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5章 逃亡(上)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逃亡(上)

随着那陆家弟子尸体轰然倒地,整个小镇镇口混乱起来,众人陆家底子大声喊杀起来,而普通的人们则是朝着四周四处逃窜。

陈扬眼神微眯,他等得就是这样的机会,只有趁乱自己才有更多机会逃走,他的身体仿若水中游鱼般在潮水般的人群中灵活穿梭,须臾间就穿出了镇口,飞快的朝着镇外疾奔而去。

“水箭穿!”就在这时,陈扬身后的空气陡然剧烈波动起来,一股强烈的威胁在他心中升起。

陈扬没有丝毫犹豫的施展出雷步,身影若残雷般从原地消失,紧接着一道水箭以快得恐怖的速度从他手臂旁擦过,径直将地面击出一个数尺深的坑。

目光扫了地面那可怕的坑,陈扬毫不怀疑刚才自己稍微慢一些身体就被洞穿了,他背部若猎豹般微微躬起,目光凝望向那袭击自己的人。

那是一个蓝袍中年男子,看到这男子后陈扬瞳子一阵收缩,这男子身上散发的能量波动,比他击杀的陆真和陆岚强多了,对方的修为极有可能是元圣五品。

而越过这蓝袍男子,陈扬注意到镇口那些陆家弟子已经反应了过来,正朝自己这一方追来,他心中暗凛,绝对不能被这些人困住,否则自己必将陷入险地。他没有半分怀疑陆家的实力,玄玉宗有十三大长老,每个长老都是元圣八品以上的强者,那些执事中也有不少元圣强者,宗主更是玄圣强者,而陆家能和玄玉宗并列十大势力之一,实力定然不会比玄玉宗弱。

可以说,只要陆家多来几名元圣围杀自己,自己今天就不要想逃走了。

瞧着陈扬竟避开自己一击,陆谭眼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旋即更是冷笑道:“实力果然有些诡异,不过这样更相信陆家众人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了。”

没有给陈扬任何迟缓的时间,他飞快祭出自己的圣轮,直接用意念刻画圣纹。

一道耀目的白光从他手掌中凝集而出,旋即化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水球,周围水汽猛烈的震荡起来。

“水元杀!”下一瞬间,陆谭手指猛地指向陈扬,掌心上那个水球顿时暴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白痕,对着陈扬袭去。

望着那越来越近的水球,陈扬能够感受到它所蕴含的毁灭力,绝对可以将他秒杀,但他没有慌乱,神色依然淡漠。在那水球临近他时,他抬起右手,口中轻轻二字:“血殇!”

一缕黑色的雷弧蓦地从他指尖腾出,周围的空气骤然就阴冷下来,森然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刹那后,黑色雷弧对着那袭来的水球飙射而出,那股可怕的阴寒之气,几乎让人觉得空气都要冻结了。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黑色雷弧和水球狠狠的撞击在一起,随后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陆谭发出的恐怖水球,就如同一个气泡一般被黑色雷弧给穿破了,而后那黑色雷弧带着无可阻挡之势,朝着陆谭飞袭而去。

陆谭心中一片震惊和凝重,他堂堂五品元圣施展的圣术,竟是被一个九品圣徒给破,最让他心悸的还是那无比诡异的黑色雷弧,他没想到陈扬居然掌握着如此恐怖的圣术。

不过他的战斗也是极其丰富,在意识到不妙时,身形就陡然化作一道蓝影疾闪而出。

“嗤!”血殇之雷击在路旁一块方圆数丈的巨石上,旋即在人们震撼的目光下,竟将那巨石给瞬息穿透,随后巨石便诡异的爆裂开来,化为无数碎片。

周围陆家众人都不禁倒吸冷气,望向陈扬的目光也多了些恐惧,这少年能灭杀陆家上百人,果然是有些恐怖的本领。

陈扬脸色略显苍白,这让他暗暗苦笑,这血殇之雷威力的确惊人,可每次使用对自己的意念都是很大负荷。

不过此刻他无暇多思,在击退陆谭后,趁着陆家众人这短暂的失神,他身形倏地朝着远方疾窜而去。

“不要让他逃了,这种东西虽然很强,但对他付出的代价也定然不小!”陆谭神色阴沉的看着急遁而走的陈扬,对着陆家众人大喝道,而他自己也没有停滞,朝陈扬猛追而去。

随着陆谭命令传出,伏虎镇镇口外近八十多道身影齐齐闪掠而出,不仅如此,一眼望去,在伏虎镇内还源源不断的有陆家之人朝着这里赶来。

时间不断推移,陆谭心中的震惊也越来越浓,他发现陈扬虽然是个圣徒,但是速度却丝毫不慢,他堂堂一个元圣竟然无法追上。

“这怎么可能?”陆谭脸上充满难以置信之色,一个圣徒即便再擅长速度,怎么可能比他一个五品圣者还快?

他却不知,陈扬的虽然快,但顶多和一品元圣差不多,根本无法比得上五品元圣,而此刻陈扬的速度之所以如此惊人,是因为他借助了冥的力量。

冥如今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六品元圣左右,在它的帮助下,陆谭怎么可能追得上。

眼见这样下去陈扬恐怕真的要逃走了,陆谭眼中寒光一闪,将自己的圣图祭了出来。

一条巨大的水蟒从他体内盘旋而出,浓郁无比的水能量在周围振荡起来,陆谭双手急速刻纹,旋即对着陈扬点去,口中大喝:“囚水结界!”

下一刻,陆谭头顶的蟒首大嘴蓦地张开,一道水光从它口中激射而出,瞬息划破数十丈空间。

与此同时,陈扬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诡异的波动起来,紧接着就形成一层水结界,竟是要将自己囚禁在其中。

五品元圣施展的圣术,陈扬深知寻常的圣术根本无法破去,唯有再度施展血殇之雷。

在那水结界还没有完全形成时,陈扬就释放出血殇之雷,闪电般出现在他手指上,旋即对着那水结界狠狠的击去。

“噗嗤!”黑色的血殇之雷击在那水结界上,竟是没有立刻就击破,可见这水结界的强大。但血殇之雷威力显然更大,在持续片刻后就变得虚弱起来,最终轰然崩溃。

“哼,看你往哪逃!”就在那水结界崩溃时刻,陆谭却是终于追了上来,对着陈扬冷冷喝道,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惊人的水箭,对着陈扬猛烈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