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71章 丢进兽窟

第七十一章 丢进兽窟

夏清影修为早已达到圣徒十品,如今更是伤势痊愈,而这八品圣徒却身体残缺,岂会是夏清影的对手。

夏清影出手毫无征兆,而且这道冰刃的速度也快得匪夷所思,他根本反应不及,直接被这冰刃击穿咽喉,仅仅数个呼吸,他的头颅便猛地一歪,彻底失去生机。

陈扬心中微微一惊,他惊的倒不是夏清影的果断,而是对方的实力,从这道冰刃的威力,他便可以判断出,夏清影的实力比他还要高。

“这个师姐,还真是深藏不漏啊!”陈扬暗暗苦笑,若非他亲眼看到夏清影出手,恐怕还真不知道,这位平日很少动手的师姐,居然比宗内那些所谓的年轻一辈高手都要强大。

而这一幕则是彻底击溃欧阳启的勇气,他双腿直打哆嗦,却是仍旧色厉内茬的喊道:“夏清影,若杀了我,我欧阳家和你玄玉宗必会不死不休,这个后果你能承受么?”

“蠢货,你难道不知道,有个词叫做‘杀人灭口’么?”陈扬直接走到欧阳启身边,嘲讽道。

欧阳启虽然品性恶劣,可并不意味他真蠢,闻言顿时明白陈扬的意思,直接吓得瘫倒在地,慌忙求饶道:“若阁下愿饶我一命,我可以将我身上所有的宝物全部奉献出来。”

“拿来!”陈扬目光微动,这欧阳启身为白云城欧阳家二公子,身上的收藏定然不菲。

见陈扬有所心动,欧阳启目光中升起希望,眼底深处更是闪过一丝怨毒阴笑,但神色却是更为卑微恭敬,语气略带迟疑道:“可是万一我交出之后,你又反悔……”

未等他把话说完,陈扬便冷冷的打断他,声音不带半分感情道:“你没有资格将条件,交出来,我会让你痛快点死,不交的话,我会让你在无边的痛苦中慢慢死去。”

击杀那八品圣徒随从,解决了最大的威胁后,夏清影始终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陈扬处理事情。她相信陈扬会解决一切问题,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此刻听到陈扬必杀欧阳启的话,她的双眸更是不经意微微眯起,仿若月牙儿般迷人。

“陈扬,小心,你这手中的白符有问题!”就在此刻,冥的声音蓦地在陈扬脑海中响起。

即便没有冥的提醒,陈扬也早已发觉不对劲了,在万兽窟中历练两个多月,即便面对再弱的敌人,他也不会失去警惕之心。而且一个大家族中的二公子,常年面对家族内部的算计和争斗,即便品性再差再阴毒,又怎么可能表现得如此不济,因此他对欧阳启一直在提防着,。

“你有办法解决没?”此刻听到冥的提醒,陈扬更是戒备,暗暗问道。

“放心,这白符堪比一件低阶元品圣器中,里面可是蕴含不少能量。”冥的语气中明显带有贪婪之意,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食物一样。

陈扬和冥的意念交流,外人自然感应不到,欧阳启更是自以为唬住了陈扬,降低了对方的警惕心,心中暗自冷笑起来:“我欧阳家的东西,岂会这么容易拿!”

“白符,给我爆!”他猛地抬起头来,脸上再无半分卑恭之色,有只是无尽的狰狞,他目光阴冷地盯着陈扬,暴喝道。

“我欧阳家的白符都有家族印记,即便被外人拿了,可只要我圣力一动,它照样爆炸,哈哈哈……”仿佛已经预料到了陈扬的下场,欧阳启得意地大笑起来,可是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形,神情猛地僵硬住了。

在欧阳启引爆白符令前一刻,冥的神识就将白符完全包裹了,白符中的能量不到半个呼吸就被冥给完全吞噬了。不过这堪比一件元品圣器的白符令,它的能量对冥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只能让冥塞塞牙缝,由此可见,要让这位青莲之灵完全恢复,是件多么艰巨可怕的任务!

此时在欧阳启的视线中,陈扬手中的白符就那样诡异地消失不见了,更令他恐慌的时,他和白符令之间的联系彻底消失了。

欧阳启脸上顿时浮现骇然之色,不可思议的看向陈扬,此刻他才真正的感应到了死亡的危机,整个人不顾一切的朝着远处狂遁而去。

陈扬面无表情,目光冰冷的望着欧阳启,身体上雷弧猛地冒了出来,旋即他整个人陡然间化作一道紫色残影,以闪电般的速度追向欧阳启。在尚未突破七品时,陈扬的速度就堪比寻常的八品圣徒,如今修为晋级七品,他的速度更是惊人。

欧阳启还未跑出十丈,就感觉身后一股可怕的雷电之力袭向自己的背部,即便他再想逃,也不得不回身抵挡。

“暴风之力!”欧阳启毫不犹豫的施展出家族传承的次级的巅峰圣术,在生死压力下,他感觉到自己刻画圣纹的速度突破了以往瓶颈,达到一个新的巅峰。

狂暴的风能从他的手中疯狂涌出,化作无尽的细小风刃,朝着身后猛烈的击杀而去。

欧阳启以为自己会遇到陈扬的猛烈攻击,然而就在他发出攻击后,却听到陈扬口中传出一个不大的声音:“羽雷掌!”

欧阳启发出的狂暴风力,刹那间就如同击在水中和羽毛上一样,根本受不到。但就在欧阳启的暴风之力被不断削弱,威力降低到极低程度时,陈扬的掌心微微一缩,惊人的雷弧若洪山爆发般喷了出来。

在这难以想象的雷弧攻击下,欧阳启那已经极为微弱的暴风之力,转瞬间就被击溃。

“砰!”欧阳启整个人直接被击飞,身躯在暴乱的雷能下变得处处焦黑。不过他虽然被重伤得失去了反抗力,可仍旧没有死去,只是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陈扬。

陈扬对着他邪异的笑了笑,然后提着他的衣服往来路奔去,很快便来到夏清影身边。

看着陈扬回来的身影,夏清影冷漠的脸上略显柔和,但当她视线触及陈扬手上提着的欧阳启,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道:“怎么不杀掉?”

这般冷漠厌恶的语气,让欧阳启的身躯顿时一阵哆嗦,但陈扬接下来的话让他心更是瞬间沉入谷底,甚至于他觉得死亡有时其实也是很幸运的。

“杀掉太便宜他了,这种人应该扔进兽窟里去。”陈扬语气中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随后陈扬和夏清影不顾欧阳启哭天喊地的求饶,果真找到了一个火云豹的洞窟,那火云豹是九品雌蛮兽,而且还生了几只小火云豹。

“不要啊!”望着那火云豹的洞窟,欧阳启恐惧到了极点,脸色一片惨白。

“当你想对我师姐下手时,就要有这个觉悟!”陈扬没有丝毫留情的说道,旋即将欧阳启直接扔入了火云豹洞窟中。

欧阳启的身躯落入那火云豹窟中仅仅片刻不到,一个嘶天吼地的咆哮声便从中传来,与其同时还有几只小火云豹欢快的叫声以及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呼。

听着火云豹窟中的声音,陈扬突然笑了笑道:“原来我还是个好人,对这样的垃圾,我都没有亲自出手杀人。”

夏清影没好气的白了陈扬一眼,但这样的眼神落在陈扬眼中,却仿若是冰雪中绽放的花朵,风情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