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4章 镇封

第一百一十四章 镇封

沉默无语,整个院子陷入寂静之中,直到李凡脸上两行泪水滴落地面,才打破这片几乎凝固的气氛。

良久后,李凡拭去脸上泪痕,与众人匆匆告辞一番,便没有再做停留,连忙奔了出去。

众人看着他没有阻止,谁都清楚他要去的地方,整个望山村都被屠杀,李凡的父母自然也不例外。

“李凡这孩子,其实他早已猜到这个结果,只不过不敢相信罢了。”在李凡走后,罗安脸色也有些黯然,看着陈扬叹道:“而且他是为了等你才至今没有回去,如今见到了你,且确定了心中猜想,他自然要回去。”

陈扬自然也清楚这点,但不管怎么说,当初村子里唯一的好友还活着,他那沉闷已久的心情,还是不由缓和了一些。

“小柔,你和你哥哥好好的活着,就是对你爹娘在天之灵最大的安慰。”这时,罗安看了眼陈扬身后的陈柔,安慰道,自与陈扬相识后,他去过几次望山村陈家,自然也认识了陈柔。

“谢谢罗大叔。”陈柔神色平静,声音脆生生的,如今的她尽管不到十四岁,但经历过一场常人难以想象的灾难后,她身上已经拥有一种无比从容淡漠的气质。她整个人站在那里,却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脱离于这天地之间。

看到这个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的女孩,罗安神色复杂,又颇感欣慰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陈扬,神色凝重:“我让李凡去找你,其实不仅是我的意思,还有许夫人的意思,许夫人让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回玄玉宗。”

陈扬皱了皱眉,感觉到事情的不寻常,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了?”

“今日大早,陆家、欧阳家、落涧宗和东岳宗四大势力共同拜访玄玉宗。”罗安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道。

闻言,陈扬心中微惊,他很清楚,这种情况也是沧澜学院默许的,否则四大势力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去打压玄玉宗。而如今玄玉宗只能自保,根本无力保全他人,若自己现在回去,还真是自投罗网了。

但幸好他一开始就没打算依靠玄玉宗的力量来躲避陆家的追杀,因此只是惊讶,却没有丝毫失落绝望,平静道:“我此次回来是打算将小柔托付给许夫人,如今除了少数人外,陆家和其他人还不知道小柔和我的关系,因此我陆家也不会注意到她。”

瞧着陈扬平静的神色,罗安就知道他恐怕原本就没有想过依托玄玉宗,心中对陈扬更是高看几眼,沉吟道:“放心,玄玉宗现在无法保住你,但是保护小柔还是没问题。不过你适宜再出面了,就由我将小柔送到玄玉宗,对外宣称她是我的远房侄女,想必不会有人把她和你联系在一起。而如今陆家追杀令已下,你若再呆在白云郡势必危险,必须先尽早离去。”

“罗大叔,小柔就拜托给你了。”陈扬感激的看了眼罗安,虽然他和罗安之间有着密切的利益联系,但在这种时刻对方仍旧如此尽心尽力帮助自己,无疑极为难得。

听到陈扬称呼自己为罗大叔,罗安爽朗的笑了起来,陈扬看似年纪不大,实则要真正得到他的认可极难,即便自己以往和陈扬有密切利益联系,可对方一直叫自己罗前辈,直到现在对方称呼自己为罗大叔,罗安明白陈扬是真正认可了自己,把自己当做至亲之人了。

……

尽管蔚空晴朗,天气却越发的冷了,有一阵没一阵的冷风吹来,让人感觉凉飕飕的。

伏虎镇内充满令人压抑的气氛,四大势力同时来到了伏虎镇,虽然没有争斗,人们却仿佛看到了无声无形的硝烟。

一条距离镇口不远的阴暗小巷中,陈扬半边身子都藏身在阴影中,脸色凝重的凝望着镇口,黑色的眼瞳中闪过凌厉的寒光。

陆家的举动再度比他想象得要快,仅仅半刻钟不到,陆家竟然就将伏虎镇给封了,镇口所有出入者都必须接受严密的审查。这种时刻他更不能停留在伏虎镇中,否则到时来几个陆家的元圣或者玄圣,用意念神识在镇里探查一番,自己必将无处遁形。

他脸上浮现沉思之色,心中很快就作出决定,如今唯一的脱困方式就是在陆家的高手反应过来前,以最快的速度突破镇口的封锁。虽然这样危险性也极大,但总好过被人瓮中捉鳖,而且他可不懂得什么易容术,能做的只能是硬冲了。

目光紧紧锁定镇口,陈扬那双柳叶刀眉微微一挑,随后轻呼口气,整个平静下来,慢慢的朝着镇口走去。

……

镇口的一座高台上,摆放着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此人是陆家实力仅次于家族长老的最强执事陆谭。

陆谭修为已臻至五品元圣,为人心狠手辣,这次陆家封锁伏虎镇的重大任务便交给他主持,为的就是找到陈扬。

陆谭神情看似悠然无比,漫不经心,实则他的目光一直在留意镇口,一旦有相似陈扬的人,立即会遭到他的抓捕。至于其他地方,他根本不担心陈扬会从那些地方溜走,除了镇口外,其他地方都有城墙,而城墙外陆家也设置了陷阱和埋伏。可以说,此刻的伏虎镇就是个铁笼,只要陈扬在里面,就绝对逃不出去。

“陈扬,你居然敢对我陆家动手,最好不要落到我手里,否则你会享受人世间最大的美妙。”陆谭舔了舔舌头,轻声喃喃道。

而就在这时,镇口的一幕引起了他的注意,旋即他的眼中爆发出兴奋的光芒。

一个白衣少年垂着头,不急不慢的朝着镇外走去,他的身影尽管混杂在人群之中,却是与人群格格不入,那孤寂的感觉让他显得极为醒目。

“你站住,把头抬起来?”镇口一名陆家弟子指着白衣少年大喝道,其他人也注意到这少年,觉得此人和城墙贴着的陈扬画像极为相似,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白衣少年没有抬起来,但是却有一道紫色雷弧毫无征兆的激射而出,倏地就将那名大喝的陆家弟子的咽喉洞穿,一举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