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6章 逃亡(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逃亡(下)

凌厉的水箭,带着空气爆裂之音和强烈的水劲,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陈扬袭来。

心神微凛,陈扬却并未慌乱,对此他早有准备,双脚紫雷一阵闪动,身子骤然朝左前方闪出近丈,避开那水箭的攻击。

“陈扬,你何须做无用的挣扎,虽然你的圣术有些诡异,但是在整个陆家面前,你不过是只蝼蚁。”陆谭目光森寒的望着陈扬,双手急速刻纹,头顶的蟒首则死死盯着陈扬。

陈扬没有理会陆谭的话,他一边防备着陆谭,眼角余光则注意着远方的退路,还有百丈不到就是一片山林,只要能进入山林,自己逃走的希望就更大了。

陆谭并不知陈扬的打算,此刻他双手已经刻完圣纹,那巨大的水蟒突然身躯猛地一颤,旋即整个身子都腾空而起,朝着陈扬扑去。

水蟒的身形瞬间就划破空际,对着陈扬的头颅咬了下去,就在它的大嘴将陈扬头颅笼罩住时,一缕黑色的雷弧蓦地腾起,周围若水波般波动空气涟漪也猛然凝固了。

“嘶!”血殇之雷击中水蟒的刹那,水蟒的身躯就骤然僵硬,紧接着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正在用意念控制圣图的陆谭,脸色猛地大变,他感觉到仅仅片刻间,自己的圣图就遭受了可怕的创伤,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血殇之雷对灵魂的伤害力如此恐怖。

但他的反应里远比当初的陆真快得多,在察觉到圣图不对劲时,他就果断放弃圣图被损毁的那小部分,并将之主动爆炸。

“轰!”一名五品圣者近两成的圣图爆炸开来,其威力不言而喻,磅礴的水能量在空中猛烈的朝着四面八方席卷,方圆数丈的地面在瞬间化为灰烬,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血殇之雷虽然恐怖之极,但是操控它的陈扬修为仍旧较弱,那惊人的爆炸能量顿时将血殇之雷的攻势阻挡了片刻。

而就趁着这短暂的停滞时间,陆谭匆忙将剩余的圣图水蟒召唤回来,此时这水蟒失去了原本耀眼的光彩,变得极为萎靡,飞快的化成一条小水蛇钻入陆真丹田内消失不见。而血殇之雷失去攻击目标后,径直劈入地面,将地面的深坑再度剧烈的轰击了一番。

“噗。”陆谭的果断挽救了他的性命,但尽管如此,圣图突然遭受重创,他的灵魂也受到极大打击,猛然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虽说陆谭遭受重创,但陈扬可不会想着趁机杀死对方,一个五品元圣肯定有其保命手段,到时自己即便杀死对方,自己也肯定走不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施展了三次血殇之雷,若再遇到元圣,他必死无疑,现在他能做,只有拼命逃窜。

“哈哈,回去告诉你陆家所有人,双亲之仇不同戴天,他日我陈扬归来之时,定然你陆家鸡犬不留!”身体飞快的朝着山林中窜去,陈扬那充满刻骨恨意的笑声则是传了出来,不断的在这荒野之中回荡,让身后陆家一干人等心底寒意直冒。

陈扬的速度快若闪电,与山林的距离越来越近,而陆谭此刻却根本无法追击,他必须要稳住体内伤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扬逃入一望无际的山林中。

而就在陈扬窜入山林中片刻后,陆家家主陆通竟是亲自赶来,他没有理会陆谭,而是神色阴沉的望着那密林,挥了挥手,寒声喝道:“所有陆家人听令,全部进入蒙泽森林之中,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陈扬。”

顿时间,以陆通为首,陆家近千人朝着森林蜂拥而入,在森林内展开了大搜索。

“这里居然也是蒙泽森林。”森林中,虽然陈扬已经逃出数里,但仍旧能听到陆通那洪亮的喝声,他未想到的是,眼前的森林也属于蒙泽森林,对于蒙泽森林的广阔有了更深认识。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是君子,报仇要从早到晚,陆家既然进入了森林中追杀我,我又岂能让他们如此安逸!”陈扬眼神微寒,心底深处的恨意不禁又腾了起来,若是仅仅凭借他自己,他自然是有多远逃多远,绝不敢以如今的实力去报仇,但是他拥有冥的帮助,在这森林之中,冥那强大的神识,可以让他避开陆家强者。

……

陆平是陆家的一名三代子弟,修为已达到圣徒八品,此时他正在蒙泽森林中搜寻着陈扬。

若能找到陈扬,他不仅能得到大量的赏金,从今以后他还必会得到陆家重视。不过陆平也只是在心中想想,对此他实则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蒙泽森林太过广阔,而且此行参与追杀行动的陆家子弟共有千人,他不觉得自己会有那么幸运。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前方有一个白衣少年,整个人不禁一愣,旋即则是无比狂喜。那少年的模样,不正陈扬么,他未曾想到,这等好事竟然真的会落到自己头上。他飞快的从自己怀中取出传讯玉简,脑海中则浮现自己光明一片的前途,可他刚要滴血激活玉简,却突然感觉眼前一花。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股可怕的雷霆能量逼近他,陆平心中惊惧,来不及多思考,整个人朝后急退,避开那道雷弧攻击。

“嘭!”那道雷弧擦身而过,击中陆平原本所立位置后的一棵树,竟是直接将那颗粗达两尺的树给劈断。

望着那断裂的大树,陆平心头怦怦直跳,脸色有些发白,若刚才自己稍微慢一分,恐怕结果就和那颗树一样了。此刻的他完全清醒过来,不再去贪婪那赏金,而是想着如何逃命,甚至他心中都有些后悔,为何自己要脱离其他人,并且还遇到这个煞星。

可还未多喘口气,他感觉到更强烈的危机在心中升起,脚掌猛地在地面一蹬,身形朝着密林中疾窜而走。

逃!这时陆平脑海中唯一的念头,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速度够快的话,还是能够坚持到别人发现这里的异状,那样自己就安全了。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他就发觉自己的胸口莫名一痛,抬头一看,便看到一双漆黑如魔般的眼瞳。

缓缓收回自己印入对方胸膛的手掌,陈扬眸子中没有丝毫波动,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酷的弧度:“陆家,这只是第一个!”