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3章 重逢

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逢

一株山茶树孤傲的伫立在荒野中,一朵朵的红花从青绿的密叶里长出,红得仿佛妖异而凄厉的鲜血。

风吹过,山茶树和茶花摇曳起来,清新的香味在空中弥漫开来,却是吹不散这深秋的腐朽。

山茶树下,有四座新起的坟墓,几朵红色茶花飘落而下,落在坟墓前跪着的少年少女身上,仿佛在无声为葬礼致哀。

这四座新坟,两两相挨,左边两座是父母的,右边两座是舅父舅母的。整个村子惨遭屠杀,舅父舅母也不例外。

“爹娘,舅舅,你们的仇恨我已经报了一半,还有一半我将来即便粉身碎骨也会将它完成!”少年穿着一袭白衣,衣衫和墨发在风中飞扬着,眼神坚定的凝视着身前的两座坟。

少年身边的少女眸子中透着浓浓的悲色,没有哭,没有泪,轻声道:“爹娘,我会听哥的话,会好好活下去,你们安息吧。”

良久后,两人才从地面站起来,转过身,望着空蒙蒙的苍穹,和那秋风中打着旋的枯黄落叶。

“小柔,哥暂时不能和你在一起,等会我将你送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人会照顾好你。”陈扬沉吟道,他很清楚,自己杀死陆家上百人,里面还有陆家家主的亲生儿子陆胜,陆家和自己已经不死不休。而自己是望山村的人并不是什么秘密,昨日离开玄玉宗赶来望山村也没有刻意隐瞒,只要是有心人就很容易将陆胜等人的死和自己联系到一起。

倘若自己回到玄玉宗,虽然许琳等一些人会尽力保住自己,但是自己不能让玄玉宗为了自己一人而陷入危境。最重要的是,玄玉宗内自己得罪的人也并不少,到时那些人未必就不会出卖自己。所以在这种时刻,与其将自己的性命交托给玄玉宗,还不如自己做主。

自父母死后,他再也不会轻易相信外在的依仗和别人的力量,自己的命运就必须掌控在自己手中,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可靠的。

“嗯。”陈柔并没有多问陈扬为什么,只是轻轻的应了声。她相信陈扬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理由,而且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弱小的普通人,跟在哥哥身边只会成为他的累赘。

“小柔,哥带你去外面的世界。”

苍穹下,秋风孤寂的吟唱,少年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出了村子,慢慢的消失在荒野的尽头。

……

阳光终于出现,从天空直洒而下,透过茂密的树叶,化作点点的碎阳。

陈扬拉着陈柔的小手朝前走着,渐渐的,路上的行人开始增加,朝前方凝望而去,已经可以看到伏虎镇的影子了。

虽然遭遇擦惨痛的变故,但陈柔毕竟还是个小女孩,除却那些刻骨的仇恨和杀戮的记忆外,她的脑海依然单纯如白纸。故而在见到那些远比望山村高大的建筑和宽阔的道路,她那双乌亮好看的眼睛中,不时的闪过好奇的光芒。

这让陈扬的心又是不禁一痛,对上苍也越发的愤怒起来,她还只是个孩子,却为何要遭受这些?

走进伏虎镇后,镇里那些络绎不绝的马车,错落有致的商铺,满目琳琅的商品,一切都让陈柔恍若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看到陈柔好奇的样子以及不再木然的眼神,陈扬心中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他最担心的就是陈柔无法放开心结,沉浸在父母死去的噩耗中。

就在两人行走在街道上时,忽然听到一茶摊里传出一阵热闹的议论,陈扬本不是很在意,可当他无意听到他们谈论的内容时,脚步却不由一滞。

“你们听说陆家发生的大事吧?”

“我知道,我可是刚从白云城回来的,嘿嘿,据说陆家昨天短短一夜死了上百人,其中还包括陆家家主的亲生儿子。”

“不会吧?陆家可是白云城三大家族之一,实力可是比起我镇的玄玉宗也弱不了多少,居然有人敢去拔虎须?”

这些议论声停在陈扬的耳中,他的心不由微微一沉,脸色也凝重起来,这消息传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为了探听到更多的消息,他拉着陈柔来到茶铺墙边,细细的听着众人的议论。

“这有什么不敢,你们可知这事是谁干的?告诉你们无妨,就是我伏虎镇玄玉宗的弟子陈扬。”

“陈扬?那不是这一届白云城大比的冠军吗,他为何要去杀陆家的人?”

“谁知道呢,不过陆家可是对陈扬下了追杀令,不仅陆家的高手齐齐出动,还发出了悬赏,提供陈扬消息可得金币百万,杀死陈扬可得金币千万。”

“天呐,别说千万,就是百万便能将我砸晕了……”

在他还未听完时,迎面忽然走来了一个少年,他双目不由微微眯起,变得警惕起来,可是看到这少年后,他先是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旋即则放下心来。

“李凡。”即便以陈扬的心境也不由有些激动,他没想到,望山村中他最好的伙伴李凡居然没死。

“别说话,跟我走。”李凡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立即装作不经意路过陈扬身边,朝着远处走去。

陈扬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要提供自己的消息就可以得百万金币,想必没有几个人不动心,他当即拉着陈柔跟着李凡走去。

随着李凡绕过几条街道,他们来到一间毫不起眼的小院子里,刚进入院子中,陈扬就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胖子。

“罗前辈?”陈扬惊道,李凡居然不知何时与罗安在一起了。

罗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但陈扬仍旧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到凝重,他对陈扬道:“现在到处都有你的追杀令,要和你见面必须要避过别人的耳目,所以把你带到这里,现在你有什么疑惑都可以问了。”

“李凡,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怎么能找到我?”陈扬点了点头,直接看向李凡问道。

“罗大叔在几天前到了望山村,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就将我带到小镇里学做生意。至于我能找到你,是因为早晨开始我就一直在镇口等你。”李凡眼眸带着些许血丝看着陈扬,声音有些颤抖道:“你在望山村外杀死陆家上百人,那望山村?”

尽管真相对李凡必将是巨大打击,可是这已经无法隐瞒,陈扬沉默的点了点头。“想不到,我提前来到镇里还躲过了一难。”两行清泪从李凡眼眶中流出,他嘴巴咧开,仿佛在笑,神色间却没有丝毫笑,那眼中的刻骨寒意,丝毫不逊于陈扬和陈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