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07章 血殇(下)

第一百零七章 血殇(下)

陈朽的风吹灭了光明,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四处弥漫,黑暗无光的意识世界,有着一道罪恶的杀戮深渊。阴冷的气息令人窒息,血红的潮水在汹涌,黑色的雷霆在闪动。

深渊边,一道充满血光的灵魂身影,一步步的朝着那深渊走去。

前世的孤尘,今世的殇风,一切不断从他意识中消散,他一步步的迈着,最终来到深渊边。

深渊之下,杀戮之气滔天,只需再向前一步,他就将坠入永恒的杀戮世界,从今以后,他的生命将永远沉沦在杀戮之中。

“哎……”一道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叹息,在此刻悄然响起,打破了深渊的寂静。

这声音就仿佛是黑暗世界中的一点光,让血色灵魂脚步微微一顿,意识出现了短暂的苏醒,但是很快又被血光和黑暗吞没,他再度迈出了一只脚。

就在这时,黑色深渊中,一缕黑色的雷弧一闪而出,从他的脚钻入了他的灵魂中。

“你的妹妹还还活着。”那声音没有多加劝慰,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惊天的雷霆,在黑暗的意识空间划过,整个意识空间仿佛一分为二,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

血色灵魂猛地一震,一道耀眼的希望白光在血光中亮起,这次他不再犹豫,而是将脚直接收了回来,颤抖着对空道:“冥,你说的是真的?”

“在整个村子,没有你妹妹的尸体,而且我在数十里外,感应到了你妹妹的气息。”冥的声音极为低沉,它不懂得人类的感情,但不妨碍它产生滔天的怒火,有人竟敢对青莲传人的家人动手,绝对不可饶恕!但当务之急是必须阻止陈扬的灵魂彻底迈入杀戮深渊中,杀戮深渊唯有心灵绝望怨恨到极点的人才能在意识中产生。

杀戮深渊又称意识毁灭深渊,常人意识中若出现这种杀戮深渊,恐怕不死也疯,但是陈扬的灵魂中有着混沌莲子,因此他的灵魂才没有死去或彻底疯狂。

然而即便有混沌莲子也无法改变陈扬自己的意识决定,一旦他的意识自主坠入永恒的杀戮深渊,陈扬今后将变成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

而此刻妹妹还活着这个消息,让陈扬的意识完全苏醒,从那无边的血色杀戮中摆脱。

黑红混杂的泪水从血色灵魂眼角滑落,它在深渊边转过身,沉默的朝着光明那端走去。

见到这一幕,冥心中长松了口气,但它很快发现,陈扬的灵魂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停了下来。

“我不愿沉沦于黑暗,但我父母已经被人杀死,我也不要回到那所谓的光明中,就让我永远停留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吧!”陈扬的灵魂没有再前进或者后退,在原地盘坐了下来。

……

充满血腥味的院子中,陈扬依然跪在地上,两行泪从他眼角滑落,黑中带红,红中带黑。

暮风吹动他的墨发在脑后飞舞,浓浓的悲意从他眼瞳中一闪而逝,旋即他眸子变得一片冰冷,再无一丝温度。

“从今以后,我的命运不由人主,不由天掌,不由地控,只有我自己可以掌控。”陈扬的声音森寒无比,他缓缓伸出右手,一缕黑色的雷弧忽然间从他指尖冒了出来。

这缕尾指粗细的黑色雷弧一出现,周围的空间就骤然陷入阴冷之中,一股令人心悸的森然气息席卷而出。

这缕黑色的雷弧,正是他意识陷入黑暗中,一脚迈入杀戮深渊中时,那杀戮深渊中窜出来的。

“你是我自创的圣术,我便为你取名为‘血殇之雷’。”黑色的眸孔注视着这道黑色雷弧,陈扬冷声道:“从今以后,任何伤害我我身边之人者,必将陷入无尽的血光和惨殇之中!”

天空渐渐阴沉下来,浓郁的乌云不断翻滚,这是即将下雨的征兆,陈扬抱着自己父母的尸体,将他们安置在屋内。

“爹娘,等我找到妹妹再回来看你们!”在地上“嘭嘭嘭”的磕了三个响头,陈扬毅然转身朝外走去,飞快的消失在暮色之中。

“冥,你能分辨出我妹妹所在的方向么?”陈扬面无表情,沉声道。

“可以,凶手们还没有走远,我感应到他们的气息在东北方。”冥也收起了平常嘻嘻哈哈的语气,凝重的回道。

陈扬目光一寒,但尽管恨意滔天,他却并未失去理智,问道:“他们有多少人?实力怎么样?”

“一百十多人,其他人不怎么样,但其中有两名元圣强者。”

……

黑色的乌云盘踞在空中,无尽阴暗的朝着地面直压而下,雨丝纷纷扬扬的飘落而下,在呼啸的狂风中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一片荒芜的平地,数十个临时搭建的帐篷矗立在此,任由雨水倾落在帐篷之下。

随着时间推移,暗色越来越深,肆虐的闪电划破天地,从苍穹斩落而下,低沉的雷鸣让阴暗的夜更为沉闷。

雨势也逐渐的大了起来,冷风急刮着,瓢泼的雨水击打在帐篷上,发出连窜的响声。

在这些帐篷外,有着一座临时撑起的避雨台,避雨台上点亮着一盏能量灯,边上站着两名戒备的青年。

“真是倒霉透顶,居然让我们出来守夜,这该死的鬼天气除了我们谁还会来这种鸟地方。”左边那青年轻声咒骂道。

“小声点,以二公子的心眼,被他听到了你就更倒霉了。”右边那明显更稳重的青年轻声喝道。

左边青年闻言心虚的朝着中间最高大的那帐篷望了一眼,讪讪一笑:“是我的不是。”

“知道就好。”右边青年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小声道:“不过闲着也没事,我们随便聊些其他的解闷也无妨。”

“你倒让我想到白日里那个小妞了,还别说,那小妞还真有几分姿色,长大了又是个祸国殃民的美人胚子。”左边青年脸上带着**荡笑意。

“再美也轮不到你我,看二公子的意思,显然是将她当成禁脔了,嘿嘿,这小妞虽然现在还小,可带回去调教个一两年,就可以成为私宠了。”右边青年长叹了一声,侧头看向左边青年,却发现对方愣在那里不说话了,不由诧异道:“怎么不说话了?”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左边青年脖子上居然有一个洞,心中暗道不妙,正要大喊时,却发现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低头一看,自己的咽喉也被人洞穿了。

慢慢的将两人的尸体缓缓靠在高台的柱子边,陈扬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显现出来,冰冷的看着两具尸体,心中说了一句:“辱我妹妹,即便是言语上,你们也该死!”

血水从两具尸体脖子的洞口滴落地面,随着雨水朝着四周流去,这一夜,注定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