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2章 追杀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追杀

秋日温煦的阳光照着陆家内一栋神秘的殿堂,殿堂古朴沧桑,透着庄严的神秘气息。

殿堂内部幽深而阴暗,屋穹吊挂着几盏发着柔白光芒的能量灯,将殿堂衬托得更为诡秘。

殿堂正中央矗立着一个高台,那高台之上陈列着一排排的玉牌,那些玉牌是陆家弟子的命牌。

命牌在,人在,人死,则命牌碎,这是陆家无数年来不可颠覆的理念。

殿堂内时常有人前来打扫,这一日尚未破晓时,一名陆家的三代弟子进入殿堂内打扫。

“咔嚓!”刚进入殿堂内不久,他就听到一声轻微的玉碎之音,心头不由猛然一惊,连忙朝中央的高台看去。

这一看他的眼睛都不由的瞪圆了,只见陆家新一代弟子的命牌竟不知何时碎了一大片,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把他吓呆了。

玉碎之音一声接一声的响起,那些命牌也一块接一块的碎裂,这一幕让他的脸色都开始发白,他明白,陆家定然发生了惊天的大事。

到了最后,他细细一数,整整碎了一百零九块命牌,这意味着陆家在一夜之间突然死了一百多人。最让他震撼的是,这一百零九块命牌中,有两块是元圣级别强者的。

这时玉牌已经停止碎裂了,但是他不敢再停留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将殿堂内发生的事情禀报上去。

但就在他准备迈出殿堂门口时,却又听到一声玉响,他的心猛地一颤,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当他转身一看,竟看到家主的亲生儿子陆胜的命派也碎了。

这下把他吓得心神俱颤,拔腿就朝着朝着家族中央大厅跑去,死了一百多人,连陆胜都殒命,这回陆家真的要翻天了。

陆家大厅。

紫墨色的纹木桌上,摆放着一盏精致的茶杯,淡淡的水雾从中飘散而出,茶香亦在周围环绕徘徊。

纹木桌旁,陆通正端坐着,今日不知为何,一大早起来他的心情就有些莫名的烦躁不安,这才来大厅中泡泡茶,试图让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

伸手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正准备喝时,却见大厅门口一个陆家三代弟子冒冒失失的冲了进来,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家主,家主,大事不好了。”还没有等陆通责问,那名弟子就惶恐的大喊起来。

“每逢大事需静气,你这般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陆通悠然的呷了口茶,旋即满脸不悦的看了那弟子一眼。

让那弟子闻言身躯顿时一颤,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丝毫不敢吭声了,家主的威严对于他这样一个小小的三代弟子震慑力是不言而喻的。

沉默片刻后,陆通这才点了点头,慢悠悠地说道:“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那弟子心中暗松口气,但想到命牌殿堂内发生的事,声音又结巴起来,颤抖道:“家主,殿堂里的命牌碎了上百块,里面还包括陆胜少爷的。”

“什么?”陆通手中的茶杯直接被他捏碎,整个人腾的站了起来,旋即他也没有等那弟子回答,身形在瞬间化作一道残影从原地消失,朝命牌殿堂疾掠而去。

那弟子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陆通远离的背影,心中嘟囔了一句:“不是说每逢大事需静气么?”

……

陆家命牌殿堂内,此刻满殿寂静一片,落针可闻,气氛沉闷无比。

陆家的核心成员全部集聚于此,众人的目光皆落在正前方那陈列命牌的高台上,看着那上百碎裂的玉制命牌。

“此事不可能是紫雷隼所为,以紫雷隼的伤势,根本无法杀死陆真和陆岚两名元圣。”良久后,大长老陆叶阴沉无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沉闷。

陆叶此话一出,满殿众人神色均为之一变,一名陆家长老抚了抚胡须。铁青着脸道:“如此看来,我陆家此难,定是人为造成。”

陆家家主陆通一直背对着众人,双眼定定的看着陆胜碎裂的玉牌,等众人议论一番后,他转过身来,对一名老者道:“三弟,家族的情报一直是你掌握的,可知最近白云城内除了我陆家外,还有哪个势力有人前往望山村所在方向?”

那老者闻言闭上双目,脸上露出沉思之色,细细回忆着自己脑海中的情报消息,片刻他睁开双眼:“便在昨日,白云城郊外发现了一具尸体。”

虽然老者表面上说的是一件看似无关的事,但大殿人没有一人出声质问,谁都很清楚这位老者的能耐。这老者乃是陆通的三弟陆俞,自幼记忆超凡,在情报上有着惊人天赋。后来陆通成为了家主,他则成为陆家情报掌控者,在场众人都相信他绝不会无的放矢。

“那具尸体是天煞的一名称号鬼眼的杀手,有着十品圣徒实力,但据说曾经成功暗杀了一名元圣强者。”陆俞继续说道:“但昨日他却死了,而且在他死前,和玄玉宗弟子陈扬进行了激烈战斗。”

大殿内众人纷纷浮现惊色,自白云城大比后,白云城上层人士中极少有人没听过这个名字。对鬼眼能够暗杀元圣,在场众人只觉惊讶,可是陈扬能杀死鬼眼,则更令人心悸乃至畏惧了。

“陈扬?”陆通目露异色,旋即盯着陆俞,阴沉的说道:“陈扬走出白云城,要去的地方莫非是望山村?”

陆俞点了点头:“据陆家所探情报得知,陈扬就是出身于望山村。”

“此事关系我陆家颜面何我儿死亡,宁肯错杀不得放过,何况这陈扬嫌疑极大,更不能饶恕。”陆通挥了挥手,冷声道:“即日起,我陆家全面追杀陈扬!”

在场没有一人反对此事,也根本没去思考此事会得罪玄玉宗,因为在场众人都很清楚陆胜一行人关系到怎样的大秘密,为了玄经,别说只是得罪玄玉宗,就是和玄玉宗完全开战也不在所不惜。

“不管如何,大事要紧,不能让玄玉宗误了我们的行动。”陆叶皱了皱眉,谨慎道。

陆通眼中狞色一闪而逝,森然道:“大伯放心,玄玉宗在白云城大比大出风头,这几日我便邀请欧阳家、东岳宗和落涧宗一起去玄玉宗拜访,想必他们是不会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