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80章 一掌扇飞

第八十章 一掌扇飞

这一巴掌蕴含着惊人的雷圣力,猛地激起强烈的劲风,对着青年的脸直扇而去。

而且陈扬的攻击太过突然,出手太快,根本没有人预料的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感受着可怕的能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逼近自己,那青年心神大凛,不假思索的抬起双手,施展全力朝陈扬的手掌格挡过去。

就在陈扬的手掌即将击中青年的双手时,他的手陡然一变,同时强大得圣力将青年的双手硬生生的震开,紧接着一巴掌着实的扇在青年那白皙的脸上。

“啪!”这一巴掌的力道大得惊人,这个青年牙齿瞬间就被抽掉十几颗,那一半的俊朗脸庞直接红肿,旋即整个人被扇得倒飞出去,狠狠的跌落在远处地面,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这情形震撼住了,这青年的修为好歹也是圣徒七品,可就这样被陈扬一巴掌扇飞。

“大胆,找死!”何云惜右侧那个书生模样的男子,看到自己的同伴被眼前这少年如此羞辱,脸上凶光大胜,毫不犹豫在手掌上刻画圣纹,对陈扬发动了攻击。

一道土黄色的光芒从这书生男子掌心爆射而出,旋即一头完全由土能量凝聚而成的蝎子幻化而出,对着陈扬凶猛地扑去。

见到这土黄色的蝎子,陈扬长声一笑,将圣力注入右手,身体朝前一冲,完全被雷弧包裹的右手对着那土蝎子使劲一抓。

那土蝎子顿时在陈扬手中剧烈的挣扎起来,陈扬目光一冷,五指蓦地一捏,那土蝎子竟是被他直接捏碎。

土蝎子被捏碎的刹那,陈扬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当机立断地施展出雷步,瞬间出现在那书生男子眼前。

陈扬这一系列的攻击若行云流水,而且快得匪夷所思,那书生男子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觉眼前青影一闪,然后陈扬的拳头就对着他的胸口狠狠的轰了下去。

嘭!沉闷的巨响声蓦地传开,书生男子的身体也立刻被震退数丈,最后更是无法稳住身形,猛然坐倒在地。

书生男子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眼中带着怨毒还有一丝畏惧,死死的盯着陈扬,却因气血翻滚得太厉害而说不出话来。

何云惜身边的两名青年,此前那名是七品圣徒,而这书生男子更是八品圣徒,可就在眨眼之间,两人都被陈扬彻底击败。

“你的修为怎么可能如此之强?”何云惜的眼眸同样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扬。在万兽窟中,她还和陈扬交过手,那时的陈扬虽然身法速度诡异,但本身的实力却只有圣徒四品。

然而仅仅时隔三个月,曾经那个她根本不放在心上的小角色,竟然连八品圣徒都能击败,变成了连她都必须重视的强者。这种巨大的变化,让心性高傲的她,不由有些难以接受。

如今的陈扬,自然不是三个月前的他可以相比的,他不仅实力得到蜕变,更是在万兽窟中经历了真正的残酷厮杀,他的意识中已经形成了一种坚毅不屈的强者之心。

他目光冷淡的扫视眼前众人一周,旋即略带讥诮的看向何云惜,冷笑道:“何云惜,看到我如今的实力,想必你很失望吧。”

听到陈扬的话,何云惜也回过神来,随后心中则是涌起无尽的愠怒,眸子中寒光一闪,双手毫不犹豫的刻画起圣纹来。

强大的风劲在何云惜双手间臌胀起来,紧接着一道弯月形的风刃陡然凝结而出,霎那划破空气阻拦,在空中转过一个惊人的弧度,狠狠地斩向陈扬。

一道仿若寒冬的雷电从陈扬那幽黑的瞳子中划过,他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那道风刃,然后一掌骤然拍向那道风刃。

瞬息之间,磅礴的雷霆之力从陈扬掌心疯狂爆发而出,与那凌厉之极的风刃硬生生的轰击在一起。

片刻后那道风刃被猛烈的雷弧生生的瓦解,但是陈扬的身形也无法抑制的朝后退了六七步。

“何云惜这臭婆娘的实力当真不容小觑!”陈扬表情更是慎重,不过他也没有什么畏惧,毕竟刚才他没有用尽全力,而且他还有底牌没有施展出来。

而何云惜的心中此刻更是掀起惊涛骇浪,刚才那一击,陈扬虽然不如她,但却已经拥有和她一战的实力了。想到三个月前陈扬在她面前连一招都抵挡不住,她就感到一阵心悸,陈扬的潜力太可怕了,这一刻,她心中竟是对陈扬生出了强烈无比的杀机。

但就在她准备出手以绝后患时,一个中年人却是从人群外走了进来,目光威严的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圈。

看到这中年人,所有沧澜学院的学生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放肆了。这中年人名为谭从山,在学院中可是大名鼎鼎,乃是学院九大长老之一,同时还是执法队副对长。

“大比即将开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谭从山毫不客气的对所有人一阵训斥,冷笑道:“哪怕嫌自己力气太多,也给我憋着,留着明天使,给我散了。”

谭从山一出现,即便何云惜也不敢再对陈扬出手,其他的围观人群也在顷刻间就一哄而散。

这中年人强悍的风格和那锐利的眼神,让陈扬心中亦是暗凛,而从中年人身上那晦涩的气息他更是可以感觉得到,这中年人的实力不比宗主夏无尘弱多少。虽然不知对方是,可通过此人的实力和周围众人的态度,他可以肯定此人在沧澜学院的身份极高。

谭从山没有多理会在场的后辈们,见到大多数人散去后,他也没有多管事,收回目光便转身离去。

何云惜恨恨的看了陈扬一眼,终究忌惮谭从山的威严不敢再度造次,与其他人一起离去。

而那书生男子将先前的青年扶了起来后,目光怨愤的望着陈扬道:“记住,我是欧阳家欧阳启,他是我弟弟,今日之仇,来日必将百倍相还!”

“两只狗说要咬我,难道我还真要记住它什么会来咬我?”陈扬口中嗤笑道,心中却也有些无语,他已经将欧阳二公子杀了,想不到这会将欧阳家的另外两位公子也都得罪了,暗忖自己和欧阳家实在很有缘。

尽管极为愤怒陈扬的话,可欧阳启的确不敢再说出什么狠话,毕竟他不是陈扬的对手,只能将恨意憋在心中,狼狈的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