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0章 毁灭

第一百一十章 毁灭

夜色如墨,雨水中透着冰冷的肃杀。

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这一幕,裹着紫色雷弧的手,就那样狠狠的从元圣陆岚的太阳穴部位插了进去。

残风绝望的吟唱,鲜血从元圣陆岚头颅噗嗤的流了出来,紫色雷弧发出的微弱紫光,将陆岚那染血的面孔映得格外狰狞。

陈柔眼睛一瞬不动的盯着近在咫尺那没了呼吸的陆岚,眼中跳跃着仇恨的火焰,苍白的小脸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小手则紧紧抓住陈扬的衣服。

这样的残酷杀戮,对于一个小女孩而言无疑血腥无比,但是陈扬依然让陈柔亲眼看着这一切,因为他知道,陈柔此刻心中的恨意丝毫不弱于自己,她也必须要得到发泄。虽然这对陈柔将来的性格会不可避免的造成影响,但若不让她的参与这场复仇行动,恐怕她很快就会发疯。自己两世为人都差点陷入疯魔中,陈柔仅仅只有十三岁,她所遭受的打击之大不言而喻。

缓缓抽回染着鲜血的手,陈扬脸色变得一片苍白,血殇之雷的威力的确恐怖,可是对灵魂的负荷也极大,以他如今的灵魂强度,也只能施展出三次,若再多,他就再也无法压制,到时不是他控制血殇之雷,而是血殇之雷控制他了。

如今血殇之雷已经施展了两次,这意味着他还有一次机会,这一次机会他必须将另外一名元圣杀死。

目光如同冰冷的利刃扫过周围众人,陈扬血色黯淡的脸上露出了令人心悸的笑,这笑容看在周人众人眼中,恍若恶魔的微笑。

细疤男子眸孔猛地收缩起来,心神中掀起了惊涛骇然,若是在这之前有人告诉他,在正面的战斗中,圣徒能够绝杀圣者,他定会嗤之以鼻,然而此时此刻,他眼前却是活生生的上演了这样一副情景,而且死的人还是他的同伴陆岚。

他视线死死的钉在陈扬脸上,发现了陈扬脸色的苍白,心中顿时了然,刚才那种可怕的逆神圣术,对这少年的负荷也定然极大。

“越强的圣术,其限制也越大,这小杂碎已经灯尽油枯了,大家一起上!”细疤男子对着周围恐惧的陆家众人暴喝道,他的话显示了他强大的判断力,可同时也暴露了他心中的忌惮,否则为何要让别人上。

细疤男子的话极具煽动力,可周围众人依然一阵犹豫,可见陈扬对他们造成的震慑力有多大。

但就在众人迟疑的刹那,陈扬却动了,身体化作一道紫色雷影,划破了夜色,穿梭了雨丝,若闪电般逼近了细疤男子。

无数道目光难以置信的聚集在空中那道身影上,这恶魔少年刚刚绝杀了一名元圣,下一刻竟然又对着另外一名元圣攻击,他真当自己无所不能么?

细疤男子目光倏地一凝,他没有想到,这诡秘少年居然会想杀自己,对方以为元圣真的那么好杀么?

先前陆岚会被杀死,在细疤男子看到,这少年的圣术诡异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缘故是陆岚轻敌了,连圣图都没有召唤出来。

细疤男子脸上露出残冷狞笑,为了元圣的尊严,他决定给对方一个残酷的教训。

两道耀眼的光芒从他体内同时飞出,这两道光芒一道化作一尊碧色圣轮漂浮在他右手掌心,另一道则化为一只苍色风鹰悬立在其头顶。

见细疤男子将圣图和圣轮全部祭出,周围众人却丝毫觉吃惊,毕竟那个恶魔少年太可怕了,细疤男子如何重视都不以为过。

“陆真,一定要杀死他。”在看到陈扬击杀陆岚后,陆胜心中情不自禁的腾起恐惧,这让他更迫切的想杀死陈扬。

下一刹那,周围众人心中的恐怖魔物,血殇雷弧带着无比阴冷的气息,从陈扬手中激射而出,对陆真猛然袭去。

陆真眼中爆发出强烈的光芒,碧色的圣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旋转,对着血殇之雷撞去,而头顶的风鹰圣图也同时扑向血殇之雷。

一道黑色雷弧,与一尊碧色晶轮和一只苍色风鹰,在空中轰然撞击在一起。

“咔嚓”一声脆响,仿佛是夜中的钟声敲击在陆家每一个人心底深处,一个呼吸不到,陆真的圣轮先是裂开,随后破碎,血殇之雷则以不可阻挡之事,击在苍色风鹰之上。

圣轮是圣者圣力凝结而成,而圣图是圣者意念淬炼而成,和圣者的灵魂密不可分。

圣者的灵魂的确强大,圣图的威力也极为可怕,但血殇之雷是由意识中的极度怨恨和杀戮凝聚而成,它对于灵魂的伤害力比其能量攻击还要恐怖。

在血殇之雷击中风鹰圣图后,陆真感觉自己的意识瞬间被一股可怕的黑色力量侵袭了,他仔细感应一番,结果发现那黑色力量居然就是陈扬发出的黑色雷弧。

那黑色雷弧竟直接进入自己意识中,这让陆真恐惧到了极点。可是血殇之雷就如同魔咒一般,他根本无法摆脱,所有的意识很快就被血殇之雷全部毁灭。

血殇之雷,它的存在本就是为了毁灭!

惊恐,慌乱,陆家所有人的目光都骇然的盯着陆真,此时血殇之雷和圣轮圣图都消失了,然而陆真也一动不动。

片刻后,温热的血液从他七窍中淌了出来,然后他的身体僵硬的轰然倒地,溅起一连窜染红的泥水。

随着陆真的死去,陆家众人最后的依仗倒塌,夜中的恐慌情绪达到了巅峰,陆家众人连逃跑都不敢,双腿直打哆嗦。

“投降,我们投降……”在尊严和生命之间,大多数人选择后者,一声声噗通闷响传开,陆家众人纷纷直跪倒在地,哭丧着求饶。

“你们都有罪,你们的罪不是因为你们杀了人,而是你们杀我的亲人。”目光冰冷的扫向四周,森然的声音从陈扬口中传出:“我不接受投降,只接受毁灭!”

冰冷的话给周围众人宣判了死刑,大多数人疯狂的朝着四周逃窜,极少有人留下来反抗。

望着那些逃窜的身影,陈扬苍白的脸上露出残酷的讥笑:“逃跑?一个都逃不掉!”

冷风在诉说着无尽的悲伤,雨丝纷纷洒向大地,仿佛要墨色的夜给冲刷掉。

黑暗中的陈扬,如一只被激怒的凶兽,疯狂的追杀四处逃窜的那些陆家人,一道道的血液飞溅而起,一具具的尸体不断倒下,一条条性命被其收割。

真正的恶魔一旦被释放出来,那么等待别人的就是毁灭,此刻的陈扬心已成恶魔,对他的仇人而言,则是注定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