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94章 夺宝(上)

第九十四章 夺宝(上)

狂暴丹中蕴含磅礴的能量,瘫倒在地的楚阳,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阵惊人的火能波动,旋即整个人直接从地面弹了起来。

“杂碎,想击败我,做梦去吧!”楚阳脑海此时已经完全被怒火充满,双目恶狠狠地盯着陈扬,脸庞上充满了狰狞之色,旋即他双脚在地面使劲一蹬,身形若离弦之箭般激射而出。

“赤焰漩涡!”楚阳转瞬间就来到陈扬身前,双手飞快刻纹,紧接着一个火焰构成的漩涡旋转而出,对着陈扬轰去。

狂暴丹让楚阳的圣力达到巅峰,这赤焰漩涡一出,顿时带出一连窜的火浪,空气更是变得灼热迫人。

火焰引发的气浪让陈扬的发丝和衣袍都剧烈舞动起来,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这突然异变来到毫无征兆,然而事到如今,他已经无可退避。

无论如何,他必须胜利,获胜的确会让他付出一定代价,然而若失败的话,则不是付出普通代价那么简单,以楚阳对他的恨意,废了他的可能性都很大。

狭路相逢勇者胜,陈扬那双黑色眸子一片清冷,他没有退后半分,全身的圣力在这一瞬间完全注入右拳,身形若豹子般微微弓起,旋即整个人猛然暴冲而出。

周围的观众们谁也没料到,面对服用狂暴丹的楚阳,陈扬竟然不闪不避,反而选择硬碰硬,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擂台上两人的对轰。

“羽雷掌!”陈扬心中暴喝一声,羽雷掌骤然施展出来,狠狠的印在那赤焰漩涡之上。

“轰隆!”一声惊人巨响在空中爆开,剧烈能量波猛烈的朝着四面八方传来,产生巨大风压将擂台上的灰尘吹得席卷而起。

紧接着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两道身影几乎同时倒飞而出,重重的摔落在擂台两侧。

楚阳狰狞的脸色变得更是惨白,嘴角溢出血迹,看向陈扬的眼神中蕴涵的难以置信之色又多了几分,他实在想不到,陈扬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想到自己若非是服用了狂暴丹,那根本就不可能是陈扬的对手,楚阳的目光更疯狂了,他决定不给陈扬机会,趁着药力还在的时候将陈扬彻底废去。

身体可以说是砸落在地面,陈扬胸口一闷,喉咙中传出一阵腥甜,紧接着一口鲜血克制不住的吐了出来。狂暴丹的威力果然可怕,此刻陈扬受的伤明显比楚阳重,他内脏都有些渗血,浑身的肌肉都在发麻,而且圣力也消耗得一干二净,连动弹一番手指都有些困难。然而陈扬却有着他自己的优势,那就是修炼无名雷诀所带来好处。

此时无需陈扬刻意运转功法,体内便慢慢的有雷能量生成,而且那些雷能量还分出不少自动的修复他体内受创的部位,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他虽然战力仍旧未恢复,但是身体已经可以动弹了。

广场上观众看着伤势还要重于楚阳的陈扬,心中都是暗暗惋惜,这陈扬本是有望获胜的,却倒霉的遇上了服用狂暴丹的楚阳。在白云城大比中,并未明文禁止使用狂暴丹,毕竟狂暴丹的缺陷谁都知道,故而在往届的比斗中未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即便事后白云城大比对狂暴丹的使用做出限制,可对眼前擂台上的比斗已经无济于事了。

此刻擂台上,陈扬的伤势在缓慢恢复,恐怕再多些时间就可以再度凝聚圣力,然而楚**本不会给他时间,脚掌在地面一踏便跃至陈扬身前。

楚阳已经服用了狂暴丹,即便后悔也没用了,他现在的打算就是一定要拉陈扬一起下水。

现在无论楚阳还是其他人眼中,陈扬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但却没有人能够想得到,此刻的他却是在脑海中用意念和冥交流。

在别人看来陈扬已经输了,可是陈扬却不这么认为,他真正的最大底牌是混沌莲子。

“哈哈哈,陈扬,想不到你居然会这么狼狈。”早在数个呼吸前,冥幸灾乐祸的嬉笑声就主动在陈扬脑海中响起。

听到冥的声音后,陈扬心中一亮,他很清楚冥只在乎自己的性命,却绝不会关心自己的胜负,如今他主动联系自己,定然有重要的事找自己,因此对冥的嘲弄他懒得理会。

瞧着陈扬没有搭理自己,冥也自觉没趣,连忙道:“陈扬,你这对手身上有一块白色的玉佩,这可是好宝贝,你一定要将它取到手。”

“屁话,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连动弹都是问题,别说抢东西了。”陈扬暗地里鄙视了冥一番。

“哼,这种连小杂鱼都算不上的货色我可懒得出手,我暂时渡一些雷能量给你,你自己去解决吧。”冥尽量装作毫不在意,可陈扬却仍旧从他语气中听出了心疼不舍。

这也让陈扬在心喜的同时,对那白色的玉佩也感到惊奇,他可是很清楚,冥如今极为虚弱,对于任何一点能量都极为珍惜,而这白色玉佩究竟是什么宝贝,居然让冥狠下心来将能量渡给自己用?

不过他还来不及多想,一股精纯的雷能量很快就传入了他丹田内,原本干枯的丹田转瞬间就变得充盈起来。对于冥的能量他很是放心,那可是混沌莲子的能量,绝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陈扬和冥的心念交流实则只发生在几个眨眼之间,楚阳也根本不可能察觉,他面色狰狞的逼近陈扬。

“烈焰猛禽爪!”楚阳眼中寒芒毕露,毫不犹豫的对着陈扬施展出强大的杀招。

然而就在他自以为即将得手时,原本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扬,身上骤然爆发出一阵雷弧,身躯猛然窜起,对着楚阳一掌拍出。

“轰!”两人再度硬拼一记,此刻楚阳服用了狂暴丹,实力比先前更强,而陈扬得到冥的能量,实力同样更强。随着一声惊人的巨响传开,暴虐的能量波动在擂台上席卷开来,连带擂台地面不少石板都被掀了起来。

两人的身形再度同时倒退数丈,稳定身形后,陈扬用袖子拭了拭嘴角血迹,而楚阳在倒退后则是踉跄几步才站稳,难以置信的望着陈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