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51章 万兽窟

第五十一章 万兽窟

玉枕软床,白纱薄帐,不知过了多久,陈扬双眸缓缓地睁开,入目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一股淡淡的馨香在空中弥漫,如兰似麝,令人为之沉醉,陈扬心头一惊,这是什么地方?

然而当他侧头望去时,却是神情一愣,只见斜月高挂,清辉透窗而入,在那窗边静坐着一个少女。

薄幔透明,透过床帘看去,窗边的少女身上充满一种朦胧美,微垂的眼睑,柔长弯翘的睫毛。

她身上不再是穿着平日那身月白色的锦袍,而是一袭洁净的白色衣衫,她手中捧着一卷书籍,秀发很随意的收成一束,任其顺着挺起的左胸跌宕滑落。

月色、薄幔和白衫,加上少女那略显柔和的神色,一向冰冷的夏清影,此刻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动人韵味。

似察觉到陈扬的目光,她正欲翻动书页的手微微一顿,转头朝陈扬看去。

当看到躺在**的陈扬时,她心头莫名的跳了跳,强压下这对她而言相当怪异的情绪,淡淡的说了句:“你醒来了?”

见夏清影恢复平常的表情,陈扬也回过神来,坐起身来,疑惑地看了看四周,道:“这里是?”

夏清影如凝脂般的玉颜上飞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嫣红,手指略微用力捏了捏书页,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镇定,道:“我的房间。”

闻言,陈扬心神微跳,不过联想到这房间的气息,他也没有感到吃惊。

仿佛担心陈扬有所误会,夏清影连忙解释道:“今日你受伤昏迷,由于其中有很大缘故是我娘造成的,所以她将你带来这,用补元复肌散给你疗了伤。”

陈扬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但也好了至少一半,对那补元复肌散的药效也暗暗惊奇。

不过难得看到夏清影这番略带慌乱的样子,陈扬心中升起一个逗弄她的念头,眼睛瞥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脸上恰到好处的浮现一丝讶异,旋即故作犹豫道:“那,那我身上的衣服谁换的?”

不过他显然小看了夏清影,所以他的注意注定落空了,夏清影神色早已恢复正常,听了陈扬的话,不慌不忙的瞥了他一眼,语气淡漠的说道:“我换的,不过放心,你的底裤没动。”

“咳咳……”夏清影如此坦然大胆,陈扬自己反倒干笑几声,转移话题道:“不知许姨去干嘛了?”

“参加宗门高层会议。”夏清影将手中书本放在桌上,继续道:“此事和整个宗门都有关系,我正好要告诉,在三日后便是万兽窟试炼的时间,届时所有宗门弟子都必须参加。”

“万兽窟试炼?”陈扬略微皱了皱眉,疑问道。

“万兽窟是白云城东部一个盛名的洞窟空间,里面封印了大量的圣兽,自古以来,万兽窟空间外部结界的进出入口便掌握在白云城手中。”见陈扬茫然不解,夏清影没有丝毫不耐,缓缓为他解释道:“而万兽窟试炼便是由白云城所组织,试炼每三年举行一次,其目的就是让白云城各大势力的弟子进入试炼,并且通过试炼结果检测各大势力的实力。”

陈扬一惊,这万兽窟试炼无疑是极为重大的事情,但是自己怎么事先没有得到通知?

就在他惊疑之刻,夏清影抬目看向他,白皙的玉指不经意的将眼眸前垂落的一缕撩到耳根后,说道:“实则上午我找你,要说的也是这事,只是后来遇到娘,她恰好也想见你一面,我们便一道去找你。”

“可随即我们见到你沉浸于修炼之中,娘一时兴起指点与你,便暂且未将此事告诉你。而且后来此事也已经通告了整个宗门,只是那时你已经昏迷。”

“多谢师姐。”陈扬笑了笑,旋即看了眼窗外的夜色,道:“师姐,现在不晚了,我便暂且告辞了。”一番交谈后,陈扬了解了事情的始末,而考虑这里毕竟是夏清影的闺房,他也不好再继续停留。

“师弟,你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明日再来用一次药。”夏清影并没有阻止陈扬告辞,只是在他离去时,淡淡的说了句。

听到身后传来的话,陈扬无奈的笑了笑,这位师姐还真是很有个性,虽说是让自己来用药,自己也好歹是当事人,可她的话完全没有丝毫商量的意思,也没有那种命令的语气,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望着陈扬离去的背影,夏清影曼妙的身躯依然坐在窗边,想到明日还要给陈扬上药,俏脸上再度浮现一抹红晕,只不过这一切陈扬显然是不可能看到了。

离开夏清影房中时已然是深夜,当天夜里陈扬没有再修炼,而是急需修炼其雷步来。

上午时他虽然修炼雷步成功,可对于这门圣术仍旧缺乏熟练度,只有将圣术修炼到精深处,才能在战斗时将之轻松无误地施展出来。

半夜里他没有间断的修炼着雷步,一直到第二日天空明朗,他已经能够随意的施展出雷步了。

“如今我若再遇李默这种角色,一定可以轻松击败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陈扬眼眸中闪动着幽深的瞳光。

“陈扬师弟在么?”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陈扬微微一愣,旋即走过去将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青年,手中正拿着一个包裹。

“这位圣兄,不知有何事?”尽管不认识此人,但陈扬依旧很有礼貌的问道。

那青年见到陈扬出现后,指了指手中的包裹,笑道:“这时宗外有人给你寄来的。”

原来这人是宗内专门给弟子们递送物品的,陈扬心中释疑,随后诧异的看了看那包裹,将那包裹接过后,对青年道:“多谢师兄了。”

在青年离开后,陈扬将那包裹打开一看,顿时了然一笑,这里面正是归元丹配方上所需的药材,其它药材配了两幅,但一品雷系圣兽内丹却只有一枚。

包裹内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陈小兄弟,幸不辱命,你所需的药材已经买到,不过其中一品圣丹只有一枚。这圣丹取自雷系一品圣兽紫雷貂,望能适合你使用。”

将纸条放下后,陈扬才打量起那圣丹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圣兽的内丹,然而当他仔细一看,神情却是蓦地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