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03章 低头

第一百零三章 低头

望山村村口,村子里唯一的铁匠铺就在这,铁匠铺的一名伙计正举着锤子卖力的敲打着炙铁。

尽管时近深秋,然而那火炉的热度仍旧烘得铁匠铺内酷若炎暑,那伙计脸上也在不断的流着汗水。

“没日没夜的干活,下个月一定要让林大叔涨我工钱。”小伙计一边干着活,口中一边抱怨道。

话音未落,一个中年壮汉从屋内走了出来,没好气的拍了拍伙计的头,骂道:“涨你个头,动作给我利索点,不然扣你工钱。”

尽管小伙计抱怨不已,可一遇到自己的老板林大叔,马上就焉了,老老实实的打起铁来。

就在这时,小伙计发现前方突然出现了许多人,这些人个个衣着华丽,小伙计先前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不由揉了揉眼,却见到这些人距离自己更近了。

林大叔也是愣愣的望着这些人,虽然他不懂什么是杀气,但却察觉到,这些人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

这群人中,为首的是前方三人,这三人中央是名锦衣少年,两边两人则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这些人莫非是镇里来的?“林大叔和小伙计暗忖,对于望山村中大多数村民来说,能知道伏虎镇就很了不起了,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白云城。

这些人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来到了铁匠铺前,小伙计大气都不敢喘了,倒是林大叔虽然心慌,可仍旧没有失去冷静,连忙上前恭敬道:“在下村民林大铁,各位贵人驾临小村,不知有什么在下可以效劳的?”说完后,林大叔心中一阵得意,这话是他去镇里送货时学到的,自认为有礼有节。

那锦衣少年的眼睛仿佛长到鼻子上了,一脸的傲气,根本看都不看林大铁一眼。

他左边那眉角有道细疤的男子看了看林大铁,冷冷道:“你可曾见到过一只紫色山隼?”

被细疤男子冷冷的瞧了一眼,林大铁只觉仿佛有两把刀子射了过来,一时间汗毛耸立,强忍住心惊肉跳,他脸色微白,声音也变得有些结巴了,强笑道:“贵人开玩笑了,山隼哪有紫色的。”

话刚说完,那细疤男子的眼神更为阴森了:“你确认没见过?”

林大铁向来觉得自己见识不凡,可紫色山隼实在是没见过,尽管心中有了不好预感,可仍旧摇了摇头。

细疤男子叹息了一声,看向中间的锦衣少年,那少年森冷一笑,手对着下方做了一个斩的动作。

细疤男子顿时不再犹豫,手掌中黄芒一冒,旋即一道土刺径直激射而出,倏地将林大铁的眉心给刺穿了。

殷红的鲜血从林大铁眉心处留下,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对眼前发生的一幕仍旧难以置信,随后身体则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一旁的小伙计亲眼见到林大叔被杀,吓得脸上血色褪尽,浑身直打哆嗦,尖声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细疤男子冷哼一声,根本未理会他的求饶,依然问了同样一个问题:“你可曾见到过一只紫色山隼?”

可小伙计仿佛被吓傻了,依然重复着那一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细疤男子嘴角微微一抽,也不再费心思去问了,直接屈指一弹,一道土刺再度将小伙计也给杀了。

“嘿嘿,大长老可是说过,即便不折手段得到我们要找的东西,因此今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问出那紫雷隼的下落。”锦衣男子语气阴冷,森然一笑后便继续朝着村里走去。

后面一群人同样舔了舔嘴唇,跟着锦衣男子浩浩荡荡的朝着村里涌去。

……

熟悉的药香,陈扬悠悠醒来,双眼刚刚睁开,鼻子就微微一动。随后他单手撑住床榻坐了起来,顿时感觉浑身一阵痛楚。

他立即想了起来,自己在白云城大比冠军争夺赛最后重伤昏迷了,只是现在这是在哪?自己身上怎么会传来夏清影使用的补元复肌散的气味?

