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7章 雷步

第四十七章 雷步

宽敞的阁楼内光线略暗,显得较为幽静,淡淡的光芒从屋顶和墙壁上的能量照明珠上发出,将四周映得光彩迷离。

阁楼内有数条通道延伸至各个方向,陈扬笔直沿着伸向西南角落的道路行走着,在途中他发现,阁楼内那些陈列架和墙壁上壁柜上,都陈放着一些卷轴。

而在那些陈列架和壁柜边上都挂着一个小木牌,上面清楚地刻着代表各系属性的字体,他还在几个架子和壁柜上看见“雷”的字样。

若那老者没有发话前,陈扬定然直接在这些地方挑选,可老者言明要去西南角落,他只得不去看这些卷轴,而且他也有些好奇,西南角落的圣术究竟有什么特殊。

来到西南角落时,陈扬发现这里的小木牌上竟是空白一片,并没有注明什么属性。而在角落里只有一个檀木方台,上面静静地摆放着几卷卷轴。

眼中掠过一抹异色,陈扬走到那方台前,仔细打量起这几卷卷轴来。这些卷轴表面没有任何字样,全部一片空白,若仅仅凭借肉眼,根本无法分别它们的属性。

不过陈扬却能从它们身上感应到若有若无的各属性气息,这让他心头一震,这些气息极为晦涩不明,若非他修炼的无名雷诀,六识远比其他同阶圣徒敏锐,也根本无法辨别它们的气息。

“难道那老者竟知道我的六识比常人强大?”陈扬心头暗惊,这才发现那老者比他想得还要高深莫测。

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惊讶,陈扬微微吐了口气,从方台取出那卷带有雷气息的暗紫色卷轴。

将卷轴展开后,他看到上面印着两个紫色大字“雷步”,然而除了这两个字外,根本看不到其它内容。

陈扬不由微微愕然,这卷轴上竟看到没有真正的内容,这让自己如何修炼。而且通过这卷轴,他想到了自己曾经得到的那张古怪兽皮纸制作的“玄经”,玄经上也同样看不到真正内容,这是怎么回事?

“能看到内容的,都是一些低阶的次级圣术,真正元级以上的圣术都珍贵无比,岂会让人轻易看到!”就在陈扬惊愕之色,一个苍老低沉却不失温和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分明就是藏品阁那老者的,这陈扬心头微跳,对方来到自己身后自己竟一无所知,暗暗对这老者的实力更是震惊。

转身看去,只见藏品阁的老者果然正站在自己身后,拂须看着自己手中的卷轴。稳定住自己的心神,陈扬笑了笑,问道:“前辈,那不知这卷轴应当如何查看?”

“意念!”老者单手负在背后,缓缓说道:“六识为眼、耳、鼻、舌、身和意,而凡是元级以上的卷轴,皆需用意念方能查看。”

“老前辈,如何使用意念?”陈扬问道,虽说上次他进入青莲空间中是以灵魂状态,但那次是青莲强行将他灵魂摄入其中,他对于所谓的意念灵魂依然一窍不通。

老者那布满深深皱纹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闪过淡淡精光,说道:“要使用意念,必须灵魂强大到一定境界,只有灵魂足够强大,才能让灵魂之力延伸出去,若灵魂之力强度不够的话,强行延伸出去只会让灵魂受创。对于圣力修炼者而言,圣徒境界的修炼者灵魂之力太过弱小,根本无法分出意念,往往唯有突破圣徒境界,淬炼出圣图后,灵魂之力才会发生质变,那时才能使用意念。”

“老前辈,可是我仅仅是四品圣徒。”听到老者的话,陈扬心中一阵苦笑,淬炼圣图后才能使用意念,看来自己是无法查看这卷轴了。

“别人不可以,但是你不同。”老者目光从陈扬身上掠过,颇具深意的说道:“灵魂强,则六识强,这卷轴上的气息极为隐晦,寻常圣徒根本感应不到,可你却可以,这说明你的六识远比常人强大,也代表你的灵魂之力超过常人。”

面对这深不可测的老人,陈扬还真感觉有些不自在,对方那平和却深邃的目光,仿佛可以看穿自己的一切。

不过所幸这老者并没有深究陈扬灵魂强大的缘故,他指了指那卷轴,道:“凝神聚气,抛却一切杂念,试着用你的心神去和那卷轴沟通。”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默默点点头,手指轻轻摸了摸这卷轴,旋即便闭上自己的眼睛,按照老者指示的去做。

将一切杂念摒除,渐渐地,陈扬感觉自己的脑海变得一片空蒙蒙,随后自己的意识更是有种在飘荡的神奇感觉。

不久后,陈扬的意识发觉前方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自己,他的意识顿时顺着那个方向飘去。隐约间,他感觉自己好像穿过了一层淡淡的薄膜,紧接着“轰”的一声,大量的字符涌入自己的大脑之中。

“阴阳合为雷,雷之速,堪比瞬移。雷步者,即以雷之力,使人之步伐在瞬间堪比雷之速……”

磅礴的信息在陈扬意识中涌动,正是雷步的内容,雷步二字虽简单,但是它的法决却是极为复杂,足足过了半刻钟,陈扬才勉强接受完那卷轴中的内容。

心神又持续数个呼吸才从那玄而又玄的感觉中清醒过来,陈扬下意识对着一旁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指教……”

说完后陈扬才发觉有些不对劲,等他抬起头来一看,发现老者的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古怪神秘的老头。”陈扬不禁小声喃喃道,不过他心中对于这老者还是充满敬意了,对方没有在一旁等待自己,这说明对方根本不图自己的回报。

从这卷轴中的内容,陈扬知道“雷步”是一卷元级圣术,威力极强,若将其修炼成功,自己的实力定然会增加许多。

已经得到自己要的圣术,陈扬没有在原地多停留,不过经过那阁楼中央空地时,他发现那老者同样也不在那,只得熄了和老者致谢的心思,朝着阁楼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