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70章 不留情

第七十章 不留情

水中的少女双眸轻闭着,柔长的睫毛上挂着些许水珠,那如云的三千青丝倾落而下,随着水波轻轻摇荡。她娇躯近半**在水面上,脖颈和肩膀的肌肤若凝脂白玉,一片诱人的酥胸在水中若隐若现。

一睁开双眼,便蓦地看到一幕美似画卷般的场景,陈扬的目光就这样定格在那里,脑海中一时间出现了空白。

夏清影还没有意识到陈扬已经睁眼,若在平时她也绝不会如此不谨慎,但如今整个溶洞只有她和陈扬,而且她心中对于陈扬潜意识里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信赖。

她那鼻翼好看的皱了皱,白皙的手指轻柔的滑过自己肌肤,为自己的身躯细细的清洗着。不过她终究是少女,对于外事外物的感应总归敏锐些,仿佛察觉有什么不对劲,她睫毛微微一颤,晶莹的水珠顿时滴落,然后双眸微睁。

两束目光就那样在空中相遇,一时间,两人就那样愣在那里了。

片刻后,夏清影蓦地反应过来,平日里冷漠在刹那间冰消瓦解,双颊上顿时浮现两抹醉人的酡红。她没有像其他女子那般大声尖叫,而是飞快捂住自己的脸颊,整个人全部沉入水中,只留下一缕缕的青丝在水面上飘荡。

看到夏清影这般羞怯的少女举动,陈扬原本的尴尬倒是立即化解了,双目饶有兴趣的看着河水,口中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过他的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了,只见那河水中突然飞出两道冰箭,直直朝着他激射而来。

知道夏清影这是恼羞成怒了,陈扬哪里还敢再停留,连忙朝着溶洞外逃奔而去。

两道冰箭一直将陈扬追到溶洞外才停了下来,陈扬也没有再会地下溶洞,而是在通道口等候着。他倒不是担心夏清影会继续对他出手,刚才那一击虽然夏清影羞而攻击,但他明显感觉那冰箭即便击中他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他在这里等候只是为了给夏清影留出穿衣的时间。

近一盏茶的时间后,陈扬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他笑着往后方看去,便见夏清影已穿好衣袍走了出来。

她头发略带湿漉的披洒在身后,竟给她增添些许妩媚,那脸庞虽然恢复了冷漠,可当看到陈扬时,她眼神中仍旧不免露出淡淡的娇羞。

瞧着眼前玉人不可方物的姿容,陈扬不禁有些失神,可他很快想到,就是这样一位令人怜惜的师姐,此前却被人重创。

他的脸色变得渐渐阴沉起来,柳叶刀眉的眉尖微微挑起,给人一种杀机凛然之感,他凝视着夏清影,毫不遮掩心中的想法,说道:“师姐,我要去杀人!”

夏清影认真的迎着陈扬的目光,没有半分犹豫的道:“我陪你。”

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笑意,无语任何言语,陈扬很自然的拉起夏清影的手,夏清影也任由他拉着,两人并肩朝着远处疾窜而去,身影很快就消失灰蒙蒙的草地边缘。

万兽窟一处凹陷的低谷内,欧阳家二公子的表情极为难看,眼神更是充满了阴鸷。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忘记三天前耻辱,他带着两名随从追杀重创的夏清影,结果眼见要成功了,夏清影居然被人救了。不仅如此,他身边的两名随从,一名被杀,另一名也受了重创。

此刻在他的身边,那名八品圣徒半靠在一块岩石上,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并没有什么异样,然而原本的左手处,却是空荡荡的。

三天前,在陈扬最后的火珠攻击下,他虽然保住了性命,然而左手却是完全被毁了。这对于一名圣徒而言是何等残酷的打击,这意味着他将来只能靠一只手刻画圣纹,他的修炼速度必会比别人慢。

“夏清影,还有那个杂碎小子,我欧阳启将来必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欧阳家的二公子来回走动几圈,最终仍旧按耐不住心中怒意,咬牙切齿道。

那八品圣徒虽然也极恨陈扬,可他比欧阳启冷静多了,他看了欧阳启一眼,道:“二少爷,这两人实力不弱,若是那夏清影恢复了伤势,恐怕会找我们复仇。而且,这万兽窟内危险重重,很可能遇到其他危机。但属下现在实力大减,一旦遇到危险定然不能如以往那般从容守护少爷,少爷,我们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

“危险?”欧阳启脚步停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张白符,冷笑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白符令!”看到这白符后,那八品圣徒目光倏地一拧,惊呼出声,紧接着则是露出喜悦之色。

“白符令一出,凡是方圆百里内见到此令的欧阳家成员,都必须在半刻钟般赶往救援,嘿嘿,若是他们当真来报仇了,我必让他们有来无回。”欧阳启手握着白符,一脸自得地说道。

那八品圣徒明显松了口气,神色也不像此前担忧了,道:“原本二少爷早已成竹在胸,倒是属下多虑了。”

欧阳启摆了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八品圣徒,道:“我知道你是出于忠心,你放心,虽然你残废了,但将来只要我在欧阳家一天,必会保你一天。”

这八品圣徒随从正待说几句感恩戴德的话,可脸色却是骤然一变,猛地提醒道:“二少爷,当心。”

但他的提醒却已经晚了,欧阳启的警惕性显然太低,只见一道青影从欧阳启身边一掠而过,欧阳启手中的白符便不见了。

意识到白符已经被人夺走,欧阳启顿时回过神来,连忙朝那人影所窜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青衣少年和一名白袍少女正在不远处,那青衣少年手中捏着一张白符,正是欧阳家的白符令。

而更令欧阳启和那八品圣徒随从惊骇的是,这两人正是三天前被他们追杀的夏清影和陈扬。

“白符令?”陈扬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戏谑的看了欧阳启一眼。他心中也有些庆幸,幸亏他在暗处隐藏了一段时间,等着欧阳启拿出了白符令,否则等到对方将此令用了出来,他即便能杀死对方二人,事后也定然极为麻烦。

夏清影则更是干脆,看也没看欧阳启一眼,直接对着那八品圣徒抬手一挥,一道冰刃瞬间从她手掌中凝结而出,笔直朝着那八品圣徒击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