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04章 吞月

第一百零四章 吞月

白云城一座隐秘的宅子之外,一个带着狰狞的面具的青年来到宅子门口。

“砰!”“砰!”“砰!”……

青年伸手在那宅子大门上敲了三下,那大门很快就打了开来,显露出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童子。童子看了眼门外的面具青年,冷冷道:“天煞!”

“三更死!”面具青年连忙接口道。听到青年的口令,童子这才点了点头,立即站到一旁让青年走入宅子中。

一路朝里面走着,青年看到的人皆是带着面具的,而这些一个个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杀气。

“不愧是天煞!”青年心中暗赞,对自己要嘱托的事情有多了几分信心,这栋宅子就是大陆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天煞在白云城的据点,只有少数白云城的贵族才能知道。

青年很快就来到道路尽头,这里有一间专门发布任务的屋子,他深吸了口气,缓缓走了进去。

屋子里坐着一个艳丽女子,尽管这女子也带着面具,可是仅仅看到她那曼妙的身材,就足以让人想入非非了。

“发布什么任务?”可是这个艳丽女子的声音同样极为诱惑,可若是仔细打量她的话,却可以发现,她那双眼睛冰冷至极,仿佛根本没有感情。

青年也深知这宅子里的人都危险得很,即便是个美女也玩玩招惹不得,连忙道:“杀一个人。”

“有没有具体的资料?”艳丽女子道。

“有,修为是圣徒九品,掌握三种元品圣术,具体实力堪比十品圣徒。”青年连忙道。

“金币一百二十万,预付一半!”艳丽女子声音越发柔媚。

“一百二十万,这天煞果然是抽血机器。”青年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这天煞的名气的确大得吓人,但付出的佣金也是可怕的。可是青年对于自己要杀人怀了必杀之心,狠了狠心,从怀中掏出一张金卡,道:“从里面扣吧!”

艳丽女子飞快的从金卡中扣好钱,然后指着桌上的铜色纸牌:“将要杀目标和要求写上。”

很快,在那金色金牌上留下了一行字:“三日之内,杀玄玉宗陈扬……”

在这青年走出天煞的据点后,长长的松了口,随后将自己的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竟是欧阳家的公子欧阳启。

“陈扬,虽然我杀不死你,可是我能让别人杀,哈哈哈!”欧阳启脸上尽是疯狂笑意。

……

碧净的长空白云飞掠,山腰间溪水潺潺,四处参差掩映着数不尽的竹林老树,岩石苍苔。

阳光倾落在山间石路周围,树枝的碎影散洒在地面,偶尔树枝上响起秋蝉的放歌。

在石路的尽头是一间古朴的亭子,亭子里坐着两人,正是玄玉宗宗主夏无尘和夫人许琳。

许琳慵懒的靠在亭子灰旧的木柱上,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韵味,狭长的黛眉那双明亮的秋水眸子,笑吟吟的望着夏无尘:“无尘,对陈扬这孩子你怎么看?”她对陈扬总是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情怀,看着陈扬不断强大,她心中也欣慰不已。但即便她也没有想到,陈扬在白云城大比中,竟然能够夺冠,她不禁发现自己也看不透陈扬了,故而才有此一问。

夏无尘坐在亭子中闭目养神,任由秋风吹拂,他的呼吸始终均匀未变,闻言笑了笑道:“不错。”

将被风吹落的风丝撩至白皙的耳朵后,许琳没好气的白了夏无尘一眼:“别想着敷衍我,我是在问你真实的看法。”

夏无尘缓缓睁开轻闭的眼眸,脑海中掠过那个少年的身影,缓缓道:“心似豺狼,坐赏花月!”

许琳不禁一愣,她未料到丈夫对陈扬的评价居然是这样的,回过神来后不由眉头微蹙,不满道:“怎么能用豺狼来形容陈扬这孩子。”

听到许琳的话,夏无尘便知她有所误会,却并未解释,而是沉声说了五个字:“此狼可吞月!”

闻言,许琳心中微惊,通过这五个字她已经知道,夏无尘对陈扬的评价极高。

“豺狼之心,实为野心,师弟有着对强大实力的野心,小小的白云郡,终究是容纳不下他的。”这时,从石路另一旁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夏清影闲庭信步般走了过来。

仿佛早预料到夏清影的到来许琳和夏无尘,他们脸上并无任何惊讶,只是温和的看着她。

夏清影并未在意许琳和夏无尘的目光,从容说道:“但师弟最令人欣赏的地方,不在于他的野心,毕竟这世上有野心的人太多了。他真正特别之处在于,即便是身处险地,他依然能保持冷静,恰如那坐赏风花的吞月之狼!”

见夏清影对陈扬的了解如此之深,许琳和夏无尘相视一笑,却也并没有打趣或者深究。

“你已经决定好了?”夏无尘手指轻轻敲了敲亭子内唯一的石桌,看着夏清影道。

“嗯!”夏清影点了点头,转目望向陈扬所居住的屋子,心中暗道:“师弟,我会一直等着你来找我。”

……

和煦的阳光给地面带来温暖,站在门口,陈扬有些怅然若失,夏清影昨日已经离去,尽管他承诺将来会去找她,可两人毕竟要有很长无法相见。

“呼!”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陈扬将脑海中惆怅甩去,目光望向望山村所在方向。

“离开家里已经数月了,如今宗门内已经没什么大事,应该回家去看看了。”陈扬不由想起妹妹陈柔那柔顺乖巧的样子,嘴角浮现一抹温和笑意。

然而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一阵莫名狂跳,太阳穴处的神经也诡异的紧绷起来。

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感觉让他很不适应,对家人的思念和担忧越发浓郁。

陈扬所获的须弥戒里面蕴含五方的空间,足够放置大量东西了,当日他便将所需的东西放入须弥戒中,离开了玄玉宗,匆匆赶往望山村。

但就陈扬在离开白云城不久后,眉头却是一皱,冷冷的看着一旁的岩石:“阁下从玄玉宗外一路跟随我至此,也该出来了吧?”

话音刚落,一道凌厉无比的风劲从那岩石后破空而出,狠狠的袭向陈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