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69章 叱士七品

第六十九章 圣徒七品

地下溶洞,夏清影盘膝坐在河边。

河水潺潺流动,发出银铃般的声音,溶洞内的淡碧色萤光洒落在河水上,泛起粼粼波光。

陈扬斜靠在岩壁上,平淡的目光带着些许温和,静静地注视着夏清影,墨发如瀑般倾落下来,双眉好看的微微弯着,只是那张秀丽绝俗的脸,此刻却因血色不足而过于苍白,那两片迷人的薄唇,也同时血色暗淡。

视线触及夏清影苍白俏脸和血迹斑斑的衣袍,陈扬心中的杀意便克制不住的涌动起来,他不知道最后那个八品圣徒有没有被火珠杀死,若对方没死,他迟早还要杀死对方。不仅如此,那个欧阳家的二公子,他也不会放过。而且这里是万兽窟,这里会将外界的一切隔绝,他也不必担心欧阳家的人会知道人是他杀的。

而且在经历今日连番战斗后,他清晰感应到自己的修为触及到了边缘,现在只要他闭关一段时间,必定能再度成功晋级。

但是在夏清影伤势恢复前,他也只能暂时放下一切,且需要强忍住杀心,全神在这守护着,确保没有任何事物会影响夏清影疗伤。

夏清影从怀中取出了一颗白色的丹药,将之放入口中,然后轻轻闭上双眸,进入疗伤之中。

那白色丹药显然药效极佳,随着时间不断流逝,夏清影的脸色渐渐恢复血色,呼吸也逐渐变得均匀有力起来。

看到夏清影伤势在慢慢的恢复,陈扬内心也松了口气,这段时间他体内的圣力涌动得越发剧烈了,但他始终压制着圣力的波动,始终在夏清影身边防护着。不过这地下溶洞显然极为隐秘,外人极难发现,至今还没有人闯入此地。

三天一晃而过,夏清影缓缓睁开了双眸,她那动人的脸颊恢复了红润之色,身上不少伤口已经愈合。

柔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夏清影没有关注自己的身体,而是下意识的朝周围望去,当她看到陈扬的身影时,心中才莫名地安稳下来。

见夏清影终于清醒过来,陈扬心中也一阵惊喜,但他还没来得及和夏清影打招呼,脸色却是一变,旋即连忙盘坐下来。体内压制了三天的圣力,在他心神一松的刹那,便再也无法压制,剧烈的涌动起来。

若陈扬选择在三天前突破,那他晋级无疑是水到渠成之事,然而圣力被压制了三天,此刻彻底爆发出来,则不是那么轻易控制的了。

丹田中圣力如同无数失控的野马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乱窜,陈扬感觉丹田和体内的经脉都遭受到极大的冲击。而且雷能量远比寻常能量霸道野蛮,故而陈扬体内遭遇的冲击也更为蛮横。

换做寻常的六品圣徒,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只会束手无策,最后身体可能爆体而亡。但陈扬的意念远比常人强大,能修炼成雷步这种元品圣术,炼制出归元丹这等元品丹药,他对圣力的控制力也极为惊人。

陈扬有着超乎常人的冷静,心神感应着体内反应剧烈甚至有些疯狂的圣力,他并没有惊慌失措,整个人就如同夜空中的星辰般,静而冷漠的注视着一切。

他紧闭着眼,神识果断而迅速地朝着丹田延伸而去,尽管他的神识已隐隐触及到了元圣境界,堪比圣徒巅峰,但此时他也没有强行去压制圣力,那样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他如同一个秩序维护者一样,逐步的限制圣力流动方向,将它们朝固定的方向引导。

丹田内,暴乱的紫色气丝,受到一股来自陈扬神识的无形力量制约,虽然依旧暴乱,却开始有了方向在丹田和经脉间流动起来。

陈扬心中暗松了口气,他明白自己渡过了一个大危机,尽管此前他表现得很冷静,但若说内心没有紧张和恐惧,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不怕死。只不过他很清楚,再紧张和恐惧也必须冷静,否则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他不由感叹无名雷诀的奥妙,若非修炼无名雷诀,自己的神识绝不会比常人强大,遇到这种情况即便有心也无力。

夏清影双眸紧紧地凝视着陈扬,从陈扬的表现她就可以判断,这是陈扬在进行突破。不过先前感应到陈扬身上那暴乱的气息,她很轻易得知陈扬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心中情不自禁的担忧起来。

而此刻见到陈扬身上发出的起来虽然依旧澎湃不息,但依旧没有那种无序混乱的感觉,知道陈扬已经度过危机,她提着心才放了下来。

这时她才有心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情况,虽然伤势恢复了七成多,但那血迹斑斑的衣服和肌肤上的血茄让她不由皱起眉头。即便性子在冷漠,可处于少女喜爱洁净的天性,她也无法忍受自己身上的肮脏。

目光移向身边的地下河水,夏清影神色微动,旋即她看了眼陈扬,确定陈扬仍在突破之中,不会在此时睁开眼睛,她很快做出了决定。

月白色的锦袍从她身躯上缓缓滑落,露出那仿若羊脂白玉雕成的玲珑躯体,除却那些伤口部位外,她的肌肤白嫩柔滑,恰可堪盈盈一握的娇小乳峰,两个嫣红微凸的乳蒂显得诱人无比。

夏清影走到河水边,一双白皙的素手轻拂了拂秀发,然后大半个身躯缓缓地沉入水中。

陈扬自然不知这个冷漠的师姐,就在自己身边脱光了衣服,**着娇躯的在河水中沐浴。

他的突破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圣力在体内已经形成了循环,那一缕缕的紫色气息,按照漩涡轨迹的不断旋转。

近半刻钟后,那个雷系圣力漩涡蓦然一震,紧接着猛地壮大了不少,其中蕴含的能量更是瞬间暴增了近半。

“七品圣徒!”陈扬心中一阵振奋,终于成功突破了,他欣喜地睁开双眼,然而当他往夏清影所在的方向看去时,整个人却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