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1章 缘由

第一百一十一章 缘由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渐消散,点点亮光从天际绽放而出。

一夜的雨水洗净了地面的血液,却冲不掉荒野中弥漫的血腥气息,冲不掉刻骨的恨与仇。

四周寂静而无声,偶尔有露珠沿着三叶草滚落地面,溅起的声音清晰可闻。

一颗晶莹剔透的雨滴,悬挂在陈柔消瘦的下巴上,盈盈欲坠,她那清研的小脸透着苍白,眼睛却始终睁得大大的。

亲眼见到上百条仇人的生命陨落在陈扬的手中,她心中的恨意消散了不少,一夜的屠杀让她看淡了生死,也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但这并未让她变得嗜杀,反而使得她心志变得超乎常人的坚毅,因为杀戮之时,哥哥一直在她身边。

“不接受投降,只接受毁灭!”陈扬的话也永远铭刻在了她心底深处,对于敌人,无需宽容,只有毁灭!

将连贴在陈扬宽厚的背上,陈柔望着远处地面上的那人:“哥,最后一人让我来动手。”

陈扬脚步微微一顿,看了眼陆家二公子,那个人,是这场灾难的元凶,若非自己到来,恐怕妹妹就会被他劫走,将来还可能成为他的玩物。

破晓的光芒映在他的脸上,脸庞上带着些许血迹,看起来有些狰狞,他仅仅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好!”

……

陆胜颤抖的坐在潮湿的地面,双眼骇然的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人,他仿佛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无尽的恐惧若潮水般将他淹没。

一百多人,包括两名元圣,全部死了,只剩下他一人,他浑身情不自禁的哆嗦着。

那个人的脚步声不断响起,每一声都仿佛巨捶般落在他心中,让他备受煎熬。

风,轻轻拂过,死死盯着那个渐近的身影,陆胜心底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对方经过一夜的厮杀,一定虚弱到了极点,或许我突然暴起,可以将其杀死!

这个念头的确疯狂,然而越疯狂越容易让人心动,他目光变得灼热起来,心中火焰开始燃烧起来,或许我真的可以,他这样告诉自己。

直到那个人的脚步声停了下来,那似乎隐藏着深深黑暗的双眼,突然看着他。

刹那间,陆胜感觉自己的意识被黑暗笼罩,心中所有的火焰若被凉水浇下,彻底熄灭,再也生不起丁点反抗的胆气。

“不要杀我,一切都不关我的事,我一直都没有动过手。”陆胜神色更为恐惧,旋即仿佛要给自己壮胆一般,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还慌忙指着地上陆真和陆岚的尸体:“命令是大长老和父亲下的,人是他们两杀的,真的和我无关。”

陈扬心中一阵波动,但脸上却毫无表情,唇角露出一抹冷冷的讥讽:“我不杀你,但你要将一切缘由告诉我。”

听到了生的希望,陆胜眼中爆发出一阵亮光,身躯哆嗦得更厉害了:“你,你真的不杀我?”

“废话真多。”陈扬一脚踢在他胸口,将他踢到在泥水中,寒声道:“回答我的问题。”

陆胜慌忙从泥水中爬了起来,再也不敢废话,将事情的缘由一点不落的解释给陈扬听。

“上古之时,有一个以丹药闻名的强大宗派,名为玄丹圣宗。当初的玄丹圣宗凭借镇宗之物,被奉为玄丹圣典的‘玄经’……”

“然而其后不知为何,玄丹圣宗渐渐衰败,最终灭亡,玄经也一分为九,下落不明。但是二十余年前,陆叶却在机缘巧合下知道有关玄丹圣典的消息,其中第一份极有可能在蒙泽森林……”

随着陆胜的叙说,陈扬也终于明白了事情缘由,一切居然是因紫雷隼和玄经导致的,只是这陆家怎么想得到,紫雷隼已经被陈家吃了,那玄经也在陈扬身上。

不过陆家竟因此屠杀了望山村,残害了自己的父母,这让陈扬眼瞳中的寒意越来越深,杀机越来越浓,他背上的陈柔也同样如此。

“大长老说过,不折手段也要打听出紫雷隼的下落,而我们在这附近打探了数天,发现紫雷隼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望山村附近。”陆胜咽了咽口唾沫,将怨毒恨意深埋心中,紧张的看着陈扬,生怕陈扬反悔将他杀死。

陈扬缓缓收敛眼中杀机,淡漠的看向陆胜,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向他,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脚踩在他左臂上。

“咔嚓”一声,陆胜的左臂直接断去,他大声惨叫起来,惊恐的看着陈扬,虽然因剧痛而说不出来,但那眼神分明在质问,你说了不杀我的为何反悔?

“放心,我说过不杀你自然不杀,我只是将你废掉罢了。”没有丝毫留情,陈扬相继废去了陆胜的四肢。

陆胜浑身瘫痪的躺在地上,眼眸中的怨毒再无遮掩的爆发出来,他死死的盯着陈扬,仿佛要将陈扬的样子刻在灵魂里。

“只要我还活着,将来必会发动陆家的力量将你碎尸万段。”陆胜心中充满海水般的怨恨,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浑然不在意陆胜恶毒的目光,陈扬将背上的绳索解开,然后将陈柔轻轻的放下。

白天亲眼见到父母被杀,晚上又随着陈扬进行无边杀戮,陈柔的身心都疲惫到极点,刚下地后,她一阵摇晃,在踉跄几步后才勉强站稳。

陈扬没有去扶陈柔,他明白经过人生惨变,妹妹没有倒下,这意味着她的心灵已经变得坚毅无比。

陈柔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向陆胜,她的身体极为虚弱,可每一步都无比沉稳。

见到不断接近自己的陈柔,陆胜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死死的盯着陈扬:“你已经废了我,难道还要杀我?你说过不杀我的。”

“虽然你已经废了,但是作为我的仇人,这远远不够,所有的仇人都必须毁灭。”陈扬斩钉截铁的冷声道:“而且我不会杀你,杀你的是我妹妹。”

“杀了我,你和你的妹妹,都将面临陆家永无休止的追杀。”陆胜色厉内茬的尖叫道。

“我不仅要杀了你,将来只要我不死,陆家也终究会被我毁灭。”

陆胜还想再说,可是陈柔已经来到他身前,拾起地面的一块岩石,狠狠的砸在他太阳穴处。

“嘭!”半个石头陷入陆胜的头颅中,鲜血激流而出,须臾间陆胜就失去了呼吸。

“爹娘,小柔和哥哥为你们报仇了!”陈柔双腿无力的跪倒在地,自昨天以来,第一次发出了哭声。

落叶飘零,秋风吹掠,一只秋雁从空中飞掠过耳,凄厉的哭声在荒野中传出很远,然后在山谷中不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