫那惊人的目光下,即便陈扬都感觉有些暗暗心惊,虽然他无法看穿这两名守卫的实力,但感受到他们那内敛却依旧逼人的气息,陈扬可以判断出这两人的实力远比宗内寻常执事强,只比宗内的那些长老级别的强者弱。

“这藏品阁果然不容小觑,仅仅是两名守卫就有如此惊人的实力!”陈扬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暗凛然,他相信若有人敢在藏品阁中放肆,这两名守卫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不过现在这两名守卫显然得到了宗内高层的通知,见到陈扬二人到来并没有阻拦,让两人轻松进入藏品阁内。

藏品阁内并未如陈扬此前所想的那般典籍密布,相反的是,这里空旷无比,中央完全是一片空地,只有在那中心处坐着一名白须老者。

陈扬立即注意到,看到这白须老者时,那位有着七品圣徒修为的方执事,显得异常恭敬。虽然不知这老者的身份,但对方身上那种沧桑平和的气息,让陈扬心中也暗生敬意,由衷的对那老者微微欠了欠身。

白须老者依旧如往般坐在那,手中握着一本发黄的书卷,大殿内一片安静,偶尔响起书页翻动的“沙沙”的声。

而无论是那执事,还是陈扬都没有露出半分不耐烦之色,安安静静的在那站立等待着。

良久后,老者双手微微一顿,缓缓抬起来头,他的眼神没有丝毫逼人的光芒,深邃,平和,恍若两个深潭一般古井无波。

他的目光从方执事身上一掠而过,旋即落在陈扬身上,他不急不慢的打量陈扬片刻,点了点头,终于开口道:“不错!”

被这老者称赞一句,陈扬倒不觉的什么,只是有种被长辈夸张的淡淡喜悦,但是一旁方执事心中却是充满震撼。他可是很清楚,这位藏品阁的老人在宗内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这是一位真正的大能隐者,在玄玉宗内,即便是宗主也不敢对这老者不敬。

寻常人甚少有人知道这老者的来历,但宗内有一定地位的人都知道,有这老者在藏品阁内,藏品阁中从未出现过事故乃至丝毫差错。

而熟悉这老者的更是清楚,这老者从来不会轻易开口评价一个人,更不用说是称赞了。

而现在,这老者却是对陈扬说出了称赞之语,这让方执事在震惊的同时,看向陈扬的目光也不同了。

对于陈扬在宗内的事迹他也听过,不过此前他并没有把陈扬看得多重,可是现在,老者的话让他知道,这陈扬定然有他不凡之处。

在玄玉宗内,弟子中有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之分,非弟子有执事和长老之分。外门弟子可以升为内门弟子,内门弟子可以升为核心弟子。核心弟子在宗内的地位极高,有机会竞争成为长老甚至宗主。而执事则是那些无望成为核心弟子的内门弟子,他们享有高于内门弟子的权利,只是除了有极大的机遇外,否则一生都无法成为长老和宗主。

对于执事们,最大的前途就是跟随一名有前途的弟子,若是这名弟子将来能够成为核心弟子甚至是宗主,那执事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此刻方执事就看到陈扬身上的潜力,虽然陈扬现在只是四品圣徒,但他能击败五品圣徒李默,最重要的是还能得到这藏品阁老人的称赞。

将来陈扬未必就不能成为核心弟子甚至宗门高层,方执事看向陈扬的目光,也变得灼热了起来。

陈扬并不知方执事内心的想法,反而被对方的眼神弄得有些内心发毛,幸好藏品阁内是宗门重地,否则他还真的要提防一下此人了。

“老前辈,晚辈晋升为门派内门弟子,特来挑选一门圣术。”陈扬不再去看那执事的目光,微笑着对老者道。

老者那修长的白眉略微动了动,手指指了指藏品阁西南角落,和声道:“不要去其他地方,去那里挑选。”

话音方落,他竟是不再理会陈扬二人了,表情恢复淡漠,目光重新落回书卷上,继续看起自己的书了。

对此那执事只是无奈摊了摊手,小声对陈扬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下面挑选书籍之事由你自己决定。”

“多谢方执事。”陈扬对方执事拱了拱手,含笑道。

瞧着陈扬那温和有礼的态度,方执事对他更是高看一眼,脸上也充满热情笑容:“什么方执事,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倒可以称呼在下一声方大哥。”

闻言,陈扬微微一愣,但回过神来后却是没有多做犹豫,直接笑着道:“那便多谢方大哥了。”尽管他不明白方执事打的什么注意,但执事在门中地位不高,可权力却不小,万万不能轻易得罪,既然如此,还不如交好于对方。

“好,陈老弟,今后有事尽可以来找我,我就暂先告辞了。”方执事笑意更浓,小心的看了一眼老者,见老者没有因二人谈话露出不满神色,这才笑着转身离去。

在方执事离去后,陈扬没有再耽搁时间,朝着老者所指方向走去。虽然不清楚这老者为何给自己指明地方,可对方根本没必要对自己不利,而且对方长期在藏品阁,对这里的了解也一定不少,所以他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