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79章 放肆

第七十九章 放肆

这碧衣女子肤若凝玉,相貌甚美,奔走时碧衣随风而飘,众人可以清晰看到她那惊心动魄的玲珑身材。看清这女子的面目时,陈扬等四名弟子眼睛都不禁眨了眨,这女子竟是他们曾在万兽窟结界入口外见过的叶初蓝。

叶初蓝和许琳二人姿色皆不凡,两人亲昵地相拥在一起,这等美景让周围几名男子都感觉大饱眼福。

“我的小琳美人,一段时间没见又多了几分韵味哦!”叶初蓝伸手在许琳胸脯抓了一把,笑着调侃道。

“初蓝,你给我老实点。”当着自己丈夫和宗门弟子的面,许琳顿觉有些放不开,狠狠的捏了捏叶初蓝的纤腰。

“小琳,你的心好狠啊,居然对老情人下这么重的手。”叶初蓝揉了揉自己的腰部,双眸带着几分委屈看向许琳。

许琳意识到自己这位关系极好姐妹不会这么容易打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只得连忙转移话题道:“我可是把我宗门的弟子带来,你这位学院的执法长老,快点帮我给他们安排一下吧。”

“咯咯,这点小事情还不容易搞定,就凭你我的关系,让他们直接在这里住下就行了。”叶初蓝一脸的不以为意,淡淡说道。

许琳看了夏无尘等人一眼,有些犹豫道:“这不太好吧,这里可是学院的重地。”

“这有什么不好的。”叶初蓝白了许琳一眼,道:“当年的沧澜小魔女哪去了,竟会在意这些东西……”

“你再胡说。”唯恐叶初蓝在弟子们面前泄露自己的底细,许琳连忙伸手捂住叶初蓝的小嘴。

叶初蓝对许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脸色飞快的变得庄严高贵起来,对着陈扬等人道:“我和你们师娘聚聚,你们自己随便在学院里逛逛,要休息的话到时就直接来这里。”

瞧着两名少妇显然有闺房私语要说,在场的六名男子都不好意思继续停留,连忙朝外走去。

出了莫空园,夏无尘看着四名宗门弟子说道:“我与吴长老要去与沧澜学院高层商议大比之事,你们自行在学院内见识交流一番。”

在夏无尘和吴长老离去后,陈扬四人也没有停留在一起,而是分开各自行走。

陈扬在沧澜学院内随意闲逛着,与玄玉宗的出尘飘渺不同,沧澜学院里一切条理分明,显得更为华丽庄重而又不失朝气。

打量着周围那些三三两两的沧澜学院学生,陈扬心中也暗惊,这些沧澜学院的学生,大多不是等闲之辈,精气饱满,气定神闲,总体实力水平明显要比玄玉宗高,不愧是十大势力之首。

不过现在陈扬面对这些人没有丝毫心虚,他可是八品圣徒,即便是遇到九品乃至十品圣徒都可一战,岂会忌惮这些人。

“明天白云城大比就要正式开始了,这一次我们沧澜学院,肯定又是稳拿冠军。”

“这不是废话么?在万兽窟试炼后,我们学院本就强大的那些强人,实力进一步蜕变。楚望据说达到十品巅峰,随时都可以进阶圣者,楚阳修为也逼近十品,何云惜突破了八品,进阶九品,还有其它几个强人,依我看,别说冠军,这次前三都有可能被我们学院全部收拢。”

“话虽如此,但其它九大势力的弟子也经历了万兽窟试炼,据说他们也有些不弱的高手。”

“这又如何,其它九大势力再强,在沧澜学院面前也得趴着……”

路上,陈扬时常听到沧澜学院学生的一些议论,从那些议论中他也看出了沧澜学院学生的高傲,对于其它势力学院不少学生明显带有鄙视之意。

不过陈扬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话,真正的高手即便是心中高傲,也绝不会随意表露出来,这些议论者在沧澜学院中也大多是些资质寻常的学生。

倒是通过这些议论,陈扬渐渐对沧澜学院的高手有了一定了解,这也是他留心这些议论声的目的所在。

不知不觉间,他跨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片花坛区,然而就在他目光扫视这些花坛时,瞳子突然微微一凝。

一行人进入他的视野中,这群中央一人是个少女,这少女身着浅黄色纱衣,腰间挽着一条白色的丝绸腰带,略施淡妆的雅致玉颜上透着说不出的傲意。在这少女身边,并肩站着两个男子,这两人皆面容俊朗,气质不凡,从他们华丽的衣着上更可以判断出他们身份不凡。

在三人周围那几个男女,神色间同样带着自信,只是看向那两个男子的表情透着恭敬和些许难以察觉的妒意。

陈扬对于这行人其他几人不认识,然而那个中央的女子,却是再熟悉不过,正是在万兽窟中给他带来耻辱的何云惜。

“是你,陈扬!”在陈扬发现何云惜时,她也立刻察觉到了陈扬,更是一口道出陈扬的名字,显然她在事后也调查过陈扬。只不过她的声音中蕴含了强烈的怒意,在她心中,陈扬在万兽窟中也给她带来羞辱。

陈扬不闪不避,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脚步停在原地,目光冷漠的和何云惜对视。

“这次我看你往哪走。”何云惜冷冷地看着陈扬,嘲讽着冷笑道。她一想到万兽窟中,眼前这个少年无视自己的话,将幻狐杀死,心头就充满恼怒,如今竟然再度遇上陈扬,虽然无法再大庭广众之下击杀,但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对方羞辱一番。

听何云惜语气中分明充满不悦,她左边那个青年心中一动,问道:“云惜,这人难道得罪过你?”

“他也配!”何云惜眉梢微扬,不屑道:“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我看着不爽罢了!”她自然不可能将她和陈扬的过节说出来,那样她自己也没面子,而且事实上在她心中,的确不是很重视陈扬。

那青年闻言顿时对陈扬也失去了兴趣,但仍旧不愿错过这个讨好何云惜的机会,对陈扬随意的挥了挥手,淡淡道:“你快点过来,给云惜赔礼道歉,若云惜原谅你,我便饶恕你一次!”

陈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圣人,这青年那自以为是的举动无疑激怒了他,而他从来不会让自己不爽,顿时冷冷的扫了那男子一眼,漠然道:“你算什么东西,何云惜的狗么?否则怎么会对她摇头乞尾!”

“你可知道我是谁?得罪了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青年蓦地被陈扬的话弄得怒火直冒,眼中透着危险的光芒。

陈扬的双眸顿时微微眯起,目光仿若两把小刀般射向青年,寒声道:“你在对我说话?”

青年用一种俯视般的眼神盯着陈扬,冷笑道:“没错,你现在马上给我跪地求饶……”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色却是陡然大变,只见陈扬的身形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前,一只手对着他的脸狠狠的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