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52章 叱兽内丹

第五十二章 圣兽内丹(第一更)

晶莹剔透的紫色圆丹,散发着神秘的紫色光泽,陈扬的目光倏地一凝,这紫雷貂的内丹,竟和当初在望山村取自那紫色山隼体内的那珠子极为相似。

那紫色山隼莫非也是圣兽?陈扬心中一动,迫不及待的来到床头取出一个木盒,那紫色山隼体内的珠子正放在里面。

两手分别捏着一颗紫色圆丹,陈扬仔细的将它们进行对比,他立刻就可以判定,那紫色山隼体内的珠子也是圣兽内丹,而那紫色山隼无疑也是圣兽。

而且他还吃惊的发现,从紫雷貂内丹上,他能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雷气息,然而在紫色山隼内丹上,他反而感应不到。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紫色山隼内丹太过高级,以他如今的修为还感应不出,这个想法让他更是暗暗心惊。

只是,紫色山隼这样的圣兽,怎么会死在望山村?这个疑问就此埋在了他心底。

不知这紫色山隼内丹的品级,陈扬也不敢将它随意暴露出去,只得再度将之隐秘地藏匿起来。

随后又在房中修炼了大半天,临近黄昏时,陈扬想起夏清影交代要给他用药之事,当即决定现在就去。毕竟再晚些去就天黑了,上次是他昏迷,夜间留在少女闺房自然怪不得他,但现在他可是清醒着,再晚上去就不太好了。

清新淡雅,修饰极少的房中,夏清影正盘坐在床榻上闭目修炼,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圣力修炼到一定境界,六识都是极为敏锐的,从那脚步声她便判断出来者是谁。

冷漠的俏脸上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夏清影缓缓睁开双眼,在那脚步声抵达门口时,淡声说道:“进来。”

“吱呀!”一声门开的脆响传出,房间门从外面推开,陈扬的身影从外面踏了进来。

看了陈扬一眼,夏清影也没有多说话,起身走到床侧的一个柜子里,从里面取出了一个药瓶,旋即平静的望着陈扬道:“将衣裤褪去,然后趴在**。”

见夏清影如此干脆利落,陈扬犹豫了片刻,讪讪一笑:“这不太好吧?”

“又不是没看过,而且褪了衣裤你也不会少一根汗毛,何必这么扭扭捏捏。”夏清影神色不变,表情依旧冷漠,只是目光却略带鄙视的瞥了瞥陈扬。

夏清影的目光让陈扬心中也一横,你一个少女都不怕什么,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难道还真会少一根毛!

既然下定决心,陈扬也不再有半分犹豫,三下五除二地将外面的衣服和裤子褪去,露出不壮却很结实的身体。他浑身的皮肤略显白皙,每块肌肉都恰到好处的均称,透着足够的爆发力。

仅着一条内裤,陈扬随意的往夏清影**一趴,下面的事情便完全交给夏清影去处理了。

看着赤身的陈扬,夏清影眼波微微一阵波动,但很快便恢复清冷之色,将手中瓶子的瓶盖揭开。将瓶子倒倾过来后,白色的乳液从中流了出来,夏清影把这些乳液接在掌心上,然后抹在陈扬身上那些伤口处。

柔软嫩滑,淡淡清凉,夏清影白皙的小手一触及陈扬的身体,他心中便不由升起了一丝涟漪。当然,这种感觉是很正常的,俏美的少女,柔嫩的小手,没有感觉才不正常。

压下心中的情绪波动,想到夏清影冰冷的性子,陈扬身体不动,却忍不住调侃道:“师姐,不会趁机对我不轨吧?”

换做其他女子被这般调侃,即便不害羞也会做出一些反应,可是陈扬等了半晌,却始终听不到丁点回应,而且那双小手依旧不急不慢的涂抹着药汁。

屋里顿时陷入一阵沉默之中,陈扬细细感受到夏清影小手带给自己的触觉,柔嫩微凉的涂抹,却仿佛是情人间的按摩抚摸。在一开始,他还是美美地享受着,可后来却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了,腹部竟有种热火直冒的感觉,下身的重要部位居然该死的有了反应,最要命的,这种反应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这突然地变化让陈扬内心暗暗叫苦,小陈扬,这种时候你捣什么乱,若不是夏清影在此,他恨不得对它狠狠的拍一把。

“好了,转过身来,现在该正面了。”偏偏在这时,他听到一个让他宁愿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声音,这种时候,他怎么敢转过身去。

夏清影喊完后,却发现陈扬依然趴着,对自己的话没有什么反应,当即没有什么客气,在陈扬没有防备下,双手直接一把将陈扬身体翻了过来。

这一下陈扬坚挺的下身完全暴露了出来,不仅陈扬窘迫之极,夏清影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一抹诱人的酡红。

夏清影慌乱避开目光,从一旁抓过被子将陈扬下身盖住,旋即强压住怦怦直跳的内心,故作镇定地解释道:“补元复肌散对人体的气血有刺激作用,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虽然夏清影恢复镇定极快,可那慌乱之色仍旧被陈扬捕捉到了,加上下身被被子挡住了,他也不着急窘迫了,面露狡黠道:“那我昨天岂不是也这样?”

他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就看到夏清影抬起脚来,脚尖距离他的小陈扬只有半寸不到的距离,连忙干笑一声,不敢再胡乱调侃这位彪悍丝毫不逊于其母的少女了。

——————

三天时间一晃而逝,陈扬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经过三天的时间修养,以及补元复肌散的功效,他非但伤势痊愈,而且修为略有精进。

深吸了口气清晨的清新空气,陈扬从**一个翻跃站起身来,双目发出炯亮的光芒。

“今日便是进入万兽窟的时间,我倒要看看,这万兽窟究竟有何神奇!”

陈扬轻声自语了一句,旋即从床边抓起外衣飞快的套在身上,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