“师弟,你醒了?”这时,在床边传来一个清冷却掩不住惊喜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后,陈扬心中的疑惑一扫而空,随之而来的亦是满心的欣喜,朝着床边的人儿看去。

一袭月白色锦袍,浓密柔长的睫毛,轮廊分明的俏美脸庞上,额头光滑而饱满,挺翘的小鼻子,薄润的红唇。

大大方方的欣赏着少女的容颜,陈扬微微一笑,问道:“师姐,我昏迷了几天?”

“不长,只有两天。”夏清影修长睫毛轻轻眨动,可旋即却是眉头微蹙,声音微冷:“你的伤势还没好,别乱动。”

这就是我的师姐呐,明明是关心自己,态度却那么冰冷,陈扬在苦笑的同时,心中却是泛起温馨的涟漪。

“这是你的大赛奖励。”夏清影伸出白皙的玉手,手掌摊开,掌心中有一枚指头大小的金黄色丹药,还有一枚黑色的戒指。

“凝神丹,须弥戒。”看到这两样东西后,以陈扬的镇定也不由惊喜起来,他如此拼命的夺取冠军,为的不就是这两件五品么?

“这须弥戒是娘亲自为你挑选的,她认为你并不缺少元品圣术,相比圣术而言,这须弥戒应该更适合你。不过须弥戒需要意念才能使用,恐怕要等到你成为正式的圣者以后了。”见陈扬如此高兴,夏清影也暗暗松了口气。

“师姐,你可知我最后为何能击败等同于半个圣者的楚望?”从夏清影手中接过凝神丹和须弥戒,陈扬当即将须弥戒戴在右手上,对夏清影神秘一笑。

夏清影有些茫然的看着陈扬,不知他为何提起此事,可很快她的眼睛就不由等等一睁,她发现陈扬受伤的凝神丹居然凭空从其手掌上消失了。

“你能使用?”夏清影轻声惊呼,旋即不等陈扬回答,她又点了点头,只是语气中仍旧带着些许震撼:“你竟然能够使用意念。”

圣徒能够运用圣者才能使用的意念,这无疑是惊人的秘密,而陈扬竟然将这种秘密也告诉了自己,夏清影心中不由升起淡淡的甜蜜,可随之而来的则是更是的愁绪。

两人各有心思,顿时沉默下来,而陈扬很快从夏清影的神色间发觉了一丝异样,她那冷漠的脸庞上,仿佛多了些愁绪。

“师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知为何,陈扬感觉自己的心头莫名的有些不好受。

夏清影在陈扬身边坐下,沉默的凝视着陈扬,许久后才开口道:“不久前,有名云岫派的长老来到玄玉宗,要收我为徒,而我爹娘都答应了。”

“那岂不是很好?”陈扬笑了笑,既然夏无尘和许琳都同意了,说明那个云袖派长老应该很不凡。

“云袖派在帝国曲领江月城!”夏清影依然定定的看着陈扬:“拜云袖派长老为师,就必须要前往云袖的山门。”

闻言,陈扬心头一震,他已经明白夏清影的意思了,若是她去云袖派,代表两人即将分离。

而且在大夏帝国,郡之上为府,府之上为州、领和都,曲领江月城,那可是王城,一个王城中的门派,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强大!

他没有想到,一个王城中的门派,竟然会跑到玄玉宗来,还收夏清影为徒。

不过他也很清楚夏清影的资质有多惊人,能让云袖派的长老看上也不足为奇,而且面对这种常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夏清影竟是前来询问自己,这让陈扬心头说不感动是假的。

“不管是王城还是都城,我都将会去找你。”陈扬他自然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阻断夏清影的前程,他迎着夏清影的目光,却忽然问一句:“咳,那个长老是男是女?”

夏清影微微一愣,随后竟是莞尔一笑,似乎明白了陈扬的意思,亲启朱唇道:“女的。”

和夏清影相识以来,他也见过夏清影偶尔展现的温柔,却从来没有见她笑得如此嫣然,整个人不由呆滞了。

而这时,夏清影也深深的看着陈扬,随后贝齿轻咬嘴唇,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旋即她低头,柔唇触上了陈扬的嘴唇。

最是那一低头的浅吻,陈扬的脑海一片空白,时间恍如永远的定格在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