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06章 血殇(中)

第一百零六章 血殇(中)

鬼眼是天煞的一名杀手,修为已至十品巅峰,在不久前,他从天煞中接到了一个任务,刺杀一名叫做陈扬的九品圣徒。

在天煞收集的资料中,这陈扬虽说是九品圣徒,但是曾经击败过十品巅峰的圣徒。对此鬼眼却是嗤之以鼻,实力强又如何,要知道,他真正可怕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的刺杀手段。别说一名九品圣徒,在上个月他可是成功刺杀了一名元圣强者,不过这个任务也有一个难度,那就是陈扬是玄玉宗的弟子,若是这陈扬一直呆在玄玉宗内,那刺杀无疑将会变得极为艰难。

然而就在他一直徘徊在玄玉宗门外,却是突然天降幸运,他竟然看到陈扬走出了山门。

这让鬼眼惊喜到了极点,真是圣地有路你不走,九幽无门闯进来,陈扬居然走出了玄玉宗,这个任务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刺杀难度了。

不过在白云城内下手的话,虽然他自认为能做到,但麻烦也不小,故而他一直悄悄跟着对方潜到城外,他深信以自己的潜藏能力对方绝对发现不了。

可他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对方居然识破了他的行踪,无奈之下,他只得先下手为强,施展出绝杀一击。

这一击可谓无比惊艳,凌厉的风刃瞬间划破空气阻碍,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逼近陈扬。

这一击,连圣者都可以绝杀,若是换做其他圣徒,即便强如楚望恐怕都无法闪避,然而陈扬却不同。

他的意念远比常人强大,而且他还掌握一门近乎瞬移的圣术——雷步。

感应到那极为恐怖的致命一击,陈扬都不由寒毛直立,但他并未失去分寸,千钧一发间施展出了雷步,整个人化作一道残雷闪掠开来。

嗤!风刃猛地击中陈扬的残影,擦着陈扬的手臂而过,将不远处的一株细柳直接切断。

陈扬已经意识到,敌人定然是个威胁极大的杀手,他不给对方反应时间,速度发挥到极致,身体在空中一转,旋即朝着鬼眼激射而出。

鬼眼心头大惊,这陈扬的反应力和身法,哪里像一个圣徒,简直比他上次刺杀的那元圣还要恐怖些。他毫不犹豫运转起风圣力,身若疾风般避开陈扬一击。

见这神秘杀手闪避如此之快,陈扬脸色更为凝重起来,而就在这时,他心口毫无征兆的蓦然一痛,一股来自灵魂的悸动使得他内心不由颤栗起来。

这种感觉来得太过突然,陈扬心中不由升起恐惧,他更是急切的要回家。

陈扬的失神仅仅是一个刹那不到,鬼眼立刻抓住了机会,眼中杀机一闪,身体若离弦之箭般破空而出。

强烈的危机让陈扬再度冷静下来,此刻要完全躲避对方的攻击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得身体微微一偏,避开自己的要害部位。

“噗!”鬼眼手中的风刃猛地刺入陈扬的肩膀,他脸上浮现残忍的笑容,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脑海一阵刺痛。

“意念攻击!”鬼眼心中一片骇然,他当初能够将元圣击杀,凭借的是最初的一击而杀,若是让元圣施展出意念攻击,他根本没有机会。而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次刺杀的目标,一个圣徒,竟然掌握了意念攻击。

鬼眼毕竟是一个杀手,意识抵抗力远比常人强,仅仅是半个呼吸就回过神来,但是在这种高速的战斗中,半个呼吸足以让人致命了。

“阻拦我的人,死!”陈扬手掌狠狠的印在鬼眼胸口,澎湃的雷弧毫不留情的爆涌而出。

鬼眼致死都难以瞑目,自己连元圣都能够刺杀,如今居然会死在一个圣徒手里。

杀死鬼眼后,陈扬将他的尸体随意扔在地面,整个人没有丝毫停留,疯狂的朝着望山村疾奔而去。此刻他感觉到,心中那莫名的颤栗越来越强烈,难以言喻的痛将他包围,让他简直就要窒息。

陈扬一路上都在不停的运转圣力,根本不去思考圣力会不会消耗光的问题,幸好无名雷诀极为神奇,对于圣力的恢复极快,一直到了望山村外,他的圣力还剩一小缕。

距离村子还有百丈不到,陈扬心中的不安达到了顶峰,他闻到了一股浓稠的血腥味。

陈扬眼中不由浮现血丝,朝着村里狂奔而去,而进入村子后,他的心陡然沉到了谷底,尸体,到处都是尸体。

他发狂发疯的冲向自己的家,当到了陈家时,他发现家里大门已经倒塌,他直接就走了进去。

“轰!”当看到家里的情形时,陈扬心脏仿佛被巨捶击中,全身的血液更是犹如在刹那全部倒流,他手足发软,不能呼吸。

那半个瞬间,云止了,风定了,天静了,整个世界停了……

紧接着他喷出一口鲜血,怔怔的看着地面的两具尸体,脸上依然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直到片刻后,他才冲了进去,噗通一声跪倒在父母的尸体旁,身体微微一晃。

前世的他没有父母,是一个孤儿,直到这一世,他享受到了浓浓的亲情,父亲的威严木讷,母亲的慈爱俏皮,这每一点每一滴,成为他最重要的东西,他一直以来都无比珍惜,将它们捧在手心百般呵护。

可如今,一切都没有了,他的灵魂空荡荡的,仿佛整个天空都倒塌了。

自己只不过是个可悲可笑的人?上一世自己孤单离去,穿越到这一世,而这一世自己拥有了常人具有的一切幸福,为什么要剥夺?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那么我就是我的世界,可等我有了,再破碎掉,那我的世界也就破碎了。

一股镌刻在灵魂深处的悲伤,若无数蚂蚁般狠狠的啃食他的心,两行血红色的泪,从他双眼中流出,顺着他的脸颊,缓缓的滑落。

“为什么?”他跪在地上,忽然间抬起头,血红的双眸若魔鬼般恶狠狠的盯着天空,撕心裂肺的狂啸着。

这声音凄厉无比,在空中不断的回荡,仿佛在质问苍穹,又仿佛宣泄无尽的怨恨。

萧瑟的秋风在落日下独行,枯黄的落叶在半空中凌乱,血迹斑斑的地面上,悲凉的身影沉默的跪着。

天色依然明着,但无边无际的黑暗,却笼罩了陈扬,

“谁让我的世界破碎,谁将我推入黑暗,那我就将他身体和灵魂的每一寸都拈碎,永生永世不变。”一个声音在陈扬的脑海中开始回荡,陈扬那双黑色的瞳子中,忽然浮现无比疯狂的杀意。

“杀,杀,杀死一切害吾亲之人,杀死一切伤我之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