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95章 夺宝(下)

第九十五章 夺宝(下)

这一幕同样让所有人都陷入震惊之中,一道道充满不可思议之色的目光投至到擂台上,更多的目光则是聚集在陈扬身上。原本所有人都认为陈扬必败,可他却再度让局面扭转,人们心中不禁升起一个骇然的念头:“难道刚才陈扬一直都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此时在人们眼中,这个少年身上无疑多了一层神秘色彩。

“这家伙还真的深藏不露?”上官离眸子中也掠过一丝诧异,她本自以为看透了陈扬的实力,然而此时此刻,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本应失去战斗力的陈扬,为何突然又变得生龙活虎。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能再战?”捂着痛楚的胸口,楚阳脸色微白,目露震骇的喝问道。

感受着体内若滔滔江水般奔腾不息的圣力,陈扬根本没有理会楚阳的话,这些日子以来连番激烈战斗,方才更是遭受重创,而此刻他伤势恢复不少,体内还拥有冥所渡的磅礴雷能量,这让他隐约触及到了突破的薄层。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击败楚阳,再夺得他身上那块不知名的玉。

瞧陈扬毫不搭理自己,楚阳那有些苍白的脸上浮现铁青之色,双眸中怒火跳动,旋即整个人朝陈扬暴冲而去。

望着飞快逼近的楚阳,陈扬嘴角勾勒出一抹嘲弄弧度,服用狂暴丹后,战斗得越久,对身体的伤害也就越大,也就是说,现在的楚阳等同于在自残。

“赤焰漩涡!”一声沉喝从楚阳口中发出,火焰旋涡在半空凝聚成形,对着陈扬狠狠砸去。再度施展如此强大的圣术,楚阳显然是在和陈扬拼命,这也同时说明他对陈扬已经不再那么自信,甚至对陈扬有些说不出的畏惧,正是这些情绪才让他如此急切要发动攻击。

眼瞳中冷意闪动,陈扬依然不闪不避,脚步朝前一踏,体内圣力猛然涌动:“羽雷掌!”

“砰!”空气一阵波荡,无形的能量波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两人的身形再度被震得朝后飞退。然而这一次陈扬动作并没有停滞,倒退过程中,身体陡然在空中一阵翻转,脚底紫雷闪现,旋即他的身影若闪电般掠过,瞬息间出现在楚阳面前。

而此时楚阳刚刚稳住身形,还未反应过来时,便感应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逼近自己,眼瞳中骇然毕露,此刻的他,依然来不及躲避了。

与此同时,广场上不断传出倒吸冷气之因,人们心底都浮现一个念头,楚阳输了!

楚望已经恢复了冷静,但脸色依然阴沉,神情复杂的望着擂台,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二弟败了!”

“这怎么可能?”一旁的何云惜脸庞骤然变得更为苍白,原本她寄予厚望的楚阳,在服用狂暴丹后竟然都败了。

不仅是他们,一时间,广场上所有人的神色都极为复杂,惊喜、怨恨或畏惧等等。

“砰!”陈扬那跳动着无尽雷弧的手掌,在无数道目光中,激起强劲的风波,最终狠狠的落在楚阳的胸口,密密麻麻的雷弧,在顷刻间若洪水般狂涌而出。

脸上浮现一片恐惧,楚阳只觉胸口传出难以忍受的疼痛,片刻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就在此刻,陈扬眼中闪过异色,手掌忽然抓住楚阳的衣服,然后将楚阳整个人提起,朝着擂台外使劲扔去。

楚阳的身体若弹石般飞了出去,片刻后重重的摔落在擂台外的地面,剧烈的震击和狂暴丹反噬带来的痛这时全面爆发,刹那将他心神吞没,直接晕了过去。

望着昏迷的楚阳,人群中不少竟觉得楚阳已经庆幸,幸好他昏迷了,否则等会必要面对更灵他难受的场面。

而除了昏迷的楚阳外,谁都不知道,在抓住楚阳衣服那须臾间,陈扬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楚阳怀中一块白色的玉佩取走了。

“玄玉宗陈扬,胜!”裁判席上,裁判也是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目光缓缓扫过全场,沉声道。

这一刻,整个广场都突兀的陷入沉静之中,持续半晌后,一道喝彩声忽然响起,紧接着广场便是传出一片轰响。

人群中沸腾不已,陈扬与楚阳一战可谓波折连连,紧紧抓住了人们眼球。而后来楚阳竟然服用狂暴丹,这无疑让许多人对他鄙夷不已,随之而来的则是对陈扬的同情。

如今陈扬竟然扭转战局,最终获胜,人们自然更倾向于他,愿意为其喝彩,反而那昏迷的楚阳无人问津。

耳旁回荡着喝彩声和掌声,陈扬心头也涌起豪情,旋即目光淡淡的瞥了眼地面土狗般的楚阳,他身形微动,几个起落间回到看台上。

“陈扬,你可真给我玄玉宗长脸,那家伙服用狂暴丹都不是你对手。”一见陈扬过来,莫崖便惊喜异常的和他拍了拍手掌,微笑道。

一向和陈扬不对头的黄陵,见识到陈扬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后,此时也不敢再挑衅了,眼中闪过浓浓的忌惮之色。

“你这家伙可不老实,现在连我看不穿你究竟有多少底牌了。”上官离看了眼陈扬,捶了捶他的胸口道。

对于两人的话陈扬却只能苦笑,有些无奈道:“我只是来和你们打个招呼,刚才在擂台上我就感觉到突破了几项,现在我恐怕必须得去闭关了。”

此话一出,三人都看怪物似的看着他,在擂台上比试一番居然都能突破,这简直就是妖孽了。

“靠,你这家伙还是人么?”一向风度不凡的莫崖,此时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上官离摇了摇折扇,白了陈扬一眼:“哼,我看你是成心来打击我们的,快去闭你的关吧。”

她却不知,陈扬已经知道她的真实性别,因此她这一眼落在陈扬眼中可谓是风情无限。

不过陈扬的确不敢再耽搁了,曾经一次突破时为了守护夏清影,他硬生生压制了三天,结果那痛苦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和众人匆匆告别,无视周围那一道道复杂的目光,他飞快的朝着莫空园奔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