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72章 回归

第七十二章 回归

时间若指间沙粒,悄无声息的滑落,又是一个月的时间在转瞬间逝去,三月的万兽窟试炼,在这一日终于宣告结束。

万兽窟结界入口所在的高山,这座屹立不知多少年的原本无名的高山,因万兽窟的存在,被人称为万兽山。而此刻万兽山万兽窟结界入口处,白云城各大势力的试炼负责人们,神色不一地正在这里等候着。

无需等万兽窟中的试炼者们出来,试炼负责人们便从弟子们的身份玉牌,判定出了万兽窟内的状况。

此行十大势力共同组织了九千余名弟子进入万兽窟内试炼,而如今九千多块身份玉牌,有四千五百多块玉牌上失去了原主人的气息,这意味着此次试炼的死亡率是一半。

进入万兽窟内的弟子大多实力不凡,如今死去近半,这样的损失无疑极为惨重。

然而对这种结果各大势力负责人却是早已预料到了,毕竟自古以来,万兽窟试炼已经组织了不下千次。

万兽窟试炼对整个白云城的实力都是一次削弱,但是它的好处在于去芜存精,剩下来的那些弟子,必将是精髓。经历了万兽窟中的厮杀以及算计,存活下来的弟子不仅仅在实力上得到惊人磨砺,心志也必会发生蜕变,这些弟子将拥有强大的潜力。

整个白云城以及其周边管辖范围,修炼圣力者不下百万,因此它并不缺少圣徒。而万兽窟就如同一张网,将那些资质心志一般的圣徒淘汰,留下拥有强大潜力的圣徒。

对白云城所有的大势力而言,真正决定实力的是圣者层次的高手,那些大势力最想得到也是那些有希望成为元圣甚至更强圣者的弟子。

在那些大势力的眼中,圣徒多如牛毛,死了数千人虽然心痛,但不会伤及根本。或许其中也会不幸陨落一些天才,但在总体上来说,万兽窟的试炼对白云城来说是有着巨大好处的。

结界入口那些各大势力的负责人,有人高兴,有人失落,而这一次最为愤怒的势力,是欧阳家。就在近一个月前,欧阳家二公子欧阳启的身份玉牌上的气息忽然消失了,此事直接惊动了欧阳家主欧阳宏。

此刻欧阳宏就站在欧阳家的驻地中央,他的脸色极为阴沉,他共有三位儿子,此次试炼他三位儿子进入了万兽窟中。原本对儿子的安危他并不担心,因为他每位儿子身边都安排了两名实力不弱的守卫守护,而且还在所有儿子身上都放了一块白符令。

他只想用万兽窟来磨砺自己的儿子,却不认为自己的儿子会发生危险,但是如今,他的二儿子竟是死在了万兽窟内。

知道二儿子身边拥有的力量,欧阳宏下意识认为,可以击杀二儿子只能是其它几大势力那些核心弟子所为。然而他也很清楚,在万兽窟内发生的一切,若没有目击者,则找不到任何证据。

其它各大势力负责人也知道欧阳宏此刻的心情,故而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和他谈话,免得触了霉头。

在万兽窟结界入口处东面,有一个方圆百丈的圆坛,所有势力负责人目光都集聚在那圆坛上,因为万兽窟关闭后,内部的人都会传送到那里。

此刻只见那圆坛蓦地爆发出一阵阵黑光,随后一个个各宗弟子的身形出现在那里。

陈扬和夏清影也在不久后被传送了出来,在万兽窟内磨练了三个月,习惯了那里灰蒙蒙的环境,刚出来后,两人的双目都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有些不适应外界的明亮光芒。

想到在万兽窟内的经历,两人相互对视一眼,没有说任何话,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却已在两人之间形成了。

陈扬将目光转向其它地方,而当他视线不经意扫过左侧不远处时,瞳孔却是倏地一震收缩。

那里站着一个身着淡黄衣衫的少女,这少女姿色绝丽,神色间带着冷傲之意。似感应到陈扬的目光,这少女转头看了过来,当看到陈扬的容貌时,她的表情也蓦地一寒,双眼中隐隐冒着怒火。

“何云惜。”陈扬收回自己的目光,心中轻声念道,右手的拳头也情不自禁地紧握起来。

察觉到陈扬的异样,夏清影秀眉好看的蹙了蹙,一双目光若冰刀般射向何云惜站立的方向。

再次看到陈扬,何云惜心头愠怒不已,眼神更是寒光闪动,然而就在这时,她发觉陈扬身边一名少女突然看向自己。

一向高傲的何云惜,眼神自然不会退避,下巴微扬,同样朝着那少女望去,但这一看之下,她的心神却是蓦地一颤。那少女拥有着丝毫不逊于她的容颜,甚至还要更美,不仅如此,对方那冰冷的目光,竟让她内心一悸,目光更是下意识的侧了侧。

但当她回过神来后,却是为自己的举动感觉羞恼,自己居然会被其他少女的目光逼退,一时间,对夏清影她心中充满嫉妒甚至愤恨。

夏清影只是冷冷的扫了何云惜片刻,旋即也没有再去看对方一眼,心灵聪慧如她,已经隐隐猜测到陈扬和那少女之间定然有着纠葛,甚至是仇恨。但她并没有插手陈扬事情的打算,在她看来,男人的事总归要男人自己去解决。

而陈扬心头的阴郁也仅仅持续片刻,他的神色很快就舒展了开来,脸上恢复了温和的笑意。虽然何云惜曾给他带来耻辱,但是他相信自己现在并不弱于何云惜。尽管他察觉到,如今何云惜的修为也发生了突破,成为了九品圣徒,可他有把握迟早会超越对方,而且时间不会很长。

……

薄薄的雾霭在神玉山弥漫,破晓的阳光穿透空际倾落而下,使得整个玄玉宗内充满一种神秘的朦胧色彩。

院落里外的树木偶尔飘下几片枯黄的落叶,轻柔的落在地面,将草地上的露水弄得四处飞溅。

推开房门,陈扬挽了挽袖子,缓缓的走了出来,见到外面的景色,他心头也微微感慨。在万兽窟内磨练了三个月,外面已经从夏季转为秋季,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过他的感慨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便被院落喧闹的动静惊动。眼中掠过一抹异色,他迈步走了出去,只见平日清晨较为平静的玄玉宗,此刻宗内的弟子们竟是热闹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